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师上位记 第六百九十九章

作者:漫漫步归 类别:玄幻小说
    眼见黄少将军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女孩子又笑了:“不过这种事情呢……不好说。黄少将军读过《周易》么?”

    “《周易》?”黄少将军道,“略有耳闻。”

    “《周易系辞上传》有言大衍之术的可知晓?”

    黄少将军点了点头,开口背了出来:“辞曰:“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分而为二以象两,挂一以象三,揲之以四以象四时,归奇于以象闰,五岁再闰,故再而后挂。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天数五,地数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数二十有五,地数三十,凡天地之数五十有五。此所以成变化而行鬼神也。”

    女孩子竖起一根手指,道:“第一句,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一为变数,是故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穷。黄少将军明白我的意思吧?”

    黄少将军点头:“你是说这种事情说不好,万事皆有变数,是也不是?”

    女孩子笑了:“不错。”

    黄少将军神情也未变化,只是突然失笑:“你们阴阳术士说话都是这般么?玄之又玄,其实要说的却很简单?”就如方才,她直说有变数就够了,何必还要兜那么一大圈子。

    “总是阴阳术高手,不说的玄之又玄,怕是没什么人会信啊!”少女也是坦诚,笑道,“若是出行在外,为百姓点煞除恶,我这副样貌,毕竟……信的人不多,这时候,玄之又玄的话说一些会好得多。”

    大抵是她的模样与人们心目中传统的厉害的阴阳术高手差异太大吧!黄少将军倒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这世上行行有行行的规矩,如阴阳术这等,尤其是那等江湖术士,要在民间游走,以此为生,要得雇主信任是关键,这并没有什么错。

    黄少将军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这才又道:“我懂了,也就是说,万事有变数,我不必拘泥于此,只要做好能做的事情便行了,是不是?”

    “车到山前自有路,就算没路,也总有人会想办法踏出路来。”少女朝他笑道。

    黄少将军应了一声,随即又道:“其他的事我倒不担心,但有一事还请卫天师注意一二。”

    女孩子想了想:“那位质子智牙师?”

    黄少将军脸上多了几分笑容:“同卫天师说话还真是件愉快的事情,确实是那位匈奴质子的事情。他……毕竟是由我带回来的,若真是出了什么事,黄某人内心难安!”

    “我知晓的。”女孩子点头,道,“而且注意着他的不止我一人,朝中不少人在注意这位智牙师左贤王,黄少将军放心。”

    黄少将军摇头:“我说的注意不是你么说的注意啊!我说的注意是……怎么说呢?总之你要小心智牙师,智牙师这个人不简单。”

    卫瑶卿道:“我知道。”

    黄少将军叹了口气,摇头:“罢了,只要小心些应当还是……总之,你要小心。此人……与旁人不大一样。”

    ……

    从回园中走出来时,人群还未散去,喧嚣杂闹中依稀能听到不少重复方才那一场马球的话语,其间夹杂着对于黄少将军的赞誉。

    来时翻墙而来,离开时却光明正大的从回园门口出来,守在回园门口的守门人连看都未看她一眼便放行了。眼下马球赛已经结束了,他管什么闲杂人等出入呢!守门人抬头望天,见已臻至傍晚,天边晚霞烧红了半边天,有种别样的美感,整个天空仿佛都染成了一副赤橙的颜色,美的流光溢彩,绚丽夺目。

    有穿着裙子的小姑娘从里头走了出来,他匆匆扫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小姑娘的脸色有些发白,晚霞的赤橙色下都能看出小姑娘脸色白皙如纸。

    脸色这么白?女孩子嘛!可能是身子不好什么的,守门人懒得多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

    撑到天师道口,脸色有些发白的女孩子以背抵在墙上,低着头,露出精致的颈项,侧影拉长放到了墙上,能看到羽捷颤了颤。

    有人从一边的几座宅子里走出来,向这边走来,听到了影子旁,看了片刻,而后伸脚,如同顽皮的孩童一般,踩了一脚她的影子。

    “别挑衅啊!我看到你踩我影子了。”女孩子似乎被他的举动逗的哭笑不得,“踩影子算什么,有本事踩人啊!”

