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第三十一章 皇帝试探

作者:似水年华流年 类别:玄幻小说
    内侍自然是看得很清楚。

    虽然他并不敢直视。

    但能从帝王身边存活下来的人,恨不得身上的汗毛都要长孔。

    已经练就了一身扫一眼,啥都看清楚的本事。

    他并没有出声。

    出于求生欲,他就没有问一下。

    连他的神色都没有变一下。

    那种关心人的举动。

    的确是有可能,让人一步登天。

    但也有可能触及万岁爷的**,被咔嚓掉。

    为了小命着想。

    这种情况下,还是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出来的好。

    傻点有福。

    他小心翼翼把皇帝的鞋子放好。

    皇帝有些迟钝地踩上鞋子。

    才扶着内侍的手。

    慢慢地走着。

    走起来带着一丝不易察觉地试探。

    皇帝心里有些异样,他的脚还是正常的大脚。

    但他的心理上,还是记着裹脚时的痛楚。

    到了痛到困死,依旧是睡不着的地步。

    因为脚痛。

    痛到心扉里。

    让他有种拿刀子,砍下自己脚丫的冲动。

    反正已经残废,干脆残废到底。

    皇帝的眼睛低垂着。

    内侍有分寸地扶着他,甚至起了主导作用。

    因为皇帝在走神。

    他无法明白那种以残废为美的bian态风俗。

    存在着。

    还有大批的人,跟着去追捧。

    那些无聊的人士,还制定了小脚美的标准:瘦、小、尖、弯、香、软、正。

    说什么三寸为金莲,四寸为银莲。

    而皇帝变成的林之洋。

    因为属于成年人,在四寸之上,被戏称为莲船。

    切!

    皇帝根本不想裹脚。

    想要跑。

    却跑不掉。

    憋屈!

    更坑的是,想要死,都死不了。

    有人一直盯着。

    还押着他裹脚后走路。

    痛啊!

    想到这里,皇帝手就是一用力。

    内侍被捏的手腕差点断开,但他还是一声不吭。

    反而把背都弯了几度,变得更加恭谨。

    皇帝慢慢地拖着脚走。

    就仿佛他自己还是被裹了小脚,只能是慢走。

    迈出脚时,都是小心翼翼的。

    曾几何时,他都是大步走。

    但梦里,那种每走一步,都像是在刀尖上跳舞的经历。

    让他现在每走一步,都是带着小心。

    只能是小碎步。

    他慢慢走。

    一扫往日的样子。

    那种大步流星的走法。

    慢慢走了不知道多少步后,皇帝终于感觉出来。

    自己的脚,不怎么太痛。

    看了一眼,自己的脚并不是那个残废的样子。

    吁!

