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第652章 顺毛技巧有长进

作者:席祯 类别:玄幻小说
    如今家里的鸡吃的虫子、鸭吃的蚯蚓、牛吃的牛草是三胞胎负责的。

    一天当中,上午一个钟头、下午一个钟头,是三胞胎的劳动时间。

    一如老爷子说的,不缺他们做这点活是一码事,会不会是另一码事。人只有不断努力变强,将来才能成为对社会、对国家有用的人。

    其余时候,是跟在老爷子几个后头扎马步练拳,还是排排坐在盈芳身边看书识字都随他们。

    当然,这个年纪喜欢玩是天性,约好伴儿、约好时间,并注意安全,盈芳几乎从不反对。

    只是让人哭笑不得的是,继二狗子之后,阳阳据说已经成了村里学前娃娃们的头了。暖暖和晏晏也很受同龄小伙伴的欢迎。每次出去玩或是结伴打牛草,都前呼后拥的。啧!

    在竹林一待半个多钟头。人多就是力量大,瞧!这么会儿工夫,挖上来的笋堆在地上冒尖儿了。起码得两个大竹筐装。

    盈芳拿了六七棵放进背篓,野炊时剥一棵煮汤,另外的剥掉外壳,留几片嫩壳做烤笋。其余的让小李去群英寨知会一声,让寨里派两个勤务兵来搬走。

    不仅笋,其他的像蘑菇、树耳、野菜一类的,挖多了也经常这么做,因此不论是小李还是群英寨那边都熟悉得很,嘻嘻笑着谢过他们,麻溜地搬回军营去了。

    经过四年的扩员,如今的群英寨早已不复四年前的穷酸样,不仅编制扩充到了三百五十人,地盘更是往外扩了又扩。

    如今,这片山头的东山腰,到相邻山头的西山坳,都成了群英寨的地盘,谷底的训练场、山腰的梯田,无不打理得井井有条。

    李寡妇去年十月起就不再往山上跑了,群英寨这几年陆续招了不少人手,有专门做饭的伙头兵,开垦梯田也有因伤病退役下来的老兵。

    她一个女流之辈,在群英寨建设初期能帮上忙就不错了,总归不是长久之计。

    不过人是回了公社,但和群英寨的战士们依然保持着联系。

    得闲时,和盈芳一样,常给他们送些自己晒的菜干、笋干,中秋、除夕等节日,也会给留守的战士们送些月饼、饺子。

    同样,战士们休假的时候,也会下山帮忙做点力所能及的事。譬如去盈芳家抢着干些又脏又累的劳力活;譬如帮李寡妇家翻修屋顶、加固院墙、挑满水缸……

    盈芳家人多觉不出有啥,李寡妇却不一样,她家孤儿寡母没男人,如今有解放军依靠,以前那些老爱欺负她们娘俩的邻里,哪还敢说啥呀。唯恐得罪了军人被抓去挨批。

    渐渐的,李寡妇不再那么内向、拘谨了,不上工的时候也不会整天整天躲在家里,有时去山上耨野菜、采蘑菇,有时挎着竹篮上盈芳家缝鞋垫、打毛衣。

    苍竹学习好、人又乖,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要是家里有个男人依靠,小日子岂不更舒心?”目送勤务兵拿编织袋扛着春笋回寨里,姜心柔顺口感慨,“你说你李嫂子咋想的?”

    盈芳晓得她娘在感慨啥,那不是退役兵里有一个对李寡妇心生好感,去年腊八过生日,不留神多喝了几杯,泄露了情思,边上一圈战友得知他的心思后想撮合他俩,结果反而把人吓跑了。

    不过这种事,无论外人怎么看好,关键还得双方当事人你情我愿。

    “娘啊,你快来看,我们挖了这么多野菜了!”暖暖握着小铲子,脸蛋红扑扑地跑来拉盈芳。

    “是吗?妈瞅瞅,呀!真的挖了这么多呀!没有一棵是杂草,都是能吃的野菜,宝贝蛋们真能干!”盈芳朝三胞胎竖大拇指。

    三胞胎受到表扬,立马乐开了花,叽叽喳喳地说着自己挖了多少多少,要不是野菜都堆在一块儿,还想评比个第一、第二。

    盈芳唯恐他们争过头了吵架,忙蹲下身安抚:“好了,天不早了,咱们还要去看老金呢,得抓紧时间赶路。这些菜我们都带上,等下做给太爷爷他们吃。这可都是宝贝蛋们的功劳,还是宝贝蛋们想得周到,要不然我们中午除了笋没菜吃了。”

