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 第930章 止血

作者:花间雪 类别:玄幻小说
    幻月重重一叹:“不是好像止不住,而是根本就止不住!”钱金珠用的那柄柱杖,是神宫特制,专用来对敌的,凡是没法力的人被它刺中,伤口就会不停的流血,直至血尽人亡!

    萧熙虽是神宫祭祀,但他法力耗尽后比普通人还虚弱,柱杖在这时候刺伤他,他的血自然是流个不停的,她多洒药粉,是希望药粉能减轻些大祭祀的伤势,让他的法力稍稍恢复一点点儿,止住鲜血……

    慕容雪:“……”

    神宫打造的武器,果然与众不同,不过:“那一剑刺在了心脏附近,大祭祀伤的不轻,等止血粉能减轻他的伤势时,他身上的血估计也流的七七八八了……”就算他恢复些许法力,他也活不了了……

    “那要怎么办?”幻月紧紧皱起眉头,神宫成立以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大祭祀术法耗尽,却被神宫兵器刺伤,血流不止的事情。

    “你们将自己的法力传点给大祭祀啊。”慕容雪目光幽幽:人与人之间的内力可以互传,法力应该也是可以的吧,只要萧熙有了法力,就应该可以止住血了。

    幻月眉头皱的更紧了:“大祭祀修习的是神宫最高术法,这种术法极是纯净,我修习的略次术法,以及神宫侍卫,侍女们修习的中等术法,根本不能与它相提并论,就算我们将法力传给大祭祀,他的身体也不会接受……”

    慕容雪:“……”

    好吧,越高等的术法,要求越多,高等术法者的法力可随意传给中等术法者,而中等术法者的法力,传给高等术法者,人家的身体也看不上……

    “那试试点x止血。”

    “我已经点过了,没用。”幻月低低的说着,眸子里闪着少有的凝重之色:被神宫利刃刺出的伤,不是那么容易处理的……

    那要怎么办?

    慕容雪微微皱起眉头,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萧熙流尽鲜血而亡吧:“圣女还有没有别的止血方法?”

    幻月轻轻摇头:“除了洒止血粉,点x,我想不出其他办法了。”

    慕容雪:“……”

    好吧,止血的方法,总共也没几个,幻月能用的都用了,依旧止不住萧熙的伤口流血。

    “那我来试试吧。”慕容雪低低的说着,素白小手伸进衣袖里,拿出几枚银针,止血粉和点x都止不住的血,她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能止住,不过,萧熙流血太多,已经不能再耽搁,死马当活马医吧。

    慕容雪走上前,将手中银针一根一根又一根的扎进了萧熙胸口上的x道里,随着银针的针数增多,萧熙的胸口上的伤口一点一点儿的停止了流血……

    幻月,神宫侍卫,侍女们高悬的心微微放了下来,眸底闪过一抹惊奇,想不到银针竟能止住利器划出的伤口流血,真是神奇:“多谢慕容姑娘。”

    慕容雪微微笑笑:“不必客气,血虽然止住了,但大祭祀失血有点多,你们快扶他回房上药,包扎吧。”

    “好,我们先走一步。”幻月低低的说着,指挥着侍卫们将萧熙放到了一座舒适的轿撵上,抬着他快步朝居住的府邸走去。

    望着众人渐渐走远的身影,慕容雪长长的舒了口气,四下望望,没见到自己想见的那个人,不由得问道:“荀风,世子呢?还在处理事情?”

    “是的,事情有些复杂,世子还没处理完。”隐身的荀风恭敬的回答。

    慕容雪蹙蹙眉,抬头望向天空,只见金灿灿的太阳已经升到了正中,是午时(11点到13点)中了:“到了用膳时间了,咱们回去等少宸吧。”漫不经心的说着,慕容雪慢悠悠的朝府邸走去……

    用午膳,睡午觉,用晚膳,沐浴更衣,慕容雪做完这些事情时,已经到了亥时(21点到23点),欧阳少宸依旧不见踪影。

    慕容雪独自一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都已经这么晚了,欧阳少宸竟然还没回来,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这么难处理……

    荀风不知道欧阳少宸究竟去做什么了,慕容雪也猜不出,干脆不猜了,她坐起身,掀开被子下了床,拿过一件外袍披在身上,百无聊赖的打开了窗子,漫不经心的向外望,只见远远近近的青石路上亮着一盏盏灯笼,昏黄的光将道路照的还算明亮,大大小小的客院都黑漆漆的,昭示着时间已晚,府里的主人,客人差不多都休息了……

    慕容雪心中很是惆怅,无奈轻叹,欧阳少宸什么时候回来?

    突然,一道光亮映入眼帘,慕容雪定晴一望,只见她西北方向的一座院落亮着灯,灯光还很明亮,那里是……萧熙居住的客房,萧熙身受重伤,这个时间应该在休息才是,他房间怎么还亮着灯?难道他伤势恶化了?

    慕容雪目光沉了沉,抓过一件长裙穿上,拉开房门走出房间,快步走向萧熙居住的院落,她在房间里也没什么事,就去萧熙那里看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萧熙的房间静悄悄的,两名神宫侍女正一左一右的站在内室门外,微闭着眼睛打瞌睡,内室里亮着两颗夜明珠,暖黄色的光氤氲一室静溢,萧熙正紧闭着眼睛,躺在雕花大床上昏睡,幻月坐在大床旁边的椅子上,轻靠着帐幔睡着了,美丽的小脸上萦着浓浓的疲惫之色。

    慕容雪走上前,正准备叫幻月,不想,幻月猛然睁开了眼睛,冰冷目光如利箭一般s了过来,见是慕容雪,她眸子里的戒备瞬间消散无踪,声音微哑的道:“原来是慕容姑娘,你怎么来了?”

    慕容雪轻轻笑笑:“我看到这里还亮着灯,就过来看看,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幻月笑笑:“大祭祀身受重伤,侍卫,侍女们术法一般,我不放心他们,便留在这里守着大祭祀……”等大祭祀醒了,她就可以去休息了。

    慕容雪了解的点点头,低头看向萧熙,只见他俊美容颜惨白的毫无血色,嘴唇也惨白惨白的,超凡脱俗,又透着几分脆弱,这样的他,毫无自保之力,确实需要有人守着。
欢迎您阅读花间雪所写的小说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