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流狂兵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突然造访

作者:官场痞子 类别:玄幻小说
    在半晌没人说话的情况下,陆家家主笑呵呵说道:“既然如此,推荐古家主为苍云派掌门大家有意义没有?”

    当然没有人有意见。

    所以,陆家家主兀自拍了拍手,笑着说:“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事情就这么定了。”

    孙家家主道:“恭喜古家主,恭喜苍云派古掌门。”

    欧阳家主道:“古家主担任苍云派掌门,实在是苍云城的一大幸事啊。”

    古家主呵呵笑着,连连摆手谦逊。

    他给自己满了一盏酒,对着众人举起了酒杯,“众位,感谢各位抬举,让古某人担任这苍云派掌门一职。”

    孙家家主道:“古家主,你谦虚了。”

    欧阳家主道:“古家主,你着实是众望所归啊。”

    这两个人依旧在那里卖力的演戏,卖力的拍着马屁,唱着双簧。

    古循缓缓说道:“呃,说实话,我古某人接受这个职务,实在是受之有愧啊。”

    “所以呢,我只是代理当这个苍云派掌门,一旦有合适的英才出现,我立马就会让出位置来的。”

    陆家家主道:“古家主,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还有比你更合适的么?”

    众人闻言连连附和,虽然心里不一定是这么想的,但嘴上一定要这么说出来。

    正在这时,下面几个家族的人突然嚷嚷了起来。

    孙家家主、欧阳家主骂骂咧咧,架着一个人走到众人中间。

    孙家家主道:“古掌门,刚才就是这个人推荐的林家家主。”

    “他刚刚推荐林家家主也就算了,他竟然还在背后污蔑于你。”

    古循“哦”了一声,淡淡的看了那人一眼,只见是个干瘦干瘦的穷酸老者。

    古循饶有兴趣的问:“他刚刚是怎么污蔑于我的?”

    孙家家主道:“他说的话很难听。”

    古循想都没想,说道:“不妨说来听听。”

    孙家家主道:“他说,我们都是古家的狗腿子,都是事先串通好的。”

    欧阳家主愤然道:“古家主,他这是凭空捏造啊。”

    “这么说实在太过分了啊。”

    年长的男人沉吟了片刻,问其他人:“你们觉得这件事如何?”

    欧阳家主愤愤的道:“古家主,我觉得他凭空捏造这些污蔑之词,应该直接被绞死。”

    陆家家主站了出来,道:“各位,人家只不过是牢骚两句,就直接绞死,是不是太过分了啊?”

    欧阳家主目光中含着不解,问陆家家主道:“那陆家主,依你的意思,你觉得怎么处置合适一点?”

    陆家家主道:“直接拖出去喂凶兽。”

    众人:“……”

    宴会东道主“咳咳”两下,让两名家主放开那个口出狂言的老者。

    古家家主开口道:“现在我们继续来说今天晚上的……”

    “我实名反对古循担任苍云派掌门。”一个声音突然在大厅外面响起。

    在众人惊诧、意外、幸灾乐祸的目光之中,林涛缓缓走进了大厅之中。

    古家家主看着自己的儿子,整张脸上除了震惊,就再也没有其他的感情了。

    林涛的身体向旁边一闪,后面站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几名红袍众迅速占领整个大厅。

    红袍众归命使沉声道:“古家主,古循,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那一瞬间,这个宴会的主人的脸色变得相当难看,惨白如纸。

    古家家主的声音微微的颤抖着,“各位,今天是我五百岁的寿辰,能不能……”

    他想请求对方宽限他一会,至少让他安安静静的过完这个五百岁的寿辰。

    可红袍众归命使用同样的声音、同样的语调,说了同样的话:“古家主,古循,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古家家主渐渐的镇定下来,道:“几位,我只是提出了合并各家族为一个门派的想法。”

    “而且,据我所知,这个想法并不违反红袍众和城中的规定。”

    “在仙界也有类似的先例,陌上派就是合并所有家族成立的。”

    “归命使大人,难道你仅凭这一点,就要把我带走吗?”

    红袍众归命使缓缓的摇了摇头,道:“很遗憾,我们带你走不是这个原因。”

    说着,归命使大人挥了挥手,两名红袍众快步走到古家家主的面前。

    两个红袍众手中各拿着一段捆仙绳。

    在捆仙绳的面前,此时苍云城最大家族的古家家主和一个普通的人没有任何区别。

    两名红袍众道:“古循,请把外面的衣服也褪下来,我们要按照规定检查。”

    古家家主看了看自己今天新换上的衣服,忍痛褪了下来。

    两名红袍众道:“古循,我们案例还要搜查你身上有没有危险的东西,并且封印你的仙力。”

    古循抬头半是乞求,半是愤怒的望着归命使,道:“归命使大人,难道非要做到这种程度么?”

