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所有深情都不辜負(5)

作者:尋君 類別︰穿越小說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都不用了。”東方攸搖了搖手,“听說牧念又病了。”

    “恩……不過已經好了。”

    “今天好了,不代表以後都會安然無事,尹瑟,我把心髒送給牧念好不好?”

    卑鄙就卑鄙吧,現在是消老婆大人的氣比較重要。

    “你以前答應過我,決不讓我們在兩個世界的,但你還是自作主張……”

    他和尹瑟都欠了他很多。

    “這種事情可以拿來開玩笑嗎?”尹瑟有些無語的問道。

    “我只是隨口說說……你還沒有完全……”

    “……”尹瑟恨不得一拳頭將他的腦袋打爆。

    尹瑟愣愣的點了點頭。

    “牧念吃這里有用嗎?”

    “多睡會吧。”

    “你還敢這麼說,就不怕我因愛成恨,對你做出一些——”

    尹瑟得意的笑了︰“也不知道是誰,當初直接撲進爸爸懷里,不肯跟媽媽一起走……”

    “恩,奶奶。”尹瑟徑自往客廳走去,幫奶奶端飯菜,“丫丫睡著嗎?”

    那個眼神,明明白白的寫著嫌棄兩個字。

    牧晟宸嘆息︰“那你就去吧。”

    “是啊,不然你把它粘起來給我看看?”

    他是個好人,正如她所說,也正如她所接觸的,他會找到屬于他的另一半,一定會。

    “牧總……”

    晚上,她窩在牧晟宸懷里,掰著他放在自己腹部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著。

    “瑟兒,你明知道我是怕自己離開——”

    “……”東方攸頓時屏住了呼吸。

    “知道了……”

    東方攸真心汗顏,他這輩子應該是斗不過牧晟宸,更斗不過這女人了。

    “這你就客氣了。”

    “……”牧司瑞無奈的嘆了口氣,“誒……知道了知道了,只有這里才能養得活丫丫是吧?”

    然後沖著回家的牧司瑞親切的打了個招呼︰“鋼鐵俠,媽媽回來了。”

    這一剎那,尹瑟突然意識到,原來這個男人對自己是認真的……

    可是天地良心,他真的什麼都沒做……

    “啊——”她驚叫出聲,牧晟宸嘴角勾笑,立刻長驅直入。

    “在家過的開心吧?”

    “別和我說這些有的沒的,明天開始我又要休假了。”

    “呵,怎麼?你看上去不像是不想猜我的意思,倒更像是害怕嘛?”

    “我不管,你下個禮拜不去上班,我也不去了。”

    “晟宸,司瑞,過來吃飯了。”牧老夫人說道。

    “呵!我還得感謝你說這種話來安慰我咯?”

    她……哭了?

    尹瑟笑了。

    “熱帶雨林,最好能把全世界的熱帶雨林都走上一遍。”

    “你明明知道我誤解了你。”尹瑟低下眸子,“你的真心被我說的一文不值,對不起。”

    她套在身上,在鏡子前面左看看又看看。

    牧晟宸走到尹瑟身邊坐下,他剛想摟下她的肩膀,就被她無意閃開。

    “阿攸……”尹瑟嘴角掛著相當溫柔的笑,“我在你的辦工桌上看到過這些……”

    牧晟宸將她又往自己懷里勾了勾︰“瑟兒,睡吧,恩?”

    牧晟宸起身,“那老婆,我去掙錢了?”

    “……”牧晟宸輕笑,不再逗她,鼻尖蹭在她的脖子上,“我真的好愛你……”

    “老婆。你記錯了。一向都是我伺候你的。”說著,牧晟宸的手就襲向尹瑟單薄的圓領娃娃衫。

    “……”尹瑟無語,那樣的女人都不要,這男人想要什麼。

    尹瑟看著自己手里的文件夾,其實她還真不清楚具體裝了些什麼,只知道應該是牧晟宸粗略擬定的“遺產”吧……

    牧司瑞仔細的比較了一下︰“紅色比較好。”

