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213 大結局(終章 )

作者:尋君 類別︰穿越小說
    會議散去,尹瑟長嘆一口氣。

    “小瑟,你真是厲害,這些也是牧總教你說的嗎?”孫紅雙眼全是崇拜的。

    尹瑟白她一眼︰“本小姐自己說的!”

    “……”

    坐在總裁辦公室里,尹瑟靠在皮椅上,她轉過身,對著落地窗。

    “晟宸……”

    輕輕呢喃出聲,那是滿是思念,滿是悲傷的呢喃,看著自己無名指上無暇的墨玉指環,她輕輕笑了,他們之間,是從這枚指環開始的。

    誰會相信兒時的一場游戲會成為他們彼此相守至死的誓言。

    她是扔掉自己,也不會舍得扔掉它。

    手輕輕的磨著墨玉,溫潤的玉如此祥和,就好像天生夾帶著屬于他的溫度,每每總能讓她心思平靜下來。

    他讓她等他三個月,可是她很清楚,如果手術失敗,根本不需要三個月,說不定只要兩個禮拜,一個禮拜,或許是明天,甚至是今天……

    尹瑟的眼淚從眼角落下。

    他們真是全天下第一號傻瓜,明明都知道彼此在想些什麼,明明都很清楚,卻沒有人肯往前走出一步。

    如果時間不多了,他們應該珍惜最後的時光才對……

    尹瑟睜開眼楮,看著窗外刺眼的陽光︰“最後的時光……晟宸,這不適合我們,對不對?”

    她的聲音很輕很輕,卻似乎飄的很遠很遠,那雙漂亮似明珠的眼楮直直的看著遠方,不要為自己的選擇後悔,也不要為他的選擇後悔。

    他說了要等他回來的,這是他對她許下的承諾,他向她許下的承諾沒有打破過,所以這一次也不會。

    荷蘭應該會有燦爛的陽光,會有溫柔的細雨,他會好好的,她相信,他會走到她面前,然後抱著她,輕聲喚她的名字。她相信,就和過去的每一次一樣。

    他會坐在這里,幫他看著創世,這個帝國是屬于他的。

    尹瑟淺淺的吸了一口氣。

    看著桌子上的文件,她簽下的每一個字都會影響到創世今後的發展,她不確定自己有沒有這樣的能力去判斷,但是牧晟宸相信她,她便沒有理由懷疑自己。

    “咚咚”的敲門聲響起。

    “進來。”

    她抬起頭,對上走進來的東方攸,淺笑。

    “你哭過了?”

    “怎麼會?”

    東方攸慢慢的踱步踱到她面前,雙手撐在桌子上,彎下身子,伸出一只手輕輕踫了踫她眼角掛著的淚痕。

    “下次說謊前麻煩你先照照鏡子。”

    尹瑟不語。

    “有事?”

    “沒事就不能進來了?”東方攸笑道,而後坐在沙發上,“你恨牧晟宸嗎?”

    “……”尹瑟看向他,對上他滿是打探意味的眸子。

    “我很想知道,如果你恨他,你是怎麼肯坐上這個位置的?”

    “很奇怪嗎?”尹瑟笑道,“你明知道在這一點上我和其他女人不一樣,我想在商場混,無論混的好還是混的一塌糊涂。”

    “是嗎?”

    “是,不然我會覺得很無聊,牧晟宸去旅游,把這位置讓給我,不就是在給我一個機會,從他手里搶過創世江山嗎?”

    “……”

    “從他手里將創世江山搶過來,你說這算不算一種報復。”

    “旅游?哈哈,你相信這說法?”東方攸好笑不已的看著她。

    尹瑟不動聲色的看著她,無辜的眨著眼楮。

    東方攸緊緊盯著她的眼楮,想從她神情里找出一絲破綻。

    然而,無果。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你忙吧。”

    “……”尹瑟無所謂的聳聳肩。

    東方攸邁出步子轉身,手我在金色手柄上︰“我不喜歡你呆在這間辦公室,離我遠了,卻離牧晟宸近了。”

    尹瑟頭也不抬︰“你該知道我才剛上任,所有的董事都虎視眈眈的盯著我,至少在外人面前,我得做個好總裁夫人,是不是?”

