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啥时传遍全城了

作者:扬秋 类别:玄幻小说
    刘二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气,可跟谁说呢?事是凤公子惹来的,但非他本意,他压根就没异心,他要是贸然跟人抱怨,万一被人将话传到凤公子耳里,那就是原本没事,也生出事来了。

    谨一又都跟在大教主身边,他要是跟谨一抱怨,等于是将话传到大教主耳中,他可不想大教主对凤公子生厌哪!

    回头教主要是知道这事是他挑的,不剥了他的皮才怪。

    思来想去,也就只能跟张长老说一说了。

    张长老是瑞瑶教的人,对教主是感恩戴德满心感激,虽与大教主一同长大,但他有儿有女,看事情绝对比大教主要更世俗些,就算他知道了自己心中埋怨,也不会往外传话,给教主夫妻生出事来。

    所以刘二对着张长老可说是把心底积压的怨气,全都一吐为快。

    正如刘二所想,张长老有儿有女,对世情比黎漱要明白许多,听了刘二的抱怨,他很理解的拍拍刘二的肩头。

    “真是辛苦你了。”把这么多事全都积在心底,面上还不能显露出来,“没事,没事儿,以后啊!有什么事别搁心里头,跟哥说,你放心,哥听了绝对不会往外传。”

    刘二听了直点头,张长老这话可真是说到他心里了。

    跟在教主身边的人里头,除了自己都是女的,他总不能找春江她们说吧?更不能找凤公子身边的人讲,至于底下的人,完全不列入考虑。

    不过之前也还好,就是来了赵国之后,连续遇上定国、冷门主这些人,才让刘二心头郁气散不出去。

    张长老再拍他的肩,“凤公子既然无意,怎么不趁早打发了冷门主他们?”

    “冷家倒还乖觉,自那回教主宴请冷夫人她们之后,冷夫人就已经改弦易辙,要给女儿另择佳婿,岑家嘛!他们那位二庄主近来行事越发张狂,已经到了直接挑衅岑庄主权威的地步,岑庄主忙着处理他,一时半会儿也顾不上女儿的事。”

    张长老倒了杯香茗给刘二,刘二润喉停了半晌又道,“至于胥天门门主,他虽一心要把女儿塞给凤公子,但苏夫人母子等人,见识过荣国公府的富贵后,有心想把苏南殊许给荣国公的儿子。”

    荣国公的儿子有嫡有庶,世子自是早早成亲了,苏门主之妹与荣国公夫人有夙怨,荣国公夫人能点头让儿子娶苏门主的女儿为妻?

    刘二觉得有点难度,不过张长老笑着摇头,“咱们看戏的不怕台高,就是得看好戏才过瘾,你若觉得有难度,那咱们就帮着架柴呗!荣国公不是找人行刺大教主吗?他虽失宠于皇帝,但他还是高高在上的荣国公啊!”

    一点实质上的损失都没有好吧!

    在张长老看来,荣国公失宠于帝王,其实长远来看,对荣国公是有益的,他没本事,摆明了就是富贵闲人一枚,意图用帝王亲卫行刺一个江湖人,对外界来说,只彰显了荣国公的权势涛天,不然怎能动用皇帝的亲卫呢?

    可在真正的权贵眼里,荣国公的作为不啻是找死,会用皇帝的亲卫,表示他自己手里无人可用,他一无实权国公借皇帝权势,对付一个江湖人?

    传到他国只会让人耻笑,赵国皇帝的亲卫最大的用处,不是保护皇帝的人身安全,而是被用来对付一江湖人?最好笑的是,他们还被这个江湖人打得落花流水,真是无用至极。

    在赵国权贵看来,这,才是荣国公彻底失宠于帝王的主因。

    你拿保护帝王安全的亲卫去对付一个江湖人,要是得手,有胜之不武之嫌,偏是输了,亲卫竟如此没用,连个江湖人都对付不了,还谈如何保护帝王?

    荣国公只知埋怨亲卫们没用,没能帮他出气不说,还让自己失了帝宠。

    却不知道自己早在无形中得罪了不少人家,他找的亲卫们大多是与他家有往来,有交情人家的孩子,这些人虽是挂名亲卫,实际上就是来镀金的蹭个经验值,说亲的时候面上有光。

    因此他们的武艺不过就是花花架子,但是被个江湖人打趴,这就让皇帝不能忍了,晾着荣国公的同时,这批亲卫们在家养伤时,统统被解了职,而且还被标记,日后亲卫不再用这些人家里的孩子。

    来蹭经验值不是不行,但手底下到底得有点本事,一点本事都没有,挂闲职,没问题啊!你别给皇帝丢脸啊!知道自己没本事就躲着点,别净想着拿皇帝亲卫的名衔去替人撑腰仗势欺人啊!

