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八百一十六章 有人偷龙转凤吗

作者:扬秋 类别:玄幻小说
    黎浅浅心说,这人真是个呆子,心里想什么全写在脸上了!不过她还是看在他给蓝棠添妆的份上饶过他好了。

    “好了!商少堡主心疼未婚妻,这也是应该的,你们就别笑他了,万一把他惹火了,把气出到季瑶深头上,回头她得找我兴师问罪了。”

    商少堡主摸着头直笑,蓝棠她们听了黎浅浅的话,已然收敛了些,只是笑影还挂着,把商少堡主的脸看得又红了一回。

    蓝棠并不刁难人,且商少堡主还给她添了嫁妆,她让云珠研墨,写了两张药方,一张是给季瑶深调养身体,她给季瑶深把过脉,知道她的底子,至于给商堡主夫人的调养方子,就是一般常见的补方。

    商少堡主接过来一瞧,问,“这药方可用?”

    “可用,这是一般人家常用的补方,用的都是平日常见的药材,平价,但是难就难在要长期服用,得有耐心,不过你别小瞧它的功效,经年累月用下来,功效可不输人参燕窝这些高价的药材。”

    蓝棠正色对商少堡主道,“我刚说了,得有耐心,不能喝个三天,觉得没什么用处,就不用了,那可不行。”

    “这是自然。”他娘身体不好,大夫说是什么长期郁结于心,心思重,其实主因为何,谁不晓得,他娘就是要他听她的,听她的话,她说娶谁就娶谁,总之她说什么,他都得照做就是。

    可是他一个大男人,事事都听他娘的话做?没有一点自己的想法?他可是要扛起云天堡这个重担的,如果他真成了他娘想要的那种孩子,只怕他爹会亲手将他从少堡主的位置上扯下来。

    扛不起云天堡的担子,事事听他娘那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的话,他要这儿子做什么?

    忽然间,商少堡主想到了一个极其扎心的想法,他娘千方百计逼着他听话,明知他爹会不喜,却依然故我,是想把他拉下去,然后换他小弟当家?要不然,为什么他娘从不逼他弟听话,反而是他娘听他弟的话?

    他弟要什么,他娘无有不从的,想到这里,商少堡主的脸色骤变,黎浅浅她们是习武之人,商少堡主脸色一变呼吸也变急促了,她们怎么可能没发现,再一细瞧,才知糟糕,商少堡主的脸已由红变白进而转青,蓝棠忙上前要搭他的手把脉。

    谁知商少堡主的手却利落的一反转,紧紧的扣住她的命门,黎浅浅欺身上前,直接出手就点了他几大穴,将他定住之后,才将蓝棠从他手里救出来。

    “这小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啦!竟然敢跟我们棠小姐动手?!”云珠气得跳脚,嘴里大声嚷着,就要扑过来揍他。“要方子,要到手了,这就过河拆桥了!这吃相也未免太难看了吧?春江你别拦我,让我揍他一顿。”

    “你闭嘴。”早前春江的功力不及云珠,不过跟在黎浅浅身边每天勤练不休,功力早在云珠之上,没办法,谁让蓝棠一心扑在医术上,云珠侍候她,便也有样学样,在医术上小有所成,武艺就难免疏忽了些,所以春江的武艺早就越过她,就算她如今急起直追,也追不上了。

    因为当她努力奋进时,春江依旧在前行。

    所以春江让她闭嘴的同时,伸手点了她的穴道,她连反应都来不及就被定住了。

    春江已经看出来,商少堡主是走火入魔了,他不是故意要对蓝棠出手,而是本能反应,他脑子已经浑沌不清,全靠本能来保护自己。

    黎浅浅转头对春寿道,“快去请凤公子过来一趟。”

    春寿点头应诺,话声未落人已不见踪影,攸惠在侧看傻了,没想到黎教主身边的丫鬟身手如此了得。

    她倒是没注意到黎浅浅的武功深浅,因为没见她有什么动作,就把她家少堡主给定住了,不过少堡主那会儿手上抓着蓝棠小姐,未及反应过来,才会被黎教主给制住的吧?

    攸惠如是想,但实际上,以商少堡主的功力来看,就算他走火入魔了,手上还扣着一个人,也不该如此轻易被黎浅浅制服,会被这么容易制住,那就一个解释,黎浅浅的功力远在他之上,她的行动比他出自本能反应的动作还快,如此才能把他制住。

    黎浅浅把人制住后,让人去请谨一和刘二过来,谨一和刘二一前一后进来,看到被点了穴的商少堡主,都不禁一愣,“这是怎么了?”