    “是,你永遠都有理,只是你的道理卻讓我覺得自己墜入了一個永不休的漩渦,已經轉的那麼惡心,那麼難受,卻還是不肯逃出來。”

    “……”尹瑟沒有再說話,低下頭,那也是他自願的。

    東方攸輕笑,走出辦公室。

    下班時間,尹瑟坐在辦公室里坐了一天,覺得自己腰酸背痛,牧晟宸明明沒有這麼費力,當然除了他離開前的那一段時間。過去看他工作,明明就很輕松的樣子,還有時間拿來和她調.情……

    但到了她手上,一天二十四個小時都覺得不夠用。

    趴在桌子上,她有些累了。

    東方攸理所當然的走了進來,連門都不敲。

    尹瑟淡淡的瞄了他一眼︰“下班了嗎?”

    “你還沒有忙完?”東方攸驚訝不已。

    “恩……”

    “誒……”東方攸探了一口氣,走到尹瑟身邊,看著她面前堆著的文件,而後笑道︰“你不會每一份都仔仔細細一個字一個字的認真看過吧?”

    “恩啊……”

    “尹瑟,這是秘書做的工作。”

    尹瑟頓時傻了眼,她看著看著,就忘了自己坐在總裁辦公室,按照習慣做起了秘書的工作。

    她不由嘲笑著自己,這說出去可真是丟臉丟大了。

    “如果像你這樣,一個公司十個總裁都不夠用。”

    “我讓佣人做了飯菜,你回來吃嗎?”

    “不了,我還要去喂丫丫吃飯。”

    “……”東方攸拳頭攥緊,“你什麼時候回來。”

    “阿攸……”

    “就算是利用,你也給我一點希望吧?!”

    “明天,明天我去你那,準備好飯菜吧……”尹瑟低頭說道。

    這種感覺,根本就是所謂的地下情嘛,她輕笑,可是要穩住創世,她就必須得穩住東方攸。

    “你說的。”

    “恩。所以,你先回去吧,我把剩下的忙完就回去。”

    “……”東方攸沒有再說什麼,就走了。

    尹瑟靠在椅子上,手里端著茶杯,裊裊的熱氣冒出來,尹瑟掛起淺笑,而後回家。

    “老夫人的身體已經好多了。”

    佣人激動的對尹瑟說道。

    “是嗎?”尹瑟這才放心,中午打電話回來,還說不太好,讓她都有些心慌。

    牧老夫人抱著牧念從房間里走出來。

    “天氣要開始熱了。”牧老夫人笑道。

    “這才四月份,還有段時間呢!”尹瑟從牧老夫人手里接過牧念,抱在懷里,晃著,“對吧,丫丫,正是春.暖花開的好時節。”

    “吃晚飯吧,今天是王嫂煮的飯。”

    “王嫂煮的一樣很好吃。”尹瑟笑道,將牧念放到嬰兒床里,洗了手就坐到桌子前。

    “奶奶,你知道吧,以前的林嫂。”

    “……恩。”牧老夫人不解她怎麼突然提起了她。

    “她的手藝也超棒的。”尹瑟笑道,夾了菜放到老夫人碗里,“林嫂很喜歡百合花,和我媽媽一樣。”

    “百合嗎?”

    “恩。奶奶喜歡什麼花?”尹瑟問道。

    “梔子花。”

    “為什麼?”尹瑟不由好奇。

    “我們這個年紀的人,都會對梔子花有說不清的情愫,要說個所以然來,倒也說不出。”

    尹瑟輕笑。

    “我喜歡紅玫瑰。”尹瑟說道。

    “為什麼?”

    “因為晟宸曾送給過我一車的紅玫瑰。”

    聖誕夜,就在院子外面,她被他叫到車內,氣球,還有一車的玫瑰花瓣,她驚呆了,原來他浪漫起來也可以驚天動地嘛!

