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第547章 不经寒彻骨,哪得梅花香~

作者:席祯 类别:玄幻小说
    宁和这边办满月酒,除了昭告亲朋好友这层意思外,还有一重意思,说是出生满一个月意味着度过了一个难关,家中大人为孩子庆祝,祝新生儿从此健康成长。

    因此满月酒不可不办。无非就是条件差的简单办、条件好的隆重办。不过近几年,鲜有条件好的人家,仪式上都差不多。

    盈芳便趁这机会告诉大家,三胞胎的满月酒还没办呢,就是打算回来办。

    大伙儿一听都高兴地说:

    “那感情好!到时算我们家一份。帮忙的人手够了伐?不够我多带几个人过来。”

    “刚子也算苦尽甘来,儿子、闺女的满月酒是得好好办。你爹、你爷爷地下有知,一定会很高兴。菜色好不好的在其次,热闹才最要紧。”

    “对对对!刚子、小芳,那就这么说定了,满月酒哪天办,提前来通知咱们一声,大家别的没有,一把子力气不缺。”

    “……”

    这场面,好似办满月酒的是他们家。

    姜心柔拉过女婿耳语了几句,向刚点点头,随即走出来说:“既然叔伯婶子们这么客气,我索性把满月酒的日子定下来正月二十是个好日子,也是礼拜天,尽管咱们地里刨食的不兴这个,但各家总有上学的孩子,礼拜天不影响他们。到时大家都来,家中老小也都带来。桌椅板凳不够,咱们就分批上菜,总之像春丽婶子说的,菜好不好的不去管,热闹了就行。”

    “中!”

    “中!”

    社员们纷纷欢呼表示同意。

    出了年还没怎么热闹过。

    乡下地方,不比得县里正月十五还有猜灯谜、舞龙舞狮什么的。

    何况他们和县城隔了条江、进城不方便,谁不盼着哪家有喜事,好让他们瞧个热闹、蹭个饭什么的。

    出个力气、搬个桌椅板凳算什么?农民啥都缺,就不缺力气。

    满月酒的日子一定,盈芳家便忙碌起来了。

    尽管家中囤货不少,可有些还是得去县里菜市场买,譬如猪肉、江鲜什么的。家里的人忙得团团转。

    盈芳抽空拉着男人说了一弄之隔的左邻想换宅基地的事。

    向刚一拍脑门:“差点把那块宅基地给忘了。爷爷临终前,的确和我提过这个事。只是当时年纪小,压根没想过把地用起来。去年部队分了房,你跟着我去了省城,就更不记得了。隔壁要不介意那块地邻着水渠、比较冷清,我这就找书记商量交换,省得咱们这边动土。隔壁的老屋结构和咱家差不多,也是三间。就是兄弟多,三兄弟都成家的话,屋子的确不够住。”

    向刚揣了两包烟,当即要去公社找书记和大队长。

    盈芳一看天都黑了,喊住他:“要不还是明儿早上再去吧,都这么晚了。”

    “天黑才好办事啊。白天人多,万一被谁截胡了呢。”向刚笑着捏捏媳妇儿的手,趁屋里就他们俩口子(三胞胎被无视了个彻底),勾起媳妇儿的下巴吧唧亲了一口,“我去去就来,你困了先睡。”

    盈芳还真有点困了,回老家后,三天两头有人上门看她和三胞胎,不像月子里觉多。打了个哈欠,眼角都沁出泪渍了。

    “那妈和你们一块儿睡了,不等你爸了。”盈芳给三胞胎掖了掖被角,自言自语。

    想到白天村里几个小媳妇结伴来看她,听她自称“爸妈”,着实稀罕了一阵,羡慕地说她去省城待了一年,变化可真大。乡下这边可不习惯喊父母“爸妈”;加上盈芳这半年养胎、生娃、坐月子,养的肌肤雪白、脸色红润有光泽,和村里姑娘一比,高低立现。

    羡慕的人一多,七嘴八舌的,把原因归结为当兵好、福利待遇高,当了军嫂日子逍遥……巴拉巴拉……

    这不去年公社几个通过体格测试、应征入伍的小伙子,可吃香了。

    人才动身去部队,家里就有不少适龄姑娘家托媒婆登门说亲。生怕晚一步就被谁家给抢去了。

    这是不晓得部队里的清苦啊。

    即便是向刚,那也是几经生死考验、数度苦寒,才迎来梅花香的。

    外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盈芳心下喟叹。

    向刚带着一身寒气回来时,盈芳已经困得迷迷糊糊了。

    男人没忙着进卧室,在灶房封着的炉子口烤了会儿火,又泡了个脚,驱走身上的凉意,才回到屋里。

    先是看三胞胎睡得好不好、尿布兜有没有湿,见都好好的,这才蹑手蹑脚地掀开外面一床被子坐进被窝,等人暖和了,才钻到媳妇儿那一床。

    “回来了?”盈芳还没睡得人事不省,男人温热的身体一贴上来就意识回笼了,夹着睡意的嗓音娇软地问,“谈的怎么样?书记答应吗?”

    “我一提他就答应了,说是明儿去找隔壁问问。”

    “那这么晚才回来?”盈芳眯眼瞅了瞅床头柜上的石英钟,都快十点了。

    “又说了点别的。”向刚干燥温暖的大掌在她身上来回摩挲,制造一**热意,嘴唇贴着她耳朵,轻柔地啃啮她秀气粉嫩的耳垂,呼出的热气直击她心房,整个人被电得酥酥麻麻的。

    “出月子有五天了吧?”

    “嗯?”盈芳不明白他的意思。见他把自己当骨头似的啃,索性面朝他躺着,头埋入他胸膛,免得被他啃个不停。

    “可以了吗?”男人嗓音沙哑、呼吸微粗,可见克制得厉害。

    盈芳这才会过意,脸颊一红,支吾道:“妈、妈说,最、最好满一个半月……”

    男人身子一僵。委实没料到,丈母娘盯得这么紧。

    “你、你要是真这么想,那要不……”

    盈芳咬了咬唇,食指无意识地在他胸膛上绕着圈圈,耳朵尖红得快滴血了。

    想说她恶露是早排净了,她娘之所以那么说,是想让她养得再好些。毕竟有些人恢复慢,一个月下来内里其实还不能完全康复。

    不过她自我感觉挺好,男人既然这么难受,偷偷满足他一把不告诉她娘便是了。
欢迎您阅读席祯所写的小说重生七零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