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第十九章 悟生

作者:似水年华流年 类别:玄幻小说
    然后淘到好东西的散修,就会找个机会离开战场,偷偷自己练习功法,绝对不会分享给别人。

    就是拿到功法又怎么样?哪里像是在宗派里,有师长在后面解答问题,很快就上手。

    而散修们明显就要一点点摸索着练,甚至有可能走火入魔,不得不从头再来。

    再加上最有可能出现宝贝的地方,那些宗派中有身份的高位修士,都已经大体上扫过,好东西也拿到一些,更多的功法什么对宗派来说,没有什么用。

    其实就是有散修淘到好东西,那些散修也看不出来。

    他们一个个忙着找功法,那里机会多学点东西,于是好东西散修看不出来,留着也没有什么用,自然会用来交换点对散修们有用的东西。

    这时候,就看出来宗派的老奸巨猾来,因为宗派在古战场的不少地方,盖了不少房子。

    当然宗派的房间,要住的话,是要收租费的。

    甚至散修到了才知道,合着没足够的灵石,连个休息的地方也没有。

    要知道他们一个个小心翼翼地走在那些危险的地方,自然还是需要休息一下,不然第二天怎么在危险四伏的战场上拣宝?

    不知道别的散修看没有看出来?

    反正余颖算是看透了,这所谓的阴阳宗也太会做买卖了吧!算盘打得是杠杠的。

    当然如果灵石不够的话,散修们也可以拿淘换出来的宝贝换。

    呵呵!余颖一眼看出来这其中的道理,这散修们拿出去交换的东西里,只怕会有好东西。

    其他的散修一个个,自然也不是傻瓜。

    但是他们能拿宗派如何?

    这房间是宗派盖的,还布上一些阵法,安全性比较有保障,收点租金不是理所当然吗?

    所以即使知道宗派从中占散修的便宜,但是散修能说什么?

    就是余颖也不得不把自己手里淘换出来的东西,拿给阴阳宗做一下交换,不然怎么解释那大把的灵石从哪里来?

    不过余颖每一次交出去的东西,她都是在系统的帮助下,全部一点点都消化掉,甚至余颖还要自己的心得,都记在的玉简上。

    也许以后可以送给有缘的人,余颖在心里琢磨着。

    这一点,余颖感觉自己没有吃亏。

    其实只怕别的有点心眼的散修,也会做什么准备,做个什么备份。

    所以余颖才会说,所谓的修士即使修炼有成,其实在本质上,和普通人是一样的。

    当然余颖也能看得出来,这古战场上淘宝的修士里面,有的是真散修,也有那种出身不错的修士,还有余颖这种要蒙混过关的修士。

    对于这种出身不错的修士,余颖之所以能看得出来,主要是那种刻进骨子里的习惯,让余颖一眼能看得出来。

    当然余颖装作没有发现,因为对方根本就没有结交外人的想法。

    同样的,余颖也不想抱什么大腿,怎么看还是当个流浪修士比较好。

    于是余颖和那人都只是在休息区偶尔相遇,很快就各奔东西。

    不过那人在分开时,看了一眼余颖。

    事实上余颖身上的气息,也不是那种小家子出来的气息,那么到底是哪个宗派里派出来的?这一个问题,让他想了一下,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就这样,余颖足足在古战场上度过了十年有余的时光,当然还是淘了不少东西。

    只是曾经一起过来的人,应该死的死,走的走,大概那一批里就剩下余颖一个修士,甚至有的是全军覆没的下场,就没有一个留存下来。

    当然古战场上从来不乏新人,可以说是铁打的古战场,流水的捡宝修士。

    就连阴阳宗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散修的命送在这一片古战场上?

    不过因为后来常常在休息区遇到的缘故,再加上好几次在寻宝的时候,他们还一起逃跑,余颖倒是和那个名叫悟生的剑修有了几分交情。

    另外,他们也有一点共同之处,他们两个人都坚持租单间房,这一点要比别人多花不少钱。

    对于这一点,余颖也很无奈啊!

    虽然余颖穿着时男装,但是这个身体货真价实是女的,难道晚上和好几个男人住一间房?

    这不可能!

