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第十八章 疑惑

作者:似水年华流年 类别:玄幻小说
    就在这时,文静之就听文远之说:“这段时间,我仔细考虑过了,你最好让你婆婆留下来,和你们住一段时间。”

    文远之这时候,之所以会这么说,就是因为文静之的行为,让人无法放心。

    但是另一个听话的人文静之,手里的杯子差点掉下去,整个人就如同被雷噼了一把,有点蒙。

    让婆婆跟他们一起住,那怎么行?想到这里,文静之心里实在是不爽,感觉自己就如同吃了蛆。于是她撇一撇嘴,以前又不是没有一起住过?那老太太就是土包子。

    但大哥文远之一副特别坚持的样子,让文静之感觉大事不妙,她终于想起来,现在她的后台,可就是只剩下一个文远之了。

    可是和陆奶奶一起居住的感觉不怎么好,于是这时候,文静之手里的点心不吃了,手指在无意识地捏捏捏,脑海里很快就回忆起嫁给陆靖安后的情况,毕竟时间并不久远。

    夫妻两个人一开始就是单住的,但是后来文静之怀孕了,然后要生孩子了。说起来文静之可就是个大小姐,那里会带什么婴儿?

    还是乡下的婆婆陆奶奶跑来伺候月子,然后就留下带孩子。

    为了这个,文静之忍了,不然让她带那种不会说、不会走、只会哭的小孩子,时间短了还行,但是时间长了绝对受不了,就是她最心爱的女儿陆欣也不行。

    可以说在那段时间里,是勤劳善良的陆奶奶把家里的活都包了,文静之为了不带孩子,也不得不忍了下来。

    等到陆奶奶把陆欣带到3岁后,孩子们都进了幼儿园,文静之就有些忍不住,很想让婆婆麻利走人,要不是她不想和陆靖安吵架,她早就想让陆奶奶走。

    但当年,文静之跌了一个大跟斗后,才知道这世上,不是人人都是她亲妈,自然不会处处让着她。

    不过那一次的打击,对文静之还是有点用处的,知道有时候做事需要迂回,让文远之感叹,自己妹妹文静之终于算是有点长进。

    等到嫁给陆靖安之后,文静之那种自我感觉高人一等的习惯,对陆靖安的时候,是收了起来,毕竟她还是想着和陆靖安保持婚姻的。

    但是对于其他人,文静之还是把自己最真实的思想,不经意间就表露出来,这其中就包括自己的婆婆。

    其实文静之一方面是习惯,一方面就是打算用这种态度表明,她和陆奶奶之间的差距大,让婆婆自动走,这样子丈夫就不会怪她。

    这一点文静之的确是算对了,陆奶奶最终等孩子适应幼儿园之后,就回自己老家了,甚至走的时候,一句话不说儿媳的坏话,只是让小夫妻两个人好好相处。

    所以文静之的小日子,过得还不错,当然在她心里,一般要把大女儿排除在外。

    其实文静之也想过让这个讨厌的大女儿去陪婆婆的,但陆靖安知道后想了想,倒是答应了,甚至打算着以后就要多抽点时间,常常回老家看看。

    结果文静之一听,当然不愿意丈夫把剩余时间用在回老家,而不是来陪她,很快就改了主意,依旧留着大女儿。说的时候,是用留在露城对孩子的教育好这个借口。

    虽然陆靖安有点奇怪文静之的变化,但是最终认为当妈的,是为了孩子好,就没有再往下想。想到这里,文静之都感觉自己当初想的太简单,差点让丈夫发现不对。

    看到妹妹的脸色变了好几变之后,陆靖安又喝了一口茶,却发现茶已经变冷,喝下去之后,就感觉自己整个嘴巴变得有些苦涩不堪。

    其实文远之知道自己所作所为,实在是有些卑鄙。

    当初算计了陆靖安,现在又要算计大外甥女陆颖,但这不是没有办法了吗?要是陆靖安知道整个事情的真相,绝对要和文静之一刀两断。

    但是要是两个女儿都离不开当妈的,也许为了孩子,陆靖安不会离婚,所以文远之打算是赌一把大的,务必让妹妹的婚姻保持下去。

    想到这里,文远之按按自己有些头痛的地方,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虽然陆家人被算计,但是谁让陆靖安被妹妹看中?和妹妹比,陆靖安被牺牲,是理所当然的。