    “归命使大人,有什么话我们私底下说不可以么?”

    难道你们真的要在我五百岁生辰的这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带走我么?

    难道你们不会顾虑一个五百岁老人的脸面么?

    古循心中这样想着,也用这样的眼神盯着归命使看。

    归命使却摇了摇头,道:“古循,你最好老老实实的。”

    古循的心彻底的愤怒了,声音颤抖的道:“好,我倒是想问问归命使大人,你凭什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带我走?”

    归命使从容道:“我们不需要向你解释任何理由。”

    古循冷笑着道:“原来红袍众都是这么办事的么?”

    归命使定定的看了古循半天,忽然道:“古循,你真的想让我把一切话都挑明了么?”

    古循继续冷笑:“最好现在就把一切话都挑明了,否则在众位的眼里,我古循是个有什么滔天大恶的人。

    归命使胸膛起伏,深深的吸进一口气,道:“古循,你并不是有滔天大恶。”

    “但是,这件事已经足够让你们整个家族的人都被驱逐出城了。”

    “你们是白袍众的后人,而且还在家主之间以白袍众自居,你身上的印记就是证据!”

    说着,两名红袍众不由分说的拉住古循的手臂,将袖子一直退到头。

    手臂的内侧,露出了一个箭头似的符号。

    这个符号正是每一名白袍众都会刻上去的符号。

    而红袍众在同样的位置也会刻画一个符号,只是符号的内容有所差别。

    归命使大人道:“古循,这就是证据,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这位古家家主大脑轰然一声,瞬间蹬蹬的后退了两步,呆住了。

    他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十岁,整个人失去了魂魄一般。

    也不知道这样失魂落魄了多久,他突然目光移转,一双凌厉的眼睛看着自己的亲儿子。

    他从牙缝里面挤出几个字:“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啊。”

    此刻,古家家主终于心里明白了,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他自己和古天成。

    所以,到底是谁把他的秘密泄露给红袍众的,真相已经不言而喻了。

    可是他心里面仍然不愿意相信啊。

    为什么。

    到底为什么是自己最宠溺的儿子。

    他到底为什么会做这种事啊。

    可惜他已经没有机会知道了,因为两个红袍众已经拖着古家家主,缓缓的向外面走了。

    路过古天成的时候,古家家主突然拉扯住自己儿子的衣服,撕心裂肺的咆哮。

    “天成,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啊。”

    “是……是不是林娇娇那个小贱人教你这么做的?我可是你父亲啊,你竟然听信一个女人的谗言。”

    古家家主到了最后,竟然已经哽咽起来。

    跟着,两行老泪就从他的面颊上一串串的滚了下来。

    “为什么啊……”

    古家家主的咆哮声,最后终于也渐渐的消失在夜色中了。

    林娇娇脸色微红,拉了拉林涛的衣服,小声道:“林大哥,我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啊。”

    林涛看着天棚缓缓的思索着这个问题。

    到底算不算过分呢?

    在一个家族家主生辰当天让他彻底跌入谷地。

    可是,如果同样的情况放在对手的身上,对手会不会用同样的手段对付他呢?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对手会不会心存半点怜悯,或者有半点的犹豫呢?

    林涛转向归命使:“归命使大人,我父亲他会受到怎么样的处罚啊。”

    归命使沉吟着道:“古循可能和白袍众有牵连,如果这件事成立的话……”

    他故意拉长了语调,说道:“那就证明,现场拥护古家当门派掌门的人里面,很有可能也存在白袍众的同党。”

    这么说虽然有点牵强附会,嗯,但是如果是归命使大人这么说的话,你是没有反驳的理由的。

    一时之间,陆家家主、孙家家主、欧阳家家主等家主人人自危。

    尤其是陆家家主,刚刚这厮是表演最卖力,发言最积极,最活跃的那个人。

    陆家家主干笑两声:“你们看我做什么?”

    枯瘦老者道:“如果古循跟白袍众有关联,那你是最有嫌疑的那个人。”

    “不仅仅是你,姓孙的和姓欧阳的都有很大的嫌疑。”

    陆家家主一瞬间脸就绿了,“我跟古循可是没有什么关系,刚刚只是附和大家在说话而已。”

    孙家家主道:“我也是这样。”

    欧阳家主道:“不信你们看看,我们就是普通家主,一直站在人群里面。”

    说着欧阳家主四周一看,他们三个正站在空荡荡的大厅中间。

    所有家主都像是瘟神一样,躲得他们远远的。

    欧阳家主脸上一黑,沉声说道:“反正我们是冤枉的。”

    正在这时,刚刚的枯瘦老者又嚷嚷道:“现在古循被逮起来了,咱们苍云派还是需要一个掌门啊。”
欢迎您阅读官场痞子所写的小说医流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