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夙孽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小金点

作者:籽日 类别:玄幻小说
    她与沙木丢了那幅画,不得不尝试这个缝隙,然后再试着找回画像。

    “跟我来!”沙木警惕着四周的风吹草动……

    “去做什么,我丢了那幅画,这是天意。也许我们会被困死在这里,要不然就是被他们抓走。”宁月变得愤愤不平。

    “我们得先离开这里!”

    他紧紧拉住宁月那双不断在颤抖的手,奋力跳向那个缝隙。

    侍卫首领,仍在指挥着异族人转动他手里的挂画,“再向左边一点,只要一点。停住,刚刚的一瞬,明亮的发簪,对,就是那个小金点。”他抛弃了手里面正紧握着的手下递给他的水壶,简直是扑到了挂画身上,仔细去观看那模糊的金点下面的面孔。身后的侍卫配合着,将手中的烛头举得更高,以便高灯下亮。

    挂画上的影像与他心中一直期待的面孔渐渐重合。

    “我们终于找到他们了。他们所在的圈子是由六个人组成的。这里的迷宫我们不好进入,他们也同样,最后都意味着很难出来。所以要先闯入有六个人的迷宫。”然后他扭头对身后的侍卫吩咐道,“去转告江直将军,让他们试图闯入祈福者的阵营之中,进入有六个人的圈子寻找他们。这是我们唯一能在人群中锁定他们的特征。”

    似乎是与生塔之中闭塞的狭窄通道相同,宁月与沙木又经历了一次狂沙砾石与闭塞空间的重重围堵,然后出现在另一个圈子之中,“我们的确是闯出来的,这确实是能通过的缝隙。唯一不好的是我们依然找不到方向。如果转不出正确的方向的话。”沙木顿了顿,“我们应该将错就错。”

    “不行,一定不能拖延,我见可汗的时间。”

    “如果大阏氏的选择本已经是悖逆,那么是否符合规定的时间又有什么意义?又何必遵守那些不重要的东西?现在最关键的是要活下来!如果想要报仇的话,要先活下来,如果要改变一切的话,也要先活下来。”

    “可现在只有见过大汗,才能真正的活下来,否则一直都会是行尸走肉。况且,他们一定已经认出了沙木你,那么为了让你就范,他们的目标就会指向你喜欢的那位无忧姑娘。你解决不掉你身上缠缚的危险,就会殃及你的心上人。”宁月的声音盖过了风沙的吹拂!

    “她现在名正言顺的男人是合周公子,只有合周公子是靠山,在这山坡之上,没有人敢动她。”沙木的声音里是让他痛苦的肯定!

    “可合周公子让我去找相师,相师又让我去找你,今天的这场混乱,看在大阏氏眼中的根源,只会是合周公子。她讨厌忤逆,对忤逆的惩罚也从不手软。甚至会手段残忍。”

    “她会去找无忧!”

    沙木的目光里涌起宁月所希冀的那种恐惧。而且含量更浓。她还想要再多说些什么,沙木已经能感觉到这些祈福者脚下的步伐在加快,“我们要赶紧寻找下一个缝隙。他们应该也已经闯了进来。趁他们还没有完全掌控这里,我们要寻找机会出去。”

    “可那些画纸?”宁月仍然对那幅半成品的画作不死心。

    “如果在我们逃跑的途中能够再次遇到,就拿回来,如果不行的话只能放弃!记住跟之前那次一样,你只负责逃跑,我来应付他们。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回头。”然后他再次蹲下来沿用上次的办法,倾听可能出现在那个急速旋转的圈子里与所有声音不同的声音。这一次比上一次找到缝隙的时间要快,不过他们转到了外面的大圈子。

    “这里的旋转的祈福人的数量怎么多了起来,要围拢成这么大圈子,至少会有上百人吧!”宁月转着圈子上四个方向上瞧,“画像有可能在这里,我们应该分头寻找,只要不走出这个圈子,就不会轻易迷路吧。这里是一体的。”她刚刚打算着要到另一个方向上看看。

    沙木已经拉住她,“但是很不巧,我们这么快就就要跟他们会合了。”

    宁月向沙木刚刚的望过去的方向,只来得及瞥过去一眼,就又被他拉走,不过在那一眼当中,她已经捕捉到,流水一般向他们涌来的侍卫们。

    沙木向前推了她一下,“现在从这里开始,贴着这些祈福者,绕出的人墙,跟他们一个方向一直向前走,直到再次遇到我!我过去把他们解决掉。”

    宁月还要说什么,沙木已经向着与她相反的方向快速跑过去。

    “我们看到了两个身影有别于这些黑白袍子的人。”打前站的侍卫调转回来禀报。

    “马上确认他们的身份!”

    “遵命!”小侍卫跑回去。

    异族首领坐在马上蓦然向前伸出手,似乎在虚空之中抓起一张大网,有无数的火星在上面跃动,又转瞬熄灭。

    大阏氏的侍卫首领,投来好奇的目光。

    异族人面带傲色的解释,“只要身披秘术加持过的飞火之星,我的手下就可以随时将他们眼中看到的情况用虚茫之星传回我们这里,犹如耳报之神。”他语毕,再次向前挥动起手臂,他身后的异族手下涌出,追向刚刚侍卫们消失的方向。“已经得到确认是沙木。”须臾之后,冥冥之中有声音在回禀。

    “抓住他。”异族人大声回应。

    “他朝另一边跑过去了。”

    “跟紧他不要弄丢了。有没有发现宁月的踪迹?”

    “暂时还没有!”

    “那就要先确保抓住那个沙木。”

    大阏氏侍卫看向异族人,“抓到任何一个都算是收获。离开了沙木的宁月早晚会落入我们手中。”

    沙木此时已由刚刚的快走再到跑动起来,时不时的回头观瞧一遍,确定他故意的行迹可疑,已经吸引了全部的侍卫。接下来就是要给这些人点颜色看看。然后他开始向左右仔细观瞧,寻找能够利用的工具。除了祈福者还是祈福者!要不就是他们曼妙的长袍子。

    不过马上有一个东西让他眼前一亮。

    是那种造型憋屈却容量极大的专门用来盛装圣酒的酒壶。

    他应该能用它们做点文章。

    祈福者的圣酒被沙木一把夺了过去,喝了一口,再俯身吸了一口插在地上的火把之上的蹿跃跳动的火苗,不可思议的事情在那一瞬发生,长长的火舌似乎被他吸入嘴巴里,转过身张开嘴巴喷出一条火线,与此同时将手中剩下的半壶酒洋洋洒洒在半空之中。
欢迎您阅读籽日所写的小说金枝夙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