    一听自己的功劳这么大,三胞胎个个挺着小胸脯,拿竹篮装起野菜,然后你拎一段路、我拎一段路,往目的地进军。大人们想帮忙提一段还不让,非要自个来。

    这就是顺毛夸的最佳效果。

    盈芳深深觉得哄娃真是一门技术活哄过头不行,容易娇蛮霸道;不哄也不行,容易打击他们积极性。

    眼下看来,自己的哄娃技术还行,回头又能朝男人瑟了。

    不过走到后面,三胞胎明显体力不够用了,暖暖丫头是第一个投降的,自觉爬上小李的背。

    阳阳、晏晏自诩为男生要比女生厉害,愣是又坚持了一段,直到实在走不动,才停下来歇了小半个钟头。

    当然了,同时也是体恤老爷子。尽管他和兄弟俩一样犟,非说自己不累。

    好吧好吧,你们不累,是我们妇女同志累了。

    后半段走走歇歇,到目的地时,都过中午的饭点了。

    三胞胎直喊肚子饿,盈芳赶紧拿出早上多蒸的香菇青菜包给他们垫肚子。

    “一会儿春笋野菜疙瘩汤煮好了你们再喝一点,那可是有你们的劳动果实。”

    为了避免孩子挑食,盈芳又把野菜的功劳提了一遍。阳阳直头直脑,当即接道:“我要喝的我要喝的!姥爷说过,自己收获的劳动果实才最甘甜。”

    晏晏在一旁翻了个白眼:哥,你又上咱妈当了。妈就是想骗咱们喝野菜汤。

    暖暖惦记着老金,秀气地咬着包子催道:“娘,我们啥时候去看老金?姥姥说天热熟菜带着容易馊,我怕大骨头馊了。”

    她昨天盯着福嫂熬大骨汤,愣是要把大骨头挑出来单独装,说要带来给老金吃。

    大家委婉地劝了几句老金吃不了骨头了,她懵懂地点头,却依然要带来。

    “小李叔叔先带你们过去玩,过会儿小李叔叔喊你们集合来吃饭,可不许不听话。吃完饭咱们再一块儿过去。”

    “好。”

    三个小家伙异口同声,随后跟着小李挤过狭窄的崖缝。

    美丽山谷里安家的小动物们早就认识他们一家了,许是没从他们家身上嗅到危险气味,每次去都会围拢过来讨吃的。

    后来向刚干脆在山谷里搭了个简易棚子,又砍了几个树墩当板凳。

    太阳晒的时候可以坐棚子里休息。

    棚子前的空地上搭了一副牢固的烧烤架,大风刮不走、大雨冲不走的那种。

    有了这幅烧烤架,只需捡点柴禾生个火、而后把金大王、喵大爷叼来的野味手收拾干净,抹上调味料串架子上烤就行了。省的每次来都得重新搭。

    金毛自打找了媳妇儿、生了一窝小金毛,就彻底地在美丽山谷安了家。算算时间,连着三年没下山了。这小没良心的,不是陪媳妇儿找果子、就是给小毛猴抓虱子,小日子过得挺充实。

    小金和金橘则没个定性,今天还在山谷,明儿个或许已经跑到雁栖山的另一头去了。

    当然也经常下山看盈芳一家。

    每回去都会往盈芳家院子里丢野味,不光是送他们吃,还要他们烤给它们吃。

    有一回丢进来的居然是条蛇,身形有成人手臂粗、两米多长的小蟒蛇。

    那回可把盈芳吓的。

    幸好天刚蒙蒙亮,三胞胎还没起,要不然准把孩子吓哭。

    事后在地窖里看到小金留给她的一株上百年、说不定有好几百年的老山参,才结合上下文琢磨过来:这小蟒蛇八成是守护这株野山参的,结果倒霉催地碰上扫荡的金、喵二人组,偏还想负隅顽抗,不想把它自个坑死了。