    要知道他们这么做,丢的可是皇帝的脸面,皇帝能饶了他们?

    皇DìDū不用说什么,眼皮子一撩,底下的官员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些被撤职还被记档不录用的家族,能给始作俑者荣国公好看?要不是荣国公夫人一贯的好名声好人缘,荣国公的儿孙们早被人欺负惨了。

    这些人家之所以没对荣国公府落井下石,全是看在宫里对荣国公夫人的态度良好,才没有动手。

    再加上荣国公手里没钱,面上无光,很自觉得缩在家里不出门,要不然,他早就被人收拾了。

    刘二对张长老说,“其实我是恨不得他能出门,不必咱们亲自动手,多的是人要对付他,可惜,荣国公夫人把人看得牢牢的,他自己也不愿出门,这才让他苟活至今。”

    此外还得顾及威远侯,毕竟是威远侯的好友,而且荣国公会和大教主对上,也是威远侯之故,所以刘二还真不好明着出手。

    再加上如今自家得借威远侯之力,募资兴建有间客栈,哦,还有货栈和商队,一时半会儿,还真不好与威远侯交恶。

    但是荣国公敢暗算黎漱,不止刘二生气,就是黎浅浅和凤公子、凤老庄主也很生气啊!恨不得捏死荣国公咧!

    可惜,不能动手!真是叫人扼腕。

    张长老笑了笑道,“我相信,除了威远侯之外,大概所有人都巴不得荣国公早点去死吧?”

    刘二闻言愣了下,心下一算,嗯,还真是。

    贤太妃有孙子、曾孙子,对这个年纪老大,行事却远不如孩童不懂事的儿子,早就有点厌烦,早年放任儿子不学无术,是为保他的小命,以及自身的荣华富贵,这个世间没有儿子傍身的女人,日子实在苦啊!

    她不想一辈子老死在后宫,儿子若是还没成亲就一命呜呼,她这个太妃大概只能重回后宫长住,要是儿子成亲后没生孩子就死了,她就得跟儿媳两个一起守寡,寡妇的日子难熬,不能穿红戴绿,还得清修度日,过得跟尼姑差不多的日子。

    放着富贵不能享,这不是贤太妃要的生活。

    所以她一直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儿子长大,成亲到生子,而荣国公也不负重望的长成一个纨绔不说,还很自以为是,认为这天下他哥第一,他第二,除了他哥不用听他的,所有的人都得听他使唤。

    国都里人都知道他性子,全都顺着他来,谁让他得皇帝宠爱呢!

    没想到遇上个江湖人,不买他的帐,他就昏头了。

    贤太妃不是没劝过儿子,可是儿子到底都已经是为人祖父的人了,她就算身为其母,也不能管得太过,再说了,自儿子出生后,她也没太管着他,现在想管,荣国公还真没把他娘放在眼里,就更别说放在心上了。

    至于荣国公夫人,她如今儿女双全,孙子都有了,对这个只会惹祸让自己收拾,花大钱养小妾外室的祸头子,她还真没什么耐心了。

    世子嘛!对老父还是有些孺慕之情,奈何老父心心念念的都是娇嫩的小妾,没有儿子的存在,世子也心寒了,再加上父亲闯祸惹事的能力,随着年纪渐长也越来越强悍。

    瞧,这回直接就把皇帝的宠信给作没了,还惹毛那么多人家。

    在荣国公世子看来,这事其实也不能全怪他爹,该怪那些人的儿孙们,老在他爹面前吹嘘自己有多能耐,否则他爹能找这些人帮忙?而且答应出手的,也是他们自家儿孙,怎么能把责任全推到他爹身上呢?

    可人都是这样的,做错事,自己也觉得不对,可是自责,还是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轻松呢?

    所以他爹就承担了所有人的怪责。

    要不是他娘运作得宜,还连着进宫好几回,这些人家看宫里待他家态度没变,才不敢贸然对付他们。

    荣国公世子这个嫡长子尚且如此遭遇,就别说其他人了。

    刘二想了下,便问,“怎么做?”

