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第三十二章 柴火

作者:似水年华流年 类别:玄幻小说
    就听皇帝轻声说:“一会你和何公说一下,朕有事情找他。”

    内侍弯着腰,竖着耳朵听完后,马上回复皇帝的话道:“奴婢知道,这就去找何公。”

    说完,他先是后退,等到离开步辇后,才转身一溜烟地跑走。

    跑得是如此急促,因为他知道,要是何公回来得太晚,那么倒霉的人就是他。

    所以,他跑得很急。

    听到那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皇帝闭上了眼睛。

    他曾经是大鸿朝里无上的至尊,有多少英雄豪杰、文人墨客匍匐在他的脚下。

    那时候,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是多么的荣耀。

    而今,皇帝却知道现在的他,只是这座皇宫里的主人。

    心里那种郁闷,真的让他很难受。

    甚至他知道,过不多久,京城就会变成一个孤城,被人瓮中捉鳖。

    再也没有人来勤王。

    勤王?

    哪里还有什么兵来勤王?

    这天下都是凤凰军和西北廖家的。

    他嘴角浮出一丝苦笑,现在京城里的官员能跑的都跑掉,留下来的都是各有原因。

    有人就是祖祖辈辈生活在京城,无路可去。

    也有人不认同凤凰军的政策,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也只能是留在京城。

    凤凰军、西北廖家有三年没有大动,让他们妄想还可以这样下去。

    他们就是在这里,可以称王称霸就好。

    然而,最终讨伐开始。

    随着事情的发展,那些极力反对凤凰军的人,发现他们的地盘是越来越少,甚至快要没有立足之处。

    而不得不想要换个地方,却发现他们没有太多的地方可以选择。

    凤凰军、西北廖家占据了大部分地盘,那些地方就是很安全。

    作为反对派,他们不敢自投罗网。

    那么他们只能是另寻宝地。

    比如说异族那里。

    再比如说海外的岛屿。

    然而,怎么说,那都是番邦啊!

    很多人不想着去。

    甚至有人建议让异族人进来,但皇帝还是没有允许。

    他的自尊心还在。

    大鸿朝的祖先严禁后辈,和异族人勾结。

    那些想要明目张胆投敌的人,被皇帝抓起来,送进了监牢里。

    京城变得前所未有的萧条,每一户人家能在家里的,一律蹲在家。

    整个城市变得静悄悄的。

    基本上已经没有人敢走远,因为凤凰军和廖家军已经在来的路上。

    在京城人眼里,凤凰军什么都基本上有些妖魔化,一般人甚至不敢提一下。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人束手待毙的。

    也有人不死心,带着不少东西,去了异族那里,他们想着有一天还是能打回来。

    历史上就有过某个皇朝和异族借兵,然后回复了正统。

    有这么一个成功的典范在,那么自然也有人愿意去做。

    如果真的复国成功,那么做的人,功劳绝对大。

    就这样,在有心人的鼓动下,一个最野心勃勃的皇子走了。

    但更多的皇子不敢动。

    不是不动心,而是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西北廖家军可是很轻松拿下西北部落联盟的,去异族那里,聪明人感觉早晚还是会遇上。

    凤凰军那边最厌恶汉奸,绝对不让回来的。

    走那一步,太危险。

    对于,皇子的出走,皇帝并不知道。

    知道的人是皇帝的死忠何公,他特意网开一面,心里想:万一能活下去,也算是给皇家留下一丝血脉。

    所以,何公决定不告诉皇帝。

    皇帝是没有想到,死忠还敢瞒着他做事。

    他现在心里一直记挂着一件事,想着看看廖家的人,还有那个鼎鼎大名的凤凰军女帅,他们两个人是什么样子。

    将来,他就是到了阴曹地府,也要告他们两个人一状。

    何公在知道皇帝找他后,立马放下手里做的事情,急匆匆地来见皇帝。

    “陛下。”

    何公早年是皇帝的心腹内侍,从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皇帝。

    这些年来,他一直是忠心不二。

    他就是皇帝手里一把听话的刀,凡是碍着皇帝做事的人,大都死在他的刀下。

    所以,皇帝极为信任他。

    他在外面是飞扬跋扈的样子,但是到了皇帝那里,就乖得像是一只小白兔。

    到了之后,何公也是弯着腰,不敢抬头看一眼皇帝。

    “来了,你过来。”皇帝说道。

    然后,皇帝在何公耳边低声吩咐着。

    皇帝的话显然是有些出乎意料何公,所以他听着听着,瞪大了眼睛,嘴巴翕动了一下,却没有说出来。

    他很明白一件事,他之所以成为皇帝的心腹,并不是他聪明。

    而是因为他对皇帝是百分之百的听话。

    凡是皇帝让他做的,一定会做到。

    皇帝取得是他的忠心。

    所以这一次,即使皇帝的命令看上去相当的匪夷所思,他依旧是选择听从。

    何公下去后,很快就开始了行动。

    在行进中的余颖,很快就接到皇宫里需要大批柴火的消息。

    柴火?

