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023 我要回創世

作者:尋君 類別︰穿越小說
    這種殘忍狠毒的話,面前的人毫不猶豫的說了出來。

    “你要我做什麼?”

    “告訴我夏落在哪,前幾天還在A市,現在又不見人了。”

    牧司瑞開著車子,這是完完全全的另一個世界,車子停在家門口,他走進家門,什麼都不管不問,直接往二樓書房走去。

    牧晟宸做著他自己的事情,牧司瑞站在一邊足足站了半個鐘頭。

    “這重要麼?”牧晟宸抬頭看了看他,“夏落的背景對你的決心有影響嗎?”

    “夏落她父親就是赤門老大。”

    一個十八歲少女,是怎麼做到這樣殘忍……

    牧晟宸正坐在辦公桌前,抬頭見到一臉凝重的牧司瑞,不由開口︰“怎麼了?”

    “爸,你從來沒有和我說過……”這一點,他相當不解。

    夏落被綁在椅子上也完全不掙扎,歹徒要她家人的電話,她也毫不猶豫的給了,之後便連一句話都沒有說,確實,那幫人做的很過火,其中的一個男人還打了夏落幾巴掌,但是陸書欣的父親卻在旁邊什麼都沒有干。

    ““赤門”,听過嗎?”

    牧司瑞開著車子往家里趕,他的手握在方向盤上,眉頭深鎖,神情嚴肅。zVXC。

    她被身邊的男人攔住了,大大的西裝外套披在她身上,男人帶著她離開。

    “司瑞。”牧晟宸靜靜的看著他,“你夏叔叔救過你母親一命,幫過我很多忙,而且和你父親也是摯交,于我,于你母親,都沒有任何偏見,當然,如果你因為夏落的背景感到害怕,我和你母親也無話可說。婚姻的事情,父母的話只是參考,你自己的決定最重要。”

    後來,她送父親去醫院搶救,竟救回了一命,只是受到刺激變成了啞巴……、

    但是,怎麼也沒有想到她的背景竟是這樣……厚重。

    這一切發生的這麼迅速,讓人都來不及反應。

    牧晟宸看著牧司瑞驚慌的樣子,一時間竟也覺得好笑,他靠在皮椅上,面色也同樣認真。

    牧司瑞看著牧晟宸如此閑然淡定,他們現在談論的應該不是這麼輕松的話題吧?可是牧晟宸卻愣是表現的沒什麼大不了。

    因為她父親所做的這些是為了她病危的母親,也是為了她。陸書欣的父親,也就是之前牧司瑞見到的男人,是以放高利貸為職業,雖說犯法,但本也沒什麼,尤其是在意大利這種地方,誰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陸書欣也從來沒有因此覺得比別人低一等,也不會因為父親掙錢的手段低劣而感到自卑。

    陸書欣進來看到的場景便是這樣,她驚恐不已,自己的父親頓顯無措的站在一旁,見到陸書欣更是傻了眼。

    她永遠忘不了這個女孩兒的殘忍,果決,她眼里的冷漠讓她全身發顫,她甚至轉身又將槍口對準了她。

    從頭到尾,夏落一句話都沒有說,就將幾個歹徒全部擊斃。

    然後那幾個歹徒剛想開口說些什麼,男人就拿出槍指著站在夏落,誰都沒有想到事情發生,一槍就打在將夏落和椅子綁在一起的繩子上,“啪,啪!”兩聲,繩子應聲而斷。

    陸書欣著急,就上前將沖著男人開槍,電光火石間,夏落手肘向後猛的一搗,頭一低轉身,一腳揚上,男人受到突如其來的攻擊,手一松,槍落到夏落手上,她朝著陸書欣就開了一槍,子彈射進她的肩頭。

    最讓人覺得好笑的是,她的父親在醫院里搶救,她也帶著傷,警察卻來了,竟以綁架罪將她父親逮捕。

    “……”牧晟宸眉頭微揚。

    “不,不是對我有沒有影響,而是你們,你們就不擔心嗎?”

    陸書欣的人生徹底墮入黑暗,她咬緊牙關竟將所有的罪責都承擔了下來,主動向警察坦白。

    陸書欣的父親並沒有要參與這件事情,然而那些同伙卻用陸書欣來威脅他,他們在意大利無親無故,唯一的親人躺在醫院里每天接受治療。

    她孱弱的被綁在椅子上,卻是一副淡漠不已的樣子,他們本沒有想要綁架她,只是因為在酒吧里遇到,然後想勾搭一下,卻沒想到遭到這少女的冷言嘲諷,再加上她身上穿的,用的,點的酒也都名貴不已,心想,一定是富家女,便心生了歹念。

    “擔心什麼?和黑手黨家族有關聯從而招來殺身之禍?”牧晟宸好笑的問道。

    他膽怯了,再加上那些同伙們的利誘,便妥協了,只是站在一旁冷眼看著,他們商量了個好價錢,一百萬歐元。

    然後,他開口。

    牧司瑞眉頭緊鎖,大步走到他面前,“爸,夏落到底是什麼來歷。”

