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医品夫人 1622.第1622章 错估

作者:琴律 类别:玄幻小说
    楚震翔没再搭理侯夫人,而是仔细思索起对策来。

    由于见不到皇上,楚震翔也不好判断皇上如今的心思,这么一来他也不好对症下药。

    而且选秀的事也是楚震翔的猜测,到底如何还不知道,只能等右相回府之后再行商议。

    但是想到这里,楚震翔就又有新的担忧。

    右相今日单独面圣之后,难免不会横生枝节。楚震翔的心里也跟着打鼓。

    不过无论如何,和右相会面是迫在眉睫的事。

    不为别的,哪怕是探探皇上的口风也好。

    侯夫人还没反应过来事情的前因后果,但楚震翔已经完全明白。是他低估了皇上的底线,也可以说是错估了皇上的耐性。

    这段时日的顺风顺水,让他有些飘飘然,急功近利,过于着急,才会做出这种决定。

    现在楚震翔无比后悔,要是能重来一次的话,他绝对不会怂恿侯夫人和右相夫人进宫去找皇后说什么选秀女的事。

    其实这与太后去世刚刚一年,选秀不合规矩并无太大的关系,关键在于,皇上不再是当初委屈自己、笼络大臣的小皇帝,他已经开始要求王者的威权霸气。

    教训也是惨痛的,皇上极有可能因为这次的事就对自己产生嫌隙。

    这才是楚震翔最担心的。

    楚震翔耐心是足够的,不然也不会时隔这么久,直到女儿身死才出仕。

    他相信皇上不会无缘无故做出这样的举动,十之**是有人在皇上那里煽风点火了。

    思及此,楚震翔不禁双眼微眯,脑海里闪过很多人的身影。

    但楚震翔一时还无法判断是何人所为。

    不过他隐隐觉得这件事和梁霄脱不开干系。

    “梁霄,我还真是小看了你!”

    楚震翔紧紧抿着嘴,心里想道。

    他本以为皇上已经对梁霄没了耐心,以往坚不可摧的信任也出现了裂痕。

    只是现在看,似乎并不是那么回事。

    徐若瑾和梁霄带着徐子墨游玩了痛快才回到郡主府。

    与离开的时候不同,回府时每个人的神情都轻松了很多。尤其是徐若瑾和徐子墨这姐弟俩,脸上始终挂着笑意。

    他们这回来的一路上絮絮叨叨说了不少话,姐弟俩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近,从前都没有现在这样亲密。

    没有隔阂,血缘也变得不重要,徐若瑾和徐子墨都知道,他们就是彼此在这个世上的亲人,这点谁都不能改变。

    今日出门散心,徐若瑾的心格外充实。她没有想到此行会有这么多收获。

    说起来,这还要多亏梁霄。

    这个男人好似总能探得到自己内心深处的郁结,想方设法的帮她解开,也庆幸这是自己的丈夫,如若两个人有朝一日翻了脸,她还真拿梁霄毫无办法。

    徐若瑾正寻思的工夫,马车已经停在郡主府,他们三人下了马车,刚步入府门,她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似乎有一道埋怨的视线正盯着自己,让她浑身不自在。

    不仅是徐若瑾,徐子墨都察觉到了,更不用说梁霄。

    徐若瑾纳闷地顺着视线看去,就和气鼓鼓的沐阮对了个正着。

    “啊……”

    看到沐阮,还有他这气愤的小模样,加上周身的低气压,徐若瑾很快就反应过来,恍然低呼了一声。

    之前说好了只去一天就回,结果多玩了几日,把沐阮自己晾在家中,也难怪他一副气鼓鼓的模样。

    沐阮目不转睛地看着徐若瑾,上下打量着。

    徐若瑾笑眯眯的道:“下一次一定按时回,这不是也一时兴起嘛,何必这么看着我。”

    “你是不是发了高热?”

    沐阮二话不说,伸手去搭徐若瑾的腕脉,片刻后疑惑道:“没事啊,就是累了点,心绪不太稳定。”

    徐若瑾也没想到沐阮上来就为自己探脉,连连抽回手,“没事儿,的确是有些疲累了,休息几日就好了。”

    “好什么好?明明就是纸糊的身子骨,还真以为生了悠悠之后就精力充沛了?更差了,你若是不好好的补养调理,怎么再生第二胎啊!”

    沐阮这话一出口,徐若瑾立即一张通红大脸,“我什么时候说再生一个了……”

    “沐阮说得对,的确应该好生调理调理。”梁霄在一旁搭话,“我们这便进屋去,你好生为她看看,该怎么补都听你的。”

    “早就该如此!”沐阮未有得意,徐若瑾却对二人的一唱一和甚是不满,“你们两个想干什么?别以为能左右我。”

    “这事儿你说的可不算。”沐阮对此事看得格外重,“回院子休息一刻钟,我就探脉开方子,你若不喝,我就离开郡主府!”

    沐阮说着话,一撇脑袋先行离开,徐若瑾眼巴巴的看着,“还威胁我?”她转头看着梁霄,“居然威胁我?”

    梁霄簇拥着她的肩膀,“走吧走吧,难不成你还真让他离开?给他点儿面子,毕竟也是为你好,乖……”

    “怎么觉得是你们二人串通好的?”徐若瑾被他簇拥着不得不走,一想到那苦到骨子里的药就什么好心情都没了。

    徐子墨在一旁捡笑,徐若瑾扫他一眼,则立即一本正经起来。

    “你也别跑,那么胖,让沐阮调理调理!”徐若瑾心气不顺,自然要拽上一个陪着的。

    徐子墨顿时脸色大苦,“别啊,二姐,我还想回书院上课的……”

    “没门!”徐若瑾淡淡的两个字,打破了徐子墨潜逃的小心思,跟随在徐若瑾的身后一同回院,他的好心情也没了,“这叫什么事儿呢!”

    沐阮的确未说虚言,为徐若瑾仔细的诊脉过后,特意开了方子,并且千叮咛万嘱咐红杏熬药的注意事项,随后便拎着徐子墨出去外面晒太阳,开始调理徐子墨的问题。

    原本好好的,被沐阮折腾了一通,徐若瑾也着实哭笑不得。

    喝过了苦涩的药,杨桃和红杏全都退了出去,屋中则只剩下徐若瑾和梁霄二人。

    看着在一旁忍笑的他,徐若瑾白愣一眼,随后温情的道:“谢谢,真的谢谢你……”
欢迎您阅读琴律所写的小说盛宠医品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