    只是这一切成功与否,重要的一环是建立在,大外甥女能够被催眠成功才行,如果小姑娘忘记了被殴打的过往,在心里头把自己的妈妈看重,那么事情就明显得好办。

    当然只是这一点还不够,文远之还知道,最重要的一环,就是自己妹妹的态度,如果妹妹还是这样厌恶、憎恨态度对着大外甥女,那么谁也不放心她跟这个孩子多接触,就是文远之也不放心。

    虽然文远之有些卑鄙,把大外甥女当成筹码,但是绝对不想沾染人命,尤其是大外甥女的命运,在他插手之下,会偏离原本的轨迹。

    想到这里,文远之终于轻咳了一声,吸引了文静之的注意力之后,开口道:“你现在明白自己的处境吧?陆靖安很有可能去查你的过往。”

    听到这话,文静之的脸有些发绿,因为那一段年少轻狂的岁月,对文静之的影响太大。甚至文静之知道,一旦陆靖安知道那一段过往,只怕是受不了。

    “大哥,让他查不出来!”文静之一下子抓住文静之的手,喊道。因为她的手留着不短的指甲,再加上过于用力,差点抓破文远之的手。

    “这怎么可能?知道你那件事的人太多了。”文远之看看有些刺痛的手,却没有抽回手,然后摇摇头,妹妹的要求他做不到。

    要知道那里是舅舅家的大本营,他手下的势力根本就无法插入。

    此刻文静之的脸色变了又变,如同打翻了调色盘。

    这一次文静之终于知道,原来陆靖安的翅膀已经长硬了,要是弄不好,这个家就是要分崩瓦解,所以她急着说:“大哥,你一定要帮我!我不要离婚。”

    “那好!你一定要记住我的话。”文远之接着就开始告诉自家妹妹该怎么做,这一次文静之听得很仔细。看到这个样子的妹妹,文远之还是感觉有些安慰,希望这一次能够过好这一关。

    对于文家兄妹的算计,陆靖安、陆奶奶是丝毫不知道,作为接任务的余颖,倒是心里嘀咕了一下:应该是文远之作为狗头军师,给文静之支招去了。

    不过这一次文静之应该是有些受教,不然也不会改变策略,采用冷暴力对待原主。好想跟去看看情况,不过余颖转念一想,没这可能,这个身子还是六岁的小萝莉,家长们是不会让她离开视线的。

    果然等文静之回了家,陆奶奶三人就感觉她竟然一下子变了,脾气一下子收敛了很多。

    但是包括余颖在内的人,一个个都是见识过很多事、很多人,尤其是余颖那是练出来的人,自然看出来文静之的态度,那是一种退让,而不是发在内心的想要变。

    另外余颖并不看好文静之的表演,因为有句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文静之现在应该恨着原主,而且太不敬业,演技浮夸不过关。

    虽然文静之脸上是挂着笑荣,只是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神都是冰凉的,也就是看着陆靖安有点热乎气。

    这个女人应该从文远之那里知道点什么东西,所以态度变了。可惜的是,文静之这人,大概就没有从心里感觉自己做错了,或者是认为祖孙两人都是笨蛋?

    说起来余颖是一点也没有感觉到,文静之有什么痛改前非的心思,大概是一门心思,想要忽悠一下陆家的人,等着事情过去,就会老毛病发作。

    反正原主一生就没有得到母亲的青睐,只得到了文静之的嫌弃、厌恶、痛恨。

    当然余颖也自认为,自己不是那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人物,绝对不会得到文静之的喜欢。所以看到文静之有些僵直的笑容,余颖竟然打了个哆嗦。

    还是陆奶奶看见之后,把大孙女护住,然后道:“静之,孩子现在心里还不太好受,所以千万不要在意。”说完陆奶奶,就拉着大孙女回房间。

    气的在后面的文静之有些要发疯,真是的,她好不容易拉下脸来,朝着她们笑,结果陆颖那个熊孩子看见她,如同面对一条狼,吓得小身板只往后退。

    而那个老太婆就赶紧过来,带着大孙女撤离。

    仿佛她文静之就是一个有害菌,时时刻刻都需要提防。这一点,让文静之气的就要爆发,结果正看见陆靖安坐在那里,那张冷淡无比的俊脸,正淡淡地看着她。

    于是文静之一下子看呆了,甚至思想变得呆滞起来。

    因为这时候的陆靖安,虽然已经渐渐失去了那一种青年人特有的青春洋溢的活力,但是岁月让他整个人都变得更加具有那种成熟男人的气韵,所以更像某个人。

    于是文静之的眼睛一下子变得痴迷起来,就这样看着陆靖安,喃喃地道:“晋安!”