    “小瑟,我去陪晟宸吧……”牧老夫人說道。

    “他不需要我們陪,有司瑞就夠了。”尹瑟的話里明顯帶著一份賭氣,“更何況,太遠了,奶奶你現在的身體還沒那麼強壯,所以放棄吧。”

    牧老夫人嘆了口氣,便沒再說話。

    現在,無論是誰的一句去陪他,她都會動搖的緊。

    “奶奶,明天我不回來,丫丫你照看一晚上吧。”

    “是去阿攸那嗎?”

    “恩。”

    “小瑟,你……”

    “奶奶,你放心,只是去吃個飯,我有自己的房間,他也不是登徒子,不會對我做什麼。”

    牧老夫人神情復雜,還是有些不放心。

    尹瑟又夾了些菜放到奶奶碗里︰“奶奶,多吃點,瘦了可就不好看了。”

    “……”牧老夫人臉微微紅的瞪了眼她。

    尹瑟俏皮的笑笑。

    第二天,尹瑟走進辦公室,她剛坐下來,就接到了牧晟宸的短信,她忙一把抓到手機,劃開屏幕——

    突然想起來,還欠了你好多東西。

    她的眼楮頓時濕潤了,她實在是沒用,光是看到他的短信,她就控制不住情緒——

    比如?——

    一個不會被破壞的婚禮,一套婚紗照,一次環球旅行,好像還有些什麼……

    尹瑟的眼淚滴在屏幕上——

    欠了就要還——

    如果這輩子還不了,下輩子好不好?

    尹瑟哽咽住,她的手指都在發顫——

    不行!這輩子的債就要這輩子還,拖到下輩子算什麼?!

    良久,良久——

    好。

    尹瑟閉上眼楮,隱隱知道要發生什麼。

    手握著手機,然後,她又發了條短信過去——

    突然想起來,我也欠了你很多——

    哦?說來听听——

    一世溫柔。

    ……——

    你回來,我就還你。

    牧晟宸看著窗外的景色,他的嘴唇蒼白,呼吸也有些困難,手指慢慢移到屏幕上——

    好。

    吳雯雯走了進來。

    “你的狀況不太好。”

    “是嗎?”

    吳雯雯閉了閉眼楮︰“你不是說你是來求生不是來求死的嗎?”

    “說過。”

    “那就打起精神,再次創造個奇跡出來!”

    牧晟宸側首看著她。

    “奇跡……”牧晟宸輕笑,“我這輩子最大的奇跡就是娶了尹瑟,還有了兩個孩子。”

    “所以你覺得你的心願都了了嗎?”吳雯雯看著他。

    “……”牧晟宸看著自己手心的墨玉耳釘,而後笑道,“怎麼會?我還想活著去見她呢。”

    吳雯雯頓時明白了,為什麼尹瑟沒有來,為什麼他不讓尹瑟來。

    如果見了她最後一面,說不定他就沒有死咬不放的信念了。

    他們的想法她實在是不敢苟同,因為是那樣的讓人膽戰心驚……

    “路易斯說帶司瑞去遠郊的山莊住一天。”

    “恩,正好。”牧晟宸淡言。

    ………………………………….言情小說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下班後,尹瑟開著車子和東方攸一起回到他的高級公寓內。

    佣人果然煮了一大桌子的菜。還點了蠟燭,還有香精,還有玫瑰花……議會上皮牧。

    “我們兩個人吃,這是不是有點多了?而且……”

    “燭光晚餐,不喜歡?”東方攸替她拉開椅子。

    尹瑟錯愕不已的走過去坐了下來。

    “不是不喜歡。”

    “牧晟宸應該也帶你吃過吧。”

    “……”尹瑟傻掉,頓時攥緊了拳,那混蛋,一次都沒有帶他去過,她立刻在腦子里“他欠她的”哪行目錄單里添上了這一筆。

    “怎麼?沒有?”

    “恩。”尹瑟輕笑著點頭,“一點都不懂浪漫的男人。”

    東方攸也笑,坐在另一邊。

    “是你讓準備一大桌菜的,可不能剩。”

    尹瑟拿起刀叉就叉起蔬菜水果,一邊吃一邊問道︰“這算什麼?中西餐合並嗎?”

