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七百零五章 善心

作者:扬秋 类别:玄幻小说
    不过郎太医觉悟的有点迟,因为郎七郎在凤公子和黎浅浅面前露面了,不过请个郎太医上门诊治病人,他年纪就算再大,有侍候的小厮和侍从在,为何要特地叫曾孙走这一趟?

    郎太医要真年老体衰到需要曾孙来接人,那也不必出门接诊了。

    他来了,然后叫曾孙来接人,为的,不就是趁机让郎七郎有机会见到黎浅浅吗?

    要知道黎家正在孝期中,虽在南城中住着,却是不举宴也不出门赴宴,更不用说逛街购物了,人家有锦衣坊和天宝坊,想要什么样的衣服没有,想要什么样式的首饰,还需要去店里看吗?自有掌柜的送上门。

    上门拜访?被阻于门外。于她出门时伺机结识?人家根本不出门,怎么制造结识的机会?

    便是因为如此,郎太医才会动了心思,只可惜自家曾孙不争气,跟着管事走还会跟丢迷路,大好的机会就此泡汤。

    凤公子跟黎浅浅抱怨,“这些人真会想。”

    “想想又不犯法,只要没真的付诸行动,我们能说他们什么?”黎浅浅安抚他。

    “不行,得派人盯着才行。”他顿了下问,“刘二他们怎么会发现郎太医夫妻的盘算的?”

    黎浅浅从果盘里插了片瓜给他,然后才道,“说起来很巧,郎太医本来都上车了,又下车折返回去,说是忘了拿东西,亲自回房去取。”她扬眉看凤公子。

    都已经要上车要出门了,却又说忘了东西,还亲自去拿,是忘了什么东西,这么重要,要他走这一趟?

    无非就是托词。

    鸽卫们受过训练,发现这么一桩事,自然要去瞧瞧,这一瞧,就发现郎太医在想什么了。

    本来他们教主正当时,有人想娶她,很合情合理,只不过他们教主的婚事早就有着落啦!这些人不过是白打算罢了!

    话虽如此,但当他们发现郎太医的行为有异时,还是跟着去打探了下,等发现郎太医就是想到要给曾孙制造机会,好接近他们教主,所以才下车找妻子交代这事时,便有些意兴阑珊,不过他们还是很尽责的跟完,然后向上回报。

    因此黎浅浅才会晓得,郎太医之前在盘算什么。

    “不说这个了,你看他的医术如何?”黎浅浅催促他看郎太医开的方子。

    事关他二哥,凤公子自然不会轻忽,拿起方子看起来,看完后,心里有些不怎么滋味的道,“还算可以,不过及不上蓝先生。”

    “那当然啦!”黎浅浅道,“蓝先生可是药王谷出来的,怎么也比郎太医要强。”

    药王谷的医术着实很强,没看被逐出门墙的韦长,闯出了多大的名头吗?

    当然,不能否认的是,韦长确实是很有天份的一个人,也很喜欢钻研医术,要不然也不会弄出那么多稀奇古怪的药丸。

    在太医院里供职的太医们,除了医术要钻研外,更重要的是人情世故上的道行,他们看诊的病人,除了位高权重还是位高权重,再加上病体不适,平常可能脾气很好的人,都可能因为病痛的折磨,而脾气暴燥,若是太医们在应对上略有不慎,甚或不小心误听见什么,都可能全家覆灭。

    郎太医既然能熬到如此高寿,安然从太医院,从京城全身而退,那就表示,不管他的医术如何,他的另一项技能,绝对是满点。

    “郎太医的医术兴许及不上蓝先生,但在人情世故上头,他绝对能甩蓝先生几条街。”

    黎浅浅和凤公子就坐在凤二公子屋子的外间说事,凤二公子在里头,听得直想笑,不过他一笑就会咳,所以他强忍着,然后叫人倒水给他喝,以解缓解不适。

    “公子。”侍从倒茶来,侍候凤二公子喝下。

    凤二公子喝完水,指了指侍从刚端来的药,“那是郎太医开的方子?”

