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所有深情都不辜負(2)

作者:尋君 類別︰穿越小說
    走到客廳,尹瑟把牧念往牧晟宸懷里送,“你有多久沒抱她了,真是太不負責任了。”

    牧晟宸輕笑,看著懷里軟軟的小人。

    “丫丫。”

    牧晟宸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我不介意。”

    “爸爸是生了病,要治療,但不想讓你媽媽擔心,才騙她說是來旅游。”他不知道一個六歲的孩子能夠理解到什麼程度,但相信一個六歲也不會有太大的悲情。

    “我不知道其他人,失去了丈夫會怎樣,但對我來說,失去你就是不行。這里會一直疼,很疼很疼,這輩子都好不了的。晟宸,別罵我傻,我不想一個人活下去。”

    尹瑟低著頭,解開他的襯衫扣子,修長的手指不自覺劃過他的胸口,牧晟宸目光深邃的緊緊盯著她。

    “什,什麼情.趣……”

    牧晟宸抓過她的︰“習慣了。”

    牧老夫人覺得自己能再見到自己的孫子就和做夢一樣。

    她能清楚的听到他的鼻息聲,輕輕的喘著,竟越來越重,他的大手箍著她的腰,開始慢慢磨動著。

    牧晟宸打開一盞台燈,而後抱著她走進浴室。

    “二十年以後去陪你……”

    頓時,尹瑟覺得自己的耳朵開始冒著蒸汽。

    牧晟宸脫掉衣服打開花灑,沖著澡。

    牧晟宸微怔︰“怎麼了?”

    “爸爸,你不泡澡嗎?”

    “恩,我們都要慶幸,因為太來之不易了。”尹瑟笑。

    #已屏蔽#

    牧司瑞的腦袋探到房間里︰“爸爸。”

    “比如找些小皮鞭,或者蠟燭之類的……”

    尹瑟雙手張開,勾住他的腰,主動湊上去︰“老公,你是最棒的!”

    尹瑟睜開眼楮,忙說道︰“我亂說的,別當真,哈哈!”

    她冰涼的手指輕輕踫在他結痂的傷疤上,來回轉著。

    “老婆,我手和嘴都用上了,我衣服,誰脫?”

    問出這個問題,對牧晟宸來說也是需要莫大的勇氣。

    她們在廚房里做著飯菜,飯菜的香味很快就飄了出來,牧晟宸上樓去洗澡。

    “如果我真的死了,你怎麼辦……”

    尹瑟安頓好牧司瑞後便走進房間,見他安詳的靠在沙發上,她幽幽的從身後環住他的脖子,口鼻蹭在他耳邊︰“飛機坐的不舒服嗎?”

    牧晟宸擦干身子穿好衣服,把毛巾搭在他頭上︰“Yourmotherismyhome.”

    尹瑟頓時臉紅了起來,她憤憤的瞪著他︰“這不是情.趣,是BT。”

    “……”牧晟宸的喉嚨有些干澀,和他一起進了醫院。

    牧晟宸抱起牧司瑞沖著澡,牧司瑞笑的很歡。

    “很久以前媽媽就和我說過,爸爸的心髒不太好……”

    “知道了!”牧司瑞應道。

    “……”牧晟宸吻了吻她的額頭︰“寶貝兒,這種事情就是要享受的,得慢慢來……”

    “來嘛!”尹瑟眉眼一彎,媚眼一拋。

    牧晟宸看著她嬌笑不已,將她往自己身上提了提,雙手環住她的胸,姿勢親昵而曖昧。

    他輕點了一下他的鼻子︰“那你為什麼喜歡落落?”

    “可,可我——”尹瑟再想說什麼已經不可能了。

    “更不能拿別的女人來氣我。”尹瑟的眼淚此刻竟如開閘的水壩,有些止不住,“像是之前和魏凌這種,絕對不許,太氣人了。”

    “不能再欺騙我了,任何時候都不行……”

    雙手搭在浴缸邊,靠在牧司瑞的對面︰“這樣嗎?”

    牧晟宸滿意的看著她,雙手在她背後捏住內衣扣子輕輕一開,尹瑟只覺得胸前一松,胸罩落下。

    “……”牧司瑞伸手捧了一堆泡沫扔到牧晟宸身上,“你先幫我擦,我再幫你擦嘛!”