    “他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就走火入魔了。”黎浅浅道,谨一细细问了情况,然后和刘二一起,把人带去见黎漱。

    黎浅浅看他们走得急,忙在后头道,“我已经派人去请凤公子来了。”

    “那我让人守着,等凤公子一到,就把人请去大教主那里。”刘二停下回道,转过身走了一步,又顿下回头,“是否派人去看看蓝先生,从宫里出来没?”

    “也好。”

    蓝棠是未出阁的姑娘家,且对走火入魔,完全没经验,她不能治,不过等她爹来了,倒是可以去观一下。

    凤公子很快就到了,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凤庄主父子,黎浅浅若有所思的跟着蓝棠去黎漱的院子,看来云天堡和凤家庄的交情不错啊!

    只是在此前,竟是一点也看不出来,他们之间交情好。

    “你怎么会想到,让人去请凤公子来?”蓝棠边走边问。

    黎浅浅道,“我就想他内力要比表舅他们强,所以……”再说黎漱他们年纪不小了,蓝棠婚期在即,若要因商少堡主的走火入魔而伤神,影响到蓝棠的婚礼,那可就不好。

    凤公子在他们几人之中,年纪最轻,体内又有他父母传给他的内力,内力可说是他们之中最浑厚的,不找他来帮忙找谁呢?

    蓝棠笑了下,拉着她加快脚步。

    她们到的时候,蓝海已经到了,他是才从宫里出来,就被刘二带着,一路施展轻功跑回来的。

    黎浅浅他们进屋时,蓝海还有些气息不定,凤老庄主上前,伸手在他背后输了些内力进去,这才让他很快的稳定下来。

    “怎么回事?”蓝海气息稳了,却没有立刻进内室去给商少堡主治疗,而是坐在太师椅上,问黎浅浅话。

    黎浅浅便把刚刚的事,与他说了一遍,还补充了一些自己的看法。

    “……商少堡主很有孝心,但是商堡主夫人的作为大概是伤他极深吧!然后他不知想到了什么,呼吸起了变化,然后就成这副德性了。”

    黎浅浅朝内室比了下,蓝海听了点点头,“如此说来,就不是外力外因所致,是他心里的问题。”

    蓝海想了下,问,“他今儿来是自个儿来的?有没有人跟过来?”

    “有。”蓝棠答。

    蓝海命人将这些人带过来,黎浅浅又道,“还有一个丫鬟,是他派去他未婚妻身边侍候的。”

    “也带过来。”

    有的时候,主子心里想什么,这些侍候的人都看在眼里,甚至他们知道的更多。

    会被商少堡主带来送礼的,都是他的心腹,攸惠尤是,要不然也不会被派去侍候季瑶深。

    人带来之后,蓝海就让黎浅浅去问话,自己则带着女儿和准女婿进内室去给商少堡主看诊了。

    春江看着一屋子人,有些疑惑的问,“教主,您要问他们什么啊?”

    蓝先生真是不厚道,也不跟教主说明白,光叫教主问,能问出什么来啊?

    黎浅浅笑了笑,并没说什么,只是让她和春寿两个帮忙,把她与这些人的对话抄录下来。

    这事简单啊!她们在铺子开张前,招募人手也用过这招的,对她们来说,不过是小事一桩。

    云天堡的人都晓得自家少堡主走火入魔的事情了,只是不晓得如今情况如何,大家心里是又担心又着急,有个事情做转移一下心神,那是再好不过了。

    只是不知眼前这位像天仙下凡一样的大姑娘要问他们什么,若是涉及堡主一家的**,那可就不好了,因此在面对黎浅浅时,大家心里都有些惴惴。

    直到黎浅浅开始问话,他们才放松下来,黎浅浅从他们的姓名年龄等个人资料问起,接着问到他们的差事,家里有些什么人,在堡中当差的,各是做些什么的。

    因为她没问到堡主夫妻,及他们儿女的事情,话题只在被问话人身上及其家人身上打转,被问话的人从原本警戒到放下防备,进而无所不答,后头的那些人听着,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便都放松下来。

    黎浅浅问完一个人之后,看春江一眼,春江会意,和春寿一起将人分成两部份,谨一和刘二也没闲着,旁观过一回后,就各自带开一部份人问话。

    黎漱和凤公子本来在说话,见状便走到黎浅浅身边,问,“这是在做什么?”