    这不是大冬天好吧?

    在那种以木头为主要建筑材料的地方,这时候要什么柴火?

    除非是

    如果真的是,很差劲。

    有些吃惊,但她转念一想,就有些明白皇帝的想法。

    对于这个皇帝,余颖感觉是多方面的,对于原主来说,皇帝就是一个大写的渣渣。

    在对待廖家,以及对人很多方面都是很差。

    但他不全是缺点的,还是有些想法。

    如果换个时空,换些朝臣,说不定会有些作为的。

    可惜的是,他本身就是刻薄多疑的性子,还有些刚愎自用,将真正有用的人一再折辱,最后失去朝廷的擎天柱。

    而他在失去最坚强支持后,没有自知之明。

    在发现朝廷上的弊端太多,还想着去改革一下,想要续命。

    只是他的手下人都是各有想法,最终造成好政策都没有执行下去。

    所以,他也是回天无力。

    这种想法,是余颖站在客观的立场上说的。

    如果站在批判渣渣的立场上,绝对是欢笑不已,恨不得敲锣打鼓地宣布一件事:皇帝之所以这么惨,全是报应。

    在知道皇帝的打算时,她下令加快速度。

    在一旁的张子瑜已经发现,其实凤凰军和廖家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两家的联络就一直没有断开。

    最紧急的信件,都是使用做苍鹰做使者。

    当然这些年来,所有的信件都是使用的密码,就是信件落在别人手里,也看不懂。

    张子瑜自然不知道这信件里的情况,但对于两家的交流看在心里,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因为,这意味着大鸿朝必败无疑。

    他就是再怎么不喜欢父亲,也是有些不舒服。

    很多时候,他只能把情绪是憋在心里。

    因为他现在就在凤凰军里,要是有什么异动,只怕小命不保。

    但他明显有些焦躁。

    每每看到余颖的时候,很想说些什么。

    又没有说出口。

    因为这个女帅的身份,他有些怀疑的,而且是越来越怀疑。

    终于有一天,余颖在夜晚下棋的时候,他实在是有些忍不住,就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这令不少人侧目,甚至有人打算把他揍一顿。

    “让他进来吧。”余颖最终发话。

    “元帅。”

    张子瑜偷偷打量了一下这位女帅。

    要是轮起来,她应该和张后差不多的年纪,但明显年轻很多。

    这么一想的他有些涩然,为了母后。

    “心里不怎么舒服吧?”

    余颖放下手里的白子,看着这个沉稳的男子,和阿和差不多大小的年纪。

    如果当初廖家没有和皇家闹翻,只怕阿和就是他的侍读人选。

    但,现在已经是各自走上各自的路。

    两个人的境遇,竟然有了天差地别,皇子变成了平民,差点死掉的阿和,则成为一军之帅。

    “”

    张子瑜很想说,自己并没有什么不自在,但看到余颖的眼睛那一刻,他闭上嘴巴。

    她眼睛里,有种洞察一切的感觉。

    “对不起,我还是做不到,对他一点也不关心。”

    张子瑜说话的时候,闭上了眼睛。

    他不敢看余颖的脸,他明知道对方是造反,和父皇有着不少的矛盾,但此刻的他,还是做不到对父皇冷如冰霜。

    余颖倒是没有太过生气,说:“这有什么?是个人都是有七情六欲,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只要你不做对不起凤凰军的事就好。”