    尹瑟翻過身,定定的看著他,下一秒,她的手襲上他胸前的茹頭。

    尹瑟揮舞著雙手,總之心情很愉快,很溫暖,很感動……

    “不和你說話了!”尹瑟羞憤的說道。以前還覺得此人高貴來著,現在完全就是流氓一枚。

    “牧晟宸!”听著他越來越下流的話,尹瑟真有種想鑽地洞的感覺。

    “你不會。”尹瑟很篤定的說道,她雙手交叉放在桌子上,“我踫到過這麼一個BT,你和他不一樣。”

    “熱帶雨林?”尹瑟笑道,“想不開了,打算和一些珍奇野獸為伴了?”尹瑟調侃。

    “讓我死也死個瞑目……”

    她知道他會給她很多,卻不知道他會給她這麼多……當然她的眼淚不是要因為這些巨額的財產,而是最後那張簽了他名字的離婚協議書……

    牧晟宸的雙手捋順她的頭發,手指插在她的發間,自己埋在她的脖子里,一點點啃著。

    牧晟宸閉了閉眼,起身,一用力,大手就狠狠箍住她的腰。

    牧晟宸俊眉微揚,淡淡的眸子微亮,他將手里被揉亂了的紙張開,而後一點一點的撕掉,撕成碎片扔進垃圾桶。

    “好,那我接受你的道歉,這樣,我的真心就能有所回報嗎?”

    “她追在你身後追了多少年,你卻連一個擁抱都吝嗇于給她,她對你的真心,你同樣看不到。”

    牧晟宸看著自己手里拿的離婚協議書,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牧晟宸無奈的嘆了口氣,動作輕柔的踫著她,尹瑟推拒的厲害,堅決不讓他踫,推開他,起身,憤憤的要往房間走去,房間里睡著牧念,她就不信他敢亂來。

    但是當尹瑟將這些都看完的時候,她的眼淚流了出來。

    “司瑞,看看,哪一件比較好?紅色的還是粉色的?”

    尹瑟憤憤的瞪著他,無奈被吻得意亂情.迷,那憤憤的眸子竟帶著些柔情醉意。

    對于東方攸,她並沒有多少愧疚,因為是感情上的事情,而她從來不喜歡勉強自己。

    “這段時間辛苦你了,寶貝。”牧晟宸又吻了吻她的額頭,眸子里滿是深情還有感激。

    “老規矩,工資還要給我算上。”

    “我管你什麼原因!你能簽字我不能簽字,這世上就沒這個道理。”

    “你說的對,我只是過來和你開個玩笑罷了。”東方攸淺笑。

    “她一個人就將整個董事會都糊弄的服服帖帖。”

    他走出辦公室,牧晟宸的眸子微冷,他其實根本沒有自信,他其實最怕的就是尹瑟被他搶走,因為東方攸是個值得讓人托付的人。

    牧晟宸微愣,他正含著她的耳朵,手正捏著她胸前的柔軟,他的動作僵住。

    牧晟宸真是一頭霧水,他走到沙發前,坐到尹瑟身邊︰“老婆,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

    東方攸抓了抓頭發,無論是這男的還是那女的,臉上的表情都和很讓他不爽。

    尹瑟氣結,指著垃圾桶︰“你幼不幼稚?”

    “牧總好!”

    走進辦公室,王助理站在一旁,恭恭敬敬的道了聲︰“歡迎牧總回來。”

    她下午就開始精心打扮起來。

    “沒意思?”

    “是。”

    尹瑟嘆了口氣︰“阿攸,你很痛苦嗎?”

    “明天就走嗎?”

    周六,是牧晟宸和她約定好共進燭光晚餐的日子。

    “瑟兒……”牧晟宸心疼的喚著她的名字,將她抱著翻了個身。

    看著他走出辦公室,心下松了一口氣。

    “伺候?”尹瑟眉頭一挑,“你說伺候?我怎麼記得向來都是本小姐伺候你?”

    他嘴角掛著愜意的弧度。

    尹瑟雙手環胸︰“這可是你自己親手弄出來的吧?”

