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才子 最新章節 第二百二十四章 忙碌的日子

作者:華西里 類別︰歷史軍事
    第二百二十四章忙碌的日子

    突然被小三姐給抱住,吳節被她箍得透不過氣來,連聲叫︰“什麼喘不過氣,我都快被你憋死了,放開!”

    正竭力掙扎間,吳節听到耳邊一靜,聲音都消失了。

    陸爽也發覺不對,連忙放開吳節,轉頭一看,所有人都瞠目結舌地看著著自己和吳節。

    頓時羞得俏臉通紅,她也是一時喜極忘形,忘記了這里有許多人。

    吳節尷尬得不知道說什麼好,過了片刻,突然听到陸二老爺猛一拍桌子︰“家門不幸,出此冤孽,來人啦,把這兩人給我拿下!”

    大喜的日子,出這麼一樁事。尊貴的陸家小姐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擁抱另外一個男子,這簡直就是一樁丑聞了。

    家丁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怎麼,還不動手?來人了,把這兩個無恥丑類給他打死當場!”

    听到二老爺的的喝罵,幾個家丁這才一臉惶急地沖上來,一把將吳節的雙手抓住。卻不敢用力,只拿眼楮看著陸家兩個老爺和老太爺陸炳。

    “放開他,放開他!”三小姐尖叫著,不住用腳踢著幾個家丁。

    可憐那幾個家丁如何敢躲閃,被踢得不住後退。

    眼見著場面已經亂到不可收拾,這個時候,突然間,那陸軒突然大叫一聲︰“不可能,不可能,陸暢怎麼可能中的,為什麼不是我,為什麼不是我?”

    先前自己信誓旦旦地說必中這個舉人,也說了許多大話,可等喜報送到的時候,卻變成了陸暢。

    現在回頭看去,自己簡直就是一個小丑。

    想到這里,陸軒連死的心都有,連叫了幾聲不公平,然後瘋狂地大笑起來︰“不對,一定是弄錯了,一定是有人在給我開玩笑,爹爹,是不是你在逗兒子?”

    就伸出手去抓住陸二老爺的領子不住搖晃。

    陸二老爺被大兒子抖得身子骨都要散架了,一張臉卻變得煞白︰他也沒想到大兒子陸軒居然落第,反到是一向不看好的二兒子陸暢中了舉人。

    “對,對,肯定是這樣的。”陸軒還在不住地大叫,眼楮里全是紅絲︰“爹爹,是不是你在開玩笑。二弟中了第二,我陸軒無論是人才還是才學都高出他十倍,沒理由被他比下去的。肯定是我中了頭名解元,對,還有一張喜報沒送來,再等等。”

    陸二老爺心中慘然,大聲叫道︰“軒兒,軒兒,今年不中,過兩年再考就是。你回……院子去吧,別等了,頭名解元的喜報不是你的。”

    “不!”陸軒聲音更是淒厲︰“肯定是你和伯父安排的,想給我一個驚喜。爹,你說是不是,大伯……”

    聲音里充滿了哀求。

    “夠了!”正亂成一團中,陸炳威嚴的聲音響起,雖然不大,卻讓所有人在一瞬間安靜下來︰“老二,你怎麼管教兒子的,怎麼治家的。暢兒中了舉人那可是天大喜事,你高興還來不及,怎麼反一臉淒涼,如喪考比了?都是你的兒子,厚此薄彼了?今日亂成這樣,我陸家的臉都丟盡了。院子里的日常事務都是你在管束,我看你也沒什麼使處。”

    “是,老太爺!”陸二老爺被父親一罵,身體一凜,忙伸出手來給了陸軒一巴掌。

    陸軒吃了這一記耳光,總算清醒過來,頹然地坐在椅子上,泥塑木雕一般。

    陸二老爺用噴火的眼楮看著吳節和女兒,沉聲喝道︰“把三小姐送回院子去,家法處置。吳節這個登徒子,發送順天府學政,革去功名,交付有司懲辦。”

    “是。”家丁們立即就要動手。

    吳節抽了一口冷氣,雖然去學政衙門以他同皇帝的關系,也不怕,可自己和三小姐的關系如今真是說不清道不明,將來會很麻煩的。

    沒辦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就一揮袖子喝道︰“放開,我自己去。”

    正在這個時候,突然間,有下人來報︰“老太爺,大老爺,二老爺,有位姓黃的老爺求見,說是老太爺的故人。”

    陸家二老爺喝罵道︰“都什麼時候了,老太爺還怎麼見客,把他給我叉出去!”

