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第四十一章 吓死宝宝

作者:似水年华流年 类别:玄幻小说
    当然这个想法,余颖是不打算告知别人,因为牵扯到自己的秘密。

    听了余颖的话,秦楼主点头。

    心里琢磨着怎么办?同时秦楼主的手在无意识摸索着手中的折扇,一时间想不出来什么好方法,于是他看向余颖,不知道这位是什么打算?

    当然秦楼主这时候也承认,余颖说的话是很有道理的,原本邪派修士在暗处,那些被灭世的世界,的确是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被灭世了。

    那么这一次,的确是有所变化的。

    是邪派修士站在明面上,这一次空蒙界的人已经是有所准备,成为暗处,那么事情会发现成什么样?

    唯一令人忧虑得是,九黎派、余颖、秦楼主三方合起来,整体力量还是偏弱。

    事实上,风雨楼就不可能把所有的修士都投入进来,而且在高位修士面前,低位修士人数再多,也没有用。

    “那么道友打算怎么做?”秦楼主最后思索了半天,还是开口问道。

    “其实我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办法。”余颖道。

    然后余颖就把和楚宗主说过的话,又做了一下重复介绍。

    “直播?”秦楼主闻言,思索着,眼睛也有些无意识地看向地面,其实仙侠世界也有一些影像资料的播放,而他就是颇感兴趣。

    那么在这种时刻,的确不失一种好办法。

    那些邪派修士按说是不敢正大光明地做坏事,那么一定会千方百计想着藏起来,甚至他们身后撑腰的人,应该也是不敢太过分。

    不过秦楼主猛地想起来一件事,于是秦楼主说道:“但是,万一那个黑手不肯出头怎么办?”

    “这一次我们先要保证那些走上歪门邪道的修士,一个都跑不掉。至于那个幕后黑手,我觉得他应该会派人协助那些邪魔外道的。”余颖说。

    “对啊!”听到这里,秦楼主眼睛一亮,用扇子一拍自己的手。

    的确是有这种可能,不管是监视也好,还是当保镖也好,甚至有可能是来学习阵法的,那么邪派修士旁边,肯定会有幕后之人的心腹。

    只要找到他,那么线索不会断。

    人过留言,雁过留声,总会留下痕迹,就可以追查下去。

    “绝对一个也不能放过!”秦楼主兴匆匆地说。

    同时他用扇子抵住自己的额头,嘴唇微抿,想不到余颖连这一点也考虑到了。

    这就好。

    说起来风雨楼的资料里,可是把很多大能一打尽。

    事实上余颖说出幕后黑手的可能身份之后,秦楼主立马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资料。

    那种一看就是天之骄子,没有升级压力的高位大能去除,毕竟他们完全可以依靠自己的能力,晋升高位,怎么也不可能做这种事情?

    而且曾经做过那种事情的修士,最后都没有熬过加强版的雷劫,所以不会有那种前途远大的修士,会自毁根基。

    对于这一点,余颖是深有体会的,作为一个异界客,她的劫雷就明显属于是加强版的,幸亏余颖做事的时候,多是积德行善之事,不然早就被劈成渣渣。

    所以秦楼主才会把目光投向那些虽然身处高位,却没有再晋升资质的大能,尤其是那种看上去风风光光的大能,其实已经是寿元不多,日薄西山了。

    那么,的确是有可能有人看不开,说不定会心动。

    这一刻,秦楼主就开始快速翻找着,于是有几个高位修士被他挑选出来。

    只是秦楼主知道嫌疑人之后,就深深地感觉到了世界的恶意,这些大能哪一个出来,那么他们几个人和他对上,都是必死的下场。

    想到这里,秦楼主倒吸一口冷气。

    于是秦楼主看向余颖,却发现余颖眼睛中的神情里,带着一种了然。

    然后余颖笑了一下,说道:“即使知道自己所要做的一切,有可能是以卵击石,那么也要试着去阻止。”

    秦楼主瞪大了眼睛,用一种全新的态度打量着余颖。这一次的惊讶是因为,余颖知道她的行为有可能是螳螂挡车,却义无反顾地加入进来。

    “不后悔?”

    “不后悔!”

    听到余颖的回答之后,秦楼主想起一件事,问道:“不过余道友,有件事我想问一下,那就是你告知了楚宗主,那么这件事会不会打草惊蛇?”