    “……”尹瑟點頭,“我知道……”

    牧晟宸喘著氣,用力的吻著她。

    他的打算很簡單,如果他手術失敗,傳回牧家的消息一定是,他在國外意外身亡,如果那時候她什麼都不知道,一定會選擇和他離婚,再痛也會離。

    “你放心,我會找到更好的,不比你尹瑟差,卻比你尹瑟更乖些。”

    “你這是在同情我還是在安慰我?”東方攸顯然覺得十分諷刺,她的話。

    他的手僵住。

    尹瑟一臉黑線。

    “我錯了,好不好?”牧晟宸對她的眼淚沒有辦法,其實想來,尹瑟真的是個堅強的女人,但她哭的次數也真的是不少。

    “是啊,你總不能讓我沒修養好就去上班,這對你老公來說太殘忍了是不是?”

    無論他多麼堅信尹瑟對他的感情,人心總是難以控制的,他還是會害怕。

    “我說尹瑟,你要知道站在你面前的男人,是被你狠心拒絕的失戀男人,他現在很脆弱,受不了打擊了,你能說幾句好听的話?”

    一抹狡黠的笑劃過他俊朗的臉頰,大手覆上胸前的兩團。

    “爸爸,你是不是又想把媽媽佔著……”牧司瑞的聲音里夾著赤.luoluo的鄙視。

    “我出去了,這間辦公室太壓抑了,誒……到處充滿著我被拒絕的味道。”東方攸搖著頭、慢慢往外走去。

    牧晟宸摟著她光潔的腰肢,柔軟不已。

    牧司瑞點了點頭。

    牧司瑞不說話了,牧晟宸左右也已經猜到了,應該就是從夏落嘴里吧……

    尹瑟無語。

    “眯一會兒起來吃過早飯再睡,別餓著肚子,恩?”

    牧晟宸坐到椅子上,當他看到自己的辦公桌上一片狼藉時……微微有些發愣。

    “不對自己老婆無賴的男人不是好男人。”也不知道這是他哪里听來的屁話。

    每每看到她的眼淚,他除了無所適從就是無所適從……

    然後一大一小就走了過來。

    “……”牧晟宸輕笑。

    尹瑟淺笑︰“好,改天,媽媽和你去約會,恩?”

    牧晟宸輕笑︰“她最會糊弄人了。”

    “你什麼時候去上班?”尹瑟被他抬起來,然後慢慢往下壓,她眉頭微皺,而後趴在他的肩膀上問道。

    牧晟宸回來了。

    “這次想去熱帶雨林走走。”東方攸長嘆一口氣。

    牧晟宸仰起頭吻了吻她紅彤彤的鼻子︰“你也應該知道,我下筆時有多痛苦。”

    牧晟宸看著他兩只小短腿像是裝了輪子一般的飛快往樓上滾去,他顯然有些晃神,而後三兩步就追上了他。

    空掉的手有些僵硬。

    “媽媽是我的!”

    “你能做這檔子事就說明你恢復的夠了,不管,你得……啊……回來……回來上班……”

    尹瑟拿著遙控器,隨手換著台,一會兒綜藝節目的嬉笑聲,一會兒悲情韓劇的哭聲,一會兒少兒節目的卡通聲……

    “呵呵!”尹瑟不由好笑,“你的意思是你願意用你的命來讓我女兒健康?”

    是他先認識了她,是他先了解了她,是他先愛上了她。

    “恩?怎麼了?”牧晟宸無辜的問道。

    “瘋了?我沒有啊,我只是覺得活著很沒意思。”

    尹瑟安頓好牧念後便靠在沙發上看電視,手里拿著遙控器,電視上正放著二百五電視劇。

    誰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來著?簡直就是胡扯!

    “阿攸,第一,你覺得你的心髒就一定能和丫丫匹配嗎?”尹瑟好笑的問道,“關于心髒病的書籍我也讀過一些,你以為隨便兩顆心髒放在一起就能相互轉移了?”

    “你讓我上哪里再去找第二個尹瑟,恩?”東方攸的眸子全是悲傷。

    而他早就簽好了離婚協議書,只要她想,她就可以簽下字,然後成為自由身,他把所有的選擇權都交給了她,卻把他自己逼到了懸崖邊。

    “啊……”尹瑟被襲胸了……

    她胡亂的發著花痴,像瘋了一般。

    “祝你旅途順利。”

    “第二,即便是匹配的,即便你心甘情願,我也不會拿你的命來換我女兒的健康。”

    “對。”

    “恩。”

    尹瑟笑笑,繼續擺弄自己的妝容,然後不停的在櫃子里拿出衣服左試一件右試一件。

    氣消了,從來都不是生氣,只是心疼。

    “我愛的人不愛我。”東方攸的眸子直直的看著她。

    牧晟宸汗顏,“這次去哪?”

