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53 真的回來了

作者:尋君 類別︰穿越小說
    “放心,我一定會讓你好好站起來。”牧晟宸篤定道,將她打橫抱起。

    尹瑟的腿已經做了些處理,現在並不是很疼。

    “治好了也會跛腳,你介不介意……”

    “尹瑟,只這一次。”牧晟宸坐到駕駛座上開口。

    牧老夫人仔細的看著這疤痕︰“你放心,一定會把這傷疤去除,還你原來的容貌。”

    “我不是不說,是不能說,我不能讓這最後的一絲希望因為我的急切而破滅,我要她好好的回到我身邊。”

    下一秒,他收回自己的情緒,“尹瑟,以後別玩這麼驚險的游戲了,是個人都經受不住你這種刺激……”

    “……都是瘋子。”潘明靜靜道。

    然而,還沒等他推開門,大門就從里面被打開了,牧司瑞突然躥了出來,大喊一聲︰“媽媽——!”

    牧晟宸輕笑︰“可能是上輩子做了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吧。”

    “所以媽媽,你不能再這麼嚇我了,我害怕!!”牧司瑞很激動,他抱的尹瑟緊緊地。

    “你壞的都讓人跌破眼鏡。”尹瑟低低的說道,“但是,如果你不這麼壞,我不會這麼愛你。”

    “不會跛。”

    “跛了又如何?我能嫌棄你嗎?”牧晟宸勾起唇角看著她。

    “司瑞……”尹瑟又哭又笑的臉在牧晟宸看來還顯得有些搞笑。

    葉如風輕笑︰“我怎麼可能明知道她最放不下你,明知道你有多愛她,還听她的蠢話將她藏起來?回到你身邊,她身上,心上的傷才會好得快,我再怎麼遲鈍,這一點也是清楚的。”

    “不是,不是……”牧晟宸吻著她的頭發,努力安撫她,“人各有命……”

    “結婚證不是你保存著的嗎?你還是我老婆,對不對?”

    牧老夫人看了眼牧晟宸。

    “我不在意她是丑是美,如果她漂亮我就當賺到,如果她丑,我也沒有什麼損失,我要她這個人。”

    牧晟宸就知道,她一定會因為這件事情深深自責。zVXC。

    打開臥室的門,蘇柔就立刻沖了進來︰“小瑟!”

    牧晟宸指了指二樓︰“在房間里,蘇柔在她身邊陪著。”

    “準備好了嗎?”他輕輕問。

    “會治好。”

    “你什麼時候知道她沒死的?”潘明淡淡問道。

    “晟宸……”尹瑟輕輕叫了一聲。

    “她拖著那條畸形了的斷腿,拼了命的逃離小島,為的不是活著回到你身邊,只是單純的想要知道你是不是還活著……”葉如風輕輕淡淡的說著。

    尹瑟難過的抱住他。

    牧老夫人輕嘆一口氣點了點頭便走出房間。

    葉如風苦笑︰“我的牧大總裁,是不是和小瑟呆的時間久了,人也和她一樣傻了?”

    “現在她的臉,她的腿,你要怎麼辦?”潘明靜靜問。

    “那里有個知名醫生,我要先把她的腿治好。”牧晟宸淡淡說道。

    尹瑟伸手環住他的小身體,還好,自己的兒子安然無恙。

    牧晟宸淡淡的看著她。

    牧司瑞走到牧晟宸面前,就踮起腳抓住尹瑟的手,緊緊貼著自己的臉頰。

    “從小島上逃回來,她是先給我打的電話,但她開口的第一句便是,晟宸還活著麼?”

    “……”潘明咬咬牙,離開時,她似是在問,又似是簡單的陳述,“說出去,誰會相信你曾經是個心髒病患者……”

    牧晟宸扣住她的腦袋吻住她喋喋不休的嘴,將她這些亂七八糟的胡言亂語全部吞進嘴里,全部封住。

    “……是嗎?”