    “不会,其实在九黎派里的修士,都以为那些被抓起来的修士,去密境修炼。”余颖说道。

    这还是楚宗主自己的主意,毕竟楚宗主很怀疑宗派里的低层修士,会不会有人背叛宗派?甚至说不定会有人和外贼勾连。

    为了预防那些外贼做好准备,所以在下手除掉人的时候,楚宗主示意他的心腹,用叛徒的名义发号施令,最大限度地防止消息外泄。

    另外就是有戒律堂的人,假扮了一部分修士。

    “原来如此,甚好!”秦楼主大喜道,想要合作的伙伴不掉链子就好。

    说起来,如果不是这一次如此折腾,他也不会发现事情的真相,以慰死去的亡者。

    所以秦楼主很想把这件事情事情做好,即使代价是付出自己的生命。

    最好让那些混蛋永世不得翻身,这是他所能为自己亲人做的最后一件事。

    这一刻,秦楼主的心里在大喊着:去死去死吧!

    就见秦楼主手上的青筋一下子暴露起来,因为他绝对不会原谅那些人,甚至这一刻他的目光变得很凶残。

    他很想着一点点折磨他们,从精神到**都要照顾到,让他们求生不能,求**。

    余颖倒是猜出来他的想法,于是淡淡地说:“如果我是你,逮到那些王八蛋就直接弄死,谁知道他们有没有机会逃脱?那么再抓就很难。”

    听到余颖的话,秦楼主的脸色一变。

    对啊!夜长梦多,万一跑掉怎么能再抓回来?

    不过他们还想跑?那是做梦。

    想到这里,秦楼主勾起嘴角,心里盘算着怎么处置那些人,甚至忘了这一刻,还没有抓到那些邪派修士。

    不过现在没有抓住,不等于将来抓不住。

    看到背景变得阴森起来的秦楼主,余颖没有说别的,而是心里琢磨着,这位只怕要使坏,但余颖是不打算管什么。

    对那些走上歪门邪道的修士,余颖感觉怎么被虐,也不会同情。

    最终秦楼主就把自己临时的家,也安在余颖小屋的一边,然后风雨楼的人有不少来到空蒙界。

    这时候整个空蒙界,都动员起来。

    但也有一批人,离开了空蒙界,他们不知道空蒙界会有什么危险,但是九黎派有可能遇到大劫,他们影影绰绰知道这一点,怎么看都不安全。

    对于这一种人,楚宗主是绝对放行,但也绝对不会再欢迎他们回来。

    甚至有九黎派的修士趁着能出去的时候,也走了,他们宁可做个散修。

    对于这一种修士,楚宗主下令,直接算是拒绝往来户,子子孙孙也别想着再加入九黎派。

    但大多数九黎人并没有崩溃,更多的人打算和九黎派共存亡。

    可以说,空蒙界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这一天余颖去万山城买灵果,和秦楼主一路同行,被很多女修奉上嫉妒的眼神。

    祸水!余颖瞟了一眼秦楼主。

    就在这时,余颖看到一件东西,差点惊叫出来:yg!

    这一刻,余颖还以为自己又穿越了,以为自己回到了现代社会,于是有些吃惊指着。

    而秦楼主倒是很淡定,看看那个东西,摇着自己的扇子,然后嘴唇微微翕动着,“至于这样大惊小怪吗?其实它算是一件颇为不错的法宝,只不过这种法宝是很多配件组装出来的。”

    吓死宝宝了!余颖感叹了一句,原来还是在仙侠世界。

    其实这件法宝,余颖怎么看都是一辆重型机车。

    重型机车竟然在仙侠世界出现,让余颖一时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眨巴了好几下,嘴角也是抽搐了一下。

    什么时候科学系的交通用具?也开始在仙侠世界出现的。

    当然余颖定下神后,就看出来,法宝应该不是以汽油做燃料,应该是仙侠化了。

    于是,余颖有些好奇地问:“这种法宝叫什么?”

    “摩托车!”秦楼主说道:“余道友,应该不知道这是谁先制造出来?”

    “当然不知道!”这一刻的余颖很想翻个白眼,刚才看见摩托车的时候,她表现得就如同一个土包子好吧。

    不过余颖急于知道是谁搞出来的,于是眼睛发亮盯着秦楼主,很是着急地说道:“那么是谁制造出来?”