    对于文静之,陆靖安虽然说心里感觉这个女人心太狠,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有着点侥幸?希望文静之她,能够认识自己错误的想法。

    但就在刚才,文静之那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让陆靖安看着心悸,因为太假,那双眼睛里时不时地闪着寒光,一看就知道,这个女人从心里就排斥祖孙两人。

    原本陆靖安还害怕女儿因为天生恋母,会上当,但是小朋友明显记着自己被打的情况,即使文静之手里没有拿什么武器,看见他也感觉不好,小身子想要往后退。

    然后陆奶奶也看见了,赶紧把大孙女捞走。

    留下的陆靖安,就看见文静之眼里闪过的阴霾,这一刻,陆靖安心有发凉。

    其实孩子为什么怕文静之?陆靖安是很明白的,被打的要死的孩子,能不长点记性?

    这时候,文静之这个想要重新获得别人信任的人,应该花更多的时间,来证明自己是无害的,是值得信任的。

    但是文静之显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看到孩子害怕就要恼火,也太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另外,还有一件事,不知道为什么?陆靖安感觉文静之的叫声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古怪,晋安?还是靖安?

    对于心里的疑问,陆靖安处理起来,明显成熟很多,即使心里有所怀疑,也是神色不动。

    但是陆靖安还是神色变的更冷,那种对文静之说不出的冷淡,让文静之又气又恼,怎么会这样?但是心里却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愉悦,因为这么出色的男人,竟然是她的丈夫。

    可以说,这时候的文静之,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有些癫狂的状态,眼睛一下子亮了,紧盯着陆靖安,上前一步,有些含煳地叫着:“晋安,是你?”

    而陆靖安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虽然这一次文静之的声音依旧含煳,但是他一直认真听着,自然听得出来,好像是‘晋’字,而非‘靖’字。

    这中间一定有事!但是陆靖安却什么也没有说,同时按下自己想要摸一下自己脸的冲动。

    一边的余颖回头看了一眼,感觉文静之已经化身为花痴女,而且那个名字,听起来,其实和陆靖安的名字是有些轻微的差别。

    而原主的爸爸陆靖安,应该有所察觉了,那么是不是那一场争吵,就是因为陆靖安发现了秘密?所以夫妻两个人才会翻脸。

    嗯,后来陆靖安好像就不在原单位,下海了。

    但是因为原主和妹妹陆欣的关系,所以还保持着夫妻关系,但是其实是分居状态?哎!这个身子太小,什么帮都帮不上。

    不过余颖决定,打死不和这个抽风的文静之好,这就是帮了陆靖安的忙吧!

    余颖虽然有些不确定,但是这时候的她,也是有心无力,不管怎么样,说起来,如果文静之有所隐瞒,那么这场婚姻中最受伤的人就是陆靖安。

    所以,要帮陆靖安走出一条新路来。

    想到这里,余颖笑着靠着陆奶奶,“小颖,跟奶奶来,帮奶奶做饭。”这时候陆奶奶发觉儿子、儿媳之间的气场不对,所以带着余颖离开。

    “晋安?”陆靖安有些怀疑地问了一句,眼睛中带着一些疑惑,

    这让文静之有些清醒过来,神情上有些慌乱,于是赶紧摇摇手,却又赶紧止住这个动作,转移话题道:“哎呀,靖安,你原谅我吧!我当时是一时生气,失手了。”

    说到这里,她微微仰头,这个姿势是最彰显她的美丽容貌,尤其是生了两个女儿之后,体形恢复得特别好,在她看来,陆靖安应该看在做了夫妻好几年的份上,不再追问什么。

    但是陆靖安反而只是冷冷的一笑,站起来,转身走了,甚至对文静之摆出的那个姿态,从心里是嗤之以鼻,有没有搞错?以为搔首弄姿就可以逃过这一劫?

    同时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到了一种凉气从心里头升起?这个女人应该是在诱惑他,可惜他不喜欢。

    而且‘靖安’和‘晋安’两个词虽然读起来很像,但是并不一样。

    其实文静之为什么一定要嫁给他?这个疑问陆靖安早就有。

    但是刚开始陆靖安没有在意,毕竟文静之和他结婚的时候,还是原装货,那时候的他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甚至从心里想着怎么好好照顾妻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似水年华流年所写的小说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