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驚華 楔子 未嫁先休

作者:西子情 類別︰玄幻小說
    天啟四百三十二年,東璃一百一十六年夏。

    三更鼓響過之後,天幕忽然劃開一線亮光,給一夜雨霧的天色揭開了一道幕紗。

    不久霧色盡褪,天色放晴。一見即知今天是一個萬里晴空的好天氣。

    東璃國丞相府西北角一座破敗的小院子里,傳來了兩個人的說話聲。听聲音顯然是一主一僕。

    “小姐,要是夫人還在的話,看到您今天終于熬出頭了,一定會歡喜的。”透過破敗陳舊的浣紗格子窗,可以看到一個十二三歲面黃肌瘦的小丫鬟,立在一身鳳冠霞披,同樣面色泛黃的女子身後,輕聲道。

    “嗯,娘在天之靈也安慰了!”女子聲音輕柔綿軟,極其好听。是東璃國丞相府排行第三的小姐鳳紅鸞。亦是東璃國第一美人。

    只見她一身的鳳冠霞披,端坐在一面有些殘破的古鏡前,絲毫不損她的柔美。頭上是身邊唯一的丫鬟巧兒綰的飛鳳髻,頭上戴著鳳冠,朱玉垂落間一片華光異彩,身上是鮮紅絲帶的大紅嫁衣,同樣珠翠簇落,流光溢彩。

    這一身的鳳冠霞披,給她整個人兒更平添了三分嬌美,七分嬌媚。微黃的面色被脂粉仔細認真的遮掩去,無論從哪個側面看,都是端的傾國傾城。

    “小姐,您真美!今日洞房花燭夜,璃王爺一定會被您給迷死的。”巧兒看著鏡中的鳳紅鸞,由衷的贊道。

    鳳紅鸞嬌顏一紅,水波蕩漾間一片情意流轉,听到巧兒的話,頓時羞澀斥道︰“小丫頭貧嘴!要是到了璃王府萬不可在人前如此說話,會被人傳出輕浮,惹璃王厭煩的。”

    “是,小姐,奴婢也就敢在您面前說說的。小姐這麼美的人,璃王一定會愛護小姐如若珍寶的。”巧兒立即道。

    鳳紅鸞淺笑不語。

    巧兒又道︰“小姐,听說璃王俊美豐儀,一表人才,而且文濤武功都是上乘,是世間少有的翩翩佳公子,年芳二十就被封王了,京中諸公子都不能攀比,被譽為我東璃第一公子,更是天下三公子之一,多少名門閨秀夢寐以求夫婿之人呢!夫人當年真是為小姐尋了個好夫婿。小姐可知道,咱們府的幾位小姐都心儀璃王呢!”

    “嗯!我知道。”鳳紅鸞對著鏡中的自己淺淺一笑,臉頰溢出一個梨渦,想起今天要嫁的人,心中溢出絲絲甜美。

    從小她就知道,她要嫁的人是璃王。

    君紫璃,這個名字從她三歲起便記到現在。如今她十六歲。關于他的每一件事兒她都清清楚楚。今天終于要嫁給他了,心中怎能不喜?

    想起已逝多年的娘親,鳳紅鸞眼圈不由的紅了,要是娘還在的話,知道她終于嫁給那人,心里該是多麼高興呀!

    “小姐,這大喜的日子,奴婢不該提夫人,讓您傷心了。”巧兒看鳳紅鸞眼圈紅了,也忍不住紅了眼圈,拼命壓抑著眼淚勸道。

    “嗯!”鳳紅鸞點點頭︰“巧兒,幸好這些年一直有你陪我。”

    “小姐,巧兒會一直陪著小姐的,只是巧兒辜負夫人的囑托,沒能照顧好小姐。”巧兒咬著唇瓣,含著淚道︰“前些日子還害得您被四小姐打了鞭子,奴婢沒用。”

    “巧兒,你別自責,那事兒本來不怪你,我們忍忍便也過去了。”鳳紅鸞勸道。想著身上才好的鞭傷別被新婚夫婿嫌棄才是。又想著那人驚才艷艷,不是那膚淺之人,定不會嫌棄于她的。

    “還有五小姐六小姐更可恨,昨天居然將夫人留給你的鳳鳴琴和碧血蕭都搶走了,那可是夫人唯一留給您的東西啊,您怎麼就舍得給她們呢!”巧兒揉著鼻子,氣不過的道。

    “娘親在我心里,永遠都在。那些東西不過是過眼繁華的雜物,給了便也就給了。巧兒,從今以後不準再提了。”鳳紅鸞輕聲道。

    “小姐,都是因為巧兒,要不是巧兒,小姐也不會給了她們夫人的遺物。”巧兒眼淚終于流下來,想起她被五小姐六小姐險些打死,要不是小姐拿出了夫人的琴和蕭,她們不會放過她的。

