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医鸿途 第1581章 省去了中间商

作者:烟斗老哥 类别:玄幻小说
    尽管语言不通,但艾尔伯和苏韬都是很聪明的人,知道如何组织最简单的语言,经过姬湘君的翻译后,能最直截了当地表达自己的想法,让彼此的沟通保持顺畅。

    艾尔伯之所以和王妃劳拉来到米凯诺顿,自然是对堪布陀的油田产生很大的兴趣,但堪布陀和米凯诺顿的状况截然不同。米凯诺顿是y联邦的会员国,尽管二战之后宣布独立,但政治经济领域还是会受到宗主国的影响。

    堪布陀之前是h国的殖民地,近代h国的影响力不比y国,对之前的殖民地已经彻底失去掌控,在这种状况下,才会吸引列强关注。

    所以艾尔伯虽然拥有东非诸多会员国形成的包围,能对堪布陀政府施加压力,但毕竟师出无名,畏手畏脚,毕竟现在全球的主旋律是和平,如果y国吃相太难看,终免不了被国际舆论抨击。y国虽然贵为强国,但并非霸主,它还是得小心翼翼低调行事的。

    如果艾尔伯和堪布陀政府达成和解,分享利益蛋糕,或许是最合适的途径,只是经过前期谈判,多方磋商,对于利益分割不满,彻底谈崩了。

    艾尔伯并没有直接参与谈判,至于y国政府也是通过其他人参与到谈判之中,因此他也不知道为何会谈判失败,从艾尔伯的立场出发,他当然希望不要经过战争,就能够收获丰厚的利益。战争不仅要四人,还得要投入巨额的经费。

    虽然现在的战火围绕堪布陀和几个会员国的边境,但一旦完全爆发,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对邻国产生影响,从国家内部战争扩大到多国战争,最终将影响整个东非片区的经济发展,至于王室在这边多年搭建的经济脉络也将有可能遭遇毁灭性的打击。

    “艾尔伯王储,你现在的决定至关重要,可以帮助一个国家免于灾难,很多人因为你的缘故,能免于战争带来的创伤。战争会导致家园尽毁,平民流离失所,生灵涂炭,您想要成为仁义的君王,绝不能坐视不理。”苏韬开始不停地给艾尔伯戴高帽子。

    千穿不穿,马屁不穿,虽然苏韬很多时候鄙视逢迎拍马之人,但这一刻他为了那些堪布陀难民,还是决定牺牲一下自己的节操。

    艾尔伯等姬湘君翻译完毕,果然面色好了很多,他重重地叹了口气,道:“此次y国王室来到米凯诺顿开展公益活动,本意是想号召会员国家,关心一下陷入动荡的堪布陀。堪布陀政府恶行斑斑,不仅没有良好的政府运作体系,还将炮火瞄准国内的平民。和这样的人合作,没有任何诚信。”

    苏韬听完翻译,心中暗叹了口气,你们指使奥摩索部落暴动,政府安排军队镇压,这是合情合理的,竟然被倒打一耙,也是无奈。

    只能说是立场不同,观点也不一样。

    苏韬不屑地反问道:“如果换做你是政府军,面对奥摩索部落叛乱,如何应对呢?莫非任由奥摩索部落对其他部落烧杀抢夺?”

    艾尔伯明显被问愣住,他拧眉道:“合作的前提是信任,可惜我现在无法信任他们。”

    苏韬暗忖艾尔伯是个很厉害的谈判高手,他抓住了己方现在处于优势,所以不停地希望苏韬抛出筹码。

    苏韬摸着下巴,思考许久,道:“如果乌蒙将军愿意亲自来到米凯诺顿和你见一面,这有没有足够的诚意?”

    苏韬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让乌蒙将军离开堪布陀。

    他现在纯属于试探艾尔伯,因为他瞧出艾尔伯其实对合作还是有些兴趣。

    以叶盛和乌蒙将军的合作关系,让乌蒙将军冒险来到米凯诺顿和艾尔伯见面,应该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把握。

    当然,苏韬知道艾尔伯自己就会否定这个提议,因为他不敢让乌蒙将军偷偷来与自己会面。

    乌蒙将军现在被国际通缉,艾尔伯与他见面的事情如果泄露出去,那么将会成为巨大的丑闻,对他的名誉和形象造成损伤。

    王室成员最要命的就是好面子,顾忌的东西太多,苏韬瞄准了这个破绽。

    他故意表现得很自信,乌蒙将军可以来米凯诺顿,其实心里根本没底,主要是想让艾尔伯相信自己的能力,以及乌蒙将军那边的诚意。

    果然,不出所料!

