天师上位记 第八百四十七章 意思

作者:漫漫步归 类别:玄幻小说
    话音刚落,便有人敲门进来禀报。

    “大人,太后自尽了!”

    崔远道颔首,眉心的朱砂痣若隐若现,满脸皆是慈悲之色:“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你要每个人都做到一个完全合格的、从不出错的父母是不可能的,做父母这件事没有经验可谈,每个人都是小心翼翼又慢慢摩挲着向前而行。过程中,谁也保证会不会犯错,太后也是个人,也会犯错,生而富贵自然有太多疾苦是不懂的。过的顺遂,自也理解不了一个女子为何会有这样大的野心。母女之间会有冲突会有怨恨,临到最关键的时候,知晓自己的存在或许会妨碍陛下的位子乃至性命,一个从未经历过多少风雨的女人选择了这种决绝而又软弱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麻烦:她自尽了。

    自尽好啊,麻烦是解决了,但私园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又怎可能因为太后的死而解决?反而更因此,事情变得愈发棘手,猜疑已在百姓间散开,更因太后的死达到一个新的巅峰,不管有没有做,太后死的如此突然已生疑云,陛下身上的嫌疑是洗不清了。

    “老夫这个年纪已甚少做事,但事情要么不做,要做便做绝了。”崔远道脸上笑意淡淡的,“比起百姓,郭家那里应该更热闹。”

    太后为陛下而死,可陛下却并不知情,反而因为太后的死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两人为的并不是同一件事,所谓误会就是这样发生的。

    但他事情既然做了,就没有想让误会解开的意思。

    怨也好,恨也罢,同他无关,这种时候只要作壁上观就好了。

    ……

    ……

    “做这件事的人真是够狠的,是谁做的?”卫瑶卿喝了口汤抬起头来,啧啧道,“谢老太爷就算了,我总觉得这位老人家不似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是王老太爷还是崔司空?”

    “不知道。”鱼汤在小炉上蹲了两个时辰,已经呈奶白色,闻着便叫人食指大动,裴宗之夹了一块鱼肉放入她的碗中,他此时的注意力全在那小小的砂锅之中,“这个好吃。”

    “唔,谢谢。”卫瑶卿咬了一口鱼肉,眼角的余光瞥到有官兵经过时特意远远的绕过她二人,这才用手肘推了推他,“你不用避嫌的么?”

    这一路上不论白天夜晚,除了刚开始的时候,他都自始至终的跟她们在一起,就算身份再怎么特殊,这也亲近过头了吧!

    “避嫌也晚了。”裴宗之道,“亡羊补牢也没用,所以不避了。”

    还真是好的不学,学了她一嘴的歪理。卫瑶卿无奈,低头默默喝汤,喝了几口却突然抬头指了指自己眉心的位置道:“眉心朱砂痣,你知晓代表什么面相么?”

    “多数时候是富贵慈悲之相。”裴宗之想了想道,“也有例外。”

    “不错,有例外。”女孩子点了点头,笑了,“血煞痣。这种记载甚少,因为眉心有朱砂痣的人本就不多,更遑论所谓的血煞痣。”说着她凑近他,指了指眉心:“告诉你一个秘密,崔司空就是血煞痣。”

    这种血煞痣的人是真正的狠人,狠到骨子里的那种,却偏偏外貌慈悲如菩萨,所以她第一眼见崔远道就决定了不要同这个人打交道,转而寻找了比起崔家的清贵声名多几分老谋深算的王老太爷。

    她突然同他说起了血煞痣,裴宗之听明白了:“你觉得做这件事的人是他?”

    “我不知道。”女孩子摊了摊手,看向不远处走动的人群中最为显眼的那个少年人,“我只是觉得这种人,可以不结交,可以疏远,还是不要往死里得罪的好。也不是怕……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懂吗?”

    裴宗之嗯了一声。

    “走了三日,才走出那么点路,真是同游山玩水似的。”女孩子嘀咕了一声,笑了,“我虽急着想见解哥儿,但如此也好。”

    只要解哥儿安全,思念之情迟早能得以纾解。而他们这些真正会将济南府招至虎狼之地的人,还没有到。

    一日不到,那个局就一日不会展开。

    “这一路应该会走的很慢的。”裴宗之抬头看向往这边而来的崔,“血煞痣的晚辈过来了。”

    三言两语间崔在他口中多了个绰号。

    卫瑶卿放下手里的碗,看着他走近,王栩或许会过来说两句废话,崔过来应该只是有事。

    果不其然,崔走过来便朝她施了一礼,而后直直开口了:“我们今晚日落之前应该会到达运城,运城府尹修书与我,城中有鬼魅作乱,府尹问卫天师可否在运城稍作停留,一解运城百姓受扰之苦。”

    女孩子闻言便“噗嗤”一声笑了,崔静静的看着她笑。

    待笑够了,她才叹了口气,挥了挥手:“行行行!你要慢点走就慢点走,我无妨的。”

    “既如此,本官就代运城百姓先行谢过卫天师了。”崔俯首再次行了一礼,转身而去。这就是和聪明人打交道的好处了,不消浪费什么口舌,她自会配合的。

    “助人、助百姓也是功德一件,我毕竟是个好人,这种事还是愿意做的。”女孩子笑了笑,道。

    裴宗之默默地将一碗汤递到了她面前:“那你这个好人多吃点。”

    女孩子轻快的笑声响起,即便隔了那么远,都能听出笑声里愉悦。

    “她还挺高兴的。”王栩看了那边一边喝汤一边同一旁的裴宗之说话的女孩子片刻,摇头失笑,“从出了城开始一直都很高兴。”

    “她当然高兴。”一旁的崔凉凉地说了一句,“你我麻烦不断,这出戏她看的明明白白的,当然看得高兴。”

    看戏也要看得懂才行,她看得懂,所以觉得精彩,觉得有趣,觉得高兴。

    “罢了罢了,她爱看戏就看戏吧,左右不会出来搅局的。现在长安那里一切顺利,我们也能松口气了。”王栩感慨道。

    崔低头沉默了片刻,再次抬头时看着他,神情古怪而微妙:“这一次出行,她为主,你我为辅是么?”

    “是啊。”王栩点头。

    “陛下要我等随行也是为了让我等世族助她一臂之力对不对?”

    王栩再次点头:“没错。”

    “那就有意思了。”崔手指动了动,看了眼远处笑的前仰后合的女孩子道,“为什么现在她在一旁作壁上观,你我要操这个心?”
欢迎您阅读漫漫步归所写的小说天师上位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