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尸不修仙 第三百零九章 剑法不是剑法(三更)

作者:彩虹鱼 类别:玄幻小说
    “好吧,我比不过你,那你说个法子,我炼体。你别说你没解开更多血脉之力你也没法子啊。”

    夜溪微微眯着眼,大有你敢没用我就让你彻底没了用的意思。

    无归不禁头疼:“那位超神有意留下壁画,自然也留了炼体的好东西的。”

    夜溪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无归吸收的初光,脸一垮,想都不要想,她的病毒怕初光,而没了病毒她还能存在?

    “就是进入你神识的光点。”

    夜溪一喜:“真的?”太好了,她可以诶。

    无归一叹:“但是”

    夜溪瞪眼。

    无归道:“你瞪我也没用,你的病毒与光沙不能相容,只是有我的血在调和镇压罢了。”

    夜溪心头发凉:“要是你的血一个溜号,那我”

    “识海爆炸。”

    “”夜溪久久不语,这是嫌自己精神海还不够危机重重的?

    无归忙道:“你放心,只要我活着,我的血就不会失效,而且随着我越来越强大,你晶核里的血也会变强”

    夜溪:“迟早它们能相容?”

    无归一噎:“还得你自己炼化。”

    炼化嘛,很常规的手段嘛,夜溪不觉得麻烦。

    “你告诉我怎么炼化?我现在就开始,一粒一粒沙的来,我不嫌慢。”

    无归张张嘴,一时说不出话来。

    夜溪突然怒了:“又不行是不是?”

    无归很无奈:“若是一般的身体,我是有法子的,可你你该不是忘了你的身体是死的吧?”

    夜溪张着嘴,说不出话来。是啊,她连循环血液都没有。而且,多少次了,多少次她硬生生舍了身体只保脑袋的,便是炼化了光沙融入身体,不定哪次自己又舍了呢?岂不是浪费?

    夜溪咬牙:“若是我自此只用这一具身体呢?”

    无归不忍心,但还是摇了头:“不说丹田,你连血液都没有,怎么炼?”

    夜溪泄气,抱着腿低着头:“我竟是什么都做不成。”

    “也不一定。”

    唰猛的抬头。

    “别忘了九转神草可是能生白骨的。”

    夜溪眼睛一亮,复又为难:“它早被我吃了,只是让我的心能跳罢了,还是死的。”

    还有它执着的美容功能,不提也罢。

    无归却是摇头:“它只是盘踞在你的识海里,并没被你吸收。”

    夜溪脑袋疼,是了,九转神草一开始就奔着吞噬自己的病毒去的,现在还僵持着呢。

    真是够了。

    九转神草和病毒僵持,海之乳和魔泉对峙,如今又多了无归用心血镇压的光沙,这是看自己将来会有多壮观的成就才让现在的自己如此多舛?

    “你有法子解决掉九转神草?”

    解决掉一个是一个。

    无归忽然灿烂一笑,夜溪呵呵,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小脸上藏着的心虚。

    “等你长大是吧?”

    无归干笑:“咱俩果然有心电感应。”

    除了呵呵,我还能做什么?

    “我现在还能做什么?”手里宝不少,可惜都是她没法用的。

    这时,旁边的吞天和火宝虽然听得有些云里雾里,但真诚建议。

    “你可以修炼化神**啊。”

    能把神化掉的功法啊,你唯一能修炼的啊,你还瞧不上了?

    无归扭过头,叶片上的红斑眼睛诡异的眯起:“你们”知道了我的秘密。

    满满的杀意。

    “誓死效忠!”心有灵犀的异口同声。

    无归没说话,直盯着两只冷汗滴下,红斑眼睛才恢复正常,杀意一散。

    “呵呵,我就问候一下,好多年不见了嘛。”

    两只无语,我们一直在一起好不好?五十年,我们才是一天一天的过,而你却只是睡了一觉。

    火宝摸了下额头,感觉有些湿漉漉,好惊奇,他一个火精灵竟然有冷汗这玩意儿。

    嗯,是火灵力凝成的水滴。

    虽然不能像那位超神一般牛掰,但夜溪仍是把学到的剑招冥想中练了又练,便只是花架子配上她如今的本体力量,也是一套杀伤力巨大的精妙剑诀。

    等门主带她又去秘境,夜溪才惊讶发现,这想象中与现实是那么的不一致。

    丧尸王的身体,坚固度自不必说,柔软性韧性也不是普通修士能比。她的关节不管360还是720,无死角无滞塞,想怎么弯就怎么弯想怎么折就怎么折,多高难度的动作都是小菜一碟。

    可是!

    只是平平刺出的一剑,夜溪试了几十遍,每一遍都觉得哪哪不对。

    “我记得是这个样子啊。”夜溪有些羞愧:“我发誓我没记差。”

    门主理解无能,这是怎么回事啊?若说夜溪故意的,那她没必要答应自己再来演示剑法。毕竟这壁画她知道不是一剑门的,说一声师门不外传,他也无奈何。夜溪就不是藏着掖着耍小手段的人。

    反而老祖们看出门道来了。

    “不是夜溪的问题,是剑法的问题。”

    门主不解:“剑法有什么问题?”

    “因为,这剑法是无形的。”

    “或者说,根本就没这剑法。”

    两人对视,皆听不懂:“没有?”

    “唉,如斯强者那位大能,已经强到一举一动自成剑法的境界了。”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心就是剑,意就是剑,随便一招挥出便是剑法。他已经突破了形的束缚。”

    夜溪诚实道:“不懂。”

    老祖们静默半晌,不是被夜溪噎的,而是自惭形秽到点评都觉得亵渎。

    “你可以这样理解,理解不了他的心,领悟不到他的意,招式使的再一模一样也不是那个味儿。当然,领悟不了大能的意念的话,是始终使不出他的一招一式的。你现在使出来的,只会是个错。只要领悟到,便是招式不同,那也相同。”

    夜溪觉得自己这个昔日的学霸慧根有限呐。这该让她怎么学?原来自己奔着去的剑招只是人家随手一挥?可若是随手一挥,那为何自己看到的白衣人有很多招式明明都是重复很多遍的?是他用习惯了的动作所以才多做几次?

    本能,夜溪觉得不是如此。

    无归提醒:“他们看到的,不可能与你看到的一样。”

    夜溪一个恍然,是了,得了“传承”的只是自己。

    如此就有些难办了,她该怎么对一剑门交待。

    老祖们看得开,说这是夜溪的机缘,又不是一剑门的东西,已经得了莫大好处的他们不能贪心。

    况且,恢复真貌的壁画不是还在这里?已经沾了夜溪的大便宜。

    门主却是郁郁,毕竟还没有到老祖们的高度,心中执着难放下,倒不是生气夜溪。

    夜溪却觉得不能留给一剑门一版无用的壁画,毕竟一剑门保存有功,看了那壁画半天,目光在那些简约的图像上巡视良久。

    “还是有招式的。”夜溪把图像整理出思路:“我可以把这些招式尽量模仿使出来,留下影像,但这里头的正确性和使出来威力如何,我却是不能保证。”

    门主大喜,有个影像好啊,就是不正确也能给他们提供个参考的版本不是?
欢迎您阅读彩虹鱼所写的小说丧尸不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