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密事 一百五十·谜题

作者:秦兮 类别:玄幻小说
    方大老爷想去临江王那里探听探听消息,沈琛却正和楚景吾在郑王府上。

    他生性顽皮不受拘束,连隆庆帝也对他和颜悦色纵容的紧,因此他去找同样有风流和不甚务正事的郑王,也半点儿不令人觉得奇怪。

    郑王却没多大功夫搭理他,正和府里长史商量给隆庆帝的万寿节礼,虽然因着三皇子的死,隆庆帝的万寿是不可能再办了,可是该走的过场却还是要走的。

    除此之外,还有冯家放出来了,就算看在三皇子和冯贵妃的面上,也该送些东西去。

    这些事商议完了,又请了福禄僧来,让他给三皇子做个超度法事——到底是隆庆帝唯一的儿子死了,其他王府都做了,他这里自然也得做。

    等他忙完了喝了茶,沈琛才笑着和楚景吾对视了一眼,齐齐喊了一声王叔。

    郑王似乎有些不大耐烦,对他们摆了摆手:“又来找我做什么?”他特别看了沈琛一眼:“我手头上还有冯家的结案词没写完,你们若是没事,可别在这里闹腾。”

    沈琛可不吃这一套,他向来脸皮就厚,顺手给郑王倒了杯茶递过去,笑眯眯的问他:“王叔,就是来跟您讨教个事儿,您告诉我了,我就不闹腾了。”

    楚景吾也在旁边帮着敲边鼓:“这朱芳死的也太容易了”话锋一转又笑:“王叔,当初刑部左侍郎安庆和可给您当过讲师,在国子监当博士的时候还兼任您的长史有这层关系在,他肯定会给您透露些东西的吧?”

    郑王喝茶的动作顿了顿,无甚表情的问道:“那又如何?”

    和郑王这个王叔说话总是要兜圈子,楚景吾摸了摸鼻子,朝沈琛使了个眼色,示意沈琛来说。

    沈琛好看的手指在桌上晃了晃,仍旧带着一脸的笑:“就是问问,朱芳怎么死的?”

    郑王背着手站起来,看着像是要不理他们两个走人。

    楚景吾就叹了口气。

    就算是因为之前那场莫名其妙的行刺,他们临江王府好像跟郑王府多一层不可言说的默契,可也就是一点儿而已,要再有进一步的交情,好像有些难。

    可沈琛却已经起身跟出去了,他摸了摸下巴,又叹了口气。

    沈琛跟在郑王身后,等出了院子,站在外头那棵大榕树底下了郑王站住了脚,才问他:“您就跟我说一说,我保证不给您找麻烦,之前不是都说好了吗”

    郑王站定了脚,瞪了沈琛一眼,想了想还是说:“刑部里头水深,安庆和只知道,朱芳死的前一天,右侍郎薛子明曾经让朱芳在结案文书上签字画押,而除了他,能接触到朱芳的,又和朱芳说过话的,在刑部大约也有一二十人,不好查。”

    也就是说,郑王也觉得朱芳死的不简单,也有查探的心思。

    沈琛嗯了一声,道了谢,就听见郑王又开口问:“这件事和卫家有什么关联?你为什么会去见卫七小姐?”

    郑王曾经在朱雀大街帮卫七解围,沈琛猛地抬头,想到他对卫七有些异乎寻常的关心,斟酌以后摇了摇头:“之前卫七不是总被曹文为难吗?卫家现在人人自危,她想打探消息也没地方打探,所以就来问问我。”

    郑王显然不信,却也并没有再多说什么,挥挥手叫他走了。

    沈琛拔腿就走,楚景吾跟在后头追了几步,等拐出了郑王府才凑上去问:“问出什么来了?”

    “没问出什么有用的来。”他说着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又意味不明的笑了笑:“不过也不是全然没有收获。”

    至少郑王对卫安的关心,是怎么看怎么奇怪的。

    这两个本来是应该全然没有联系的人,为什么郑王却好像对卫七的事总是很上心?而且刚才郑王就算是透露朱芳的死不正常,似乎也好像是因为知道了他跟卫七关系匪浅,所以才露的口风。

    卫七这个人身上的谜题好像越来越多了

    他招手吩咐雪松:“往那个王大娘那里送个消息,告诉她我要见卫七。”

    不过去见卫安之前,他还得先见见之前派去查卫七的寒枫。

    之前都差点儿把这事给忘了。

    寒枫却不敢忘,把查到的东西一股脑儿的全部说给沈琛听。

    他有些困惑的告诉沈琛:“从前卫七小姐挺挺不惹人喜欢的,也就是最近才变了性子,变得受卫老太太重视了。”

    他顿了顿又说:“她或许不是长宁郡主的亲生女儿。”

    沈琛眉心跳了跳,右眼皮飞快的跳起来,一个念头子啊心里一闪而过,快的他来不及抓住就跑走了,默了默才问他:“怎么说?”

    寒枫办事向来是住到又谨慎的,再加上沈琛特意吩咐要他仔细的查,他于是就真的查的极为仔细,连长宁郡主身边的嬷嬷们今年来京城次数异常频繁的不对劲也查探了一番。

    “长宁郡主身边的葛嬷嬷来了京城三四趟,头一次回来送节礼,卫七小姐就被诬陷说是在普慈庵偷拿了陈姑娘的玉如意。第二次回来,原本该跟卫七小姐订亲的镇南王世子就出了岔子——他跟表妹有了首尾,拒了跟七小姐的婚事。因为这事儿,镇南王妃和庄世子都没好果子吃,镇南王妃自请去了普慈庵祈福三年,庄世子被送去了蓟州从军”

    也正是因为葛嬷嬷回京城的次数异常,而每次回来卫七都出事,又有镇南王妃奇奇怪怪的去普慈庵清修,他才觉得不对,这么一深挖就挖出了这么了不得的秘密。

    卫七不是长宁郡主的孩子?!

    沈琛先是皱眉,然后就又觉得有些理所应当。

    这世上没有哪个母亲是不爱自己的孩子的,长宁郡主对待卫安的态度也的确是冷淡的过头了,要说她不会当母亲,可是她对别的孩子们却又正常的很,她的冷淡和厌恶明显只是针对卫安一个人的而已,其他的诸如卫玉珑之类的,她可都是带在身边养着的。

    而如果卫安不是长宁郡主的孩子,那长宁郡主这么冷淡的态度就说得过去了。
欢迎您阅读秦兮所写的小说春闺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