    至于悟生,余颖觉得这位应该是习惯了独处,手里拎着一把剑,甚至余颖很怀疑这位上床睡觉的时候,都抱着自己的剑,这让余颖有些佩服。

    不过悟生这一次是打算走人,说起来他主要是来揣摩剑意的,所以感觉自己要有所领悟的时候,就打算回自己的师门,然后准备突破。

    在临走之前,悟生他和余颖来告别。

    其实初次见面的时候,悟生他对这个身体单薄的修士,没有太多的印象,当然也知道他不是太一般的人。

    后来渐渐遇到的多了,倒是让悟生对余颖比较注意。

    毕竟能在这个废弃的古战场上,存活下来的人,都是有几把刷子的,即使再不起眼。

    而且说起来,余颖进来也比悟生早,甚至在悟生问些问题的时候,余颖倒是没有瞒着,甚至给的资料都是真的,这让悟生是有些另眼相看。

    后来悟生竟然发现这位叫小余的修士,有时候会看那种热血小说,在悟生看来,看所谓的小说纯粹是浪费时间。

    另外这些写文的人,并不见的是修士,写出来的神通、招数根本就不对。

    但是余颖却觉得在空闲的时候,读,消遣一下就是,而且这里的脑洞也是不小,看看创意就是。

    不过悟生倒是没有指责余颖的行为,毕竟这是彼此的自由。

    “小余,今天是来告辞的。另外我还想说,如果差不多的话,你也应该回去,毕竟这里有什么,你出来的时候,你师父应该告诉你的。”悟生说道。

    “嗯,好的。”余颖点点头说:“其实我也打算换个地方,如果有缘自然会再见,所以我祝你一路顺风。”

    与此同时,余颖在心里念叨着:什么?这个古战场还有什么极度危险的地方?难道散修们不知道,但是宗派弟子都知道?信息不对等啊!

    不过即使是这样,余颖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多的表现,而且举起手里的水杯,轻轻一碰悟生手里的杯子,说道:“保重!”

    其实说起来,他们也算是萍水相逢,甚至在分别之后,就有可能没有相遇的机会。

    只不过因为在这里,修士即使修了仙,也还是人的范畴,需要有相互沟通的。

    而悟生发现余颖是个聪明人,从来就没有和他打听过宗门的事,但对于别的事情,比如有些八卦倒是很感兴。

    这才让悟生松了一口气,和余颖保存一定的联系。

    要知道悟生的宗派不在第十地这里,而在第八地,事实上他曾加结识的散修们,一个个后来有机会的还是想入宗派。

    但因为忠诚度、大局观等等原因,大的宗派不怎么喜欢散修加入,也就是一些小的宗派还愿意吸纳。

    如果余颖开口问宗派纳新的问题?那么悟生就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对待,也算是朋友的余颖,只不过和宗派相比,余颖的分量太轻。

    偏偏余颖是怪胎,对于那些大的宗派是敬而远之,根本就没有什么想要加入的想法,也就是在网上查查各大宗派的标志,免得和宗派的人硬杠上,然后吃亏。

    悟生在走之前,对余颖有些不舍。

    毕竟余颖虽然年轻,但是活了好多世,心性已经淬炼得很好,对事情的看法也有些独特性。

    事实上悟生有些搞不清余颖的身份,小余身上有点散修的特点,又带着一种大家之气,还不在意宗派的纳新,最后悟生觉得小余应该是有宗派的。

    其实说起来小余的年纪也不大,才三十岁出头就已经结丹,甚至悟生看得出来,也许结丹的时间更早。

    散修中能在如此年轻的时候,就修到结丹气的人很少很少。

    更多的散修多是在一百岁结丹,那就算是不错。

    毕竟没有什么修炼的普通人,大多数会活到一百多岁。

    一旦开始修炼之后,人的寿命就会大大的增加,筑基期一般可以活到四百岁,所以散修活到一百多岁结丹,已经算是不错,甚至有修士在生命马上完结的时候进阶。

    所以悟生怎么看小余,都像是某个宗派派出来历练的弟子,所以才不会打听什么如何加入宗门。

    不过悟生最终也没有说什么,因为作为历练的弟子,他们都不允许说出自己的底牌,除非到了生死关头。

    所以悟生也点点头,说了一句:“是啊!小余,咱们有缘再见。”

