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第一章 第十一个任务

作者:似水年华流年 类别:玄幻小说
    完成任务的余颖,回到空间后,感觉这次任务最累的地方,就是要管教好孩子,因为她不能让月牙和阳阳他们两人走上歪路。

    当然余颖感觉自己最后完成任务还是比较成功的,对于原主最惦记的月牙,余颖采用比较宽容的态度,不过月牙的确是心地很好的女孩。

    委托人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月牙喜乐一生,而这个愿望,余颖达到了,在走的之前,月牙已经当了祖母,和阳阳也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也就是说月牙是有娘家撑腰的,那么就是余颖走了,月牙也会好好活下去。

    而且北平王已经平定了天下,打仗的事情已经渐渐减少,逍遥镇的人也都是比较安全,这样余颖走的时候,很是放心。

    毕竟阳阳、月牙他们彼此都有自己的家人在,余颖的走掉不会让他们过于悲伤,而且余颖是下定决心,赶紧接新的任务,所以没有等到生命的尽头就走掉。

    另外这次任务中让余颖见识过更多的人,让余颖不得不说,人心是很难琢磨的事情,实在是没有理解有些人的想法。

    其实回到空间的余颖,还是有些想他们,多年的感情不是说放就放的。

    只是他们之间的缘分已经尽了,再不能相见,在他们心里,余颖已经死了,也好,不然怎么解释?

    那些做完的任务世界的亲朋好友,余颖是很放心走的。让余颖不放心的是,在她的记忆中已经面容模糊的亲生儿子乖乖和余伟。

    在这些任务世界哩,余颖一直依靠着脑海里和家人在一起,留下的点点滴滴支撑着,毕竟每一次做任务,都是在完成委托人的愿望。

    每一次做任务的时候,余颖都要小心,就怕被人察觉出荷原主的不一样。心累!虽然余颖不知道,万一被人发现她不是真正的原主,会有什么遭遇?

    但是不妨碍,余颖知道,做事情要低调,甚至做什么事都要迂回。

    回到当初,是余颖现在心里一直努力下去的动力,这样子就可以回到自己孩子的身边,她一定要回去,那么必须接更多的任务。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余颖有一种直觉,乖乖会遇到麻烦。

    其实说起来,如果做母亲的余颖真的死亡,那么乖乖的监护权,应该是自动转移到他的亲身父亲身上。

    不是余颖心里不相信他们,实在是自从离婚之后,乖乖的另一半血缘亲人,就没有探望一次乖乖,所以余颖是根本不相信前夫家里的人。

    那么法律让乖乖的监护权落在前夫手里,而不是余伟手里,这让余颖实在是无法安心,她要回去,把自己的儿子亲手养大,然后看着他娶妻生子。

    余颖想到这里,感觉有些心酸,不过更多的是庆幸,她还有机会回去,那就好。

    想到这里,余颖静下心来,点开自己的系统,那里是一个大大的三s满意度,于是余颖很满意地笑了起来,终于有因果点入账了。

    不过阿一没有白升级,帮了自己很多忙,余颖一点也没有后悔自己花因果点在阿一身上。

    然后余颖开始该升级的升级,比如养气决,这已经是升级很多次,名称虽然看上去是地摊货,但是以余颖使用过的心得来看,效果不错。

    接着就是加点,什么根骨,智力、力量等等。

    另外就是准备接任务,其实余颖已经有体会,越是难度大的任务,越是挣得因果点高,只是那种五星级任务,余颖还是不敢接。

    因为五星级任务,有可能任务人有去无回,这是系统新添加的备注,据说有人接了五星任务,进去之后,不是原主的身份暴露之后,直接就是被大佬拷问灵魂。

    后来就是有人去救,也已经是废了。

    看到这里的时候,余颖身上的鸡皮疙瘩一下子立了起来。

    拷问灵魂?是怎么拷问法?一想到这种情景,余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其实在余颖的感觉里,现在这个身体应该就是灵魂体,因为她现在这个身体就没有感觉饿的时候,当然也没有别的生理需要,什么吃喝拉撒睡,都不需要。