    “我自己開車去也行啊。”尹瑟說道。

    牧晟宸不自覺撫上自己的臉頰,好像確實……習慣笑了。

    “啊!放開我放開我!”

    尹瑟覺得自從自己和牧晟宸在一起之後,就和個瘋子沒啥兩樣,一會哭一會兒笑,情緒波動實在太大,她自己都受不了自己了。

    尹瑟輕笑,看著它。

    東方攸點了點頭,沒再說些有的沒的,只是張開手臂︰“還是美麗的大自然更讓人著迷些!”

    員工們看到牧晟宸回來,相當欣喜,雖然是掛著旅游休假的牌子,但是各種各樣的傳言總是不斷,說牧晟宸因為生病死了的也不在少數。

    “哦?”

    牧晟宸坐在陽台上看著書,曬著太陽,突然,渾身打了個寒顫,有人在背後詛咒他嗎?

    “我早就在睡了!”尹瑟憤憤的說道,而後只感到自己的四處有東西在慢慢接近……

    “媽媽。”牧司瑞的性子是越來越活潑,見到尹瑟就是很興奮的撲過來。

    牧司瑞眼中精光一閃,忙夾了塊魚肉放到尹瑟碗里︰“那媽媽吃這個。”

    “你狠。”

    下一秒,尹瑟就倒在他身上,“你這無賴!”

    尹瑟很沒骨氣的點了點頭。

    “誰寫名字了?”他問。

    “為什麼你會當成我在開玩笑?”東方攸說道,“你不是應該很高興嗎?如果我願意捐獻出自己的心髒,你就再也不用為你的女兒擔心了,再也不用驚慌失措的半夜往醫院里趕不是嗎?”

    尹瑟嘴角慢慢勾起淺笑,心滿意足的入睡。

    “你沒必要感到抱歉,你說的都是事實,既然是事實,就沒有道歉的必要。”

    五點多,尹瑟開著車子回來。

    “爸爸,你太卑鄙,你是卑鄙小人,你竟然對你這麼听話這麼聰明這麼睿智的兒子下套!你太壞了……”

    牧晟宸一邊听一邊掩嘴笑著。

    然後她的身體一抽一抽。

    尹瑟趴在他身上,他抓著她的手來到自己的胯間。

    他不在的這段時期,東方攸也幫了尹瑟很多忙,這些,牧晟宸都知道,也正因為如此,他才萬分感激和慶幸。

    “阿攸,你放下對我的真心,去找屬于你自己的,就能有所回報。”

    整理完東西,王助理忍不住對牧晟宸說道︰“牧總,您變了很多。”

    人生的路一直都是崎嶇不平的,當我們看到面前是讓人毛骨悚然的黑暗時,只有走下去才會知道下面的路究竟是什麼……

    尹瑟一巴掌拍上去︰“滾開,睡覺!”

    他的手在她的腰上用力一掐。

    “恩。”牧司瑞老老實實的點了點頭。

    “你脫還是我脫?”他沙啞的聲音在她耳邊問道。

    “你太卑鄙了,你真的太卑鄙了!”牧司瑞揉著眼楮大聲喊道。

    牧晟宸看著下面的簽名,確實是他的名字,然後再往旁邊一看,尹瑟的名字也好好的寫在上面。

    “……”牧晟宸微愣。

    “這是?”

    “讓司機來接你吧,我放心點。”

    “媽媽,我那是有原因的……”

    尹瑟的眸子盯著他,“你。”

    牧晟宸的手指劃過這張大辦公桌,眸子掃過這辦公室里的一切。

    這個吻久到尹瑟已經察覺不出來自己是在被吻了,更加察覺不出來他們之間的氣息有多麼親近。

    牧司瑞委屈的看著她︰“媽媽,什麼時候我們兩人人也約會一次吧?母子也需要私人空間的。”

    “听說你回來了。”

    牧晟宸將門一關,牧司瑞的聲音這才消停下來。

    “既然都知道,那就原諒我好不好,恩?”牧晟宸求饒道。

    “媽媽,你已經很漂亮了,就別看了。”

    就在這時,東方攸敲了敲門走了進來。

    牧晟宸淡笑,“這些日子確實辛苦她了。”

    尹瑟起身,她回到自己的皮椅上︰“那麼你現在應該可以理解慕容清的感受了吧?”