    送别了悟生之后,余颖并没有出去拣宝,即使悟生只算是同行一段时间的朋友,也让余颖有些感伤,因为没有再见面的时候。

    所以余颖打算整理一下自己的东西,然后换个地方呆着。

    这时候的战场,对余颖的吸引力不怎么大。

    收拾好了之后,余颖huo dong了一下身体,然后准备接着看一部纪实体文章,据说是一位喜欢研究九天十地的最神秘事件的研究型学者写的。

    这本纪实体文章猪脚的原型,是一位出身神秘的修士。

    当然普通人是不知道这段情况,但是十地的上层都知道这位,毕竟这位神秘的修士,可是大大打了九天一连串耳光。

    当余颖从悟生手里拿到这个的时候,心里是有些感兴,就看了起来。

    当然这位学者更多是依靠传说,然后一点点探查线索,但是可惜的是那个chuan qi修士太过神出鬼没,所以很多东西都是未解之谜。

    比如说他的出身,说他不是九天的人,但是他手里有巡天使的令牌。

    说他是九天的人,他阴起九天的修士毫不手软,尤其是对待九天的超级门派玉霄宫,下手最狠,恨不得让玉霄宫断绝传承的架势。

    最终,九天的玉霄宫,被这位姜姓修士搞的是实力大减。

    这不得不让那位作者,对玉霄宫大感兴,甚至特地去查了玉霄宫的一切。

    当初玉霄宫最繁盛的时候,可以说借一位气运超强的弟子的福。

    可惜的是,那位弟子在一次行动里,竟然陨落了。

    陨落了?真的?假的?

    按说一般喜欢反转的剧情来说,那位弟子一定没有死,余颖看到这里,暗搓搓地琢磨着。

    事实上这位学者,竟然也是这种想法,并且指出不少证据,比如玉霄宫的一位已经飞升仙界的大能,就是气运超强的修士的师父。

    在姜姓修士的出手后,那位大能的徒子徒孙全部灭了,不想死的立马改换门庭。

    尤其是那位大能的女弟子玄音,已经到了大乘期,竟然也被姜姓修士弄的是魂飞魄散,永久消失。

    说来说去,不知道那位道号叫玄音的女弟子,是怎么得罪这位姜姓修士?

    这不能不让人怀疑,那位姜姓修士和玄音之间的仇恨,大了去!

    按说,姜姓修士和玄音,他们之间应该没有关系。

    于是学者提出一个说法,那就是这位姜姓修士,应该是那位气运满点的修士玄宇转世重修,那么他们之间就是有恩怨的师兄妹。

    而姜姓修士如果是气运满点的玄宇转世,又为什么如果对待他的师门?

    玉霄宫的修士嘴巴闭得紧紧的,什么也不说。

    这位学者就没有查出来,毕竟那些事情是九天发生的,而且时间也发生在十几万年前,就是有什么?痕迹也消失的差不多。

    但是学者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位叫玄音的修士,被那个姜姓修士从各个地方抹杀掉,甚至据说是斩断因果,永远回不来。

    除非有人远远高过那位姜姓神秘修士,才有可能复活。

    然而九天并没有,事实上这位姜姓修士,在九天闹出天大的动静,遭到追杀。

    但是令九天人想不到的是,姜姓修士毫不客气地追杀了好多位高位的修士,连人仙级的修士,也被他弄死好多位,甚至让九天的实力大减。

    其实说起来,九天现在对十地软化了不少,最大的功劳就应该是姜姓修士。

    要知道这位修士在飞升仙界之后,九天的修士有不少是举手称快的。

    那位学者很怀疑姜姓修士会不会上界之后,接着寻仇?

    事实上他之所以猜测,就是因为姜姓修士让玉霄宫的一脉完全断绝。

    而那一脉就是飞升到了仙界的韩真人留下的,事实上玉霄宫等到姜姓修士飞升之后,也没有再把那一脉恢复。

    可见的这其中不单单是师兄师妹的矛盾,怎么看这位师父也掺和进来。

    当然这个推测没有人能证明,毕竟当事人死的死,飞升的飞升,留下的玉霄宫绝口不提,怎么说,这种事情说起来是丑闻啊!

    为人师者,竟然算计自己的亲传弟子。

    虽然在修真世界里,有过什么算计自己弟子的修仙者,但没有被抓住。

    只要被抓住,那就是全部修士的大敌。

    是个修士,一想到自己的师父不是真心实意,而是想着算计自己的弟子,那么谁还敢拜师?这应该就是韩真人一脉,就算是姜姓修士走了,也没有恢复的原因。

    看到这里,余颖点头,这文章写的还是蛮有逻辑,而且还有理有据。
欢迎您阅读似水年华流年所写的小说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