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医鸿途 第1633章 敢不敢打个赌

作者:烟斗老哥 类别:玄幻小说
    刑警队平时加班最多,因此虽然食堂零星坐着的人不多,但都是刑警队的小伙子们,这些人年轻气盛,连凶神恶煞的歹徒都不怕,见被自己被侮辱,哪能还坐得住。

    立即有人摔了筷子站起身,朝省厅的刑警径直冲了过去,伸腿就踹,“你他妈的说什么呢?”

    苏韬看了一眼张振和江清寒,他俩都无动于衷,并不打算插手,当警察的,骨子里没有一点血性,怎么跟违法乱纪的份子作斗争啊?

    或者说,正是因为张振和江清寒在现场,这几个手下才会气焰汹汹,不能在自己老大的面前丢了面子,要维护汉州刑警队的尊严。

    那个省厅高壮青年在别人的底盘敢这么横,那也是有底气的,首先他的姨夫是省厅干部,其次他自己也是省厅精心培养的骨干,不到三十岁已经是一级警司,正科级干部,级别的话跟张振差不多,比江清寒只低了半级而已。

    这就是平台的差别,导致晋升空间不一样了。论实际工作经验和能力,高庄青年绝对要被张振甩了一大截,但他就是靠着自己的平台,处处晋升比别人快。

    公安系统有严格的上下级关系,那动手的刑警队员,不过是普通的办事员,未免太嚣张了。所以高壮青年小腿挨了一脚之后,就进行迅速反击,将装满饭菜的不锈钢饭盘直接砸向了市刑警队员,市刑警队员被泼得全身上下都是汤汁,狼狈至极,趁着市刑警队员视线被挡的功夫,高壮青年一脚踹中刑警队员的腹部。

    市刑警队员踉跄后退,后背撞在餐桌上,捂着脊背,呻吟倒地不起。他的同伴见此情形,赶忙将他扶了起来,恶狠狠地盯着那高壮青年。

    高壮青年哈哈大笑:“都说汉州刑警对阴盛阳衰,果然名不虚传。男人都是弯的,禁不住打,要靠一个女人抗起旗帜,我真替你们丢脸。”

    这高壮青年并没有看到江清寒站在旁边,张振气得整张脸都白了,这家伙未免太嚣张了。若不是碍于身份,早就上去痛揍这个狂妄的家伙了。

    不过,市刑警队并不孬,立即有第二个人冲过去,他身材不高,但动作灵活,竟然跟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高壮青年打得难分高下。

    “他是谁?”江清寒轻声问道。

    “今年刚进刑警队的,叫做陈不凡,平时是个闷罐子,没想到挺讲义气,身手也不错,值得好好培养。”张振见属下帮自己挽回了点颜面,心情好了不少。

    江清寒见那高壮青年挨了几拳,吃了点苦头,皱眉道:“差不多了,去拉架吧,别把事情弄大了,对方好歹也是省厅来人,咱们要给点面子。”

    从江清寒的语气听得出来,她对这些省里安排下来的调查组也没有什么好感,觉得自己从省派人员,就高人一等。

    张振这才站起身,拍了拍**,大摇大摆地朝两人中间一站,他双手一分,就跟撕开肉片一样,将两人阻隔在两边。

    张振吼道:“搞什么呢?这里是警局,你们是人民警察,像泼皮无赖一样扭打在一起,像是个什么样子?”

    陈不凡憋红了脸,怒道:“是他先出口伤人的!”

    张振白了陈不凡一眼,白沫横飞道:“他骂人了,那你也回骂吗?路上遇到一只狗,突然对你下狠口,难道你也去咬他?你是人,接受过良好的教育,要学会制怒,尤其是刑警,一定要具备高情商,分清楚场合,再选择应对的方法。”

    那高壮青年涨红了脸,没想到张振一副大老粗的模样,指桑骂槐的功夫堪比市井妇女,弄得自己竟然哑口无言。

    陈不凡不悦道:“他贬低我们汉州刑警队,我不服!”

    张振用不屑地目光扫了那高壮青年一眼,然后又盯着陈不凡,道:“人家为什么要诋毁咱们警局,那是因为我们暗自没办好,如果你让案件水落石出,真相大白,那他还有脸说那些话吗?面子不是靠嗓门或者拳头大,别人就给你了,打铁还需自身硬!”

    陈不凡咬牙,不甘心地低下了头。他对张振还是很佩服的,张振名义上是队长,但事实上,对刑警队的兄弟就是个大哥,无论生活还是工作,都照顾得无微不至,出名的讲义气。

    刑警队有一个老队员,因公牺牲,老队员的妻子早就改嫁,张振一直默默地给那老队员的父母每个月汇款,支持他的子女上学,张振虽然是个粗人,但太注重感情了。

    高壮青年冰冷地看了一眼张振,不依不饶道:“张队,刚才你们市局的人先动手,好歹要给我一个说法吧?我们千里迢迢过来帮忙,你们的态度未免太差劲了吧?”