    但尹瑟還是應了聲。

    尹瑟紅著臉,“我脫。”

    尹瑟拎著包走到玄關處,牧晟宸伸手就要接過,尹瑟瞪了他一眼,冷冷的從他身邊走過,自己將包包掛在架子上。

    “瑟兒……”

    牧晟宸走到他身後,他的手還沒來得環上來,尹瑟就從沙發上站起來,換了個位置坐下。

    王助理忙解釋道︰“夫人處理公事的時候……比較凌亂。”

    尹瑟簡直無語︰“你可以去找屬于你的有意思,而不是在這里說些有的沒的。而且,阿攸,你這心態是有問題的,太有問題了!要不要我給你找個心理醫生幫你診斷診斷?”

    牧司瑞在一旁倒是笑的很歡,“爸爸,媽媽討厭你了。”

    尹瑟手里拿著紅色的露肩小禮服,不錯是不錯,但是會不會顯得太嫩了?

    “好。”

    東方攸伸了伸懶腰,他知道這女人,這輩子都不會屬于他了,他會很遺憾,但是有什麼辦法呢,牧晟宸比他幸運,也比他強。

    “那晚上,爸爸和媽媽出去,你會乖的吧?”

    “你不覺得尷尬的話可以和我們一起啊!”尹瑟笑道。

    這幾個大字生生的刺痛了她的眼楮,她的眸子越來越深沉,“管你什麼原因,敢在這上面隨便簽字,你死定了!”

    “所以感情就是這樣,不是付出就有回報,如果你繼續死死的盯著我,我也無能為力。執念再深下去就是罪孽了。”

    “啊……”尹瑟叫出聲,他的牙齒就咬在自己肩膀上,突然,心下陡生委屈,他的唇在她的脖頸處流連不已,濕滑的舌尖掃過她的一寸寸肌膚,尹瑟全身都止不住的戰栗。

    牧晟宸無奈的一把拿過她手里的遙控器,抓住她的雙手︰“到底怎麼了?”

    第二天早晨,尹瑟驚醒過來,忙看了眼手機,朝牧晟宸問道︰“你怎麼不叫醒我?”

    “我不是病了嗎?再休息些日子……”

    他的方式,他的行為或許自私,但對她卻是真的,站在她的角度,她是沒有辦法理解,怎麼能對已婚的人產生愛情……但他眼里赤.luoluo的,不帶一絲猶豫的神情告訴她,他確實是認真的。

    尹瑟不動聲色。

    牧晟宸的手搭上王助理的肩膀︰“辛苦你了。”

    “東方攸,你瘋了。”

    什麼邏輯……

    “司瑞我會送去學校。”

    “我去給丫丫換下尿布,這個點差不多了。”尹瑟沒等牧晟宸說完就起身往房間里走去。

    “這春風滿面的樣子,誒……”東方攸長嘆一口氣,“真是欠扁。”

    尹瑟認真的看著他,“好,那我問你,你的想法是認真的嗎?”

    “為什麼?”

    “你想再試試看我有沒有恢復嗎?”他的臉上全是曖昧,尹瑟不想听出話里的意思都不行。

    牧晟宸嘆口氣︰“我上去看看。”

    “同樣的老規矩,我叫你回來,你還是得馬不停蹄的回來。”

    “……”牧晟宸的腦門上大大的掛著兩個字——冤枉!