    “就是那个,搞得玉霄宫从第一掉到后面位置的姜姓修士。”秦楼主轻轻说道。

    什么?余颖差点晕了。

    看样子姜姓修士应该是穿越者或者是重生者,这一点,余颖是猜测出来的。

    不过余颖一想,这位已经走了,飞升了仙界,又有一丝怅然,可惜这么好的金大腿,余颖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三秋,什么都没有拿到。

    难道小余是姜真人留下的一些传承?秦楼主若有所思。

    等到余颖理顺了关系之后,就打算看看这附近有没有车子的主人?一眼看到一个长得很憨厚的大和尚,正在那里大口大口地在吃面。

    好吗!

    吃了这么多碗面,简直就是大胃王。

    要知道在和尚前面有一摞碗,这不他已经又吃完一碗,往上面摞,这时候面馆里的人已经有端上一碗来。

    看到余颖嘴角有些抽搐,不是说修士们都是辟谷的吗?

    怎么这一位不是?

    想当年,余颖不也是为了不被人发现异常,还特意改了自己的习惯。

    之所以说是和尚,是因为他头上有戒疤。

    竟然是个佛修,余颖有些吃惊,毕竟佛修在仙侠世界里,并不怎么多,但是个顶个都是厉害的人物,就是不知道这位是无意流落到了这里,还是特意跑到这里?

    就在这时候,就听一旁的秦楼主说:“果然是他,大名鼎鼎的南无加特林菩萨——无嗔上人,是楚宗主的朋友。”

    “你认识他?”余颖看着秦楼主,问道。

    不过余颖很快就反应过来,只怕风雨楼应该也有这位无嗔上人的资料,所以余颖不认识,但不等着这位风雨楼主不认识。

    于是余颖笑了起来,说道:“对!你应该知道。”

    秦楼主点点头,然后他们两个人接着往前走,就没有再关注无嗔上人,毕竟那位也是元婴期修士,偶然有些注意还行,老是盯着人家,只怕心里会有所不满。

    “无嗔上人属于佛修一脉,他的师傅是个苦修僧,不过无嗔上人却不是,尤其是那个彗星摩托车,就是他的金字招牌。”秦楼主很爽快地说。

    作为风雨楼的楼主,秦楼主他并不怎么和那些高手交手。

    毕竟风雨楼的楼主要保持一定的神秘性,所以他只是看过影像资料,当然这一次,没准可以亲眼目睹这一切。

    这时候的秦楼主没有注意到余颖脸上的变化,然后就听余颖轻声道:“彗星?”

    “是的,想当年姜真人就是起的是这个名字。不过有些高级的摩托车,的确是开动起来的时候,犹如一颗彗星划过,所以大家也就认同了。”秦楼主解释道。

    “哈哈哈!”余颖大笑了三声。

    其实,余颖她怎么感觉,姜真人是在纪念曾经的岁月。

    当然这件事,余颖是不打算告知任何人,不然怎么解释彗星——哈雷?

    秦楼主有些吃惊,不知道余颖为什么笑?

    不过余颖很快就转移了话题,所以秦楼主就没有再追究。

    余颖已经探查了过,万山城现在是外松内紧,空蒙界原来的疏漏大大地弥补,希望这一次的空蒙界能够挺过这一次的大劫难。

    反正不管怎么样,余颖已经是尽力了。

    说起来,楚宗主这段时间真的是很辛苦,先是把宗派里生了反骨的一批人马统统拿下,还有一些换成忠于宗派的人假扮,这样子可以争取更多的时间。

    然后让九黎派的阵法师跟着余颖学习,只因为这一次的九黎派防御大阵,等于是全面升级。

    甚至余颖可以让这个星球变成天罗地,这样子才有资格对对阵那些人。

    事实上余颖的到来,对九黎派帮助甚多,这一次空蒙界的防御水平,已经赶上大型宗派的水准。

    另外就是楚宗主还是向曾经的好友,发出求救的信号。

    虽然有人不来,但也有人来,楚宗主并没有失望,毕竟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

    人家要衡量一下对不对自己有利?这一点无可厚非。

    其实也许这一局是必死的局,那么又何必一定要对方不好?

    时间在紧张有序的准备中过去,余颖这时候也不知道那一场大劫难,是在那一天爆发,因为原主就没有这个记忆,只知道大概的时间,是在一个秋天。

    毕竟原主只是福利院里一个主要干粗活的嬷嬷,根本就没有注意什么时间的问题,只要做好自己本身的事情就好。

    所以余颖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是暗自提高警惕。

    幸而楚宗主早就有所准备,没有断开和邪门歪道的联系,所以很快就得到了消息,就在第二天的晚上。
欢迎您阅读似水年华流年所写的小说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