    侍从点头,凤二公子便让他端出去,“还照蓝先生之前给我开的方子熬药,还有,问问黎教主,她那里还有没有蓝先生之前炼得药丸。”

    蓝棠手里肯定有很多,蓝海那里反倒没女儿那里齐全,他们这次到瑞瑶教总坛,蓝海给他开了方子,让他慢慢调养,蓝海本来还想叫蓝棠给他找几瓶他之前做的滋补药丸,可是蓝棠根本没空。

    这件事也只能放着,不过黎浅浅这里应该有,蓝棠可是把她当亲妹妹看,她有的,黎浅浅肯定也有。

    侍从点头,把郎太医开的药端出去。

    他这里的动作,自是瞒不了凤公子,凤公子走过来时,正好和侍从擦身而过,他瞄了侍从手里的药碗一眼后,朝侍从摆手,让他退下。

    “浅浅呢?”凤二公子朝弟弟身后看,没看到黎浅浅,让他有点失望,然而想到这儿是黎浅浅的地盘,她忙得没空过来,也是正常的。

    “刘二来找她回事。”

    “喔。”凤二公子看着弟弟,“可有伯父和大哥的消息?”

    “他们忙着呢!”凤公子拿了棋盘过来,“既然无事,咱们来一盘吧?”

    凤二公子点头,“行。”

    黎浅浅从刘二手中接过一张拜帖,拜帖外观平淡无奇,上头的字写的不错,她不太明白,为何刘二要如此慎重其事送过来。

    “隐龙门少门主龙祈,这谁啊?”

    这隐龙门很有名气?

    刘二便向黎浅浅介绍,原来这隐龙门来头不小,在西越是数一数二的江湖名门。

    “西越来的啊!”

    “是,来人说,和您有亲戚关系。”

    “咦?”真的假的?黎浅浅瞪大了眼看向刘二,刘二摇头,“这得问过大教主才晓得。”

    他们对长孙氏的事,知道的并不多,若真是亲戚,那也只有大教主知道了。

    “你们先去瞧瞧,他既然是从西越过来的,那应该去过总坛才是,先让人问过表舅再说。”

    随随便便冒出一个人,说和她有亲戚关系,就有吗?呵呵,当她是小丫头好骗呢!

    “和我有亲戚关系,就应该和我爹、我哥也是亲戚吧?既然要认亲,也应该送拜帖给我爹才是。”

    越过她爹和她哥,直接找上她,不就是认定她好骗了吗?

    刘二恍悟,“原来如此,怪道接了这拜帖,就觉得那儿不对,原来是这样。”

    教主说的没错,既然要认亲,怎么会越过黎经时父子,直接找黎浅浅?

    “他既然把拜帖送去分舵,就让分舵主见他吧!旁的事,再说。”

    刘二点头应下,退出去后立刻派人通知分舵主,让他接见龙少门主,另外送信去总坛问问。

    龙可人扶着侍女的手,缓缓步下马车,她抬头打量了下,随即撇下嘴角在侍女的侍候下,步入兴隆客栈中。

    在房中坐定,她便迫不及待的问,“如何?可查到凤公子的行踪了?”

    “还没呢!”侍女微笑回答,龙可人手一扬,就将手中的茶盏朝她掷去,侍女笑容消失,脚下微闪,便避开那套天青茶盏,但并未逃过被里头茶水波及的命运。

    滚烫的茶水就这样溅在她的手臂、脸和胸前,疼得她整个人瑟缩成团。

    旁边的侍女对她投以同情的一瞥,但无人敢为她开口求情。

    “咱们这一路,从莲城追过来,怎么就没看到他们?”她那位好哥哥离开时,叫人把她看起来,不让她离开瑞瑶教的总坛,还请总坛主帮忙看着她。

    总坛主对此表示,一句话就想叫老子给你看着你妹?你当你是天皇老子?哼哼!总坛主派人看着龙可人了,不过龙可人是客,他们没理由拘着客人不让走,所以龙少门主他们才走,后脚龙可人闹腾着要离开,总坛主二话不说就放行。

    只是离开容易,要追着她想找的人而去,就不太容易了。

    这里毕竟是南楚,不是西越,不是她隐龙门的地盘,想查凤公子他们的行踪,也不止她一个,还有好些个从凤家庄跟过来的女子。

    本来龙可人对她们非常不屑,认为她们这些人不够资格跟她争凤公子,可后来她发现,这些人的门路比她多,因为出了瑞瑶教总坛之后,原本大家都只能在莲城里头寻找蛛丝马迹。

    然而两天过去,这些人就消失了大半,她不认为她们放弃了,而是找到线索,知道凤公子去哪儿了。

    她的人脉不像她们那么多,但是,她,钱多。

    钱撒下去后,终究还是让她找到了一点线索,她立刻就带着人追了上去,途中遇到两个不要脸的女人,她知道,自己的方向没有错。

    只是龙可人的脾气不好,一言不合就和人吵起来,那两位女侠在江湖上也都小有名气,相貌艳丽的是程家庄的大小姐程家和,另一位端庄秀美,是豫南剑派大长老的关门女弟子高灵儿。