    吃完晚飯,尹瑟一直就是這種狀態,對他不慍不火,和老夫人,司瑞都聊得很歡,然後他只要一開口就冷場……

    “傻瓜。”牧晟宸吻著她,所有的愛語盡數轉換成他熱烈的動作。

    他手插在口袋里走進臥室,將門關上。

    牧晟宸干干的看著自己只有白飯的碗,對上牧老夫人猶疑的目光,很顯然,牧晟宸有些不明所以,只好自己動手。

    尹瑟低著頭,眼淚一滴一滴就往下掉,她伸手擦掉,她也不知道她的眼淚怎麼就這麼廉價,她當然知道他不會和她離婚,但就是知道這一切,她還是忍不住的難過,一想到之前,他真的可能再也回不來,她也真的可能一時沖動就寫下自己的名字……

    “是嗎?你不要騙我,要是你媽媽今天出了洋相,我可和你沒完。”

    尹瑟拿過茶幾上的紙往牧晟宸身上一丟。

    她還是只能點著頭。

    “從我回來一直都是我在帶啊。”牧晟宸笑道,“而且在荷蘭,也是我一直帶著牧司瑞的不是嗎?”

    尹瑟閉了閉眼楮,抓住他的手︰“我為我之前對你說過的話感到抱歉。”

    “牧總,可是夫人確實是很厲害。”

    “還要休息?”尹瑟不滿的問道,總裁這個位子太高了,尹瑟覺得好累,反正她不想干了。

    “為什麼痛苦?”

    “小王,想要笑的時候就應該笑,這才是生活。”

    尹瑟雙手掛在他肩膀上︰“我很愛你。”

    …………………………………言情小說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牧晟宸的大手環住她的腰,那張紙已經被揉的不成紙形。

    通往地獄還是天堂。zVXC。

    東方攸伸手搖了搖︰“我不喜歡她。”

    東方攸頓時無語,突然想起來了,是那一天……

    “看來我又得休個長假了。”

    “啊……啊……”尹瑟的身體被他上下搖擺著,不自覺的嬌叫出聲。

    “很好笑嗎?”

    尹瑟看著他︰“我可以理解你這是在嫉妒你爸爸嗎?”

    尹瑟在家休息了好幾天,整個身心都舒暢了起來,之前那幾個月,她都覺得自己仿佛老了十歲。

    “老婆,離婚什麼的,誒,這怎麼可能?”牧晟宸問道,“我倒是不怕離婚,但你要是離婚了,以後誰伺候你,恩?”

    他夾了點蔬菜放到尹瑟碗里,卻遭來尹瑟的嫌棄︰“最近胃口不好,看著這蔬菜,就想吐。”

    尹瑟起身,她一步步走到他面前,而後蹲下來,和他平視︰“阿攸,你是個好人。”

    東方攸淺笑︰“比起人工心髒,新鮮的活體心髒應該更好點吧……”

    “阿攸,你要不要試試看追回慕容清?”

    牧晟宸是真的有點著急。

    “你知道的,不是萬不得已,我絕不可能簽下名字。”

    “……”牧晟宸無言以對。

    “你什麼時候見我在公司呆這麼長時間過?三個月!不是三天好嗎?”

    “雖然是遠親,但我和牧念有血緣關系不是嗎?”

    牧司瑞趴在門邊︰“媽媽,你要和爸爸出去吃飯嗎?”

    “恩……”尹瑟眉眼都彎了起來,看著他走出房間,尹瑟轉了個身,咬住被角,只覺得喉嚨口都裝滿了蜜糖,抑制不住的想笑。

    ……………………………………………言情小說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恩!”

    “你混蛋,明明就是你自己簽名的,你不服嗎?”本該理直氣壯的話里也帶著些嬌氣。

    離婚協議書……

    “不管怎樣,謝謝你。”尹瑟說道,“其實晟宸會讓你知道,他就是肯定你出于私心不會告訴我。”

    牧司瑞頓時懊惱起來,為什麼他的懂事會成為他現在的絆腳石。

    簡單的一句話,就是嘴唇都麻木了。

    這時候,手機響了,牧晟宸的來電。

    “剛睡下。”

    牧司瑞嘟起嘴,委屈的往牧老夫人身邊移了移。

    “瑟兒?”

    “怎麼,不打開看看是什麼嗎?”

    東方攸顯得有些錯愕。

    牧晟宸僵在原地,這又是發生了什麼,他被老婆嫌棄了……

    “我怕我把罪名拿出來,你就啞口無言了。”尹瑟冷哼。

    “我問你,誰寫名字了?在什麼地方寫名字了?我怎麼不知道?”

    “你能養得活丫丫嗎?大言不慚!”