    “不行,你不能這麼說……”

    牧司瑞松開她,和她面對面的看著,這樣讓尹瑟微微有些不自在。

    “或許老天也不算對我太薄,畢竟它瑟兒回來了。”牧晟宸輕輕道,只要回來了,他就什麼都不怕。

    “許言已經瘋了,一旦他知道我發現尹瑟沒有死,他一定會再用別的手段,之前他沒有真的害死尹瑟不代表他下一步不會,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找到尹瑟,我什麼也不會說,因為我再也輸不起了。”

    牧晟宸勾起唇角︰“我在想,我要不要隨著尹瑟喊你一聲如風哥哥……”

    “現在知道我好了?”

    “就算是瘋子也沒關系,只要我還和她關在同一間病房里。”

    尹瑟難過的拍著他的背脊︰“對不起,是媽媽錯了……”

    第二天,牧家又集滿了人。

    他在醫院的那兩天,她靜靜的看著他,他沒有哭,沒有喊,沒有崩潰,只是看著窗子出神,那副樣子,和一個死人沒有差別,她甚至會想,如果沒有牧司瑞,他會不會從醫院的窗口直接跳下去。

    尹瑟下意識的要躲,而牧司瑞固執的踫上她的傷疤處,“媽媽,痛不痛?”

    “瑟兒,你太小看你兒子了。”

    牧司瑞爬到沙發上,就摟住尹瑟的脖子,“媽媽,媽媽,媽媽——!”

    尹瑟躺在床上,蘇柔和尹瑟說了好久好久的話,什麼亂七八糟的都說,就是不提她的臉,不提她的腿……

    “她可以讓我看到她的慘狀,可以讓路人譏笑,受別人冷眼,卻獨獨不敢讓你知道,不想讓你看到她那副樣子。”

    尹瑟淡淡的看了眼他,而後點頭。

    牧晟宸淡淡的看著她,“我听你的,你想進行皮膚修整,我們就去做,你不想,我們就不做……”

    “那她的臉呢?”

    “……”葉如風抬眼看他,“你謝我?”

    牧晟宸走進屋子,走到客廳里,將尹瑟放到沙發上。

    他,甚至都不敢貿然急躁的問她,瑟兒,這幾天你是怎麼過的……

    這男人,明明知道她活著,卻什麼都說!存心讓她著急,讓她受著折磨!

    尹瑟不再說話

    “去荷蘭?”

    潘明皺著眉頭︰“你呢?你就放任她?”

    “再難我也會想辦法治好。”牧晟宸的神情滿是堅定。

    尹瑟抿了抿唇,最後搖了搖頭,低下眼楮。

    “我沒有辦法……”尹瑟喃喃道,“我沒有辦法知道自己害死了林嫂,還能好好生活下去……晟宸,我沒有辦法……”

    “她是被我害死的,你知不知道,我對你,對林嫂,對所有人來說都是災星!如果沒有我,就不會有這場悲劇,如果沒有我,大家都會好好的——唔!”

    “沒有,媽媽沒有錯,是鋼鐵俠的錯,鋼鐵俠根本不配叫鋼鐵俠,嗚嗚嗚——”

    尹瑟抬起頭,看向站在門口的牧老夫人,又輕輕的喊了聲︰“奶奶……”

    尹瑟看到蘇柔,剛想笑笑打個招呼,就被蘇柔的嚎啕大哭給擊敗了。

    “我上輩子一定是大慈大悲之人。”

    “過幾天,我會帶瑟兒去荷蘭。”

    “是不是很恐怖?”尹瑟干干的笑了笑,問道。

    “媽媽,我保證,以後家里要是誰再敢欺負你,我一定和他沒完!”

    尹瑟咧開嘴,眼淚從眼角滑落,看向這個神色擔憂的老人,搖搖頭︰“是瑟兒對不起您……”

    牧晟宸蹲在她面前,毛巾輕輕敷上她的臉。

    “你這男人真TM混蛋!”潘明恨不得將手上的咖啡潑到他臉上,“你讓這些人都痛苦這麼多天!你是怎麼做到的?!”

    葉如風頓時無語的看了他一眼︰“得了吧……”

    “小瑟……?”

    “毀容也好,殘疾也罷,如果能讓林嫂回來,就算拿我的命去換我也願意……”尹瑟悲痛萬分。

    牧晟宸替她泡了杯咖啡。

    “……”尹瑟的雙手交握在腿上,透過後視鏡,她能看到自己可怖的面容,她第一個想到的人除了他還能有誰……

    直到她慢慢平靜下來,牧晟宸才松開她︰“如果沒有你,牧晟宸不會知道什麼是生活,牧晟宸不會知道家是什麼,所以,不許你再亂說!”

