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夙孽 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 石时 复影

作者:籽日 类别:玄幻小说
    石门应声而开。比黑暗更黑暗的光,很明显的停止在与石门内中白色透明的光相交接的那条线上,彼此不再侵犯。看到黑暗与光明有如刀切的分界线,那种奇异的景象阿森底又忍不住,半张开了嘴巴。是啊,所有的力量在面对强大的对手的时候。都会适可而止的妥协。那并不是说他们在相互喜欢,而是他们都为彼此头疼,最后只能在某一个边界上握手言和,不再冲突!就像现在的自己和那只巨魔一样。阿森底心中对那只巨魔充满了讨厌。这是人类的地方。应该由人类来主宰,哪怕什么鬼,他从头到尾都是这样的想法,在任何时候都没有改变过。直到他想要那透明的光线中更仔细的打量其中的变化时,比黑暗更黑暗的那种黑光,其中的力量已经拉着他重新返回之前他们所经过的所有路径。再一次回到那只巨魔的面前。

    巨魔那种夯土为墙一般的声音,再一次震耳欲聋般的响起,“我的奴隶,去看看那块乌黑的石头上,有什么样的变化在发生,无论看到什么都要事无巨细的告诉我!”他的声音慢而阴恻恻的!仿佛他已经发现了阿森底的那些不诡。阿森底还记得那些部落里的老人们曾经说过,那些恶魔如何处置被他们认成是背叛者的人的血腥故事。不仅要一口口咬掉他们身上的肉,之后,也会诅咒那些叛徒的生生世世都会被自己的仇人报复,会一直被那些由他的刀亲手杀死的人奴役。那些从前死在他们刀下的人,会把他们的下辈子的愿望一点点的摧毁,直到最后扼杀他们全部的生存希望,成为这世上最痛苦的行尸走肉却一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阿森底在快要浑身发抖的时候,赶紧告诫自己,回忆这些传说中的恐怖事件,并没有任何的真实意义,眼中的魔鬼是不同的,他受了伤。就必须要获得自己的帮助。自己也当然可以趁他之危,占他的便宜!

    他终于变得稍稍镇定,将目光移过那块黑色的石头上面,看到自己在那些迅猛的时空之中,一顿一顿的穿越了某些东西。而在那个时刻,他能感觉到那是一扇被黑光打开的门。之后乌黑的石头开始展示合周公子他们那里的情况。本来,一直被围困在一个四面都是光滑石头的死胡同中的所有人。所有人……他注意数了一下,的确是所有人,除了他之外,所有的人都还在。本来,他很满意的看到的那些东西,直到,他在向左边转过目光的时候,突然惊异的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存在于那里。在那些人看来,自己应该是没有一个失踪过的正常存在,可是自己的身体在这里在这巨魔身边,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前,恶魔身边的那个人模仿着自己的脸。在这里面做坏事,意思当然是要将他所做的坏事全部推给自己儿,现在,在合周公子他们身边的那个人,也是某个人扮演着自己吗?还是说。那本来就是自己真实的分身!因为他刚刚杀了那个出卖者的原因,他不敢将这个问题问出口。只能这样老老实实的继续接受沉默的惊吓。巨魔提供给合周公子他们的这扇门,打开的时候应该没有任何的声响,因为一开始他们任何人都没有察觉到。

    直到合周公子低下头来,再仔细的查看了胳膊上所画出的那幅壁画,才好像是发现了有一面墙在无声无息之中打开了阻碍。他们当然只能没有选择地进入其中。

    而跟自己一模一样的那个阿森底,则是最后走进其中的。这么看来,这个人的性格和自己很相像,但是也不能由此推测,他真的就是自己的分身。而不是只是扮演皮囊上相像的完全赝品。

    就在阿森迪底还在努力睁大眼睛想要辨别画面中的那个阿森底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时候?一种奇怪的感觉,一种正在向前行走的感觉,如同是曾经奔流上岸,但是现在又退潮回归的潮水一样回到自己的心胸当中。画面中的阿森底一定是自己了,因为自己能够感受到他的所有想法,连他现在走的路,对那些尖刻的石子便器的想法,也一一清楚的出现在自己的心头。

    事实是应该是这样的,当虚无之门打开的时候,自己身体当中的一部分灵魂窜到了这个巨魔的墓室,而另一部分灵魂还留在原地。刚刚所有人被封闭在四面皆是封闭时的死胡同当中,所以自己不能够感觉到残余灵魂的那些想法,现在当所有的门都被打开,当他们可以经由巨魔的邪恶打算真正的进入首席长老的墓室的时候,那些灵魂又被阿森体感重新感知到。

    阿森底的的唇角开始微微向上倾斜,他在感叹世事的嘲弄,自己根本无法救这些人,哪怕刚刚自己的心意没有变,但是现在却得到上神的通知,自己一定不能因为自己的一半还残留在那里,另一半在这里就乱发善心。也就是说,他比现在在墓道中之中的任何人责任都要重大,因为他要保护的是两个人。而且主要是自己!

    在合周身边的那个阿森底,身体里发出来的颤抖与恐惧,他都能切切实实的感觉到。而且,最让他无语的是,明明门他们都已经打开,他们只要按照那种在他们看来已经变得稀薄的黑光走就可以了,可是在那块乌黑石头里的愚蠢阿森底,又一次不负众望的在所有选择里面选择了最错的错路。而且,那错误也绝非他故意,他诚心诚意为合周他们指路,就是万里挑一的走错了路。看来,自己在从前也做了很多这样的事情,只是那时候不自知,而这时候另一半的灵魂在欣赏这些愚蠢举动的时候,真是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呢。愚蠢的阿森底正在欲哭无泪,而且抓狂到极致,甚至要将自己的身体撞上对面的墙壁,想要用蛮力打开那面墙。站在巨魔身边,观察着这样图画的阿森底不自觉的抚上了自己胸口。然后在心上低低的咒骂,“臭小子,你倒是轻点儿啊,心都要让你撞破了,难道你真的要在这里自毁吗?”终于,那个愚蠢的阿森底因为身上的剧痛,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他停止了撞击,然后老老实实的坐在地上。观察着蓦然出现在他面前的阴刻壁画,其实在这整个墓葬之中,出现的壁画大多都是彩色绘画,像这种阴刻线条的其实很少。
欢迎您阅读籽日所写的小说金枝夙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