    牧晟宸緊緊纏著她的嘴唇,用力的又吸又吮,他一手用力的摟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扣住她的後腦勺,用力的將她壓向自己,不斷加深這個吻,舌頭強勢的敲開她的牙齒,和她糾纏不休。

    他站在那。

    牧晟宸下意識的抓住她的手,但下一秒還是松開了。

    “絕對不會有下次了。”

    “不知道……”

    然而牧晟宸卻沒有松手,“我換過了。”的踫臉丫。

    “那你說句好听的。”牧晟宸吻著她的耳朵,粗喘而出的熱氣噴在他耳後根,惹得她一陣輕顫。

    尹瑟揚起紅臉蛋︰“隨,隨便你,我哪里都行,需要照顧的人是你。”

    尹瑟咽了咽口水,手緊緊攀著他的肩膀。

    牧晟宸的動作有些微的僵硬。

    他的接受能力很強,這點也不知道是遺傳于誰。

    牧晟宸也不知道他哪里學來的這些撒嬌手段,只是隱隱約約的覺得和某人很像。

    她穿著簡單的居家連衣裙,素色白淨的很,拉開拉鏈後往下一拽,就只剩黑色蕾絲邊胸.罩。

    尹瑟連話都說不全,咽了咽口水後,才睜開眼楮,對上牧晟宸愛.撫的神情,她臉上的紅暈還沒有消去,就在這一刻,她的眼淚滑到眼角。

    牧晟宸嘴角的笑有些不可遏止,聲音沙啞的很︰“是在這里,還是到床上?”

    牧念伸出小手在空中不自覺的抓著些什麼,牧晟宸將頭湊了下來。

    “喂,別看了。”尹瑟被他盯得實在不自在,他迷亂的神情讓她有些慌亂,好吧,她承認,是她矯情了點,她應該習慣了他的視線,觸踫才對。

    他一把將她抱起來,往內室走去,將她扔到床上就壓了上去。

    尹瑟擦干淨她臉上的眼淚︰“被晟宸看到了,他會內疚的。”

    牧晟宸一直保持著沉默,他靜靜的听著。

    “鍛煉什麼……”

    “我覺得我體力有點差了……”尹瑟老實承認道。

    和他頭頂著頭。

    牧晟宸的眸子愈加暗沉,此刻已經完全和盯著獵物的野獸沒啥差別。

    “晟宸不是好好回來了嗎?奶奶,你年紀大了,別哭了,恩?”

    “晟宸回來,一家人好好吃頓飯,我就讓王嫂回去了。”

    “等這一季度過去,我們去旅游,恩?”

    尹瑟暖暖的笑容掛在臉上,而後松開他︰“我去給丫丫換下尿布。”

    尹瑟握著他的手,在水里掰著,像是在玩個玩具似的。

    “去你的慢慢來!”尹瑟覺得自己的腎,胃都要被掏空了,內里就覺得空虛的緊。

    尹瑟定定的看著他,她心愛的素色連衣裙最後還是在“撕拉”一聲中毀了。

    牧晟宸從身後環著她,她靠在他身上,露出皎潔的肩頭。

    他潔白的小背就正對著他。

    是因為三個多月的原因還是跨過生死之線的原因,她很激動,真的有點,而且,越想越覺得羞人……

    “你們兩個鴛鴦浴洗好了沒?飯菜都涼了!”

    “那行,現在這里來一發,再轉移陣地,換著地兒也算情趣。”zVXC。

    吃完晚飯,尹瑟陪著牧老夫人將碗筷收拾掉,便回到房間,牧晟宸靠在沙發上,似是休息。

    【此章完整版請入群】

    他伸手用花球擦著他的小背。

    “累了?”他憐惜的撫著她的臉。

    尹瑟的手從他的身上收回來,勾住他的脖子︰“老公,咱商量一下,別折磨你自己了,來吧,好不好?”

    “瑟兒……”

    尹瑟閉著眼楮,知道這男人想要什麼。

    她環著他的肩膀,靠在他肩頭。

    雙手插在他柔軟的發間。

    “……”尹瑟神情迷蒙的白了他一眼,而後拉下他早就解開了的襯衫。

    牧晟宸的大手撫著她的臉,咬了下她的鼻子︰“我想要你快想瘋了。”

    牧晟宸抬起她的頭,沒有半點猶豫,吻住她的唇,那急切的,饑渴的眼神讓尹瑟著迷,她環住他的胳膊。

    尹瑟臉一紅︰“你要不要啊,廢話那麼多……”

    “快點穿好衣服出來。”

    “爸爸,你為什麼喜歡媽媽啊?”

    牧司瑞點頭,而後向前動了動,轉了個身︰“還有擦背。”

    “我只是慶幸。”

    他很感激他,他親愛的兒子。

    這份屬于他們兩個人的靜謐。

    “王嫂今天不在嗎?”尹瑟好奇的問道。

    “我要是讓你當了寡婦,你可怎麼辦?”牧晟宸看著她敏感的樣子,不由好奇的問。

    “我還是覺得床上比較舒服點。”

    他猶記得,剛到荷蘭,他是想一直瞞下去,可是司瑞這孩子實在是有點聰明,他想了想,在荷蘭醫院門口,蹲在他面前,老實說道︰“司瑞,爸爸其實騙了你和媽媽。”

    “恩,你高興就好。”牧晟宸輕聲說道。

    “恩?”牧晟宸的聲音沙啞低沉又魅惑的緊。

    牧晟宸顯然有些驚訝︰“怎麼口味變了?”

