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夙孽 第二千五百六十章 摹天衣

作者:籽日 类别:玄幻小说
    大王子仿佛演戏上瘾,即使是对自己人也继续拿腔拿调配合自己脸上完美的和善表情,“做什么那么小气呢,你忘了我们是亲兄弟,人家不都说嘛血浓于水,我和那小家伙骨子里流的可是血不是水呢,我努力要找的东西他也跟上来了,也想要呢,还有那么渴求的眼神,我怎么会独吞这些东西,他想要就给他吧,我这当哥哥的平时似乎也没有什么大度气派,今天总该让着我弟弟点对了,要把这东西故意让开他的事情,千万不要让他知道,不要让他有什么心理负担,那样才像是他今生的也疼爱他的哥哥。我看过很多人这么做,完全不能够体会到是什么样的感觉,看来,天意觉得我在体会这些情感上简直太过孤独,非要给我送来这一次的机会呢!”

    ***

    巴伦王子端起面前的茶三心二意的啜了一口,茶香很快在唇齿之间泛滥,但是,他根本没有体会到那个味道,在他脑海里泛滥的,是眼前的这些麻烦事,当然也算不上是特别的麻烦事,要不然的话,他一生就都住在麻烦里,总要伸出一只手或者是扩大胸膛把这些麻烦包围住,到那时,他才是真正的胜利者,他的目光终于落到正等着他开口的宰匹身上,“除掉大王子的事情要加快了!被打痛了的狗回头咬人的时候,可会凶狠的像狮子!”说完之后巴伦王子把目光放到他手边放着的执事的认罪状上,目光沿着字迹流动,一开始是涓涓细流之后快速流动起来,“那东西天衣无缝,模仿的很好,没有人会知道并不是这家伙亲笔,而且毕竟画押是真的,这就已经足够!”之后,他把目光移向宰匹,“我那骄傲的哥哥,此时此刻一定在想办法,而且是方式要想出很多精致又尖利的办法,他没有吃过这样的亏,现在一定会是像疯了一样的寻找办法对付我们,在他想出的那些办法之前,我们必须先下手为强之前无数次,我们都是吃亏在速度上的!”

    其实,关于巴伦王子说的这个无数次,是指的他自己,他跟他哥哥的战争由来已久,虽然最开始的时候,他一直装作他只是受害人。用了更高明的办法,躲在他发出的回击之后。但是那些让他绞尽脑汁的办法,只是给大王子殿下带来了一些麻烦,却并没有真的击倒他的哥哥!没有被打倒的饿狼,还有力气起来,还有力气奔跑的饿狼,不会变成兔子和山羊,他们只会变成更加凶狠的恶狼。

    宰匹为了能够抓住大王子的把柄又何尝不想把速度加快,但又谈何容易,他时常在心里感叹自己还是上了年纪,有可能一直被这些年轻力壮的家伙甩在后面,每当那个时候他就劝他自己千万不要选自己的年龄,忘记是最好的他不知道,他不知道,他已经垂垂老矣,不知道他自己身中剧毒,不知者无畏,他现在需要他自己无知,“他们是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拥有了执事的一个画押手印,除此之外上面的字迹,所有的内容,都是他们伪造的,把这样的东西拿出去指认大王子,并不是一件很有底气的事情,而且众所周知,执事在那个时候得到了鲁哈尔的帮助在死礼中成了天选之子,虽然看到最后的结果,无论是可汗和大汗,都怀疑其中有猫腻,但执事在被抓的所有时间当中,有大部分的时间在参加死礼,无疑会向大家指明,他能够落到巴伦王子他们手中的时间是极短的,要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抓住他,并且留存证据的话,就会变成更加不容易的事!”这都不用太过高明的脑袋去想,只要笨笨的想一想就能想得到!

    巴伦王子看出他的犹豫,那些犹豫他自己也曾有过,毕竟这可不是什么过家家的游戏,哪怕一个笑容又错之前所有的努力都会灰飞烟灭,他是从一无所有中走来的,无论如何也不能走到灰烬的里面去,“总归是要试试的!而且鲁哈尔这个存在我们也要好好用用!”

    此时此刻,同样的时间,同样的想法,也在大王子的脑海之中反复转圈子。鲁哈尔在被逼迫之后真的做到了。做到了,在那么危险的情况下救出了执事,可问题在于,这一次自己有什么办法再逼他一次,逼他重新走到自己身边逼他把真心献出来,逼他乖巧的帮助自己在他弟弟的棺材上再钉上去一根钉子,他自己已经钉上了几根,但那还不够,他的弟弟在玩命的挣扎,他能够感觉得到,就连现在他的弟弟也在想方设法的给他做个亲哥哥打造棺材。真是有趣啊,他们兄弟能够送给彼此的礼物就只能是这东西呢!然后马上又想到鲁哈尔的可恨,把他身边的那块太子令牌骗走。但是那恨意马上又变成了一种嘲笑,他把那东西骗走就要让他送回来,哭着喊着的送回来。每一个在自己这里拿走东西的家伙,他们都会后悔的。而且还会是那种无药可医的后悔。

    巴伦王子扣合茶盏的时候。看到无声无息站在他面前的鲁哈尔又一次与他哥哥同时想到这家伙的可恶,那么痛快就倒戈那么痛快又反复。就算那些都不重要,现在站在自己面前,这幅镇定自若的模样,真想让人亲自动手撕了他。明明是已经头也不回,走开的人,怎么能够连生戏也没有的就重新站在自己面前。起码应该问一问自己还想不想见到他,或者是听到他的声音,甚至是看到他的影子。这家伙自高自大的,根本不像是一个奴隶出身的家伙。怎么会这么有气质呢?要是跟他哥哥同款战力可能都快要把他哥哥比下去了。看来日后再见到他哥哥的时候,他可要告诉他一声呢,这样的家伙怎么能够留在身边呢?比他这个当主子的还像个殿下。他要是想送鲁哈尔点儿亏吃应该没那么难,这么看似简单的挑拨。在别人身上未必管用,但是到他哥哥那儿,可会精准无比呢。

    巴伦王子看了他一眼,又把目光移回到自己手中的杯盏,这白瓷做得真不错,洁净如雪,可是有一点不好,心里阴暗的人应该用不得这种瓷器,要不然,心里那点黑暗想法都会投影到上面,连自己都看得清清楚楚,就像现在,他仿佛能够看到他心里面正在生成的那把刀,正在无比精准地砍向他的哥哥……
欢迎您阅读籽日所写的小说金枝夙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