    “嘿嘿,陸家好威風好殺氣,把老頭子給嚇得。”就在這個時候,大門轟然洞開。

    吳節就看到黃錦背著手慢吞吞地走了進來,背後跟著勾腰駝背渾身拘謹的連老三。

    黃錦還是一普通人打扮,看起來倒是精神,不過卻樸素得毫不起眼。

    “好大膽的老殺才,來人,擒將下來!”二老爺還在怒吼。

    “住手。”陸炳眼楮卻是亮了,從席間吃力地走了過去,朝黃錦拱了拱手,微笑道︰“老黃,你有幾年沒來過我這里了,今日怎麼得空過來。剛才多有得罪,不過,你也是個豁達之人,想必不會同小輩子們至氣。”

    黃錦內是司禮監掌印太監,直接代表皇帝。他今日突然登門拜訪,難道是皇帝有話傳來?

    陸炳心中一凜,突然興奮起來。

    听到陸老太爺這句話,又見他同這個黃老頭很熟悉的模樣。

    眾人都知道這個姓黃的關系密切,至少是身份地位相當之人,心中俱是震撼。

    那林廷陳可是見過黃錦的,想起當日自己曾經得罪過黃錦,面色立即蒼白起來。

    黃錦連連擺手︰“陸公這里門檻高,老頭子沒事可不敢過來。今日卻不是在找你閑聊的,只問你要一人,還請陸公應允。”

    “誰?”陸炳心中失望,知道不是皇帝念起了自己的好處,讓黃錦過來帶話的。強提起精神問。

    黃錦也不廢話,一把拉住吳節︰“士貞,老頭正好找你有事,咱們走吧。對了,忘記給你一樣東西了。”就從懷里掏出一份喜報塞到吳節手中︰“你得了順天府鄉試的頭名解元,這是報子。我正好找你有事,你卻不在家,老頭子就順便給你帶過來了。”

    他這份喜報送得隨意,好象這個解元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啊,吳節中了頭名!”

    這下,所有的秀才們都騷動起來,再顧不得其他,都涌上來,連連對吳節拱手︰“恭喜士貞兄,恭喜士貞兄。”

    吳節心中一陣歡喜,又是一顆石頭落地︰看樣子,這個解元沒有跑掉,害得我先前一陣擔心。

    就連連拱手回禮。

    “走了,真有要緊事,咱們邊走邊說。”黃錦有些不耐煩,又朝陸炳一拱手,拉著吳節就朝外面走去。

    陸二老爺見吳節要走,大怒,就走上前去,卻被陸炳一把拉住,低喝︰“干什麼?”

    陸二老爺見老太爺一臉煞氣,頓時驚住了。

    吳節一走,陸暢突然醒了過來︰“我是死還是活?”

    “痴兒,有我在你死不了。”李時珍一笑,就朝外走去︰“士貞竟然拿了解元,好事,等等我。”

    陸炳是認識李時珍的,見到他,吃了一驚︰“李太醫什麼時候來的,且等上片刻。”

    李時珍︰“陸公,我已經來了一陣子了。就不叨擾了,你的病剛才我隔得遠遠地已經看得清楚,沒什麼大礙,平日里小心不少受涼就好。我還是先去士貞那里討杯酒喝要緊。”

    就飛快地追了出去。

    “啊,太醫院的李時珍李太醫,吳節什麼時候同他認識的。”眾人更是吃驚,都呆呆地說不出話來。

    陸二老爺低聲問陸炳︰“父親大人,剛才那姓黃的是什麼人,吳節和他又是什麼關系,好象父親同他很熟悉的樣子。”

    陸大老爺也走了過來,一臉疑惑。

    陸炳不說話,只伸出根手指在沾了點酒水在旁邊的桌子上寫下一個“錦”字。

    “司禮……”

    陸家兩個老爺同時張大了嘴巴。

    陸炳緩緩地點了點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間,陸軒瘋狂地大笑起來︰“這下你們高興了吧,看到我出丑了吧。我知道,你們平日間妒忌我的才學,早就恨不得我死。我恨啊,恨我怎麼生在這樣的家里,要受盡這樣的屈辱。”

    “大公子,你能不能將腿挪開些,你擋住我了。”一直保持沉默的林廷陳突然站起來,看著陸軒,眼神中帶著一絲輕蔑︰“大公子累了。”

    “小人,小人……”陸軒大罵。

    陸炳面色鐵青︰“老二,你生的一個好兒子,丟人現眼,還不快快領回去!”

