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医品夫人 749.第749章 眼睛

作者:琴律 类别:玄幻小说
    这一次到郡主府来帮工的一共有二十个人选,其中有四位个人是兵部的田大人送的,还有六名乃是京都的姜家送的。

    其余剩下的十人,乃是各个府邸挑选送来的。

    这些府邸的官员,多数与梁霄都有些许关系,而田公公和董公公送来的人,是徐若瑾让方妈妈去问的。

    午饭之前,方妈妈将人都带来了徐若瑾的内院。

    但徐若瑾并没有马上就见,而是让她们在院子里先等了一会儿,徐若瑾则站在窗边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她们。

    虽然是来郡主府做下人的,可是在内院做差事最怕的事便是下人靠不住。

    虽然她自己的正屋之中有方妈妈和红杏以及杨桃,但如今方妈妈掌管整个郡主府内宅之事,颇有些忙不过来。

    而红杏和杨桃将来也是要做管事的,手底下必须要培养几个得力的人,所以徐若瑾才对此次选人如此慎重。

    归根结底,都是在一起过日子,若是不能踏踏实实一条心,日子还怎么安心的过下去?

    如今这郡主府,可不是自己之前在中林县主簿府的破院子,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前前后后的盯着,尽管有梁五等人在暗处保护,但也是要格外小心的。

    徐若瑾坐在窗边仔细的瞧着,红杏是个泼辣的,直接就在院子里盯着。

    不管是不是留下来做事,先给个下马威,也让他们都掂量掂量,收收松散的心。

    只是红杏心中对姜必武情丝未了,一直都在探问哪几个是姜家送来的……

    徐若瑾看在眼中,苦笑摇头,“这个丫头,早晚都要栽了姜必武的手里,让我如今在看见姜必武,都没了那么好的心情,总感觉是他把我的人蒙骗的鬼迷神窍了。”

    “可这事儿仔细想一想,与他又有什么关系?还真是护短护惯了,但这件事我是绝不能点头同意的。”

    徐若瑾苦涩的感叹,“妈妈您有空也劝劝红杏,别钻了死牛角尖里拔不出来。”

    “这世上唯有一个情字是谁都劝不得,当初四爷执意要娶您,又有谁要劝得了?归根结底,都是一个缘字,只是不知道是姻缘还是孽缘呢!”

    方妈妈的说辞,让徐若瑾脸色红了起来,“瞧您说着说着,怎么又拐了我身上?又不是我逼着他要娶我的,我还是被他骗来的呢!”

    “所以说,您也不要去管红杏了,该懂的道理她都懂,不过是自己转不过弯儿来,而姜家少爷一表人才,又待人和善,对他动心的姑娘多了去了,不止红杏一个。”

    方妈妈的说辞让徐若瑾瞪大了眼睛,“还有这等事儿?”

    仔细想一想姜必武,徐若瑾也不得不承认,虽然自己一直没有仔细关注过,但如今回忆思忖,姜必武也的确不错。

    “唉,不管她了!”

    徐若瑾抛开对红杏的担忧,指着第三排右侧的那一个丫鬟道,“这么一会儿工夫,她就站不住了,左看右看的,是谁家送来的?”

    方妈妈看了一下名册单子,回道,“是吏部的张大人送来的。”

    “张家?”

    徐若瑾的脑中突然蹦出来一个人,便是早先将她推入湖里险些淹死的张仲恒。

    “当初中林县的张家,不就是京都吏部做官的?这个张家和那个张家可有关?”

    “倒是没有关系,只不过是同姓罢了。”方妈妈对此也皱了眉,“这个人您还要留吗?”

    徐若瑾思忖半晌,“只送来这一个?”

    方妈妈点了点头,“只有这一个。”

    “不惹这个麻烦退回去吧!”

    徐若瑾不愿身上沾染麻烦,特别是与旧事有关的麻烦,“听了心里都觉得别扭,还留下做什么?而且看她四处打量鬼鬼祟祟的,也不是个安稳的。”

    方妈妈认同的点了点头,“那就还剩十九个。”

    “不急,我们再看一会儿。”

    徐若瑾继续头目看向窗外,一边是在盯着窗外丫鬟婆子们的举动,二来也是在欣赏窗外的景色。

    似乎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轻松惬意的看看郡主府内的模样,来到京都这么久,她的心就从未松下来过。

    那颗曾捆绑过梁中的大槐树,抬头都望不到最高的枝桠,只是上面已有几只小鸟建起了窝,叽叽喳喳的吵嚷,让巧百灵和鹩哥儿也跟着叫了起来。

    春风和煦,吹拂在脸上轻轻柔柔,格外舒爽。

    徐若瑾坐在窗边,也觉得呼吸甚是舒爽清新,没有了往日的妊娠反应。

    指了指最后一排,左数的三个,“那两个婆子和一个丫鬟,又是谁家送来的?”

    “两个婆子是兵部员外郎田夫人送来的,另外一个丫鬟是刚刚出宫的宫女,是董公公带过来的。”

    方妈妈说完,徐若瑾点了点头,“看样子倒是不错的,那个宫女之前是什么出身?”

    “官奴。”

    “原来如此,怪不得觉得他与其他人不太一样。”徐若瑾看向方妈妈,“您觉得呢?”

    “可以先留下试试看,也要去打探一下,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被抄了家,充了官奴。”

    方妈妈在旁提醒道,“京都看似大,其实很小,若是祖祖辈辈都在此生活过,难免会有些联系,是情分,还是曾有过仇?必须要弄个清楚。”

    “您说的这个的确很重要,也是提醒我了,险些把此事疏忽了。”

    徐若瑾琢磨了下,“那就先许个二等丫鬟的月例,回头看具体做事怎么样再说。”

    方妈妈将此人记下,更是开始思忖该如何安排。

    时间一点一滴的度过,只是院子里的人也越发的不耐烦,心事重重起来。

    早都听闻过这位与郡主的故事,可把她们这么多人撂在院子里不见?也真不是个事儿啊!

    好歹他们都是有主子送过来的,不是人伢子手里买的,看来这位与郡主的确心高气傲,不顾什么人情面子,不是个好应对的主子。

    各人各有这心思,徐若瑾却不管这么多。

    她要选的是安安稳稳的身边人,若是连这点耐性都没有,还做什么事?

    而就在这会儿工夫,一个婆子突然的倒在地上,昏过去了!

    众人吓了一大跳,接连退缩一旁,更是尖叫起来!

    红杏立即跑了过去,指着周围乱成一团的人训斥道:

    “都嚷什么嚷?把嘴都闭上,吵着了郡主休息,你们可负不起责任!”
欢迎您阅读琴律所写的小说盛宠医品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