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密事 一百九十八·失踪

作者:秦兮 类别:玄幻小说
    正因为知道,长缨公主心里就越发的难受。

    就算是她这回好容易仍旧进了宫,可是德妃并不大搭理她,方皇后那边也连个好脸色都没给,谁不知道她已经是落魄了的?

    偏偏李桂娘名声又极坏

    她只觉得烦闷,让人吩咐下去不许再提起沈家的事,见石姑姑过来倒茶,便叹了一声气:“临了临了,我竟落个这样的下场。”

    石姑姑弯腰替她把软毯往上提了提,柔声劝她:“公主也该保重自己的身体,怒多伤身呢”

    如今哪里还在乎什么伤身不伤身的

    长缨公主闭上眼睛仔细的琢磨起仙容县主的事儿,忽然睁开了眼睛,让石姑姑去把李管事叫来。

    李管事是护送李桂娘去别庄的,也替李桂娘办了几件事。

    长缨公主不叫他跪,看他耷拉着肩膀,便问他:“郡主是使你去打听的卫家的事儿?”

    李管事战战兢兢的应了是。

    长缨公主便又问:“后来事儿完了,卫家也说事了了,反正也没出事,便算了。晚间是谁动念要去请卫家七小姐去别庄的?”

    李管事挠了挠头:“是仙容县主,县主说,毕竟如今名义上都是宗室,若是不叫她,恐怕面上不好,便让人去请了。咱们家姑娘还闹了脾气,不肯出来。”

    长缨公主便缓缓点头,挥手又叫他去了。

    拿人当枪使这样的事,做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可是眼看着李桂娘都落到这个地步了,仙容县主竟也还敢伸手

    也不知道该说她是太心狠还是该说她太恶毒。

    长缨公主笑了一声,整了整衣裳,心里拿定了主意。

    天色已经暗了,定北侯府的灯笼都已经亮了起来,二夫人和三夫人在垂花门处接了卫老太太,便松了口气:“天色这样晚了,还担心是出了什么岔子。”

    卫老太太另一只手扶着卫安,动作便紧了紧。

    可不就是出了岔子,李桂娘简直就是个甩不脱的牛皮糖,着实让人不舒服。

    卫安却仍旧神色如常。

    永和还没把她放在眼里,而李桂娘又不能对她造成什么伤害,她并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饭已经都准备好了的,厨房里听说老太太回来,便估摸着时间上了菜,卫老太太和卫安换了衣裳出来,饭菜都已经上了桌。

    等卫老太太用完了饭,三夫人才看了卫安一眼,正要再说什么,外头就报说郑王来了。

    这么晚?!

    郑王可从没有不打招呼就上门的时候,他做事向来是极为谨慎的。

    连卫老太太也有些吃惊,下意识的看了卫安一眼,再看看三夫人和二夫人,沉了声音吩咐:“请进来!”

    三夫人之前要说的话也就顺势咽进了肚子里,连忙吩咐人出去请,自己跟二夫人先避出去了。

    卫老太太已经知道事情不对,见了郑王进门脸色不好,也立即坐直了身子,开门见山的问:“出什么事了?”

    郑王面色铁青,先看了一眼卫安,才道:“清荷不见了。”

    清荷?!

    卫老太太好一阵才反应过来,攥紧了椅子把手失声惊道:“什么?!”

    清荷是明鱼幼身边伺候的旧人了,之前要不是她偷跑出去,被林三少给发现了并且送给了郑王,郑王也不会知道明鱼幼竟还有一个孩子。

    卫老太太惊了一跳,只觉得心脏跳的极快,又重新问了一遍:“好端端的,怎么会不见呢?”

    郑王面色也不好看,卫安的事彻底尘埃落定之后,清荷存在的意义便实在不大了,他便想着要给她寻一个好的去处。

    可清荷却不愿意,又哭又求,说是已经无处可去,让他开恩。

    可是卫安的身世虽然已经有了定论,翻不起什么风浪来了,清荷的存在却到底是个隐患,郑王几经思索之后便打算把她安置到封地去。

    可是还没有来得及,人却已经不见了。

    他摇了摇头:“是在路上不见的我原本打算送她去青州,派的人也都是可靠的,可是消息传回来,人却不见了。”

    卫老太太便觉得太阳穴那里突突的跳的厉害,伸手按住了,又觉得有些头晕脑胀:“是自己跑的,还是怎么样?”

    清荷不过是一个丫头,再怎么厉害,她能跑到哪儿去?

    卫老太太已经想到了最坏的结果。

    郑王果然便摇头:“不是自己跑的,若是自己跑的,我那几个属下总不至于发现不了——清荷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个弱质女流,她能跑到哪儿去?”

    他顿了顿,艰难的道:“依照我的意思,她反倒可能是跟人里应外合,逃走了。”

    可是为什么要逃走?

    卫老太太不大明白,清荷不是说是明鱼幼身边的忠仆么?

    郑王对待清荷向来很是宽容,之前卫老太太还曾问起过清荷,当时郑王说,问过了清荷的意思,清荷说不愿意再回卫家来给卫家增添麻烦,卫老太太便给了清荷五百两银子,想着按照郑王的设想,远远的把清荷送走,送去外头哪里置下个宅子来,往漳州那样民风较为开放的地方,在郑王的人看管下,立个女户,或是嫁人,都可以随她自己。

    都已经把话说的这样明了,清荷为什么竟还是起了别样的心思?

    郑王的眉头便皱的更紧,半响才沉着脸道:“她想给我做妾。”

    从前清荷跟着明鱼幼开始,便自觉自己也是郑王的人了的,也正是因为抱着这样的想法,她才能跟着明鱼幼一路挨过来,还在庄子上熬了这么多年。

    所以她才明明就已经能直接告诉卫安真相了,可在知道郑王也同样在通州的时候,毫不犹豫的舍弃卫安奔向郑王。

    她原本就不是为了明鱼幼或是卫安才这样忠义的,她心里心心念念的,想效忠的,唯有一个郑王而已。

    现在郑王让她的心愿破灭了,她自然就留不住了。

    可是她到底去了哪儿,又能去哪儿,跟她里应外合帮她逃走的人又是谁?

    卫老太太眉头攒着,看向郑王:“您怎么看?”
欢迎您阅读秦兮所写的小说春闺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