    一想到被人揪出灵魂体之后,拷问什么的,让余颖无端想到以前看过的仙侠里,那些炼魂幡,还是搜魂手段什么的,想到这里,余颖身体颤抖一下。

    如果真的是这样子,绝对是让人欲生不能,欲死不成,更坑的是所有的记忆,都有可以被抽取。

    想到这里,余颖的浑身有些掉进冰窟窿里的感觉。

    如果余颖心里没有什么大的牵挂的话,那么死不死的话,已经是无所谓,毕竟她已经多活了很多次,算是已经多活了很久,因为她做了十次任务。

    但是余颖一想到乖乖还等着她,要是自己不回去,那么乖乖说不定会落进后妈的手里,而后妈又有几个是好的?再加上前夫一家人,实在是让余颖不放心。

    想到这里,余颖有些焦躁,要好好活着!活着真的很难。可是再怎么着急,也没有什么用。

    于是余颖运行起来养气决,然后心情一点点平复下来,这时候的余颖,已经是比较理智,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么只能小心谨慎,勇往直前。

    不过余颖还是决定把这种五星级任务,放在一边为妙,同时余颖决定要赶紧提升自己的一切,加强自己的实力,这才是正道。

    想到这里,余颖点开任务,就见一个明晃晃的五星级任务挂在上面,余颖眨巴一下自己的眼睛,看看这明晃晃的五星级任务。

    虽然因果点拿的多,但是没命了,不是什么都化为虚有?

    这想法刚在脑海里闪过,余颖就猛地发现,这个任务已经有人揭了,于是消失掉。哇!好厉害的人。余颖一笑,希望这个人顺顺利利完成任务。

    于是余颖就打开第一个任务,扫视了一遍内容,委托人是个富家女,在某个私立学校读书,结果爱上了校草,但是校草不爱她,要知道校草是全学校女生的偶像。

    富家女倒是不气馁,拼命努力学习各项机能,就是为了配得上那个校草。

    可惜校草最后也一直没有喜欢上她,反而喜欢上一个看上去很平凡的女孩子,这让富家女感觉自己情何以堪,最终竟然因为这事死了!

    看到这里,余颖怎么感觉这任务是穿进某种套路小言文里?女配虽然是白富美,竟然比不上平凡普通的女主,直接被女主pk下去,被男主捧在心里的人是女主。

    当然男主竟然看不上肤白貌美的女配,看上有些平凡却又不平凡的女主,实在是狗血言情的必备条件。

    只是从介绍里看,男主应该没有做错什么事,人家没准就是爱心灵美的人,这种男人属于珍稀动物,值得保护,余颖有些调侃地想着。

    另外余颖希望这所谓的任务,不是和女主抢男主,要知道女主、男主应该没有干什么错事吧。

    然而令余颖失望的是,委托人的确是想要把男主抢过来的心愿。那么这个任务不接,因为感觉是去拆官配。

    另外天下的男人这么多,难道除了校草就没有好男人?委托人已经变得有些魔障,也许是求之不得,委托人才有种说不出的心气,有了这个任务。

    想到这里,余颖微微摇首,人各有志,爱情有几年的保质期?何必单恋一支花!而且这个任务也太简单点,还是留给新手做吧。

    余颖打算换个任务,就点开第二个任务,委托人是一个猎户家的小娘子。

    委托人从小在一个挨着大山的小镇长大,家里只有她一个独生女儿。

    家里也算是有点薄田,光靠地里的庄稼,是勉强糊口,幸亏委托人的父亲会在山里打猎,倒是让委托人的家里在小镇里,是过得最好的一家。

    所以不少人家都看中委托人,想要她做自家儿媳。

    不过委托人她爹,最终给自己女儿选中了会读书的人家。

    要知道那时候,读书人已经可以参加科举,考上秀才之后,再去考举人,然后进京考进士。如果真的走上仕途的话,就可以改换门庭。

    甚至就只是考上秀才,就可以免除名下田地的税赋,这样子就可以节减出不少粮食。

    看到这里,余颖微微皱眉,其实读书人能一路考上去,那是要花不少银子的,只怕那读书的一家人,要吃不少苦头才能供出来,有得就有失。

    不过此刻余颖在心里,颇为怀疑的是一件事,作为未婚妻的委托人一家,是不是也会卷进去?很难说,但是一般应该是多多少少要帮衬一下。

    想到这里,余颖接着看下去。

    其实委托人和订婚的人家算是早就相识,晕!难道还有点青梅竹马的场景?