    那就是一个噩梦。

    自己终于从梦里清醒过来。

    皇帝再一次确定。

    有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说不出的激动。

    只不过,梦里的痛苦太过深刻。

    即使他回到现实中,还是有些放不开。

    就仿佛那一种痛楚,已经刻进他的灵魂深处。

    时不时跑出来。

    刷刷存在感。

    皇帝有些急匆匆地洗完澡。

    回到寝室里,他一时间没有了睡意。

    原本床上的东西都已经换了一遍东西。

    因为皇帝在睡梦中,出来不少汗水。

    所以那些被褥上都有些潮湿。

    他身边的人很是体贴。

    全部换掉。

    皇帝很满意。

    而身边人也送上来一些好消化的食物。

    皇帝吃了一些。

    感觉整个人又再一次活过来。

    让那些服侍自己的人下去后,皇帝并没有睡意。

    他把自己的脚翘起来。

    仔仔细细地看着自己那一双脚。

    很好。

    虽然有些衰老,但并没有残缺。

    这一刻的他无比的庆幸:那只是一场梦,而不是现实。

    裹脚真是一种酷刑。

    当然这一场梦,要是没有裹脚,他会很乐意接着做梦下去。

    他的思绪开始回忆梦境。

    在梦里,他一开始是很爽的。

    因为他看见大海。

    而且是作为一个船上的船主。

    跟船出海。

    他真的是有种说不出的高兴。

    作为皇帝。

    他是高高在上。

    但也意味着放弃了太多的东西。

    他就是富有四海,也不能到海上去浪一浪。

    因为他没有任性的权力。

    而在梦里,他却是在大海里浪起来。

    豪爽无比。

    不可否认的是,海洋是美丽,也是狂暴的。

    这对男人具有强大吸引力。

    起伏不定的大海。

    还有海里千千万万的生物。

    这对皇帝来说,有太多的新奇和喜欢。

    他曾经觉得自己作为皇帝,都是很不错的。

    但那一场梦里的一切,却让他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东西不知道。

    甚至他还有着在狂风巨浪中,跟着风雨一起共舞的经历。

    这一切是如此的真实。

    让他沉醉其中。

    让梦中的他,十分的高兴,乐而忘返。

    甚至忘记自己还是一个皇帝。

    余颖要是知道,绝对会说他见识少,这是明明就是一个套路。

    因为大部分男人的好奇心强。

    不少人会被那种危险、刺激、新奇的生活所吸引。

    幻剧的内容可是余颖做的分析。

    才开始加工。

    在余颖看来,皇帝陛下应该也是经历过不少事情。

    一般事情绝对看腻。

    那么,基本没有人踏足过的海洋。

    一定会打动他的。

    余颖亲自抄刀编出了剧本后,就让曾经翻江倒海过的旦旦和小小鱼开始忙碌。

    效果杠杠的。

    最终成品是很不错的。

    所以在开始时,让皇帝恨不得就是真实的。

    作为一个男人,对于什么刺激的生活是相当满意的。

    尤其是做梦。

    然后他就被深深套路。

    代入感深了之后,那么虐起来时,是相当的痛苦。

    对角色越是代入感深,越是痛楚。

    当然在观众被套路之前,余颖是没有告知的。

    只是让皇帝感觉很刺激,很嗨。

    就如同后来看小说一样,越是代入感深,越是因为剧情的起伏不定,而跟着忽喜忽忧。

    被套路的皇帝,还不如后世的宅人们见多识广。

    他们可是知道:越是精彩痛快的剧情,越是有可能坑人。

    有时候时崩了。

    有时候则是故意搞得设定。

    在皇帝美滋滋参与海上冒险时。

    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上岸后,会遇到那种极品事件:成为被抢的良家妇男。

    因为他长得很帅,竟然被女儿国的国王看中。

    在那个女儿国里,男女颠倒。

    这已经是比较可怕。

    更可怕的是,女儿国里的男人都是要裹脚的。

    皇帝的脚抽搐了一下。

    仿佛又回到裹脚的时刻。

    那种痛楚实在是让他这个堂堂男子汉想要哭。

    他诅咒那个裹脚的始作俑者。

    他娘的。

    要是被他抓住,绝对让他也尝尝什么帝王之怒。

    他很想把那个人,一刀一刀剐了。

    或者是让那些人也尝尝裹脚的滋味?

    到了此刻,皇帝想要从梦中醒来。

    幻剧最坑的是:只要上了船,就没有中途退票这一说。

    下船?

    等被套路完毕,再说。

    总之一句话:前面有多爽。

    后面就有多虐。

    余颖打定主意,一定让尊贵的皇帝陛下感受一下,被强制裹脚的感觉。

    让他留下深深的印象。

    绝对不会梦过一场后,醒来就忘记。

    所有的铺垫都没有用。

    事实证明,皇帝记得很清楚。

    惊醒后,就没有再睡。

    好在是第二天,没有大朝会,皇帝也就请了一天的病假。

    想要做个好皇帝,是很苦逼的。

    一年三百多天。

    大概也就是过年那几天,不用担心公务,可以休息一下。

    其他时间,基本上没有休假。

    也一般不会外出。

    能在京城里转悠一下,就算是不错。

    更多时候,是在皇宫里,根本就没有机会出去浪。

    这也是皇帝虽然年纪一大把,依旧是被幻剧所吸引,不知不觉就掉坑里,爬不出来的原因。

    他在成为皇帝后,压抑着本性。

    直到那一场梦。

    才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至于那一场梦?

    皇帝有些怀疑那位杨家姑奶奶。

    是不是她出手?

    她在前不久,好像建议过封杀那些追捧裹脚花娘的儒生,

    结果自己没有放在心上。

    跟着就做梦。

    做的还是被强制裹脚的梦。

    就是用膝盖想,也会感觉是这位搞鬼。

    这么一想,皇帝有些想要出冷汗。

    他有些不确定。

    因为不知道是怎么搞的?

    但直觉告诉他,只怕是这位的手笔。

    他想了一下,特意招来杨陵,想要侧面探听一下。

    “陛下。”

    杨陵见到皇帝后是有些好奇的,瞄了上面一眼。

    因为听说陛下病了。

    好在是余颖生怕幻境里的场景太过刺激,把皇帝弄死。

    在一开始时,就特意给他补补。

    皇帝受惊一场,但整个身体比之前好。

    杨陵看到他时,自然是感觉皇帝一点也没有病。

    “杨爱卿,坐吧,今天朕想要找人下棋,想起来杨卿的水准不错,就派人去请。”

    “谢陛下。”

    杨陵心里犯嘀咕。

    在琢磨皇帝发什么疯,为了下盘棋把自己叫进宫里来。

    但作为臣子,自然是只能奉陪到底。

    两个人坐好后,开始下棋。

    杨陵很快就发现皇帝的算盘。

    似乎是在打听自己小姑的事情。

    为什么陛下打听小姑?