    “你要是這麼想也不是不可以。”

    其實尹瑟不怎麼挑食,只要覺得好吃,她都會塞下肚子,但食量不大。

    就在尹瑟吃得半飽,也很滿足之時。

    “成為我的女人。”

    “咳咳——”尹瑟頓時被剛塞進嘴里的水果給嗆住了。

    東方攸定定的看著她︰“我以為我可以等,但事實發現,我沒有那麼好的耐心。”

    尹瑟挑眉︰“你什麼意思。”14967626

    “我心很慌,我覺得自己在被你耍著玩。”東方攸說的很淡然,和這個話題一點都不相稱。

    “沒有,你別多想。”尹瑟擦了擦嘴,故作鎮定的說道。

    東方攸放下手中的餐具,靠在椅子上,好整以暇的看著她,像是在看自己的獵物一般。

    尹瑟抬起頭,對上他的眼,不由心驚萬分。

    她也放下刀叉,擦了擦手︰“看來今天你的情緒不太好,這頓飯還是下次再繼續吃好了。”

    “別動。”東方攸淡淡的說道。

    尹瑟剛想起身又硬生生的坐回去。

    “成為我的女人有那麼難嗎?”

    “我沒有想過。”尹瑟認真的說道。

    “沒有想過,那好,現在我給你時間想,等這根蠟燭燒完,給我答案。”

    尹瑟看著這根相當縴細的長蠟燭,只剩下原來的三分之一了。

    “阿攸,你一定要這樣嗎?”

    “哪樣?成為我的女人嗎?”

    “……”

    “我是男人,一個正常的男人,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東方攸說道,“就算按照你說的被你利用好了,那現在,我不能拿回一點代價麼?這個世界上,會有甘心被白白利用的人嗎?”

    尹瑟抬眼看他,輕扯嘴角︰“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我陪你上床?”

    東方攸淡淡的看著她︰“怎麼,不行?”

    尹瑟深吸了口氣,好像該要面對的就是得面對,不要妄想著能控制的住東方攸,東方攸也不是傻瓜。

    “不可能。”尹瑟起身,“看來合作破裂,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東方攸的拳頭攥緊,他一步跨上前,攔在她面前。

    尹瑟皺起眉︰“看你這樣子,是不接受我的答案?”

    東方攸冷冷看著她︰“從一開始我就沒有打算讓你選,因為結果只有一個。”

    尹瑟抿了抿唇,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被東方攸緊緊扣住,他的唇瞬間覆蓋下來,尹瑟只覺得全身冰涼,她的手推著他。

    可是東方攸完全不給她反抗的空間,他將她的手扣在身後,抵在桌子上。

    尹瑟緊緊咬著牙,她的腿亂踢著,手用力掙扎著,最後在餐桌上摸到了餐刀……

    “禽獸……”

    東方攸嗜血一笑︰“禽獸?你能容許牧晟宸做禽獸的事情,卻不能容忍我?”

    “……”尹瑟看著她,眼里全是失望,她張嘴咬住他的嘴唇,。

    東方攸吃痛的松開她。

    尹瑟迅速拿出餐刀瞬間就劃過他的手臂。

    餐刀雖然不夠鋒利,但是東方攸的手臂還是被劃出了血絲。

    尹瑟舉著刀戳在自己脖子上︰“你敢動一下,我就當場死在你面前。”

    東方攸怔怔的看著她決然的模樣,心口有些疼,而後故作鎮定的笑了笑︰“你不會那麼傻的。”

    “不會那麼傻?”尹瑟輕笑,眼楮里布滿的紅絲,“牧晟宸都要死了!我活著干嘛?!”

    一聲絕望的吼聲讓東方攸全身的血液都冷凝住。

    “你……知道了……?”東方攸的聲音有些顫抖。

    “對,我知道了!他離開的前幾天我就知道了!”尹瑟沖著東方攸吼,“我當然不可能相信他是去旅游,是個人都不會相信,但是他要我相信,我就去相信!”

    “……”

    “你要我當你的女人?”尹瑟好笑的問道,“你覺得你比的上晟宸?他是在在用生命愛我你知不知道?你能做到嗎?東方攸,你做不到!”