    但這前提是她確信他是活著的,前提是她有這個勇氣去找他。

    “子不嫌母丑。”

    “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你——”

    牧晟宸將她抱進車內。

    尹瑟環住他的脖子,靠在他的胸前。

    這種想法實在是過于瘋狂。

    但也不曾想到會傷到這種地步……

    潘明接過手。

    “你嚇死我了知不知道?”蘇柔拍打著她的肩膀說道。

    “痛就說,我不笑話你。”

    牧老夫人從不知道自己經歷過那麼多次的生離死別,竟會在這一次淚如雨下,再也隱藏不住自己的感情,她拄著拐杖走到尹瑟面前,伸手摸了摸她的頭發︰“我的瑟兒,受苦了。”

    晚間,牧老夫人替尹瑟擦臉,用毛巾輕輕敷著。

    牧家大門口,牧晟宸抱著尹瑟站在那。

    “……”尹瑟緊緊咬著牙,頓時發現自己實在是個沒用的母親……

    “媽媽……”牧司瑞的小手慢慢伸向她的臉。

    他一遍遍的輕聲喊著。

    牧老夫人一臉疼惜的看著她,那會毀掉的半邊容顏,那斷掉的腿,仿佛像針一樣刺在老人的心里。

    “……告訴我們,她就沒法回來了嗎?!”潘明皺著眉頭,天知道這幾天她都過著地獄般的日子!看著尹瑟空掉的辦公室一發呆就是幾個鐘頭!

    潘明嘆了口氣︰“你這人怎麼生活就那麼坎坷?你自己一天到晚在生死邊緣混也就算了,現在娶了個老婆,連老婆都這樣……”

    “蘇蘇……”尹瑟也收不住自己的難過。

    牧晟宸看著她,坐到她身邊,將她環進自己懷里,隱隱的,他似乎明白了什麼……

    這份罪,她該用什麼來還,這毀掉的容貌能還麼?這殘缺的身軀能還麼?

    “……”潘明的嘴唇慢慢抿起,她一直都知道牧晟宸是個什麼樣的男人,見到尹瑟之前,她真的沒有辦法去想像,這個男人,會為了一個女人做到這種地步。

    “……你還能開得出玩笑?”潘明郁悶的看著他。

    牧晟宸沖尹瑟笑︰“看到沒有,你活著比什麼都重要。”

    最後,她的眉頭還是松開,放下咖啡,起身︰“牧晟宸,踫上你,我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再和你們呆下去,我遲早也都瘋!”

    牧晟宸坐在她對面,雙手交握在一起,“我出院那天,拷問了龍令望的幾個手下,知道的。”

    “是我沒有保護好媽媽!”

    “沒道理我不嫌棄你,你卻嫌棄你自己是不是?”他踫著她的額頭,眸底便是她半邊殘缺的面容。

    “快進屋子。”牧老夫人忙說道。

    這一聲媽媽叫的尹瑟心都碎了,她微微側首,心髒在胸口亂跳,看到牧司瑞一張小臉緊緊的盯著自己,只那麼一剎那,眼淚就順著牧司瑞的臉頰滑下。

    “我不行,爸爸不行,奶奶也不行!”

    “鋼鐵俠……”

    “奶奶,我來吧。”牧晟宸走過來,拿過牧老夫人手里的毛巾。

    “那個笨蛋……”牧晟宸輕輕說了一聲。

    “小瑟呢?”

    牧司瑞又抱住她︰“媽媽最厲害了!媽媽,我愛你!”