    在委托人的记忆里,这位未婚夫的母亲,原本是所谓的贵人,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落魄了,就带着一个奶娘和她自己的儿子流落到了民间。

    呵呵!余颖感觉到了不妙,有句话说:落毛凤凰不如鸡,但是往往落魄的凤凰不肯面对现实,还总琢磨着怎么样飞上枝头?

    那几位落魄贵人,正巧遇到原主的亲爹,说起来原主亲爹曾经是那个贵人夫君的下属,看到原本上司的妻儿受难,所以就出了一把力,找了个地方,让他们在小镇住了下来。

    后来那个贵人带着奶娘,拉扯着孩子,供他读书。

    只是余颖感觉大大的不妙,这种情况嫁进那个家,对委托人来说,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毕竟麻雀变凤凰,不是一般人都做到的。

    最让余颖担心的是,有些人落魄之后,都是想着尽快在爬上去,那么委托人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样呢?

    后来委托人订婚之后,那个奶娘就被未来的婆母派来,对委托人进行诸多方面的培训,什么起卧坐立,都是要讲求规矩,另外就是女红上更是要求严格。

    原本的委托人,从小是一个天性活泼的人,却不得不依从那个嬷嬷的调教,生活变得比较压抑。

    但是亲爹劝说:要知道你已经定了亲,将来和夫君在很多地方格格不入的话,那么日子不会好过,所以委托人不得不收拾起性子,做一个合乎标准的未婚妻。

    看到这里,余颖心里明白那一家贵人,应该还是想着杀回去,不然也不会急着调教委托人,看多了的余颖,此刻有种预感,这个委托人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

    要知道高门大户的媳妇不好当,难道这个委托人的任务,是当好一个好儿媳或者是好妻子?

    晕!应该不会这么倒霉吧!余颖心里不怎么自在,难道这第二个任务又要废了?

    让余颖当所谓的好儿媳,余颖才不去,宁可去接五星级任务。

    不过还是看完再说,余颖定定神,然后接着看下去。

    果然供个读书人是件不容易的事,于是原主的亲爹,不得不去打更多的猎物。

    这让委托人替自己的爹爹委屈,因为一旦是打猎,说不定会遇到什么危险,原主不想让给自己父亲太危险,但是她的爹爹坚持要去。

    看到这里,余颖决定要是能接的话,就接下这个任务,因为委托人不是那种为了婆家,就忘了娘家的人。

    委托人只能是在家里提心吊胆地等着,说起来她对于未来夫家的感情,自然比不上相依为命很多年的父女情。

    当年原主的娘亲难产,在生下原主之后,就身体变得虚弱起来,后来在生了一场风寒后,就去了。

    可以说是亲爹一把屎一把尿把原主拉扯大,甚至为了女儿不受后娘的欺负,就没有再娶一房妻子。

    对于原主来说,父亲才是她最亲近的人。

    原主曾经求父亲不要去打猎,太危险,但是父亲摇摇头,说自己的女儿早晚要嫁到夫家去,他这个当爹的,自然要多给女儿打好基础。

    现在多帮帮女婿,那么将来自己的女儿嫁过去,也会腰杆子挺直一点。

    听到父亲的话之后,委托人大哭一场,她不要爹为了她太辛苦,她只希望爹好好的活着。

    只是委托人最终也没有制止住父亲的行为,因为这时候的父亲,已经是走神了,她知道父亲又想起去世的母亲,如果不是为了她,其实父亲早就去地府找母亲了吧?

    所以委托人只是小心打理着父亲的东西,希望他平平安安的。

    看到这里,余颖松了一口气,因为这个委托人表现的更多是对亲爹的不舍,应该不会是当那种好妻子、好儿媳的要求吧?
欢迎您阅读似水年华流年所写的小说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