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如此娇花 054 震慑

作者:月下无美人 类别:玄幻小说
    冯乔杵着下巴,说话时的声音娇娇软软。

    她黑葡萄似的大眼仿佛能看穿一切,让得李嬷嬷浑身发寒。

    “嬷嬷是祖母身边的老人,实在不该仗着祖母对你的信任,就这般编造谎言,来破坏祖母与我和爹爹之间的情分。”

    “说的浅了,嬷嬷这是背恩忘主,往重了说,嬷嬷这般嚼舌主家的事情,坏主子名声,就算是绑了拖出去,活活打死也不为过呢。”

    李嬷嬷脸上瞬间就没了血色。

    冯乔的话何其歹毒,若是坐实了,那老夫人的名誉算是彻底毁了。

    冯老夫人不会放过她,到时候她这个乱传流言毁主子声誉的奴才,也别想活了。

    她顾不得疼得发麻的脸颊和心窝,连忙手忙脚乱的翻身起来跪在地上。

    “四小姐,奴婢没有,奴婢怎敢妄议主子的事情,奴婢只是…奴婢只是担心老夫人。”

    “自打您与二爷决定离府之后,老夫人就日夜垂泪,伤心不已。奴婢只是着急老夫人的身子,更不想您和二爷当真与老夫人生分了,所以才一时情急说错了话……”

    “奴婢绝无他意,还请四小姐明鉴。”

    冯乔闻言侧着头,大眼明明带笑,眼底却一片寒凉。

    “原来是这样,那嬷嬷以后说话时还是小心些好,否则被旁人听去了,误会了祖母可怎么是好。”

    “我本还担心祖母身子,打算明日和爹爹一起回去探望祖母,可你方才这么一说,我倒觉得我们还是不回去的好,否则祖母若是再次不小心病倒,那岂不是我和爹爹的罪过。”

    “你说是不是,李嬷嬷?”

    李嬷嬷张大了嘴,听着冯乔刻意在“不小心”三个字上加重了音量,想要开口辩解,可一时半会竟是被冯乔的话堵得说不出半个字来。

    冯乔的话刁钻至极,三两句就将她堵进了死胡同里。

    她若说是,岂不是摆明了老夫人心思恶毒,想要用亲孝之名来压冯蕲州父女?

    可她若说不是,那她之前所说的那番话,不就坐实了冯乔所说的挑唆之名,二爷又岂会轻饶了她?

    李嬷嬷嘴唇蠕动,只觉得自己委屈的想哭。

    她不过是照着老夫人的话传了一句话而已,不仅生生挨了二爷一巴掌一脚,如今还被个十岁孩子如此逼迫,背上了挑唆主子关系的恶毒名声,她回去该怎么跟老夫人交代?

    冯蕲州看着李嬷嬷明明跪在地上,身子发抖,可眼底还满是算计,不由厌恶。

    他自认对府中下人向来不薄,李嬷嬷是冯老夫人贴身的人,他对他们一家也算照拂,不仅让她一个奴才的儿子能够进了军营,还破格提拔了当了卫队长,可她是怎么回报他的?

    先不说冯乔所说的那一世里,冯老夫人对她置之不理,刘氏母女那般害她,他们这些下人,但凡有一个有点良心的,都不会让他的孩子生生饿上几日,连吃口桂花糕都要摇尾乞怜。

    就说眼下,这奴才一口一个老夫人,仗着老夫人的势就敢来威胁他们父女,她真当老夫人就是她的护身符不成?

    冯蕲州想起之前冯乔梦魇时说的那些话,怒从心中来,一脚踹在李嬷嬷身上怒声道:“滚,以后再敢嚼舌小姐的事情,我拔了你的舌头!”

    李嬷嬷吓得打了个哆嗦。

    她听出了冯蕲州话里的戾气,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冯蕲州这话不是吓唬她的。

    如果真惹恼了他,冯蕲州绝不会介意让人真拔了她的舌头。

    李嬷嬷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就想走。

    “慢着。”

    冯乔突然开口。

    李嬷嬷哆嗦了一下,回头就见到冯乔眉眼弯弯一副和善的不得了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她面对着眼前那张明媚笑脸,却是莫名的打了个寒颤,满脸忐忑的看着冯乔。

    “你回去告诉祖母,就说下月初三,我会和她们一起前去郑国公府。”

    李嬷嬷没想到冯乔还会同意,跟着老夫人一起去赴宴。

    她突然想到老夫人之前提起过的事情,和她暗中的那些打算,再看着眼前眼带戾气的冯蕲州,和让人看不透的冯乔,只觉得心中一阵发凉。

    如果被二爷知道了老夫人的打算,他会不会掀了冯府?

    四小姐她……

    看上去也不再是以前那般好拿捏的样子。

    冯乔见李嬷嬷脸色僵住,看着她的时候有些欲言又止,不由微侧着头道:“嬷嬷还有事情?”

    “没,没有了…”

    李嬷嬷连忙摇头,朝着两人行礼之后,就跟踩着浮云似得,心惊胆颤的走了。

    等到李嬷嬷走后,冯蕲州才皱眉道:“卿卿,你当真要与你祖母一起去郑国公府?”

    他总觉得冯老夫人对冯乔的心思有些不对劲,虽碍着他的面上不至于伤害冯乔,可他也不放心让冯乔和冯老夫人,还有刘氏母女同行。

    冯乔见冯蕲州的眉毛都耸到了一块儿,伸手拉着冯蕲州让他坐在身前,然后抱着他的胳膊说道:“爹爹,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是只要咱们一日还在京城,就不可能永远都躲着她们的。”

    “这次柳老夫人大寿,郑国公府邀请了许多人,届时郭姐姐她们也会去,大不了到时候我和郭姐姐还有郭伯母她们在一起。”

    “祖母就算再不喜欢我,她也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为难我的。”

    冯老夫人最好面子,哪怕暗地里再恼再恨,她面上也会装出一副慈眉善目,举家和睦的模样来。

    况且冯乔还有许多不解的事情要去查。

    她曾经怀疑过是冯老夫人对她下手,虽然没有证据,而且眼下所有线索都指向刘氏,可冯乔总觉得,能那么能耐的买通冯府下人,又能在济云寺中劫走她,甚至早在两年前就对她下毒的,绝不会是刘氏。

    她本是想想办法去查冯老夫人,但是这次闹市惊马之后,她却又觉得自己怀疑错了人。

    冯老夫人就算是再不喜欢她,再想置她于死地,也不会拿冯长祗的命来给她陪葬。

    冯老夫人一向霸道惯了,之前冯蕲州和她闹的那么僵,这次她却突然让她去郑国公府,怕是有什么其他的打算,冯乔也想去看看,她这个亲祖母,到底想要干些什么。

    她好不容易能够重活一次,她不想活的那么小心翼翼,更不想活的那么委屈自己。

    冯老夫人之于她,虽不如刘氏可恶,却也没什么情面可讲。

    如果她不伤害她也就罢了,可她若真敢对她下手,她也绝不会留情。
欢迎您阅读月下无美人所写的小说我就是如此娇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