    東方攸看著眼淚從尹瑟的臉上滑落。

    “你有的只是你自己的私欲!你就是想得到我,卻根本不在乎我的心情,從頭到尾,你什麼都知道!可是你說了些什麼?你做了些什麼?你明明知道實情,卻一再的在我面前說他的不好,他明明就是把我放在第一位!你能做到嗎?你不能!你能做到的是把你自己放在第一位!你以為你愛我!但是你愛的只是你自己!”

    “不,不是……”東方攸錯愕的搖著頭。

    “都說你與世無爭,但你一直對牧晟宸懷恨在心,你認為是他搶走了東方然,但你不知道是你自己沒有保護好東方然,你認為你愛我,但你只是因為是牧晟宸妻子,你才愛我!你覺得我特別,是因為搶走我才有意義!”

    尹瑟的話將東方攸的所有深情全部毀之殆盡。

    東方攸腳步不穩的後退了一步。

    “你知不知道我這幾天過的有多辛苦?”尹瑟慢慢放下刀子,“我的心每天都懸在喉嚨口,我深怕會接到不好的電話……我知道他活下來的希望很小很小,但是我能怎麼辦?我還得裝作若無其事,我還得裝作堅強的不得了……他怕我想不開,我就不能讓他怕,也不能想不開……你知不知道我恨不得立刻飛到他身邊,哪怕只有最後一分鐘也好……你知道我多想見到他嗎?!”

    “可是我不能……我要讓他知道,如果他死了,就連我最後一面也見不到了,我要他活著走到我面前!他只要想見我,他就不會輕易死……”

    原來,她早已經全知道了……

    東方攸冷冷笑了笑,原來,她一直是在做戲……原來,他真的是徹頭徹尾的白痴。

    “或許你說的對,或許潛意識里我只是想從牧晟宸那搶走一樣東西,但是尹瑟,我不是傻瓜,我知道自己的感情,我是真心的。”

    “真心的……”尹瑟抹掉自己的眼淚,“我對晟宸也是真心的,晟宸對我也是真心的!”

    “……”

    “感情上沒有誰對誰錯,但誰都有自己選擇的余地,而我的選擇是,永遠都是牧晟宸的人。”

    東方攸再也說不出話來,他頹廢的坐在椅子上,瞧他剛才都做了些什麼,他剛才的樣子一定丑陋至極。

    “快去吧……”東方攸失神的說道。

    “……”

    “明天下午兩點的手術,現在趕過去應該還來得及。”

    尹瑟咬著牙。

    “別再猶豫了,見到了你,他才更有勇氣,如果手術真的失敗,連最後一面都沒有看到,你會後悔一輩子,而他……”

    尹瑟捂住胸口。

    “快去吧。”

    尹瑟咽了咽口水,似乎還在猶豫什麼。

    “你們不是相愛嘛!那他能一個人戰斗嘛?!”

    尹瑟再無猶豫,拿起包就沖了出去。

    對,他不能一個人戰斗……

    她要趕到他身邊,她和他都不能這麼愚蠢……

    尹瑟回到牧家拿了護照身份證和錢。

    “小瑟?”

    “奶奶,我要去陪晟宸。”尹瑟說完就跑了出去。

    牧老夫人笑了笑。

    尹瑟從沒有像現在這般急迫,她趕到機場,坐上航班就往荷蘭趕……

    她坐在飛機上,看著窗外高聳的雲霧,手里緊緊握著墨玉指環。

    “等我一下,我想見你……”

    到了荷蘭,她看著久違的風景,坐在出租車里,手緊緊攥著,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她已經趕不上了……

    “bequicker!”(再快一點!)

    尹瑟不停的深呼吸,不停的深呼吸……她緊張的聲音都發不出。

    到了醫院,已經是荷蘭時間凌晨四點了,手術應該要結束了。

    尹瑟趴到前台︰“excuseme?wheretheoperatingroom?”(麻煩問一下,手術室在哪?)

    “whichone?”(哪一個手術室?)