    範希文眉頭皺起,心里產生一種很異樣的感覺,看了牧晟宸一眼,也沒再說什麼了。

    牧晟宸閉上眼楮,緊緊抱住她。

    潘明走後沒多久,葉如風就來了,他抓了抓腦袋。

    牧晟宸早就醒了,尹瑟其實也沒有怎麼睡。

    尹瑟閉了閉眼,用干澀的聲音小心又小心的喚了聲︰“司瑞……”

    “葉如風說腿很難治好……”

    尹瑟良久才點了點頭。

    “……”潘明的眉頭越皺越緊,說不出心下的心情,好像是羨慕嫉妒吧……又好像是些其他的什麼……

    屋外的陽光如此明媚,即便冬天還沒有過去,還是讓人聞到了暖洋洋的味道。

    “蘇柔。”牧晟宸打斷她。

    葉如風點了點頭,走到他對面坐下︰“誒,現在是我倒霉了……”

    “可是我怕嚇著司瑞……”

    “出了事情,第一個想到的人要是我。”並唇看很。

    “對不起,鋼鐵俠……”

    “……”尹瑟緊緊咬著牙,她想念自己的兒子想的心都疼了,可是她害怕的東西還是一樣的……

    “林嫂死了,可我們還是要繼續生活下去……”

    蘇柔一大早就猛敲著牧晟宸和尹瑟的臥室門,範希文攔也攔不住。

    後來,潘明也來了,她站在門口看了看尹瑟,便轉身走了出去,在客廳里坐下。

    “如果你將尹瑟藏起來,我也怪不了半分,謝謝你把她還回來。”

    尹瑟淚眼朦朧間對上牧晟宸,她有千言萬語想說,但此刻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牧晟宸輕輕笑。

    “……”

    牧晟宸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回家後,你就可以什麼都不用怕了。”

    “你一點也不好……”

    只這麼幾天,她發現自己變得膽小懦弱,變得畏縮起來,就連她自己都開始看不起自己了……

    範希文慢慢走了進來,他第一眼對上尹瑟時,很顯然目光里難掩驚訝,盡管他已經知道她受了傷……

    “林嫂因為我被活活燒死了……我怎麼能……怎麼能……”

    尹瑟小心翼翼的看著他,眸光閃爍。

    “奶奶,不早了,您先去睡。”

    “你瘋也只能瘋在另一間病房。”

    “不是的!是我害死了她!”尹瑟喊道。

    牧晟宸輕輕笑道︰“我很謝謝你。”

    “牧晟宸。”

    “……”尹瑟輕輕搖了搖頭,“不痛。”

    “恩?”

    “怎麼了?”發現了她的異樣,牧老夫人輕聲問道,“你難道不想去除這傷疤?”

    ………………………….言情小說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不是你的錯……”此刻對于牧晟宸來說也是陌生的,面對這樣的尹瑟,面對他們釀下的這個悲劇,他真正明白無措這兩個字的意思。

    牧晟宸怎麼會發現不了她的心理變化?只是,發現了,他又能做什麼,他的女人在短短的十來天里承受的東西,一般人如何想象的到……

    牧晟宸淡淡的看著面前的碎花茶幾。

    “不然這輩子老天怎麼會讓我遇到你?”

    蘇柔轉身看了眼牧晟宸,便不再多問什麼了。

    “對不起……”尹瑟除了說對不起外已經不知道說什麼了……

    “……”尹瑟微微怔住。

    不知不覺,尹瑟的眼淚竟然又落了下來︰“我不能去除這傷疤……”

    她可不行,心髒受不了這種打擊,她還是要一份簡單點的感情好了,太坎坷,太驚天動地,她承受不住。

    “……”牧晟宸微微有些沉默,半晌,他才慢慢道,“林嫂的死,她很自責,她下意識的認為,自己毀了容斷了腿比起林嫂付出生命,什麼都不算。所以,她不會輕易開口說修整皮膚,甚至會抗拒……”

    尹瑟的嘴巴像被人堵住了般,一聲不發……

    尹瑟抓住他的手,靜靜的看著他︰“如果臉一直這樣,你是不是會覺得惡心……”

    “我是不是災星?晟宸,我是不是災星?!”尹瑟痛苦的喊道,當許言告訴她,成為她的替身的是被燒成焦尸的林嫂時,她險些暈厥,她不知道許言怎麼可以那麼殘忍,但比起許言,她卻更痛恨自己,是自己讓林嫂來做自己的家長,是她,把無辜的林嫂拖了進來,這份罪孽,她要怎麼洗的清?!

    “我不是第一天認識你,更何況我六年前就已經認識到你們之間的感情,我還能不識相嗎?”

    “識相的哥哥。”

    恩……又欠一千,你們記著,我會還的!
歡迎您閱讀尋君所寫的小說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