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流狂兵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情况不对劲儿

作者:官场痞子 类别:玄幻小说
    为首的汉子和同伴对视一眼,今天真是邪了门了。

    这都什么事啊,这女的精神没有问题吧?

    为首的汉子沉吟了一阵,点了点头,说:“行,那你们就补妆吧。”

    他对着同伴一点头,众人一窝蜂的拥了出去,在门口等待着林涛他们。

    他们把守住了门口和帐篷的四周,不让林涛他们有机会趁着这个空档逃走。

    走出去了以后,他的同伴纷纷困惑不解,一个个看着自己的老大。

    “老大,你怎么答应他们了,这有点邪门啊?”

    为首的汉子横了一眼身边的同伴,道:“有什么邪门的?”

    他的同伴犹豫了一下,道:“老大,这女的明知道我们要杀她们了,竟然一点都不害怕,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状况啊?”

    说实在的,这也是这名为首的汉子最担忧的问题。

    他的属下都看出了问题所在,他怎么能够看不出来呢。

    他沉吟了一下,道:“你们先看着他们,我先去禀告公子他们。”

    那几名属下答应了一声后,为首的汉子便大步流星的走开了。

    片刻功夫以后,他便找到了在一旁监督众人的阿伦。

    他虽然是那几名属下的老大,但阿伦是公子的忠实侍从,是他们所有人的领队。

    他们有任何状况,都必须要先禀告阿伦,然后阿伦才能向陆右七禀告,中间不能越级上报。

    这名汉子看见了阿伦,就立即赶了上来,拱拱手,说:“头儿,刚刚发现了一点状况,不知道该怎么说。”

    阿伦看了他一眼,转过身来,道:“什么状况?”

    这名汉子迟疑了一下,道:“是关于那个叫龙雨柔的丫头,她说要补妆先……呃,要先补个妆。”

    “补妆?”阿伦听到这个字眼,同样眉头拧在了一起,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生硬的重复了一句。

    汉子点了点头,说:“是,她说要补个妆,而且表现的非常平淡和轻松,看上去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具体是哪里不对,这名汉子也是说不上来。

    毕竟这种情况十分罕见,他活了这么大,也特么的没有遇见过,知道自己要被处死了,还这么洒脱自然的人。

    阿伦不由得低下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莫非……这个叫龙雨柔的女人,有什么其他的目的,比如说勾引一下公子?

    兴许,公子一看到龙雨柔的美貌,顿时就起了怜香惜玉的心情,把她给放了?

    阿伦想到这里,内心摇了摇头,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个丫头这么做也是白费力气啊。

    公子的心中只有少夫人一个人,少夫人倾国倾城,任何一个女人都没有办法比下去。

    这么做完全就是枉费心机啊。

    阿伦忽然抬起头,看了一眼那个汉子,那个汉子正在等待着阿伦给他答复。

    阿伦叹息了一声,说:“就任由她化妆吧,反正也是临死前的一个心愿。”

    那名汉子答应了一声,调头向后面走远了。

    “等等。”那名汉子走出了几步,阿伦忽然又叫了一声。

    那名汉子顿住脚步,回头瞅着阿伦,阿伦道:“注意,别耽误太长的时间,公子这边会等的不耐烦的。”

    “知道了,知道了,”这名汉子连连答应两声,向外面大步走了出去。

    回到关押林涛等人的帐篷,汉子朝着帐篷里面偷偷的看了一眼。

    但是里面的光线太暗,他一时什么都没有看见。

    “你们快出来吧,时候差不多了,要不要我进去请你们出来?”他语带威胁的说,语气中颇有一些不耐烦了。

    “就来了,就来了。”帐篷里面传出来了龙雨柔的声音。

    龙雨柔一身浓妆艳抹,虽然化妆的技术不怎么样,但是本身底子就不错,仍然显得妩媚动人。

    这名汉子和几名下属,看到了龙雨柔的美丽妆容,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一个个都看了直眼。

    龙雨柔嫣然一笑,掩着嘴说:“几位公子,都看的直眼了,看的妾身不好意思的啊。”