    程家和及笄前就订过亲,对方是她舅家表哥,可惜是个文弱书生,得知家里给他订了这位娇蛮艳丽的表妹为妻,就立刻求娶了授业恩师的女儿,他在婚书上打了个时间差,订亲日期在家里为他下聘的时间早了一个半月。

    程家和的舅母力挺儿子,她一点都不想要大姑子的女儿做媳妇。

    于是程家和就被取消婚事了,程庄主为了让女儿散心,就带女儿去了凤家庄,没想到女儿一眼就相中了凤公子。

    程庄主当然是乐见其成,派了一队身手了得的护卫保护女儿,让她得以追着凤公子跑。

    而高灵儿,她的性情和外表完全相反,是个作风大胆的豪放女,年纪轻轻就养了不少面首,全是英姿挺拔秀美帅气的侠少。

    许多人对高灵儿的行为不以为然,甚至有人等着看她热闹,因为那些侠少们出身都不错,家里长辈若知他们成为高灵儿的裙下臣,任她驱使,大概会气疯了。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高灵儿身边的侠少来来去去,愣是不曾看到家长气急败坏上门揪自家小辈回去,或是臭骂高露儿的场面出现。

    就是那些侠少们离开高灵儿,回归家庭后,也都不曾对高灵儿口出恶言过。

    对高灵儿追着凤公子跑的行为,就有人猜测,她并非想把凤公子收为裙下臣,而是真的对他倾心了,没看这回她出现时,身边的侠少们已经都不见踪影了吗?

    龙可人谨记她爹教她的,知己知彼,方能得胜,所以她一知道,和她们两遇上了,就派人去凤家庄的分舵买她们两人的资料。

    然后就找上门去开骂了。

    程家和虽是出自武林世家,但武力值和龙可人不相上下,她身边的护卫也及不上隐龙门门主指给女儿的护卫,程家和不傻,护卫们及不上人家的,她躲还不行吗?

    隔天天没亮就带着人走了,至于高灵儿?她的武力值可要比龙可人强上不止一星半点,而且也比隐龙门的护卫们强,所以一出手就把人制止了,上门找碴的龙可人一行人,反被高灵儿给制住。

    狠抽一顿后,将人点穴扔在大太阳底下曝晒,高灵儿对龙可人不可能有怜香惜玉之心,所以龙可人和护卫、侍女们一样待遇。

    等穴道自然解开后,龙可人一行反过来避着高灵儿。

    想避开高灵儿,又要追着凤公子,难度可想而知了,也因此龙可人的脾气也就节节升高,今天是泼了侍了一盏热茶,明儿呢?谁也不知,明天自己的处境会不会比今天被泼茶的侍女差。

    好不容易合力把龙可人安抚下来,侍候她歇下了,侍女们退到外头,被热茶泼到的侍女,已经大略处理过自己的伤处了,可是大家看了还是感到触目惊心,女子最重颜面,大家为侍女的将来忧心。

    “能留下命来,已经很好了,旁的,不敢想。”受伤的侍女低着头道。

    其他人也只能劝她看开,不然呢?难道也去毁了主子的脸不成?就算得逞了,除了断送自己一条命,还有家里所有人的命,值得吗?

    还是忍忍吧!也许,等主子如愿以偿,嫁凤公子为妻后,她们这些人的日子能好过一些。

    龙可人不知,她如今避之唯恐不及的高灵儿就在她投宿的客栈里。

    “龙可人啊!她今儿做了什么?”高灵儿问,一名丫鬟低声回答,高灵儿捏着食盒里的一颗蜜糖金桔,“给那侍女送药去,就说,我见不得女儿家的脸受伤,叫她老实上药。”

    丫鬟笑着点头自去送药不提。

    “你们说,凤公子现在在哪儿?”

    “这,可真不晓得啊!”丫鬟们笑着摇头。

    高灵儿冷哼一声,“那家伙就知道使唤老娘。”

    “主子别恼。”

    “是,是不该恼,回头好好的敲他一顿才是。”高灵儿轻笑,笑声如铃在夜色里回荡。
欢迎您阅读扬秋所写的小说穿越之教主难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