    听了这话,张子瑜睁开眼睛,看着很平静的她。

    “我哪敢。”张子瑜苦笑着说。

    他这段时间,也不是白跟着的。

    已经知道凤凰军的武器,已经有了大大的变化。

    他看见那些女侍卫身上,多佩戴了一种东西,当时他并不在意。

    结果,很快就让他吃惊非小。

    有人想要刺杀女帅,就被这些女侍卫打成筛子,一命呜呼。

    而他这才知道她们带的并不是装饰用的,而是武器,能喷火,会冒烟,还能杀人。

    开枪的时候,声音不少。

    但,那些女兵一个个脸色都没有变一下。

    甚至他看见余颖也出手了,她填弹的速度很快,专门是补漏的。

    这一幕,让他当时看得是目瞪口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这位女帅还自己也会。

    凤凰军的女性,也不是善茬,绝对不好欺负。

    还有,那种会喷火的武器,看得他是有些激动,好想要。

    但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拿到。

    跟着,张子瑜受伤了。

    伤的还很憋屈。

    在经过一个城市的时候,他出去买些特产。

    路上遇到一个受伤的人,于是他想要救人,结果那个人反而捅了他一刀。

    幸而他到了凤凰军地盘后,上上下下的都尚武。

    他也跟着练了几下子,躲过了要害位置。

    不过,也痛得不行。

    跟着有杀手来袭,于是受伤的他被护住中间,让他有些不好意思。

    战斗结束的很快,张子瑜被人送去处理外伤。

    这一次的他算是知道那种做好人,竟然没有好报的感觉。

    特别的憋屈。

    过后,他倒是对这位女帅敬重中,多了几分羡慕。

    羡慕那个孩子,做了这位的儿子,一定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当然,这种情绪很快就消失掉。

    因为他的亲娘为了他们兄妹,付出的东西并不少。

    他不应该对娘亲失望,这世上能做到母后这样的,已经是凤毛麟角。

    至于像女帅这样的母亲,出现的概率更加低。

    不过,到底是对凤凰军的人亲近了几分。

    受伤后,张子瑜就不骑马,改成坐车,伤势好得很快。

    只是身体上的伤好了之后,因为离着京城越来越近,他的心病就开始发作。

    直到今天被余颖点破,他终于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对于他的想法,余颖倒是没有太在意。

    事实上血缘上的亲人,只要不是那种凉薄之人,就会做出和张子瑜一样的举动。

    对那些不争气的家人,一般人是有些气愤。

    但在看到他们很倒霉时,又为他们感觉不忍。

    所以,大义灭亲真的很难做到。

    余颖就没有打算对张子瑜怎么样,这是正常人的反应。

    而让张子瑜跟着来,是因为不让他跟着来,腿也是长在他自己的身上,必定是偷偷跟过来。

    那么,还不如放在眼前,省的弄出什么花样。

    到了京城,如果张后还活着,那么赶紧让张子瑜带着张后走人。

    在此之前,会告诉作为他们母子两个人一个决定:作为大鸿朝皇后的那个女人是死在宫里。

    张后,和张子瑜的母亲,并不是一个人。

    这一点,余颖是绝对打算和张后说一声,她会同意。

    只要他们安安稳稳活着,余颖也不会去打搅他们的生活。

    但要是捣蛋的话,余颖也不会客气的,绝对是收拾敢于出来捣蛋的人。

    说开后,张子瑜最终带着一种微妙的心情,跟着来到了京城。

    在众多看向京城的目光,张子瑜是独特的,更多是带着一点点回忆。

    他们兄妹两个人匆匆出逃的时候,甚至连回头看一眼的时间也没有,那时候的他们只能是马不停蹄地走人。

    现在再看京城的时候,感觉京城上下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萧条。

    连城墙上的旗帜,都是垂头丧气地低垂着。

    看清楚这一切的张子瑜有些失落。

    其实在望见凤凰军的时候,京城上的兵士们何尝不是吃惊非小。

    终于来了。

    很明显的是,凤凰军行军过程中也是有着严明的纪律。

    远远看去,他们组成的队伍都是成行成列的,整整齐齐的,

    在开始驻扎后,一座座帐篷很快就搭建起来。

    “去禀告陛下,凤凰军到了。”

    站在城墙的上官员看着这一幕,给自己手下的兵士说。

    很快的,这个消息就传到了皇帝那里。

    跟着,另外一个方向的人,也传来消息,西北廖家军到了。

    “他们竟然是串通一气,可恶。”

    皇帝说出这几个字,就开始咳嗽,咳得是惊天动地的感觉。

    这些天来,他倒是已经知道事态的发展,凤凰军和廖家军打定主意联手搞定大鸿朝

    大概是等弄掉他之后,再来处理他们之间的问题。

    不得不说是个更好的选择。
欢迎您阅读似水年华流年所写的小说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