    “那些物事兒是死的,能換巧兒一命,娘親在天也會安慰的。都過去了,別介意了。以後到了璃王府,我們再找更好的。”

    鳳紅鸞想起那伴隨了自己從小長到大的風鳴琴和碧血蕭,從今以後就是別人的了,心中心疼。但依然安慰巧兒。巧兒陪她從小到大,要不是巧兒,她不定會死了幾次了。娘親若是知道也不會怪她的。

    “希望璃王會好好的待小姐,小姐是這世界上最善良最好的人。”巧兒哽咽的道。

    鳳紅鸞不再言語。想著只見過一面的君紫璃,那是四年前,青山古寺後山桃花滿天飛,那男子一襲月牙白色的袍子迎著桃花而立。當真是人比花嬌。那一眼的風華,她再難忘記。

    今天,就要嫁給他了。時間過的如此慢。

    “小姐,您心中是不是等的急了,如今才三更天,離五更璃王府的人來迎親還早呢!要不您再睡會兒,听說還有拜宗廟,入陵祠,要折騰一天呢!奴婢怕您的身子受不了。”巧兒擔心的道。

    “無妨,我受得住。”鳳紅鸞柔聲的搖搖頭。

    巧兒剛要再說什麼,只听小院外來了無數腳步聲,期間還夾雜著珠翠踫撞,鶯鶯燕燕的吵嚷聲。一瞬間,寧靜的小院頓時熱鬧了起來。

    巧兒小臉頓時緊張的看向門外,听這麼大的陣勢也知道來的定是那些人,小身子頓時一哆嗦︰“小姐……”

    “別怕!是姨娘姐妹們送福來了。”鳳紅鸞心中一緊,隨即安慰巧兒道。坐著的身子站了起來,將巧兒護在了身後。

    巧兒點點頭,想著小姐就要嫁給璃王了,而且還是璃王正妃。今日是大日子,晾她們也不敢再胡作非為的。明明很怕,但是還是從鳳紅鸞的身後出來,護住了小姐。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今天無論如何不能讓她們傷了小姐。

    鳳紅鸞看著巧兒護在她面前,頓時心中一暖。

    只是片刻間,一群女子便進了屋,一陣濃郁的脂粉味撲面而來。當前走進來一個滿頭朱釵環繞,身著大紅錦繡袍子的豐滿女子,年約三十多歲,不算特美,但是有一股子精明和女人的風韻,這兩種結合在一起,不顯突兀,倒是很耐看。

    這個女子是丞相府的二夫人,沐晚晴。丞相府從主母夫人去世後,她一直把持著府中大權,雖然沒被丞相扶正,但儼然是當今丞相府後院最有實權的女人。

    她的身後跟著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子,謂之丞相府的三夫人、四夫人、五夫人、六夫人,七夫人、八夫人、九夫人……總共十二位夫人。

    後面還有幾位貌美如花的嬌俏女子,謂之丞相府的四小姐、五小姐、六小姐、七小姐、八小姐……一共九位小姐。

    在她們的身後,就是府中各方各院的丫鬟婆子了,足足有幾十人,小屋子著不下,都等在了院中。丫鬟婆子手中都捧了胭脂水粉。

    “呦!看看我們的三小姐都等不及,自己已經穿戴好了。”當前走進來的二夫人看著穿戴好的鳳紅鸞一聲嬌笑,只是這嬌笑有些冷意和刺耳。不等鳳紅鸞說話,當先道。

    “哪有新娘子上轎自己穿戴的,這要傳出去還以為我們丞相府沒人呢!”在二夫人身邊的三夫人掃視了鳳紅鸞周身一圈,目光定在她的臉上,頓時嫉妒。尖銳諷刺的聲音響起。

    “可不是嘛!這要是讓老爺知道了,還以為我們欺負你沒娘呢!”四夫人也看著鳳紅鸞的臉,每看一次就想撕碎了。

    “果然是小家子人生的,天生的狐媚子像。”七夫人開口。

    “七妹妹,你可是怡紅院出來的,怎麼能這麼說話呢!應該和紅鸞更親近才是。”被越過去的五夫人抓住機會諷刺道。

    七夫人臉一白,剛想開口,六夫人立即道︰“七妹妹怎麼能和紅鸞比呢!當年那位可是東璃第一妓院冠華居出來的呢!怎麼能是小家子氣的怡紅院能比的?听說當年先皇也逛那里呢!”