    他心里琢磨着,却装作没有听出来。

    该说的都说了。

    不该说的绝对不说。

    皇帝自然也知道臣子不可能什么都告知自己。

    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位杨家姑奶奶只怕不是可以小瞧的人。

    好在是她基本不怎么愿意出来。

    这些年,也就是为了裹脚这件事发声。

    旁敲侧击一番后,皇帝发现杨陵丝毫不知。

    就猛地想起来一件事,就问道:“杨卿,这段时间里你很忙啊。”

    说起来,对于杨家他总是多一份关注。

    他就知道这段时间里,杨陵帮着自己朋友算计别人。

    杨陵微笑着说:“还好,陛下,臣有一个好友,把女儿嫁过去后,被所谓的婆家当成了女奴,臣实在是看不下去,就帮了一把。”

    “当成女奴?”皇帝说。

    说起来整个过程里,他一直旁观着。

    林家女也算是低嫁。

    还是没有得到夫家的接纳。

    那个叫林子恒的臣子,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大用。

    性子太软。

    要是他是林子恒。

    只怕早就找女婿家算账。

    “是啊!而且是带着大量财产去做女奴,甚至是妻妾的位置颠倒。”

    杨陵说到这里,很明白这其中的根由。

    说到底就是所谓孝道。

    在这个社会里,一直强调孝道。

    却完全没有顾忌一件事,会有人利用孝道行恶事。

    比如张长盛的亲娘。

    在孝道下,张长盛即使是心里有数,却也是装作看不到。

    也许在他们眼里,女人只要是嫁到某家,就生是夫家的人,死是夫家的鬼。

    怎么折腾都行。

    “哎!还真的是。”皇帝叹了一口气。

    其实他也是有女儿的。

    他的女儿有些活得还好。

    因为她是公主之尊。

    驸马不敢太过分。

    但也有女儿和驸马貌合神离的,看上去很好。

    仅仅是维持着婚姻而已。

    现在的公主明显也是很倒霉的。

    因为她们所要嫁的人选,也多是普通人家。

    在有过驸马造反抢夺皇位的例子后,皇帝对驸马多了几分防备。

    本朝的驸马被选中后,就意味着仕途已经完结。

    最多给个好听的名字,荣养起来。

    那种想要在仕途上大显身手的男人,基本不会当驸马。

    能当驸马的人,并不见得优秀。

    贵为公主,却只能选个一般般的人。

    有些意难平。

    再加上驸马身后,也是有着七大姑八大姨的。

    公主嫁人后,也不太畅意。

    皇帝刚才说林子恒很软。

    现在想起来,其实他这个做父亲的,也做的不怎么样。

    可有什么办法?

    整个社会都要求贤良淑德。

    就算他是皇帝,也不能站出来说:“女儿,不要怕,和婆家人正面杠,有我顶你。”

    他要是敢这么说。

    第二天一堆御史会弹劾他。

    “杨卿为什么要管这事。”皇帝有好奇地说。

    “因为臣子也是有女儿的,就怕她将来会遇到一个中山狼。”杨陵说。

    “是啊!有时候真的时知人知面不知心。”皇帝说。

    “杨卿有句话,我想要告诉你,教养女儿时,不要太过相信所谓的女德教育。”皇帝说。

    “当然这句话,我过后是不承认的。”他有些无赖地说。

    杨陵瞪大眼睛,看着他,竟然是这样的陛下。

    皇帝摇着头,因为想起来自己的一个女儿,嫁过去后,嫁妆差点被婆家人给分割完毕。

    好在是她身边的奴婢,一看大事不妙,就回宫求救。

    皇帝才知道,自己的女儿蠢极了。

    学了所谓的女四书,竟然还以为自己就应该这么做。

    以公主之尊,想要柔顺。

    差点被人欺骗。

    皇帝管了一次后,就不怎么管。

    因为她自己立不起来,其他人管了之后,也没有用。

    她软趴趴的,想要挨踩。

    给她撑腰不承情。

    那么他这个做父亲的,也只能是敲打驸马一家人。

    对于女儿口中的女德,他是不屑一顾的。

    在皇帝眼里,所有的学问都是为了他的统治,而服务的。

    而不是奉为不变的真理。

    要知道变通。

    是应该学习各种典籍。

    但要是事事都要拿着圣人的话去做。

    那是傻子。

    早年就有一个小国的国君,完全用圣人的理论治国。

    结果是亡国。

    太君子的下场,就是被小人们分食完毕。
欢迎您阅读似水年华流年所写的小说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