    童心未泯的年轻人回头看她,看了片刻,默然问她:“你怎么了?”

    女孩子笑了笑:“方才做好事去了。”

    “哟,你也有做好事的时候啊!”有个中年男人坐在宅子的墙头,青着一张脸往下看,嘴里骂骂咧咧,“裴宗之,你要是个男人,就将我放下去!”

    女孩子被这骂声吓到了,抬头,不由诧异:“黄石先生这是……怎么了?”

    裴宗之看了会儿她的影子,才将目光从影子上挪开,转为看人:“也没什么事。”他道,“他说想看高处风景,我就顺手做了一件好事而已。”

    “你这个好事……”女孩子看着青着脸,手里扒拉着瓦片,不敢乱动,只敢嘴里叫嚣的黄石先生,叹道,“罢了,你这个好事也算好事吧!但我那个好事不一样……”女孩子眨了眨眼,苍白的脸色上多了几分别样的颜色,“为天下苍生做了一件好事,你要不要考虑谢谢我?”

    黄石先生在墙头骂道:“你既为苍生做好事,就找天下苍生要酬谢去,同我们没关系。”

    “这话可说的不对。”女孩子一摊手,“你们也是天下苍生,既是天下苍生的一员,不要谢谢我么?”

    又来了,耍无赖嘛!黄石先生翻了个白眼,不理会就好,左右女孩子也不会当真会为了这种事找他的麻烦。

    “你做什么好事了?”一旁的裴宗之皱了皱眉,“看起来不大好。”来时还挺精神的。

    女孩子笑道:“我改了一卦,有点……不大……舒服啊!”

    “逆天改命要受天谴,改卦这种事情多少也会受些波及。”裴宗之看着她不解,“何苦为之?”

    “为我自己,同时也济一济苍生,我算了算觉得挺值的。”

    “同出征有关?”裴宗之看了眼依稀能听到热闹喧嚣的回园,“我算过卦的,此次出征,并非良卦,你改的不会是这个吧!”

    女孩子却笑了,点头:“就是这个。”

    闻言,坐在墙头上的黄石先生神色讪讪:“这种事……好似还真是一件好事啊!”

    “这个……你倒是比我厉害,我做不来。”裴宗之看着她,神情茫然中似乎带了几分惊叹。他会算卦,也问前程凶吉,更推衍过百年国祚,但不论前程如何,有些忙,他或许愿意帮。但这个帮是有前提的,似这种改卦己身反噬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也从未想过去做。

    他以为她这种人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却未料到有朝一日,会见她因改卦而反噬。

    “咳咳!”女孩子咳了两声,捂住唇鼻,黄石先生的位置能清楚的看到她掌心里的嫣红,“没想到……情况比我想的要严重的多。真是有点难受啊!”

    裴宗之默然的看了她片刻之后,从袖中取出一瓶药递了过去:“内服的。”

    “多谢。”女孩子倒也不客气,飞快的接了过去,而后还问他,“吃几颗?”

    “我也不知道。”他想了想道,“但师尊说是灵丹妙药,你便多吃几颗吧!”

    不知道?女孩子拿着药瓶的手一滞,墙头上的黄石先生适时的嚷着阻止,“喂喂喂,药不能乱吃啊!”

    女孩子伸手倒了一颗黑不溜秋的药丸,莹白的掌心中一颗黑乎乎的药丸,黑白分明,甚是好看,她看了片刻,低头舔了舔:“甜的?这不会是糖丸吧?”