    张振浓眉拧起,淡淡道:“年轻人偶尔受点委屈,也没什么,如果总把自己当成一尊佛,早晚会吃大亏的。我建议你还是安分一点,消消火气,觉得咱们食堂不好吃,以后就到外面去吃,省得给省厅丢脸!”

    “你!”高壮青年指着张振的鼻子,气得浑身发抖。

    “我怎么了?”张振冷笑道,“我们市局是没查出案件,但这个罪犯之前在全省作案多起,难道其他市局就破获了吗?至于你们省厅建立的调查小组,这么久时间过去,也没见查出个花样啊?”

    苏韬在旁边见张振把说那青年说得哑口无言,忍不住笑道:“没想到张大个的口才突然进步这么大,果然升官之后,水平也水涨船高了。”

    江清寒笑道:“那是晓静调教得好,甜言蜜语说多了,市井话也说得利索了。”

    “张队,你这话说得有点过分了啊。”正当高壮青年被说得下不来台,从外面走入一人,正是省厅带队负责人舒浩楠, “我们省厅调查组已经找到了突破口,抓捕罪犯只是时间问题。当然了,即使我们最终破获了案件,汉州刑警队也做出了一定的贡献,还是值得我们的尊重的。”

    舒浩楠好歹在部委当过几年领导,说话极有分寸和条理,既增加了己方的气势,也给对方几分余地。

    张振跟舒浩楠查了好几个级别,也不好当面顶撞他,淡淡笑道:“没想到舒厅这么有信心,那么我们拭目以待了。不过,我们汉州刑警队也没闲着,破案也只是朝夕之间的事情。”

    舒浩楠爽朗地哈哈大笑:“张大个,你果然是个趣人,我了解过你的履历,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破案专家。无论汉州刑警队此次是否能成功破获案件,我都向你发出诚挚的邀请,省厅正在组建一个特殊的刑侦队伍,缺少你和江局长这样的专业人才。”

    张振连忙摇头,自嘲道:“舒厅,你太高看我了。我就是个大老粗,能把现在的工作做好,那就不错了,至于到省里发展,没那个实力,也没那个想法。”

    舒浩楠下意识地朝江清寒看了一眼,其实他对张振和江清寒的关系一直存有疑惑,两人搭档那么多年,很有可能发生了什么特殊的感情。难道江清寒一直不愿意离开汉州,是为了张振吗?

    张振的长相说实话真的不咋样,脱了警服,完全跟个黑社会老大没有区别,满脸凶相,很难想象江清寒会对他产生情愫。

    如果真是张振的缘故,所以江清寒拒绝自己,那么舒浩楠有足够的信心,能让江清寒移情别恋,无论长相还是外貌或者是身份地位,张振和舒浩楠都没得比。

    还真是脑子脏的人,想什么事情都龌龊,张振和江清寒是有很深的感情,但那绝对是纯粹无比的同伴情谊,绝不沾惹男女之间的感情。

    那高壮青年不悦道:“舒厅,他们汉州警局实在太欺负人了。”

    舒浩楠淡淡地扫了那高壮青年,“你别说话了。既然不适应现在的工作,明天就返回省厅吧!”

    那高壮青年顿时无语,瞪了一眼张振,低着头气愤填膺地离开了食堂。

    舒浩楠朝江清寒走了过去,无奈叹气道:“清寒,真是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最近这段时间我们的省厅调查组一直在加班,他们都特别辛苦,难免有点不舒服,所以还请你原谅。晚点我会交代下去,不允许在发生类似的矛盾,不然一律严格处理。”

    江清寒平淡地看了一眼舒浩楠,道:“舒厅处理问题很客观公正。”

    舒浩楠微笑道:“我们现在应该拧成一股绳,气往一处使。放心吧,我们能破案,汉州警方也要写进功劳簿。”

    江清寒表面很平静,其实骨子里的烈性早已被激了起来,她轻描淡写地说道:“舒厅此言差矣,谁能先破获这起案件,还不得而知呢。谁破的案子,那就是谁的功劳,谁也没有那个厚脸皮去抢功。”

    舒浩楠心中不悦,自己已经给足了江清寒的面子,没想到她竟然如此不近人情,但这也是自己欣赏她的缘故,独立、自强、坚韧……

    舒浩楠哈哈大笑,被怼了一脸的尴尬,打趣道:“那敢不敢打个赌?谁先破了案,谁就得答应对方一件事!”

    “有什么不敢的?”江清寒寸步不让地看着舒浩楠。

    苏韬在旁边急红了眼,暗自嘀咕:师父,您别中招啊,如果真让舒浩楠赢了,那岂不是让他的狼子野心,有了可趁之机吗?
欢迎您阅读烟斗老哥所写的小说妙医鸿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