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密事 五十二·膨胀

作者:秦兮 类别:玄幻小说
    他总得去提醒提醒卫安,她身上的麻烦已经够多了,彭家这些苍蝇,还是尽早打发了比较令人省心,留在身边,总归是件恶心人的事。

    卫安却实在不必他操心。

    相较于沈琛等收到了林三少的消息才确定彭家缠着她是别有居心,她一早就已经确定了这个事实,并且已经让和兴去做事了。

    之前是没有蛛丝马迹,人海茫茫查无可查,和兴一直憋着一肚子的气。

    更别提最近卫安身边频频出事,他们连藏身的地方也被人给盯上了,和兴一直觉得甚是对不住卫安的看重。

    如今有了线索,他也就死盯着彭家不肯放松,彭家的主子们一天出门几次,经过这几天的摸索,他心里都已经门儿清了。

    他攒足了劲儿,等到彭家终于在再次被定北侯府拒绝之后,有人出了京城,便带着人摸了上去。

    卫老太太已经急的不行了,彭家气焰越发嚣张,先是派家中婆子来,到后来干脆是让媒人上门了。

    这分明就是牛不喝水强按头,故意憋着想给卫家难堪,又看准了他们因为清荷的把柄不敢声张。在沈琛那儿没讨到便宜,干脆就回过头来找卫家的麻烦,钝刀子割肉让卫家难受了。

    她实在有些忍不住,等卫安从外头回来,就把彭家又让媒人上门的事说了,末了才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一天拖一天,总有拖不下去的一天,到那时候,又怎么办?”

    “不会拖不下去了,因为不必再拖了。”卫安浅啜了一口茶水,神情冰冷:“祖母,我的人找到清荷了。”

    卫老太太怔住了,半信半疑的皱了皱眉头。

    卫安手里有人她是知道的,可是说句实话,卫安手里这批人,虽说之前帮上过忙,可到后来,却几乎没办过什么实事,她一直当卫安那里已经没了法子,正准备不顾卫安的反对去另外想法子,最起码也得让彭家知难而退,可是没料到,卫安现在却说,她已经找到了人了。

    “在哪儿?”她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深吸了一口气问道:“那你是怎么打算的?”

    “清荷留着也是个祸患,不如杀了。”卫老太太反应过来便立即出声:“横竖她的奴籍仍旧在我们家,在明面上,她也早就是个死人了。”

    不过是因为念着她跟过明鱼幼的一点功绩,所以郑王才跟卫家商量以后打算妥当的安置她,可她既然觉得这样委屈了,还反过来准备咬卫安一口,那不如就永远闭上嘴巴,只有死人才不会再开口,卫老太太对于这种曾经背叛主子的先例的人,实在是没有多少耐心。

    还有彭家。

    既然没有把柄捏在彭家手里了,卫老太太眼神凌厉而肃杀,冷然道:“还有彭家,他们既然已经欺负上门了,那咱们也不好不接招,他们家不是缺媳妇儿吗?”

    卫老太太牵了牵嘴角。

    送他们一个就是了。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卫安对于卫老太太的头一个打算没有什么意见,她的同情心向来是很有限的,见的死人多了,自己杀的人也多了去了,清荷从出逃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不当她活着。

    她点了点头:“我知道,到时候便让林跃去告诉和兴,他会办好的。”

    要杀,可是人也不能白死。

    卫安轻轻牵了牵嘴角,看着盛怒的卫老太太轻声道:“祖母,我们让清荷死的更有价值一点,怎么样?”

    她说着,交给了卫老太太一张纸。

    欲要使其灭亡,必先让其膨胀,卫老太太翘起嘴角笑了。

    那边等了许久的彭家终于等到卫家发话了。

    彭二夫人松了口气,笑容满面的看向大夫人:“大嫂,卫家终于松口了。”

    这阵子因为卫家的事,彭大夫人心情不好,吃不好喝不好,她气性大,这家里就没人能舒服的了,虽然二老爷官职最高,可是谁让彭家的族长是大老爷,大老爷夫妇才是家里的顶梁柱,其他几房都要看他们的脸色过活。

    彭凌薇也得了消息,眼眶发红的跑来问彭大夫人:“娘,他们终于答应了吗?!”她说着就嘲讽的呀了一声:“我还真以为她卫安瞧不上我哥呢!什么人!”

    一面吊着沈琛不放,一面还舍不得她哥哥,真是水性杨花!

    说起来,哥哥有才有貌,小郡王也是年少有为,卫安哪一个都配不上,想起以后要叫卫安嫂子,她心里又有些不顺意起来。

    可彭大夫人却拍了拍她的手背,慈眉善目的嗯了一声:“是啊,这门亲事可是要做的了。”

    彭大夫人终于不再板着一张脸,笑眯眯的说:“而且还不止这一件好事。”她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二夫人,说道:“还有件事儿,你表姐也要上京来了,日后你也多个伴儿。”

    二夫人便挑了挑眉。

    彭大夫人口里的表姐是她的娘家侄女,叫邹亦如,自幼便跟彭凌薇等人玩的极好,也很亲近彭大夫人这个姑姑。

    当年他们都以为,彭采臣要娶的就是邹家这位姑娘了,可是后来彭采臣的亲事另外有了着落,二夫人还以为大夫人为了避嫌,不会再让这个侄女儿来了。

    可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如此,彭大夫人竟还打算让侄女儿上京来住?

    又说什么好事成双

    难不成彭大夫人在打一双两好的主意?

    可是她怎么敢?!

    寿宁郡主再怎么名不副实,到底是帝后承认的郡主,彭大夫人怎么敢在尚未成亲的时候就想着再把一个侄女儿也塞给彭采臣?

    她有些犹疑的喊了一声嫂嫂,目光闪烁的试探着问了一声:“您的意思是”

    彭大夫人显见得心情很好,连笑容也跟前两天的强笑不同了,她声音愉悦的应了一声,目光看定二夫人:“是啊,阿如是个好孩子,又跟小六儿青梅竹马,这么天造地设的一对伴侣,实在再合适不过了。”

    二夫人和彭凌薇同时睁大了眼睛,呆若木鸡的立在原地,几乎要疑心自己是听错了。

    天造地设?一对伴侣?

    听这意思,还不止是想让邹亦如当个妾室?
欢迎您阅读秦兮所写的小说春闺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