    不过糖丸这种东西对于裴宗之来说,恐怕确实比一大部分的灵丹妙药要管用的多吧!少女心道。

    “你的灵丹妙药,还给你吧!”思及此,卫瑶卿把手中的药瓶推还给了他。

    他却没有接,复又推了回来:“师尊做的药,外头裹了一层糖衣,是药,没有给错。”

    这种……做法?女孩子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却随即了然:“好像也不错。”

    一个乱给药,一个乱吃药。黄石先生在墙头看的胆战心惊,不过好在最后没有出什么大事来,也没有什么女孩子吃完七窍流血暴毙的事情发生。

    乱吃药没吃死人就不错了,黄石先生伸着脖子问她:“喂,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感觉。”女孩子倒空了一瓶药,将药瓶还给裴宗之,抬了抬手,“好了,我就歇一会儿,这伤……我还是得自己来,我先走了。”

    女孩子离开的背影十分潇洒。

    黄石先生嘀咕着“乱吃药吃死人”什么的,看着裴宗之站在原地一动未动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罢了,这个怪人一向都这样,估摸着在想事情吧!

    沉思了一会儿,再抬头:“裴宗之,把我放下来……”

    不大的天师道前早已空空如也,裴宗之也早不见了踪影。

    黄石先生登时怒骂:“天煞的裴宗之,你放老子下来啊!”人到急时,哪还记得所谓的“名士风范”,张口就来。

    这一句声音不低,以至于似乎还隐约听到回园里未走尽的人群,有人在问是谁在说话云云的。

    “天杀的裴宗之……”黄石先生坐在墙头瑟瑟发抖,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

    “天杀的裴宗之……”夜半正要入梦的少女从床上滚了下来,捂着肚子直打滚:“好像真……吃错药了……”

    四肢惧热,内力好似有火在翻腾,鼻间好似有两股暖流流了下来。

    卫瑶卿疼的打滚的间隙还不忘伸手摸了一把鼻间,在摸到鼻间的黏腻和嫣红时,脸更白了几分:一半是反噬的内伤,还有一半是吓的。

    等滚到将将毫无意识的时候,有人从窗口翻了进来,走过来,看了她片刻,伸手将她捞了起来,带了出去。

    再次醒来是被冷醒的,动了动,“哗啦”的水声响起。

    冰凉的湖水让她打了个寒颤,许是因为这动作,她才察觉到腰间一紧,而后周围景象向下跑去。

    抬头,却见周围湖面平静如洗,她的腰上系了条绳子,绳子的顶端系在竹竿上,而手持竹竿,站在不远处的凉亭上“垂钓”的不是裴宗之还有哪个?

    一旁的容老先生还在笑着指指点点:“诺,如此……不就好了么?你瞧,她精神都好了不少。此等药物虽说不错……但她是女子,体阴,恐一时承受不了,热与凉,本就如同一阴一阳,一天一地一般,此消彼涨。平衡嘛……此乃天道,天道平衡,万事皆是这个理。”

    一旁钓着她晃着竹竿的裴宗之蹙了蹙眉:“她毕竟是女子,九月湖水寒凉,如此浸入九月湖水,会不会不妥?”

    “不妥?于什么不妥?于生养么?”容易老先生说道。

    裴宗之似乎想反驳什么,但还是没说,只道:“总是于身体不妥。”

    容易老先生却摇了摇头:“放心,老夫心中有数,更何况这丫头的内家功夫练得不错,又有那药助体,应当没什么事……”

    “没什么事……”这话还未说完,钓在垂杆上的女子便自伸手扯断了绳子,朝这边踏水而来。

    “你们吊的有趣,还评头品足,可考虑过我的感受?”

    容易老先生“哈哈哈”的干笑了几声,这才道:“卫天师莫慌,你先时受了反噬之事我已知晓了,总是为天下苍生,没想到卫天师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怀济苍生之能,委实叫老夫感动。”

    “就是这么个感动法?”女孩子咬着牙关问了出来,一旁的裴宗之适时的扔下一件黑斗篷,看向一旁的容易老先生。

    容易老先生才又道:“这裴先生虽然出自实际寺,但这用药……一道上,却远不如老夫,老夫便出手提点提点,好在卫天师如今已无大碍了,你如今且试试,是不是好多了?”
欢迎您阅读漫漫步归所写的小说天师上位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