    “多不過就是一個賣的地方,冠華居有什麼了不起?還不也是一個千人騎萬人壓的地方。先皇當年……”八夫人立即冷哼道。

    “就是啊,先皇當年可是……听說紅鸞的娘還是先皇的入幕之賓呢……”十二夫人立即接過話道。

    “我也听說了,後來不知道怎麼就嫁給咱們相爺……”

    “……”

    話語越來越不堪入耳,鳳紅鸞的臉色有些白,唇瓣緊緊的咬著,袖中的手緊緊的攥著,這些年她們一直用這個來說娘,但從來夾槍帶棒沒敢這麼大膽,今天卻是不同往日了,看來她嫁給璃王,讓她們嫉妒,如今受不住了。

    一直記著娘臨終的教導,她都忍了下來,如今叫她還如何能忍?

    “你們……”巧兒看著自家小姐,氣憤的眼圈都紅了,瞪著那些女人,她們怎麼可以當著小姐的面這麼說夫人?

    鳳紅鸞伸手拉住巧兒,看著對面的幾位姨娘,慢慢的開口︰“各位姨娘的話要是傳到當今皇上的耳朵里,我們相府怕是……而且要是讓爹爹听了,不知道會如何?”

    不緊不慢的一句話,頓時讓吵嚷的熱鬧的那些女人都安靜了下來。除了二夫人外,一個個臉色都慘白的看著鳳紅鸞。她們似乎說了大逆不道的話。

    “紅鸞說的對!你們這樣議論先皇,若是傳出去想要整個相府都跟著陪葬麼?”二夫人凌厲的掃了一眼紅鸞,對著身後怒喝。身後人群頓時鴉雀無聲。

    “不就是說說嘛,娘你也太小題大做了,先皇都死了三年了,而且說的本來就是事實。誰知道有的人是不是野種……”二夫人的女兒,丞相府四小姐風金鈴開口,她從進來目光就嫉妒恨意的看著鳳紅鸞身上的大紅嫁衣,憑什麼她可以嫁給璃王。

    一听野種兩個字,鳳紅鸞袖中的手更是攥緊。只覺得刺耳。

    “住嘴!”二夫人一看自己的女兒,再次怒喝。別的事兒都可以說,先皇的忌諱卻是不能說。說出去是要殺頭的。

    “就是,二娘,您也太小題大作了,四姐說的對,本來就是事實嘛……”五小姐鳳青靈是三夫人的女兒。平時和四小姐鳳金鈴待一起的時間長了,也學她幾分跋扈。

    “就是,兩位姐姐說的都對。空穴不來風,誰知道三姐是不是我們的三姐呢……”六小姐鳳銀鈴也開口。她娘是府中的四夫人,四夫人是大將軍的嫡親外甥女,在相府中這四夫人和六小姐也比其他小姐說話底氣高。因為身份最高。

    鳳紅鸞緊緊咬著唇瓣,見二夫人一副看戲不再開口,她緩緩開口︰“幾位姨娘和姐妹們要是不明白,一會兒可以去問爹,我想爹一定會告訴你們的。或者是你們要是嫌麻煩,紅鸞可以幫你們問問。”

    一句話出口,二夫人臉一變,其他夫人更是臉一白,四小姐、五小姐、六小姐同樣小臉一白。

    鳳紅鸞目光平靜的看著她們。她們侮辱她不要緊,不能侮辱她娘。忍也是有限度的。今天她大喜的日子,娘在天上看著呢!

    “來人!四小姐、五小姐、六小姐立即去祠堂請跪三天!只準喝水,不準吃飯!”二夫人看著鳳紅鸞,精明的看出這次是過了,她火了。立即對這身後怒喝一聲。

    “娘?”四小姐驚呼。

    “二娘……”五小姐和六小姐立即身子一軟。

    “二姐姐,孩子們無心之失,還是不要吧……”三夫人和四夫人立即求情。

    “這事兒還是要看紅鸞的。”二夫人畢竟有自己的女兒,將難題推給鳳紅鸞。

    “全憑二娘做主。”鳳紅鸞恨極了今天。淡淡的道。

    “壓下去!嚴加看管!”二夫人頓時一氣,開口。

    “二娘不要啊,我們知道錯了……”鳳青靈和風銀鈴立即哀求二夫人。

    “鳳紅鸞,你娘不要臉,沒想到你也黑心,你居然敢告訴爹爹,爹爹也不會向著你的,我說的都是事實,誰知道你是不是你娘和哪個男人的野種……”鳳金鈴開罵了起來。

    “住嘴!你真是無法無天了!”二夫人一個巴掌扇了過去,將鳳金鈴打倒地上,厲聲道︰“來人!將四小姐壓下去!”