    如此珍贵的老山参盈芳可没舍得用,炮制以后拿红绸包了,装在陈旭亚送她的红木盒里。

    几百年的正宗野山参,那可真当得上“天材地宝”的美誉。随便剪根参须下来,关键时刻能吊人性命。

    大家都不是头一次来这里野炊,熟门熟路得很,一到就开始分工合作。

    老爷子坐在不远处的老树墩上,拄着手杖欣赏风景。

    福嫂搭石头灶生火、盈芳负责洗菜、剥笋。

    水是从溪坎里提来的。

    木屋里放了个旧水桶,溪坎离这儿不远,泉水潺潺的,水质相当干净。

    姜心柔一来就开始收拾三间木屋。

    每间屋子都打了空心塌,两米宽、两米长,一张塌上睡三个人都没问题。

    被褥、盖毯都收在塌底下,因木屋不是落地而建,而是像少数民族那种吊脚楼,只不过吊得不高,离地面就个尺把长,但这么一来,潮气就没那么重了。

    姜心柔把塞在塌下面的被褥、盖毯、荞麦枕拿出来,撑开竹梯,上上下下爬了几趟,终于把所有的寝具都摊平晒在了屋顶。

    这片林子还算开阔,木屋又正好建在中央,正午的太阳光没有任何遮挡。要不了多久就能把被褥的潮气烘干了。

    “中午咱们简单吃点,晚饭早点弄,让胖橘逮只野鸡回来,咱做叫花鸡吃。再焖一锅米粥,烤几个嫩玉米。”

    盈芳洗干净野菜,放干净石头上沥干,起身从竹筐里捧出几个新鲜的玉米棒子。

    这是她家自留地摘的第一茬玉米,玉米须都还是浅色的,稍微烤一下就能吃。烤的时候留一层嫩叶子,这样玉米的鲜味不容易流失,吃起来口感更好。

    越说越馋,盈芳干脆剥了几个,先煮了一锅,嫩玉米生吃都可以,因此煮煮也很快,开水里滚一会儿就能捞起来吃了。就是有点烫,她拿筷子戳了一根,递给老爷子,让他老人家先垫垫肚子。

    又给小李和三胞胎一人留了一个,余下的她和娘亲、福嫂分分吃。

    吃玉米的时候顺便煮野菜面疙瘩。

    林子里比较安静,除了他们几个啃玉米的声音,就锅里汤水烧滚的咕咚声。

    因此,灌丛里传来的响动时,大家伙儿都听到了,老爷子打趣地猜:“不会是野兔吧?知道咱们生火了,送点肉给咱们。”

    说完,动静没了。

    大伙儿笑笑继续吃玉米。

    蓦地,放玉米的锅盖哐且一声,锅盖上煮熟的嫩玉米像长了脚似的,滚下来跑了。

    跑了……跑了……

    盈芳惊得下巴差点掉地上。

    “哟!好大的松鼠!”福嫂发出一声惊叹。

    大伙儿这才看清,原来是只红毛松鼠,顶着一张大树叶当掩护,循着香味儿来觅食。

    “小样儿,还挺机灵。”姜心柔笑着直拍腿。

    “吱吱吱。”红毛松鼠见人类发现她了,索性扔掉树叶,抱住玉米棒,咻地闪到了灌丛后面。

    三胞胎回来听说有松鼠喜欢吃玉米,捧着他们自己的玉米棒,四处找松鼠投喂去了。

    “娘!娘!”

    “妈!妈!”

    不一会儿,三个玉米棒子换来三把颗粒饱满的松子。

    三胞胎俨然和那只落单的红毛松鼠结成了超越种族的好朋友。还自说自话地给它取了个名字“赤虎”。

    这名字遭到了金橘的强烈反对。

    “喵!!!”

    特么老子才是虎!

    它一只秃毛鼠,连猫都打不过,还妄想称“虎”。

    抗议!抗议!抗议!!!

    可惜翻滚的喵大爷,除了“喵喵喵”就不会其他语言了。

    三胞胎看它上蹿下跳,还以为它在表演什么节目,边剥松子边哈哈笑。

    金橘:好气哦!老子是在生气、发脾气,你们居然还笑那么开心!(可见掌握一门外语有多重要。)

    新出炉的小伙伴“赤虎”乖巧地蹲在晏晏脚边,不时探头吃一颗晏晏剥给它的嫩玉米。

    盈芳一家也发现了,这只松鼠似乎特别喜欢嫩玉米,宁可拿它藏在树洞里的松子来换。

    这可真稀奇。

    不过她家汇集的小动物都不正常,爱吃烤肉的蛇、喜欢麦乳精的猫、嗜喝甜汤的狗……好吧,猴子还算正常。新来的松鼠又是一只特立独行的。

    “呦呦”

    哦,还有一群喜欢吃烤青草的鹿,以及一头爱上了苦苦菜的大老龟。

    盈芳扶了扶额,这都什么事儿啊!

    她家不会真的变成一个动物园吧?
欢迎您阅读席祯所写的小说重生七零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