    “he——heartsurgery!”(心,心髒手術——)尹瑟連話都說不全,只能字字拼湊……

    “thetwelfthfloor.”(十二層樓。)

    尹瑟拔腿就往電梯那走,然後電梯遲遲不下來,尹瑟直接往樓梯上爬,她的腳都在發顫,拼命的往上爬著,她多希望自己的力氣是用不完的。

    爬到十二樓,她看著打開著門的手術室,手術已經結束了,幾個醫生才剛剛走出來,他們看上去疲憊不堪。

    尹瑟咽了口口水,就沖了過去,抓住醫生的手臂︰“how,howtheoperation?”(手術怎麼樣了?)

    這是一位中年男醫生,他復雜的看了眼尹瑟。

    hiswife!”(我是他的妻子!)

    只見男醫生的神情更加復雜,尹瑟的神情愈發絕望,她看著面前的醫生護士,他們淡淡的搖了搖頭……

    尹瑟頓時全身都發冷。

    她癱倒在地,兩個高挑的護士忙上前要扶她。

    “滾開!”尹瑟大聲喊道,“全給我滾開!”

    兩個護士皺起眉,幾個醫生也都說不出話來,他們真的盡力了……

    “不能這樣的……”尹瑟咬著牙,她慢慢縮起身子,像個被遺棄的孩子,“不能這樣的……他怎麼能不守約定……”

    她面前站著的醫生護士都哽咽住了喉嚨,他們听不懂尹瑟的話,卻可以感受到她的悲傷,失去了丈夫的妻子……

    “leaveheralone.”那中年男人說道。(讓她一個人待會吧。)

    空蕩蕩的走廊上,尹瑟窩在牆角,她渾身的血液都冷凝住了,只覺得冷的發緊,老天爺仿佛是在和她開一場玩笑。

    先讓她到.了.天堂,然後再把她打入地獄,現在,又把她打入十八層地獄!

    “不能這樣的……”她恍恍惚惚的喊著,“不應該是這樣的……嗚嗚……”

    她悲傷的哭泣聲在樓道里回想著,讓人肝腸寸斷。

    “晟宸……”她連去看一眼他遺容的勇氣都沒有,只能坐在這里,只能念著他的名字,她什麼都挽不回,什麼都做不到……

    “啊——”她緊緊抓住自己胸口,好像成千上萬只螞蟻就在心頭啃咬著,痛的她連呼吸都覺得困難。

    她的世界崩塌了……她從來不知道,人可以變得這麼絕望……

    “啊——!我不要!”尹瑟痛的只能大喊出聲,深夜的走廊只剩下她悲泣的哭喊,她覺得好累,好冷,整個心都被人掏空了……

    然後——

    輕輕的腳步聲傳來,一重一輕……越來越近,尹瑟抬起頭,她的頭發和淚水都黏在了一起,眼前一片模糊,她愣愣的看著一大一小的影子露出牆角,然後一大一小就這麼從牆角處拐了出來。

    尹瑟的眸子猛地睜大——

    牧晟宸穿著病服,右手壓在左胸上,步履蹣跚的走出來,左手被牧司瑞小心翼翼的拉著。10nlk。

    “媽媽……”牧司瑞看到尹瑟的一剎那驚喜的叫了出來,“真的是媽媽!”

    牧司瑞松開牧晟宸的手,而後撲進尹瑟的懷里。

    尹瑟輕輕抱住牧司瑞,但是目光卻沒有從牧晟宸身上移開……

    他的臉色還是很蒼白,但是嘴角卻勾著迷人的笑。

    這時候,吳雯雯手插在口袋里走了過來。

    “護士說有個瘋女人向手術室跑過來,我就在猜是不是尹瑟你良心發現了……”

    “……”

    “他前天就做了手術,臨時改的。”

    吳雯雯見尹瑟的眼里就只剩下了牧晟宸,知道自己說什麼她也听不進了。

    “鋼鐵俠,快過來。”

    牧司瑞松開媽媽,看了眼吳雯雯。

    “我帶你去睡覺,你爸爸有你媽媽照顧了。”

    牧司瑞看了牧晟宸,牧晟宸點了點頭。

    “媽媽,我先乖乖去睡覺……”