    立即有兩個婆子進來,將鳳金鈴拖了下去,鳳金鈴又是哭又是罵的。多數話語是不堪入耳。二夫人的臉色時越來越黑。五小姐和六小姐嚇傻了,二夫人從來都舍不得打四小姐,她們不用人來拖,乖乖的跟著去祠堂了。

    三夫人和四夫人剛要求請,二夫人一個凌厲的眼神掃了過去,她們立即住了嘴。俗話說姜還是老的辣,她們知道二夫人的意思,這事兒只要先穩住鳳紅鸞,等她今天上了花轎,再將女兒放出來也不遲,多不過是做做樣子而已。頓時都踏實了。

    “紅鸞,你看二娘這樣處置可好。”二夫人立即收了一臉陰沉,笑著對鳳紅鸞道。

    “二娘處置很好。紅鸞累了,想休息一會兒。”鳳紅鸞輕聲道。

    “那好,你先休息,等花轎來了,我喊你。”二夫人今日本來想好好的修理一番鳳紅鸞,沒想到看戲看出了問題,如今女兒的把柄在人家手里攥著,要是真捅出去,可就是十條小命也保不住的。沒得了理,自然不敢再生事,順著鳳紅鸞笑道。

    幾位夫人剛才都參與說先皇,如今看二夫人都服軟了,也不敢再生事,都悻悻然的退出了小院。

    轉眼間,剛才熱熱鬧鬧的小院靜了下來。

    鳳紅鸞身子一軟,就要向地上倒去。巧兒驚呼一聲,立即的扶住她,哭泣道︰“小姐,您要挺住。等璃王爺的花轎來了就好了。”

    “嗯!”鳳紅鸞含著眼淚,閉著眼楮應了一聲,身子虛軟的靠在了巧兒的懷里。

    主僕二人都不在說話,時間進入了倒計時,等著,等著,再等著,只要璃王爺的花轎來了,她們便看到希望了。

    只是不成想,這一等便等了整整一日。

    在太陽快要落山的時候,沒等來璃王的花轎,卻等來了一紙休書。

    兩個休妻大字映入眼簾,落款是那個她在心里記了十幾年的名字。筆走龍蛇,瀟灑風流,可見執筆者該是一個多麼俊逸卓絕的人兒。

    這是這麼些年他親手交給她的唯一筆墨,只是這唯一的筆墨卻是休書。未嫁先休。何其可笑?鳳紅鸞看著手中的休書,笑出了眼淚。

    這就是她日盼夜盼,盼了十幾年的人?這就是娘親給她選的良人?良人啊!沒了娘親,她還可以盼著夫君,沒了夫君,她如今還能再盼什麼?沒有了盼頭,這人生還有何意義可尋?

    不管丞相府早已經雞飛狗跳,那些姨娘姐妹們翻塌了天。更不管外面她本來被傳的不好的名聲再加了重重的一筆。拿著休書在鳳府的荷花池前坐了一夜,天明時分,鳳紅鸞就穿著昨日的大紅嫁衣跳進了荷花池。

    荷花池里驚起了一池錦鯉。

    ------題外話------

    新文,歡迎親們收藏!麼麼,O(∩╴∩)O∼

    target=_blank

    通過瀟湘導購前往淘寶網購買女裝,

    免費拿瀟湘幣看瀟湘VIP小說

  (看小說就到海豚小說網︰ www.htxsw.com
網站提示︰
1.若讀者發現有小說妾本驚華最新章節,而海豚小說網又沒有更新,請發站內短信通知我們,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2.作者西子情所寫的妾本驚華全文免費閱讀為轉載作品,章節由網友發布。
3.《妾本驚華》是一部優秀的玄幻小說作品,會員轉載到本站只是為了讓更多讀者欣賞。
4.小說妾本驚華全集所描述的內容只是作者個人觀點,與海豚小說網的立場無關,本站只為書友提供閱讀平台。
5.如果你喜歡小說《妾本驚華》,為了讓作者:西子情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請您購買本書的VIP章節、實體版或多多推薦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