    那名汉子意识到了自己的时态,“咳咳”两下,清了清嗓子。

    “走吧。”汉子咕哝了一声,挥了挥手,几名属下立刻拥了上来。

    众人左右看押着龙雨柔和大司命,缓缓的走向了营地的中央。

    而其他的祭司族的族人,也都一个一个的被绳子串上了,带到了营地的中央。

    他们被带过来,是为了观看龙雨柔和大司命行刑的。

    不过,在场的人除了林涛以外,却没有人知道,真正的龙雨柔和大司命混在了人群之中。

    而现在的龙雨柔和大司命,却是两个冒牌货。

    营地的中央,早就已经搭建起来了一个简陋的平台。

    平台不大,只有两三米左右的宽度,平台上面有两个高高的架子。

    架子的上面,挂着一根手腕粗的绳子,这绳子不用多说,是用来吊死龙雨柔和大司命的。

    行刑台的旁边,已经站着一群人了。

    这些人当中,有几十个是陆右七的属下,还有几十个是祭司族的族人,他们全都被迫观看行刑。

    站在人群最前头的,是陆右七阿伦和龙霓凰。

    龙霓凰微微低垂着头,不敢正视祭司族的族人,她现在在其他人的眼里,是一个彻底的叛徒。

    不过,这种情况持续不了多长时间了。

    龙霓凰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心里面已经有了一个预演。

    等一下,陆右七和他的下属就会杀掉龙雨柔和大司命。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在这之后,又会陆续杀掉祭司族的所有族人。

    祭司族的族人全部都被杀以后,她就将成为祭司族唯一的一个独苗。

    然后,在过了不久,西部蛮荒世界各地的领主带领援军将会赶到这里。

    在各位领主的援助下,龙霓凰会杀掉这些入侵者,并且将一切脏水都泼在这些人的身上。

    是这些人杀了龙雨柔和大司命,杀掉了祭司族的族人。

    到了那个时候,她龙霓凰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祭司族的大司命。

    在她的带领下,祭司族将重新振兴,迎来一个崭新的黄金时代。

    而她的名字,也将永远的记录在祭司族的历史上,永远不可被磨灭。

    “霓凰,霓凰!”

    龙霓凰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不由得回过神来,看了看旁边的青年。

    “陆大哥,”龙霓凰盈盈一笑,笑容十分的动人,道:“什么事啊?”

    陆右七指了指行刑台上,道:“要开始了。”

    龙霓凰本来是挺害怕这种场面的,毕竟上面行刑的人是她的师妹和老师。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两个人某种意义上还是她亲手送上行刑台的。

    她的心里实在有一点愧疚。

    但是一想到了祭司族的未来,西部蛮荒世界的未来,龙霓凰的野心就让一切愧疚都烟消云散了。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行刑台上。

    龙雨柔和大司命两个人被押上了行刑台。

    大司命一改往日的常态,并不那么的老态龙钟,行动不便了,反而上蹿下跳的,像个猴子一样。

    至于龙雨柔,表现的就更加的夸张了。

    龙雨柔上了行刑台以后,碰碰柱子,摸摸绳子,完全是第一次见到这些东西一样。

    她拽了拽绳子,问旁边的陆右七属下,道:“兄弟啊,你这个绳子结实不结实啊?”

    那名属下被问的一愣,不由得看了看不远处的陆右七。

    陆右七皱了皱眉头,心里暗说:“这丫头到底在搞什么,不知道这绳子用来干嘛的么?”

    那名属下看了看龙雨柔,问道:“你不知道这绳子是用来干嘛的么?”

    龙雨柔瞪着大眼睛,看了看那名属下,点了点头,嫣然道:“知道呀,不是用来吊死我的么?”

    那名属下有点崩溃了。

    龙雨柔继续问道:“所以我得问问嘛,这绳子结实不结实,因为我这个人比较重,万一等下把绳子坠折了,可就麻烦了。”

    那名属下继续崩溃中,看了看阿伦和其他人的脸色,突然脸上一沉,冷冷的道:

    “少特么的废话了,赶紧的,准备上路了。”

    “好。”龙雨柔简短的答应了一声。

    那名属下不由得又是一愣。

    特么的,答应的这么爽快。

    这剧本有点不太对劲儿啊。

    你不是应该说点什么大义凛然的话吗?起码也不能这么答应啊。

    你这让我怎么接后面的话啊?

    这名属下最终选择不接下面的话了,他直接走到龙雨柔的面前,把绳子系在了她的脖子上。

    龙雨柔的脑袋套进了绳子了,眨了眨眼睛,看着台下的陆右七和龙霓凰。

    龙雨柔看了龙霓凰一眼,忽然道:“师姐啊,我可要上路了啊。”

    龙霓凰的脸上一下变了眼色,什么话都没有说。

    她的师妹又道:“师姐啊,你没有什么话要送给我吗,我好伤心啊。”

    龙霓凰好崩溃啊,怎么今天师妹这个样子,不停的跟她说话啊。

    是要让她心里愧疚和崩溃的节奏吗?

    其实,不仅仅是龙霓凰,就连在场的所有祭司族的族人,都感觉到了龙雨柔和大司命的情况,好像有点不大对劲儿……
欢迎您阅读官场痞子所写的小说医流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