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密事 一百九十七·两宫

作者:秦兮 类别:玄幻小说
    隆庆帝昏迷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来,京城原本好不容易松散下来的气氛霎时又凝滞了起来。五城兵马司片刻不断的在大街上巡视,不少人家干脆都闭门不出。

    平安侯府却并不在此列——平安侯掌管着宫中禁军,如今正是炙手可热的时候,出了这样的事,阁老们家里都闭门谢客,心里不安的都想着往平安侯府去探听探听消息。

    平安侯不胜其烦,平安侯夫人心里也不安的厉害,忍不住便也附和着抱怨:“这些人也不知怎的了,也不见得我们就得比别人知道的多些?都往咱们家跑,是什么意思?”

    当时隆庆帝昏迷的时候,平安侯倒是的确是在宫中值勤,可是他到底是外头守卫的,里头的事他知道的也有限。

    平安侯夫人很是忧心忡忡:“话说回来,圣上情形到底如何?太医们就没个说法么?”

    朝代更替是局势最不稳的时候,尤其是这种时候,隆庆帝一言半语都没交代,直接便出了事,不闹起来倒还好,一旦闹起来,那就是要命的大事,不知道得牵连多少人进去。

    平安侯最近有些上火,嘴巴里头都起了泡,连喝水都疼,见平安侯夫人这么说,就叹了口气皱着眉头放下了茶杯:“太医说的很含蓄,无非就是圣上服食丹药过量导致的”

    服食丹药过量也是中毒,他眉头跳了跳,没有继续再说下去了,只是叮嘱平安侯夫人:“接下来不管怎么样,家里还是要安排好,吩咐他们,不该见的人别见,不该要的东西别碰。”他看了平安侯夫人一眼,语重心长的道:“尤其是老二他们,他们素来是爱伸手要钱的,让他们老实些,要知道,有前也得有命花才行。他以为他老子最近很风光,却不知道一家人现在都踩在薄冰上,随时都可能一家子一起溺死在水里!”

    这话说的就有些严重了,平安侯夫人神情紧张的呸了两口才道:“这么大的岁数了,说话永远不知道忌讳,什么死啊死啊的!呸呸呸!好好的,为什么死?!”

    她抱怨完了,见平安侯端着茶杯很是艰难的喝水,心里又觉得堵得慌:“我总觉得这事儿好像不大对劲似地”

    平安侯就冷笑了一声,他跟平安侯夫人多少年的夫妻,两人向来是没有什么事要瞒着对方不能说的,见平安侯夫人这么不安,也就冷冷的垂下眼睛:“当然不大对劲,事情哪里有这么巧的。”

    平安侯夫人被他说的头皮发麻,只觉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在瞬间起来了,拉住了他带着点惊慌失措的问:“老爷,还没到这个地步吧?”

    经过上次的事,平安侯夫人其实多少成了惊弓之鸟,她很清楚平安侯府的这份荣耀是根本不平的亭子,只要有风浪,随时都可能垮塌。

    而这实在是太可怕的事了。

    平安侯知道自己夫人是个想的多的,平常他总要安慰她的,可是这回他却只是放了茶杯,捂着嘴巴摇了摇头才慢慢的说:“到没到那个地步,谁也说不准,昨儿我从宫里出来的时候,你不知道”

    他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的迟疑了,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

    平安侯夫人却忍不住,人在不知前路如何的时候,总是希望能知道更多的信息来让心里安稳一些,她殷切的看着平安侯,急忙催促他:“你出宫的时候怎么了?您倒是快说呀!我心里都快急死了”

    平安侯于是干脆压低了声音:“只知道,似乎是淑妃娘娘和德妃娘娘因为什么事情闹的很不愉快德妃娘娘吩咐我们守在太极殿,不准淑妃娘娘探访圣上”

    其实两宫的关系向来不怎么好,不说面上水火不容吧,可是相比较从前的方皇后跟彭德妃之间的关系也差不离了,大家心里都知道的。

    可是闹到面上来,这的确是还没有过的事。

    平安侯夫人坐在椅子上,一脸的茫然,还没有想清楚厉害关系,只是看着平安侯有些呆呆的问:“这又怎么了呢?是不是有什么说法?”

    自己夫妻俩是没什么不好说的,加上平安侯自己心里也藏着一摊子的事,他也忍不住,捂着嘴忍着牙痛开口:“德妃娘娘她,她好像已经认准了圣上不会醒了”

    平安侯夫人就觉得心头猛地跳了一下,不可置信的看着平安侯,失声道:“侯爷!请慎言!”

    虽然这是家里,外头也都让人看着,能随意的说话,可是平安侯夫人还是怕的了不得,连眼睛都瞪圆了。

    平安侯说的可不是小事,现在太医们都还在拼死拼活的研制药方,研究让隆庆帝醒过来的法子,大家都还不能确定隆庆帝究竟情形如何,如果彭德妃提前就知道了,那意味着什么?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彭德妃可能知道隆庆帝不会醒过来了,可是她凭什么这么认定?!

    平安侯知道平安侯夫人在担心什么,他长长的叹了口气推开了平安侯夫人的手,就道:“我知道话不能乱说,只是有些话堵在心里,我实在是堵得难受。若是真的是我想的这样,你知不知道是多可怕的事?圣上并未留下遗诏,那么也就是说,太子殿下是要登基的,可是太子年纪还小呢,就算是解决了六皇子,可是”

    平安侯压低了声音:“可是德妃娘娘会放心吗?卧榻之侧不容他人酣睡,别说临江王势大,哪怕临江王并不势大,只是跟当年的晋王一样,恐怕德妃娘娘也容不下他们的。现在在京城的也就是沈琛跟楚景吾了,德妃娘娘恐怕会朝他们两个开刀,拿来污蔑栽赃王爷,好彻底搞臭王爷的名声,得到大臣们的全部拥戴”

    如果德妃做得出谋害隆庆帝的事的话,那么不择手段的陷害对付沈琛跟楚景吾,从而达到让儿子顺利登基没有后顾之忧的目的,那也是极为可能的。
欢迎您阅读秦兮所写的小说春闺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