    “怎麼?你怕了?”牧晟宸淡然不已的看著他。

    牧司瑞只覺得好笑,既然她找不到夏落,那麼她的威脅也不存在任何意義,只是……

    然而夏落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舉著槍就朝著他父親開了兩槍。

    最後在監獄里被關了六年。

    “……”牧司瑞咽了咽口水,他當然知道,是意大利四大黑手黨之一,在國內也是讓警察傷透頭腦的黑道集團。

    男人不予理睬,目光就盯著拿槍抵著夏落的男人。

    陸書欣驚恐的看著她,她掙扎著,至少不要傷害她的父親,她說她的父親是無辜的,並不是真心想綁架她,她說她母親還在醫院,她求她饒她父親一命……

    那個場面對陸書欣來說實在是太過于黑暗了。

    她父親原本拒絕,但是小集團賺錢比個人來的速度快,又多,竟一時鬼迷心竅犯了大錯,加入了黑社會。

    “哥?”

    “難道不會嗎?”

    “你找她干嘛?報復還是威嚇?”

    “夏落對你做了什麼?”

    而廢棄工廠里,正當歹徒玩的盡興時,一個穿著黑色風衣的男人走了進來,手里拿著手提箱,站在他們面前,將手提箱隨手一扔。

    牧司瑞不是怕,而是震驚,相當震驚,夏落竟是“赤門”這麼大一個黑手黨家族的千金。他完全沒有去想她父母的身份,背景,他並不在意這些,更況且牧晟宸和尹瑟和他們熟識,只當他們是和父親一樣的商人又或者是其他……

    “說不定就改變主意了。”牧司瑞說道。

    “……”牧司瑞咽了咽口水,喉頭上下滾動著,他沒有想這麼遠,也沒有想的這麼深,他只知道他喜歡夏落,而夏落對他也有感情,他們會像正常的情侶那樣結婚,然後組建一個家庭,就像他父母一樣……

    沒過幾天,她得知父親已經脫離危險,但是,母親卻死在了醫院。

    陸書欣輕笑,而後將事情原委從頭到尾說了一遍,說的牧司瑞目瞪口呆,那是牧司瑞完全不知道的世界。

    原本說好,他只負責高利貸那一塊兒,但是後有一次,他被同伴們叫過去,本以為是要去討債,卻沒想到在廢棄的工廠里,他的同伙們綁架了一個女人,那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夏落。

    敲了書房的門,走進去。

    “這件事情如果泄露了出去,你知道夏落會招來殺身之禍吧?”牧晟宸淡問,而後竟毫不在意的低下頭,翻著手里的文件。

    “夏落,夏家到底是什麼來頭?”牧司瑞緊緊盯著他,“星園項目主管陸書欣,曾經被夏落用槍打穿肩膀,她被人綁架卻憑一己之力槍殺了所有歹徒!”

    七年前,陸書欣的父親在外和人談交易的時候,遇到了一幫人,是個小黑道集團,又和父親一樣,是中國人,便想要拉他父親入伙。

    “……”牧司瑞的全身都提了個緊,他不可置信的看向牧晟宸,他從來不知道,牧晟宸從來沒有告訴過他,“爸……”

    “所以,司瑞。”牧晟宸頓下手中的鋼筆,“如果你要和夏落在一起,你能撐起她的世界嗎?”

    陸書欣說,她要見她,是要向她討一個公道,她想問問,究竟是因為什麼,她非要下狠手。她明明就安然無恙,她明明就有能力不被綁架,但她為什麼要故意被綁架,然後像是玩一場游戲般,結束那些歹徒的生命,玩弄她的人生。

    幾個歹徒頓時就傻了眼,見這場面,二話不說就抽出短槍抵在夏落的腦門上。

    那天晚上,因為她父親太晚沒有回來,她便用手機尋著父親的信號而出來尋找。

    牧司瑞想到夏落的脾氣就知道當時在酒吧,她一定是激怒了那幾個歹徒,才會讓她自己遇險。

    “……”牧司瑞的眉頭皺了起來,原來他真的對夏落一無所知……原來她和他的世界相差的這麼遠……

    “司瑞……”尹瑟和牧念的叫喚,他都听而不聞。

    牧司瑞看著他,依舊是一副淡然的姿態,他真是佩服自己的父親,總是這樣將他堵得話也說不出口,總是讓他覺得自己差他實在差的太遠了。

    陸書欣連反應過來的時間都沒有。

    陸書欣雙手環胸︰“如果我告訴你,你會改變主意嗎?”

    陸書欣從懷里抽出槍就指著那男人,她沒有別的要求,她只要她父親回來。現到脅找。

    “爸。”

    “恩?”

    “我要回創世。”
歡迎您閱讀尋君所寫的小說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