    ……

    出了陸府,早有馬車等在外面。

    看到李時珍出來,黃錦笑道︰“東壁要士貞小友的慶功酒,今日只怕不是時候,我同他還有話要說。”

    李時珍︰“黃公你們要辦事自去辦就是了,我先去士貞那里,我的幾條蝮蛇還放在那里,仔細傷了人。要喝酒,我找吳節家人討去。”

    黃錦︰“哈哈,李太醫果然還是那副自在隨意的脾氣,算了,你先坐我的馬車過去。我和士貞在街上走走,說會兒話。”

    李時珍︰“好。”也不客氣,就搶了黃錦的馬車自去吳節的家。

    于是,吳節和黃錦就慢悠悠地在街上走著。

    這一帶都是公卿大夫們的宅第,街上倒也清淨。

    連老三則小心地跟在離吳節和黃錦二十丈的後面,他看得明白,在自己身後,還跟著三四個好手,看他們的身手,應該也不遜色于自己和黃錦,估計是這個黃公的手下。

    吳節看了看手頭的喜報,天已經漸漸黑下去,風吹在身上很冷︰“黃公,這麼急跑來尋我做什麼呀,是不是要讓我寫幾篇青詞?這就作給你。”

    “不是寫青詞,是陛下要詔對與你,讓你好好準備一下。”

    吳節︰“詔對,呵呵。”他一笑,自嘲道︰“黃公你也清楚,我吳節侍奉皇帝陛下,不過是能寫幾篇青詞,寫些故事,也就一個弄臣,詔對這種事情和我沒什麼關系吧?”

    “士貞不用妄自菲薄,你的才學,陛下清楚得很。只不過你沒有功名,軍國大事也沒資格參與罷了。”

    二人說著話,已經行到一座小拱橋上,流水在橋蟣uo殂榱魈剩 謎飧靄硐緣靡斐>糙住

    早已經有人將橋的兩頭有意無意地封住,小心警戒。

    黃錦道︰“重陽節前你不是看過胡宗憲請餉的折子嗎,折子里說,讓萬歲從內努里將休憩玉熙公的銀子拿一些出來,撥到前線。當時,陛下龍顏震怒,命你草擬過一份手敕嚴家斥責。”

    吳節︰“是有這麼一回事,怎麼了,可有寫得不妥當的地方?”

    “不是,你在上面寫過一句話,說軍餉朝廷拿不出來,地方上若能自籌一些最好。”黃錦笑了笑,看著吳節︰“士貞這是提議朝廷加征嗎?”

    吳節心中一驚,這個加征軍餉的罪名可不小,真若落到有心人手上,會有些麻煩。至少一個橫征暴斂的罪名是跑不掉的。古人治國,政治清明的一個標志是“永不加賦”。可對這種說話吳節一向是嗤之以鼻,不加賦固然好,可該收的稅還是要收的。否則,國用不足,很多事情都做不了。

    明朝的賦稅不是太多,而是太少,種類也單一,只一個農稅。問題是,大官僚大地主又是不用交稅的,到明朝末年,隨著土地兼並的進一步加劇,可收的稅越來越少,即便再征,也征不上什麼來。到最後,連軍餉都發不出去。

    明之亡,其實是亡于財政崩潰。

    其實,土地的總量總是有限的,每年的農稅也就那麼些。要想改善中央財政的窘迫現狀,就不得不開闢新的稅源。

    因此,在那分代替皇帝所寫的敕書上,吳節也是寫順了手,隨便加了一句,讓胡總督在地方上自己想想辦法,看能不能收些商業稅彌補軍餉的不足。

    想不到,這卻讓嘉靖皇帝留了意。

    明朝皇帝對金錢一向敏感,如果有新的稅種可用,比任何人都熱心。

    就讓黃錦趕緊過來找吳節,看能不能拿個章程出來。

    解釋完這一切,黃錦笑道︰“我們這個萬歲爺那可是天底下有名的急性子,尤其是這等軍國大事,更是上心。士貞,這可是你的好機遇,好生斟酌一下,寫個好的章程出來。如果中了陛下的意思,再讓閣老們議一議。”

