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医品夫人 第五百一十六章 献计

作者:琴律 类别:玄幻小说
    徐若瑾好不容易把徐子墨劝走,并且和徐子墨保证一定会多多留心,徐子墨这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徐子墨前脚刚走,徐若瑾后脚就把梁五唤了出来。

    就连徐若瑾也不知道梁五是从哪里出现,反正一个呼吸的工夫,梁五已经稳稳地站在她的面前,垂首等候命令。

    “郡主有何吩咐?”梁五跟在梁霄身边多年,自然也是聪明人。更何况他上一次已经被徐若瑾逼着破了一回例,这次多少有点谨慎。

    徐若瑾也不废话,好似没有猜到梁五的心思,直接道:“我希望你能去保护徐子墨。”

    说完,梁五就皱起眉头。

    徐若瑾为了打消梁五的疑虑似的又补充一句,“只是暂时。”

    但梁五显然没有这么好糊弄,他几乎是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属下不能这么做。”

    虽然徐若瑾已经料到梁五会有这种反应,但她不想就这么放弃,“我不仅是想让你看着子墨那么简单。我希望你能查清楚到底是谁送把信送到灵阁去的。”

    梁五没有说话。

    徐若瑾再接再厉,“我整日都在府内待着,对外面的消息一概不知,京都城内可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

    见徐若瑾似乎有意转移话题,梁五也就不在提方才的事,而是专注回答徐若瑾的问题。

    “回禀郡主,属下并未听说有奇怪之事。不过京都城内最近传得最多的只有一件事。”梁五道。

    徐若瑾眉毛一挑,“哦?”

    “兆国将会派人来我大魏。”梁五解释道。

    徐若瑾对此倒是不怎么在意,“原来是这事。”

    “郡主已经知晓?”梁五好奇徐若瑾淡定的反应。

    徐若瑾点头,“嗯,我前些日子进宫,从皇上那听来的。”

    梁五这才放心下来。

    徐若瑾手指微动,她的下巴小巧白皙,被手指无意识托着。她贝齿轻咬着嘴唇,显然在思考着什么。这样的画面落在旁人眼中,足够撩人心弦。

    只是徐若瑾自己不知,梁五也只是匆匆一瞥复又低下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片刻后,徐若瑾回神,又道:“我还是有点放心不下,就当是未雨绸缪吧。”

    梁五知道徐若瑾这是打定主意要让自己去跟着徐子墨,不由脾气上来了一点,硬是没有说话。

    徐若瑾也多少摸到梁五的性子,此时也有点无奈,毕竟是她要梁五违背梁霄的意思。

    “就当是我拜托你,去跟子墨几日,只要查清楚送信人的身份,你随时可以回来。”徐若瑾眼神略带几分期盼。

    梁五神情微微一动,但嘴上仍是不肯答应,“郡主,请您不要为难属下。属下职责是时刻跟在您的身边保护您的安全。”

    “我知道。”徐若瑾点头,接着道:“但是你比我清楚,潜在的危险才是最可怕。”

    梁五没有说话。

    徐若瑾也陷入了沉默,就只是淡淡地看着梁五。她似是胸有成竹,好像梁五一定会答应她的要求。

    事实也如徐若瑾所料想的那样。

    过了一会儿,梁五终于还是轻轻地一点头。

    徐若瑾顿时松了口气,原本略有些紧张的肩膀也放松下来。

    梁五心里难免有几分懊恼,因为这是他第二次违背本意被徐若瑾说服了。

    徐若瑾给三弟找了一个万无一失的护卫,这下她的心也能跟着放在肚子里。

    接下来徐若瑾要做的,就是等。

    送信来的人很有耐性,而且这么久都没有露出狐狸尾巴,想来不是为了找麻烦,就是有意耍得人团团转。

    徐若瑾怎么想都觉得是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虽然那人还没有进一步行动,但徐若瑾习惯做好一切准备。

    与郡主府的气氛不同,此时的宫内则是暗潮涌动。

    在一片紧张的氛围中,右相的视线扫过殿内每一个人。

    包括御案后的夜微言。

    右相此次前来不为别的,还是为了在朝堂上的提议求个结果。

    夜微言对此也是心知肚明。但夜微言的神情讳莫如深,让人捉摸不透。

    右相心道此事不能再拖延下去,拖得越久就越是会演变成巨大的麻烦。

    尤其是当右相看到夜微言不甚着急的模样,就开始猜测多多,到底皇上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皇上,这是老臣昨夜写好的折子,还请您过目。”

    右相说着拱手将折子呈上。

    这已经是他这几日上的第三道折子,内容大同小异。

    夜微言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折子上面写得是什么。

    “右相有话直说。”

    右相也利落了不少,“启禀皇上,老臣以为,让梁大将军和梁夫人回京之事,刻不容缓。”

    这话右相已说过多次,早就轻车熟路。

    这一次右相说完,同样抱着期待的视线偷偷抬眼看向夜微言。但是夜微言这次的反应又要让他失望了。

    “是吗?”夜微言不咸不淡的两个字,就算是给了右相答复。

    右相皱眉,显然对夜微言的这个反应很不满意。

    右相也着实想不通,为何如此简单明了的事,夜微言还会犹豫不决。尽快命人回京,对大魏没有半点坏处。不仅如此,还能制约梁霄和郡主府,简直是百利而无一害。

    也正是因为如此,右相才想不通,皇上到底在忌惮什么?

    显然,夜微言并没有要和右相解释的心思。

    夜微言一面扣着右相呈上的折子,一面却又不松口给右相一个答复。

    右相挖空了脑袋,也不知夜微言的真正心思。

    可是右相心急如焚,这事无论如何都不宜继续拖延下去。

    “皇上,老臣恳请您做出决断。只有将二人留在京都,才是万全之策!”右相言辞恳切道。

    听了右相的话,夜微言的眉头微微一皱。

    右相的语气急切,颇有些像是在逼着夜微言给答复。这种感觉,任何一个君主都不会喜欢。

    夜微言也不例外。

    话已出口,右相后悔却是来不及,只能硬着头皮等夜微言的回答。

    “现在还不是时候。”夜微言略显清冷的声音响起。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又给右相兜头泼了一盆冷水。

    右相脸色一变。
欢迎您阅读琴律所写的小说盛宠医品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