    “……”尹瑟微鄂,而後抬起頭,微漾著笑容,“我這麼人見人愛,這是當然的嘛!”

    “是嗎?”

    “回你自己房間去。”牧晟宸可不能讓這小鬼毀了他,尹瑟現在正在莫名的氣頭上,他還沒問出個原因就讓這小鬼頭進去搗鼓了兩下,估摸著他這兩天就要不好過了。

    牧晟宸了然的點了點頭︰“以前見她認真起來確實是什麼都不顧的,但是桌面亂成這樣也實在是……”

    “爸爸,你是卑鄙小人!”牧司瑞恨恨的說道,而後起身就要往樓上跑,“哼!你看著,媽媽肯定要我不要你。”

    “你說的什麼屁話?”尹瑟無語的看著他,“什麼時候孩子要你帶了?”

    原來她是真的看到了,但是她卻裝得若無其事,這女人……

    “到底是誰欺負你了?”

    “恩,還是肉比較好。”

    王助理抓了抓頭發,淡笑不語。

    他發誓,他一定要找個斗得過的女人做老婆,這要求應該不高吧!

    “你太混蛋了。”尹瑟的話里帶著哭音。

    他們之間,有可能再也不能像現在這樣親昵……

    他東方攸來不及,也趕不上。

    “瑟兒……我要在家帶孩子是不是?”

    “這是牧晟宸去荷蘭之前讓我辦理的一系列手續。”

    “準備好了?”

    “別叫我了,都離婚了還叫我,白紙黑字在這寫著——唔!”尹瑟話還沒說完就被牧晟宸箍住後腦勺,他的嘴把她所有的廢話全部封住。

    “司瑞,你晚上早點睡……”

    他的唇舌從臉頰慢慢滑至脖頸,褪下她的衣服,吻著她潔白分明的鎖骨,上面還有些淡淡的痕跡,是前兩天的杰作。

    “哈哈!”東方攸突然笑了,他起身,“和你接觸的越多,就會發現喜歡你又喜歡的更多了些。”

    讓尹瑟驚訝的是牧晟宸已經穿戴整齊,灰色的手工西服合身的貼在他身上,牧晟宸對著鏡子緊了緊領帶,見尹瑟醒了便轉身走到床邊,低下頭順其自然的給了她一個早安吻。

    “一直都是,你只是沒有目的,沒有歸宿,可是你要清楚,總有一天,你會有這些。”

    “鋼鐵俠多吃點。”尹瑟夾了根雞腿放到牧司瑞碗里,然後又夾了些菜放到牧老夫人碗里便開始吃自己的飯。

    尹瑟的手推著他的胸膛。

    整個創世都震了一震。

    牧晟宸全身都不舒服,他走到尹瑟身邊坐下,湊到她耳邊︰“老婆。你今天怎麼——”

    “晟宸……”

    尹瑟頓時發不出聲音,她被他吻得天昏地暗,天旋地轉,氣都有些喘不過來。

    “你媽本來就是我的。”牧晟宸見到牧司瑞這種欠扁的表情,二話不說就宣誓所有權。

    “……”

    尹瑟抬起眸子看著他,似是听不懂他話里的意思。

    尹瑟點頭,然後碗筷都整理好。

    “……”他頓時全身僵硬。

    尹瑟拉過牧司瑞,看著他的臉︰“對不起,司瑞,以後不管發生什麼,媽媽和你爸爸都不會分開,一家人,都不會分開,恩?”

    “牧總,旅游愉快嗎?”

    “別動呀,讓我好好摸摸,這能養活丫丫的好東西——”

    “機票都買好了。”東方攸手插在口袋里,認真的說道。

    “你給我定罪,也給個罪名行不?”

    “牧總,好久不見了!”

    尹瑟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就是不說就是不說,我急死你!

    “阿攸,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也不想去猜,沒什麼事情你出去吧。”

    尹瑟涂著唇膏,點了點頭。

    “下套?”牧晟宸眉頭一挑,“這詞是從哪學來的……”

    尹瑟的話已經連不成句子了……

    尹瑟突然開口。

    “尤其是看著牧晟宸好好的回來了,你們一家人團聚在一起,頓時就覺得生活很沒意思。”

    “那媽媽你肯和我約會嗎?”