    黃錦的話一說出口,吳節立即精神大振作。一直一來,他在皇帝心目中的定位都不過是一個寵臣甚至弄臣,親近是親近了,卻好象沒什麼可用之處。

    可如果能夠將這件事做漂亮了,自己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將不可替代。

    明朝不缺能詩能文才華出眾的大臣,可懂得理財的能臣干員卻不多。如張居正者,不就是因為懂得經濟事務,才位居一品,權勢滔天的。

    事情很簡單,國家每年那麼大的財政開支,離開了他張居正,還真玩不轉。

    再回想到真實歷史上的那些權臣、重臣甚至奸臣們,誰不是財政上的一把好手。比如北宋時的蔡京、清朝的和紳。

    如果我吳節能夠在這上面顯出手段,就算將來嘉靖死了,也會在新君心目中佔據一定的分量。

    吳節︰“好,我下來之後好好寫篇文章。”

    “如此就好。”黃錦點了點頭,低聲道︰“陛下已經被錢這個字弄得焦頭爛額,我們這些做臣子的看見了,心中也是難過。士貞,你已經中了解元,不日就會有旨意下來,會給你一個方便在大內行走的身份的。”

    二人又說了一些話,這才分手。

    等到回家,天色已經黑盡。

    可屋里依舊是高朋滿座,院子里擺了七八桌酒宴,與座的都是隔壁鄰居。

    據連老三說,為了慶賀吳節高中解元,蛾子說了這酒席得擺兩日,不差錢。

    見吳節回家,鄰居們都同時站起身來,恭喜新科舉子老爺。吳節忙著陪客,吃了一通酒,醉到不醒人事,也顧不上同蛾子說話。

    第二日,酒宴繼續,更有不少同科中舉的同年來訪,自然是一通應酬。

    接下來,按規矩就是拜見房師和座師。

    吳節同連老三一道買了禮物,先去拜訪天字號的房師管定予。結果,連老三剛將禮物遞進去不久就被扔了出來,管考官帶話出來說,他不會見吳節這種小人的,趕緊滾蛋。

    吳節有些摸不請頭腦,他以前和管考官可沒見過面,也沒得罪過他,怎麼在他口中就變成小人了,這事倒是希奇。

    如今,吳節可是皇帝身邊的近臣,眼界不同,涵養也不同,自然不會同自己的房師生氣,一笑了之,也不放在心上。

    接下來該去拜訪副主考陸鳳儀了。

    陸大人家眷不在京城,只在城西租住了一間小四合院。等到了地頭,卻見一條巷子都堵滿了官車官轎,更有不少有品級的朝廷命官站在院門口恭敬地侯著,不斷地朝門房手里塞紅包。

    偏偏門放還端著架子,說我家大人是個清官,不收禮的。

    吳節心中好奇,問旁邊的一個七品官員,才知道陸鳳儀剛補了個吏部的實權官職,掌管著天下官員的政績考核,如今正紅得燙人。

    他吃了一驚,這個陸大人升得好快。

    就走上前去,將一錠銀子遞給門房︰“勞煩,就說……”

    “說什麼說,不見。”門房見吳節的銀子分量不足,心中大為不悅︰“可是我家大人今科錄取的舉子?大人說了,最近實在太忙,沒辦法接見門生,等到鹿鳴宴時見面也不遲。”

    吳節沒有辦法,只得又去拜見包應霞,結果,包應霞卻不在。問他家里人,卻說,包大人心情郁悶,去西山散心去了,有幾日才能回來。

    三個地方都撲了空,沒辦法,只得留下禮物回家。

    回家後不久,陸鳳儀的那個門房卻尋上門來,放下一大堆禮物,笑眯眯地連連拱手,說先前不知道是吳老爺過訪問,多有得罪,我家老爺本打算親自到訪的。只可惜臨時有公務需要處置,就讓小人親自過來賠罪,一點心意,還忘不要推辭。

    陸鳳儀的禮物非常豐盛,其中還有大包銀子,約莫三百兩,很大的手筆。

    吳節大吃一驚,恩師反過來給學生送禮,這事倒是奇了,真讓人想不通。

    既然想不通,索性也不去想,干脆在琢磨一下,給皇帝寫的那篇文章該怎麼弄。

    鹿鳴宴在下月中旬,在這之前,還得去陸家學堂拜謝代先生,拜謝陸家兩個老爺。

    等過了這一段,又得開始準備過年,過年之後又得準備春闈進士科。

    如此算來,這段時間還真有夠忙的。

    ps︰篇幅限制,這一章就寫這麼多。接下來,陸暢兄妹和陸府的情形會在接下來的章節里說說。今天狀態奇差,不敢亂寫,就一更吧。致歉!

    !@#
歡迎您閱讀華西里所寫的小說最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