    “……恩。”尹瑟起身,她靜靜的看著牧晟宸,仿佛隔了好幾千年。

    牧晟宸的身體看上去很虛弱,他慢慢張開雙手。

    尹瑟再也等不急的撲了上去。

    牧晟宸悶哼一聲。

    “對,對不起。”尹瑟意識到自己撞到他的傷口,忙小心翼翼的松開一點。

    哪只牧晟宸卻更用力的抱緊她。

    尹瑟環住他的背,擱在他的肩膀上︰“我等你這個擁抱等了一萬年。”

    “一萬年,還好嘛。”牧晟宸輕笑,聞著她頭發的香味,他是循著她哭泣的聲音而來的,哭的那樣肝腸寸斷,果然,女人的眼淚真是最要不得的。

    尹瑟緊緊的緊緊的抱住他︰“你要打電話給我猜對啊,你知不知道我差點覺得自己要死了。”

    “對不起,對不起……”牧晟宸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他昨晚才剛剛從昏迷中醒過來,知道自己還活著的那一剎那,天知道他有多感激。

    “不能再嚇我了……”

    “絕對不會。”

    “嗚嗚……”

    牧晟宸閉上眼楮,眼淚掉進她脖子里。

    她慢慢松開他,捧著他的臉就踮起腳,吻了上去,也不管自己是不是滿臉的眼淚鼻涕。

    牧晟宸的腳步有些不穩,傷口也還泛疼,尹瑟抓住他的手搭在自己肩膀上,讓自己支撐著她。

    她吻著他有些干裂的嘴唇,這是一段世紀深吻。

    “瑟兒,這就是你的一世溫柔?”良久,他喘息的貼著她的唇,好笑的問道。

    尹瑟伸出手擦掉他臉上的眼淚︰“遠遠不止……”

    他笑,又攥住她的薄唇。

    這一天,是荷蘭醫院最嚇人的凌晨,也是最浪漫的凌晨。

    牧晟宸坐在輪椅上,尹瑟輕輕伏在他腿上,一起看著太陽慢慢升起……——

    正文完——

    親們,《奪心》的正文已經完結咯,感謝大家這麼長時間以來的支持,希望大家還能繼續支持《奪心》。

    雖然正文完結了,還會有牧牧和小瑟後續以及鋼鐵俠和落落的番外。

    後續——所有深情都不辜負從明天開始更新~~後續和番外正常更新為四千,有打賞也會適當加更,時不時也會大更一下,大家不要催哦~~~

    然後推薦一下小君新文《寵妻,霸上腹黑梟首》(落落父母,夏梓修與杜芮的故事!)

    男主寵妻,極度腹黑,歡迎收藏︰/book/183493/

    附新文簡介︰

    長不過執念,短不過善變——題記

    她是被捧在手心的警察局局長千金,十六歲那年,被一個叫夏梓修的那人甩了,她發誓要把他從腦子里挖的干干淨淨!

    再見,她是市中心警察局的半吊子警花,他是黑了a市半邊天的“赤門”老大。

    “听說你把我忘了?”他攬住她,語氣意味闌珊。

    “恩,渣都不剩。”

    “忘得好。”他鼓起掌,悠悠道,“那之前大廈搶劫的,放火燒停車場的,夜店販毒的……”

    “你有線索?”

    “誒,可惜你把我忘了……”

    “大哥,純粹玩笑啊您別較真。”

    可他確實較了真,用實際行動讓她回憶起過往的種種種種,怎麼激情怎麼來!

    “以後,這是你們大嫂,吃不能比美國總統差,穿不能遜色于英國女皇,有事沒事還要抓幾個流氓地痞,小盜毛.賊讓你們大嫂提高點業績。”

    他把她寵上了天,好似他們之間沒有十年的空白。

    待他被拉出水面,她還是不得已用槍指著他︰“你倒賣軍火,走私販毒,殺人放火,洗錢賣.yin,十惡不——”

    “那你還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要。”

    他輕笑︰“那就來我身邊,從現在開始,一人不讓我們在一起,我就黑一人,十人不讓,我就黑一群,所有人都不讓,我就黑了全世界!”
歡迎您閱讀尋君所寫的小說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