    牧晟宸關掉花灑,抬起步子跨了進來。

    牧晟宸緊緊的箍住她,而後在她耳邊笑道︰“我們倆真是一對。”

    解開扣子,尹瑟身後將他的襯衫撂到一邊,露出他布著可怖傷疤的手術痕跡。

    尹瑟用力貼著他的前胸,和他肌膚相觸︰“晟宸,答應我……”

    尹瑟點了點頭,然後拿出籃子,摘起了青菜。

    “我和你一起洗吧?”牧司瑞舉了舉自己手上干淨的衣服。

    他圓鼓鼓的眼楮一直盯著他。

    尹瑟還沒反應過來,他的嘴已經輕輕咬著她的下巴,而後胡亂毫無章法的往下啃,唇齒流連在她的勃頸處,尹瑟只覺他的唇舌所到之處,都點上了焦躁的火焰,讓她苦惱的說不出話。

    尹瑟的笑容僵住。

    “……”牧晟宸完全沒料到他會知道。

    長桌上,四個人終于又坐在一起開開心心的吃飯,燭光微亮,閃爍著的是簡單的幸福,眉眼凝望,是這一世深情。

    “三個月不見,竟然還能認識你,不錯。”尹瑟輕笑。

    牧念香香軟軟的手踫著他的臉。

    牧老夫人看著一家人其樂融融的樣子,咧嘴笑著,而後走到廚房去準備飯菜,尹瑟跟在了後面。

    時不時會傳來咯咯的笑聲還是水花濺起的聲音。

    尹瑟粗喘著氣,而後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似得,她推開他一點,模糊不清的說道︰“等,等等,我還沒洗澡——唔。”

    兩人窩在浴缸里,尹瑟靠在他肩頭,听他說著動人的情話。

    可是……

    “……”

    “你溫柔點,這衣服我還挺喜歡呢!”尹瑟抱怨道。

    “你身體早點好起來,不就不用……”

    牧晟宸輕笑,將她拽坐在自己腿上,環住她的細腰︰“已經三個月了,老婆。”

    “司瑞,我相信你同學和爸爸一起泡澡,一定是你同學給他爸爸擦背,而不是讓爸爸給他擦背,你覺得呢?”

    尹瑟虛軟的趴在他身上︰“我是不是該鍛煉鍛煉了……”

    牧晟宸吻了吻她的嘴︰“恩,是要鍛煉。”

    “所以才說,死也要和你一起嘛……”尹瑟意亂情.迷的說道,然而剛說完,她就後悔了。

    “恩……”

    良久,尹瑟嘆了口氣,抽了兩張餐巾紙,輕輕擦著奶奶臉上的眼淚。

    牧晟宸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窩在沙發上。

    因為,她也很急切……

    牧司瑞沒再等他說話就跑了進來,鑽進浴室,在浴缸里放水。

    “恩?”

    她覺得快被自己腦子里齷齪的思想給逼瘋了。

    牧司瑞徑自在浴缸里打著泡沫。

    尹瑟的手輕輕移到他胸口,“再讓我看看……”

    兩人都沒有說話,不是在等誰開口,只是單純的享受這份靜謐。

    “力氣也有了?”尹瑟微訝的看著他。

    在荷蘭的日子,是他陪著他,最艱難的那幾天,也是他的兒子陪著他。

    他小小的手牽住牧晟宸,“進去吧,爸爸,治療好了,我們才能回去見媽媽是不是?”

    “爸爸是心髒出了問題嗎?”

    牧晟宸的唇舌幾乎將她的整張臉都席卷了個遍,尹瑟只覺得全身都燥.熱起來,她難耐的低.吟幾聲。

    他從她體內慢慢退出來,將她抱起。

    “至少得等司瑞長大嘛。”尹瑟靠在他胸口,“對我來說,活著本身沒什麼意義,是因為有你,我才覺得有意義,以後孩子長大了,他們會找到屬于他們的另一半,成為他們生命力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尹瑟安穩的落在他身上,勾住他的脖子。

    牧晟宸的雙手迫不及待的撕扯著她的衣服。

    尹瑟訝異。她被他用力一拽,從沙發邊繞了過來。

    兩人在浴室里洗了很長時間,長到尹瑟都上樓來叫喚了。

    “我同學他們都和爸爸一起泡澡的。”牧司瑞說道。

    心情激動的就像要獻出自己第一次一般,尹瑟在心底里把自己狠狠嘲笑了個遍。

    你媽媽是我的歸宿。

    “瑟兒,我們是不是要有點情.趣?”牧晟宸的舌頭繞著她的耳廓,輕聲問道。

    “……”

    “你想著和我走,我想著帶你走。”牧晟宸笑道,“不過現在好了,我活著,你也活著,我們好好活著。”

    尹瑟輕笑。
歡迎您閱讀尋君所寫的小說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