    “不用咱们出手,只要让那些人家,别忘了荣国公所赐就好。”

    换句话说,只要针对那几个配合荣国公,来行刺黎漱的家伙就好。

    只要这些人日子过得不顺遂,他们就会牢牢记得,自己有今日是拜谁所赐,就算荣国公不出门,他们也会想办法把他弄出府,然后找他算账。

    反正都没前途了,弄死荣国公出气都是有的。

    刘二闻言笑了,“好。”

    张长老又道,“至于冷门主等人,倒也不急,那个叶家……”

    “叶家现在可是乱成一团,虽然是把叶三爷兄妹的身世说清楚了,但张城主夫人哪信啊!她可是曾经亲自带人堵过张城主的,可是她又不能让叶三爷兄妹与叶夫人滴血认亲。”

    除此之外,张城主夫人因为之前太过粗暴杀人减口的行为,令她身边侍候的人为之心寒,为她办事的人为之胆寒,逮着机会告状的告状,出卖的出卖,将张夫人这些年来排除异己的作为全都抖个干净。

    张夫人那张温良贤淑的面孔,就似华丽的锦袍被一举撕裂开来,露出了底下的肮脏不堪,将张夫人丑陋的真面目毫无遮掩的曝露在世人面前。

    张夫人出身涎城富商方家,自家女儿被女婿这样对待,方老太爷得知消息当场吐血昏厥,方老太太原要赶去为女儿撑腰,可到底是丈夫比较重要,所以她只派长子长孙去给女儿撑腰。

    然而一到城主府,方大老爷父子就被人晾着了。

    方大老爷气得跳脚,又担心家里老父的情况,张嘴就骂人,从张城主的老娘,一路骂到张城主的儿子,浑忘了那是他妹生的。

    在门房侍候的小厮端着热水过来,砰地一声把茶盏掼在桌上,一时热水四溢,张大爷唯恐热水烫着了他爹,焦急的找人拿布来擦。

    可屋里屋外侍候的人没一个理会他,反而个个对方家父子怒目而视。

    方大老爷看到小厮端来的只是热水,气得暴跳如雷,“你们城主府就是这么待客的吗?我好歹是你们城主夫人的兄长,是城主的大舅子,你们不好好请我们进府,把我父子晾在门房这里,还拿白水招呼我们?”

    “有热水就很不错了!我呸!你家养出的好女儿啊!一个杀人凶手的兄长,有热水给你们就算我们厚道了。”

    “什么杀人凶手?你给老子说清楚。”方大老爷闻言更加火冒三丈,气得冲上前就要揪住小厮的衣襟,伸手就要掌掴小厮。

    见他动手,立刻涌进一堆人来,有人去推方大老爷,也有人趁乱撕扯方大老爷,连上去相劝的方大爷也没幸免,直到门房管事过来。

    “干什么,干什么呢?”他一到,就喊那么两声,大家闻声停手退开,不过还是对方家父子怒目而视。

    方大老爷因刚刚的推搡,形容有些狼狈,他怒冲斗天的指着小厮们,斥问管事,“这就是你们城主府的待客之道啊?”

    “哦,方大老爷见谅,小刚他娘三年前死于夫人的杖责之下,说是他娘偷窃,可今时却查出,是因为小刚他娘不愿帮夫人谋害城主怀孕的小妾,所以被夫人诬蔑,如今真相大白,小刚见了您,自然是愤恨难平。”

    方大老爷不防有此节,闻言愣住,管事指着另一小厮又道,“他姐姐貌美被城主收房,夫人嫉妒,在她吃食里下药,令她生了怪病,毁了容貌不说还失明失言失聪,最后她受不了跳井自尽。”

    方大爷傻了,张大了嘴巴久久不能言,管事才不管他们心灵受到多大的打击,又继续细数方才动手诸人家人的遭遇。

    方大老爷听到最后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原来这些人都有家人死在他妹妹手里啊!他妹妹几时变成这个样子了?

    “这些事已经传遍整个涎城了,怎么方大老爷不知道吗?”

    “什,什,什么?已经传遍了?”方大老爷顿时整个人都蒙了,想到去家里传话的那人,竟然没把话说清楚,心里实在气得不行,要早知道是这么回事,他拚着被娘骂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上门来。

    他却不知,是他错怪那个上门送信的人了,人家是想把话说完的,可谁让方老太爷承受力太差,话都没听完就吐血昏厥了呢?
欢迎您阅读扬秋所写的小说穿越之教主难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