    “在问话啊!”黎浅浅抬起头,冲着黎漱甜甜一笑,凤公子看着,笑着扯她的手指一下,“行啊!”不等黎漱表示不满,他已放开黎浅浅的手,拿起她手边在看的记录。

    “表舅您看。”凤公子很自动的改了称呼,黎漱抗议过,不过凤公子都不予理会,黎漱也就懒得纠正他了。“看什么?”

    口气很不好的应了声,手却把凤公子递来的记录接过来。

    他才看两眼,就已看出一些端倪来了。

    “商少堡主有个幼弟?很受宠?”

    “至少比他受宠。”商少堡主是长子,是要当家掌权的,商堡主怎么可能让妻子把长子捏在手里。

    夫妻两在长子的事情上头,几乎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问题的症结从记录上很容易就看出来。

    “这商堡主夫人就是要长子完全听她的嘛!这是在养儿子?这是在养傀儡吧?”凤公子道。“只是从没听说过,商少堡主有个同胞弟弟。”

    “大概是感情不好吧!看看,这人说他姨母是在堡主夫人身边侍候的,他表妹原也是如此,不过商少堡主的弟弟见了她,觉得她可爱,就把她要过去了。商堡主夫人前一天才把她拨过去商少堡主院里侍候,不过因为幼子要求了,她便二话不说,把人拨过去侍候小儿子了。”

    除此之外,类似的事情层出不穷,凤公子看着看着,忽然心有所感道,“他该不会以为,他娘要求他听话,就是要惹他父亲生气,然后把他少堡主的位置,让给他弟来当吧?”

    凤老庄主点头同意侄子的看法,黎浅浅笑,“瞧,这些下人心眼明亮,看主子的事情远比主子自己要清楚得多。”

    凤公子和凤老庄主一起点头,黎漱则道,“如果商堡主夫人执意要儿子娶侄女儿,那她大可让小儿子娶嘛!为何定要执着长子娶呢?”

    黎浅浅笑眯眯的给大家倒茶,边说,“其实商堡主夫人的私心,明眼人一看就知,她是想要儿子娶侄女儿,好帮衬自己娘家,要做到这一点,就如表舅说的,小儿子娶也成啊!可她偏不,瞧她小儿子的妻子是什么出身,这摆明了是要帮小儿子跟长子打对台嘛!”

    商堡主夫人娘家已呈颓势,让儿子娶侄女为妻,是为拉抬娘家,可是若只为此目的,她既然不止一个儿子,为何要强逼长子去娶,小儿子不行吗?她给小儿子娶个武林世家名门的千金,是想做什么?

    试想若让她如愿,两个儿媳妇谁当家?长媳还是小媳妇?长媳出身没小媳妇好,但胜在有她这个姑母婆婆撑腰,但小儿媳的娘家不是好惹的,能由着长媳和婆婆欺负吗?

    如此一来,内宅必定纠纷不断,商堡主父子在前头,为家业辛苦,回得家来,还得面对混乱的内宅,连休息都不得安宁。

    商堡主眼界比妻子好,肯定早早就看出问题来了。

    等所有人都问完话了,就剩攸惠一个人时,黎浅浅一拍额,“竟然忘了你,把你耽误了。”

    “没事,没事。”攸惠一直在屋里旁听,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堡主夫人竟然有意把少堡主拉下马,换小爷上来当少堡主,从前她想不通的事情,也都霍然开朗了!

    怪不得她总觉得堡主夫人待少堡主的态度怪怪的,可是她又说不上来有那里不对,除此之外,她还觉得夫人对那位与少堡主同龄的表小姐,态度很特别,如果把身份换一下,似乎就说得通了。

    攸惠略阴暗的想,该不会当年堡主夫人生的是个女儿,但是堡主要的是一个继承人,所以她和娘家人合谋悄悄的偷龙转凤,把女儿换儿子,等两个孩子长大了,只要让身边的‘假’儿子把‘真’女儿娶进门,如此一来,‘假’儿媳‘真’女儿生下的孩子,就有商家的血脉,她也就不算是商家的罪人了?

    偏偏‘假’儿子不听话,硬是跟她逆着来,打死不肯娶表妹,使她的计划落空。

    黎浅浅一直在看攸惠,攸惠能被派去侍候季瑶深,肯定是心腹,知道的事情绝对要比其他人要多,现在瞧她脸色不太对,黎浅浅心知肯定有事,却不好开口相询,只得暗暗给春江使了个眼色,让她带攸惠下去问话。
欢迎您阅读扬秋所写的小说穿越之教主难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