    “恩……”

    牧晟宸穿著灰色的家居服,靠在門口,倒像是等待丈夫回家的妻子,他潔白的皮膚還是很欠扁,尤其是在這夏季。

    “小瑟,回來了啊,趕緊洗洗手吃飯吧。”

    牧晟宸松開她,他們的唇險些像是被膠水黏在一起一般。

    “恩……臉上的笑容多了。”王助理老老實實的說道。

    “小司瑞,你忘了你之前可是選擇跟著爸爸不要媽媽的……”

    “既然你都寫好名字了,我不寫是不是對不起你的用心良苦?”尹瑟諷刺的問道。

    牧晟宸見到東方攸,臉上依舊帶著笑容︰“攸。”

    尹瑟拉開他的褲子,手撫上去,感受他的熾熱。

    ………………………………言情小說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好好睡一天,恩?”牧晟宸抵著她的額頭。

    “……”意識到這男人要做什麼的時候,尹瑟往後退了退,“你該不會以為離婚了,你還能踫我吧?”

    不管怎樣,現在看到牧晟宸回來了的眾人,心下終于長吁了一口氣。

    “牧晟宸怎麼受得了你的,一點都不女人。”東方攸嘴里碎碎念著。

    “自然。”

    她繼續點著頭,“那司……”

    “不帶我一起嗎?”

    “夫人說這都怪您……”

    總之就是不開口。

    “……”尹瑟一張臉憋得通紅,她從來不知道牧晟宸也知道“耍賴”兩個怎麼寫,“垃圾桶呢!你撕碎了扔進去就以為沒事了嗎?”

    “我?”

    東方攸白了他一眼,“知道。”然的思尹。

    王助理走到牧晟宸面前,一邊整理著桌子上的東西,一邊和牧晟宸說了些關于尹瑟的事情。

    “當然會。”牧司瑞說道。

    “啊——!”牧司瑞的兩只眼楮都要噴出火來了!他爸爸竟然這樣威脅他!

    尹瑟的水眸定定的看著他,自己的衣服都被拉下肩頭,活像一副被XX的樣子。

    “要不是您,她也不用這麼辛苦……”

    “……”牧晟宸僵住,覺得脊背都在發涼,她今天去上班,發生了什麼?還是有人說了她什麼,惹得她這麼不高興……

    “是。”王助理一本正經的應道,而後走了出去。

    可是這不高興完全就是針對他來的……

    “我知道……”

    “你在家等一下,司機會過來接你。”

    “老實說,牧晟宸能為你做到這種地步,我做不到。”

    牧晟宸起身,他走到東方攸面前︰“攸,謝謝。”

    牧晟宸將牧司瑞丟進房間︰“早點睡覺,不然我就和你夏叔叔說你的不好——”

    東方攸覺得自己快崩潰了,他差點搶了他老婆,這男人還和自己說謝謝,很明顯,他被小看了,徹底的小看了,牧晟宸一定早就預料到他肯定搶不走尹瑟。

    “怎麼辦怎麼辦?”她嬌笑著自言自語,“這男人怎麼這麼讓人愛不釋手?嗚嗚~~~”

    牧晟宸一個冷眸似利劍般射過去。

    又是一夜無眠,尹瑟一邊大叫著禽獸一邊卻忍不住去配合他,事實上,到底誰更禽獸一些,根本無從得知。

    東方攸將茶幾上,剛才自己帶進來的文件夾拿到尹瑟面前。

    牧晟宸吻得用力,尹瑟緊緊咬著牙關,無論他的舌頭怎麼鑽就愣是拒之門外,眼楮瞪的像牛一樣大,反正就是不讓他得逞就是了。

    “你好狠的心,表面說愛我,暗地里呢?離婚協議書都寫好了,牧晟宸,我真是看錯你了!”

    牧老夫人看著他,很顯然也同樣雲里霧里,只知道牧晟宸一定是哪里得罪了尹瑟。

    “好了,你媽要出去約會了。”

    “恩……”

    第二更十一點前放出來,大家再耐心一下下,小君手都快斷了,嗚嗚嗚~~求心疼~~嘎嘎~~
歡迎您閱讀尋君所寫的小說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