    艾尔伯瞪大眼睛,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急忙摇手,道:“这绝不可能?乌蒙现在已经被国际通缉,因为屠杀奥摩索部落犯下了严重的错误,如果他出现在米凯诺顿,绝对会被控制、囚禁,然后送上国际法庭判罪。”

    苏韬佯作无奈:“我们抛开后果不提。我只想知道,如果你们单独会面,坐下来好好商议,会不会增加彼此的信任?”

    艾尔伯表情多变,咬牙道:“让乌蒙将军来米凯诺顿实在太危险了,那样也会让我成为众矢之的。这样吧,我安排一个信任的人,前往堪布陀,与他秘密谈判,只要他同意我的要求,我承诺,将暗中支持他完全掌握堪布陀的局势,共同开发堪布陀的油田。”

    苏韬偷偷松了口气,能说服艾尔伯能够遣送密使前往堪布陀,自己的任务就完成了。

    至于双方如何达到目的,那就跟自己无关,即使再次谈崩,自己对叶盛也有了个交代。

    等艾尔伯离开之后,苏韬给叶盛通了个电话,叶盛没想到艾尔伯会同意私下接触,绕开了中间的繁琐渠道,直接和艾尔伯洽谈,无疑可以省去很多麻烦,少了许多中间人,也避免参与蛋糕分割的人数太多。

    这其中的逻辑,有点像是厂家直售的原理,省去一级、二级、三级中间商和代理商,最终分配到工厂和终端的利润无疑是最大的,而消费者也能够以最便宜的价格购买到商品。

    堪布陀发现超大规模的油田,从米凯诺顿的油田直接调拨专业人员进行开发,这是最节省精力的办法,而y国王室是米凯诺顿油田的最大控股者。

    ……

    艾尔伯离开之后,姬湘君也返回自己的房间。

    房间内突然安静下来,苏韬深吸一口气,他显然没想到自己会牵扯到如此复杂的事情之中。如果换做其他人,可能会找个理由推脱,但他的性格便是如此,既然遇上了,那就不能放任不管。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堪布陀的混乱,苏韬也不会张罗着将艾尔伯和乌蒙将军撮合在一起。但,既然自己有能力免除一场战争,或者说是减少战争带来的损失,他当然要努力尝试斡旋。

    他是一个大夫,无法做到见死不救。

    如果战争没有了,那会拯救很多无辜的生命。

    这也是上医医国的道理,好的医者,不仅要治疗个人病痛,有能力还得救济苍生。

    医圣张仲景为何被人尊崇,因为他用药方救济苍生,为无数人免除灾厄,为人类的生存留下了宝贵的财富,足以名传青史。

    苏韬的成就显然还没有达到张仲景的境界,但他一直朝着那个方向去努力。

    苏韬翻开一本医案,只要有时间,他都会争分夺秒地研究学习,给自己及时充电。因为他知道,如果一个人总靠着吃老本,早晚有一天储备会被耗尽,他从不会忘记自己是一名中医。

    门铃声响起,苏韬有点意外,琢磨是不是姬湘君来了,打开门有点意外,因为却是王妃劳拉站在门口,她的衣衫挡不住身材的曼妙,熟透了的轮廓起伏有致。她站在那里面带微笑,苏韬能闻到干净淡雅的香水气息,喉头微动。

    “我能进来吗……”

    出人意料,劳拉能够说简单的汉语,语调不是特别准,但声线充满柔性,因此给苏韬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当然,可以!”

    苏韬将劳拉迎了进来,他已经有了答案,因为最近压力很大的缘故,劳拉的抑郁症可能又有复发的迹象。

    等劳拉坐在椅子上,苏韬从行医箱里取出银针。虽然言语没有交流,紧靠着眼神和手势,但彼此都知道要做什么。

    苏韬在劳拉头部几个穴位刺入银针,劳拉显得很放松,她努力让自己全身放松,很快一股热流从头顶往下,朝自己的四肢慢慢扩散,她忍不住轻轻地呼了口气,发出淡淡的呼吸声。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轻轻拔出,劳拉身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身上的那股浓香变得更加强烈了。

    劳拉睁开眼睛,朝苏韬比划了一番,苏韬的理解能力有限,劳拉嘴角浮出无奈苦笑,然后走入卫生间,很快传来一阵哗哗的水声。

    苏韬紧跟过去,好奇劳拉是打算做什么。

    只见王妃取了一块干净的毛巾,擦拭额头、脖颈肌肤上的汗珠,这样身上会清爽舒服一些,她见苏韬盯着自己看,也不羞恼,朝苏韬挑眉,轻轻地一笑。

    苏韬暗叹了口气,压抑着内心的胡思乱想。

    劳拉从卫生间走出,冲着苏韬笑了笑,没有说话,比划了个手势,苏韬明白劳拉试图表达的意思,这几日她都会来找自己调理身体。

    和劳拉的相处,似乎成为了不能说的秘密,让苏韬感到有些刺激,又有些苦恼。
欢迎您阅读烟斗老哥所写的小说妙医鸿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