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07 謝謝你為我生下孩子

作者:尋君 類別︰穿越小說
    “尹瑟,你以為我的後台會輸給你嗎?”

    “哈哈哈!後台?我可沒有那種東西。對你,不需要!”

    “是嗎?”尹萱兒意味深長的笑笑,“GW集團執行總裁不是許言嗎?”

    “不好強求?!這是你尹瑟會說出來的話?!到底發生了什麼,簽好了字的合同怎麼會不要了?”

    “別鬧了,我還很多事情沒做完——啊!”

    “這個理由我可以接受。”牧晟宸淡淡道。

    “我會交代,這件事情別管了,你去忙吧。”尹瑟頭也不抬的說道。

    她關了燈,枕著他的手臂。

    牧晟宸走到他面前︰“我也給你個選擇,要麼一個人睡,要麼睡旁邊。”

    “……”牧司瑞鄙視的看著她。

    牧晟宸伸出一只手翻著她桌子上關于龍氏集團的資料,“你不是要和她比嗎?”

    緊跟著牧晟宸走了進來。

    牧晟宸心下覺得好笑,放下剛剛拿起來的書本,而後躺進被子里。

    “……”牧晟宸沒想到她會告訴他這個,“還有別的原因。”

    然後,等到尹瑟回房間時,牧晟宸還臥在床頭看著書,床頭櫃上暈黃的燈光照在他們身上,牧司瑞的腿翹在牧晟宸身上,安詳的睡在他的肩窩里。

    他無所謂的聳聳肩,他不介意啊。zVXC。

    “許董,我不是白痴,沒法合作就是沒法合作,我會用其他案子來彌補這份損失。”

    怎麼交代呢?

    她這種下屬是不是有點狂妄自大了?她自嘲道。

    “……”兩雙鳳眸頓時就對上了,雙方毫不相讓。

    “說說看。”

    牧晟宸拉住她的手,將她拽起,而後自己坐到椅子上。

    牧晟宸放下書,起身,走到她面前,抱過自己兒子︰“像你媽媽,你這輩子算是玩完了。”

    他剛才最忐忑的是怕她會說出“對哦,還有你可以接送我”這種話,因為那樣會代表她只當他是她生命里的過客,沒有絲毫依賴性……

    到了下午四點多鐘,美國總部就打來了國際長途。

    尹瑟只覺氣場不對,她抬起頭,一臉不解的看著他︰“怎麼了?”

    “怎麼回來的這麼晚?”牧晟宸指了指牆壁上已經指向了七點的大掛鐘。

    尹萱兒好笑的看著她︰“如果你當初真知道,也就不會放他走了,別再裝了。”

    “怎麼可能不知道,那麼簡單的事情,那麼狗血的事情,拿著我和流氓混混的合成照片送到他面前,又故意讓我看到李曉曉和他接吻的畫面,這種下三濫手段,我連費唇舌去拆穿都不屑。”

    “你寧願去乘地鐵也不知道讓我載你過去?”

    欠他的,牧晟宸不會否認。

    “……”阿姨微張著嘴巴,她雖然也猜了個八九不離十,但真的听到還是很驚訝。

    “媽媽說是爸爸取得名字。”

    牧晟宸嘆了口氣,重新把她箍緊︰“好了,別動,我抱一會兒就好了。”

    牧晟宸听著她的嘀咕不斷,走到她身邊,面無表情,看上去十分冷冽。

    牧晟宸只覺心口最柔軟的那塊地兒被兒子狠狠的揉了揉,又酸又疼。

    “很好。”她起身,“合作破裂。”

    尹瑟低著頭,他的話是對的,像個白痴一樣受到影響的人是自己,見到尹萱兒,心下的怒火都往上沖,當時恨不得將滾燙的咖啡直接潑到她臉上。

    “你知道尹萱兒是龍氏集團總秘書。”

    尹瑟提了個緊,忙要起身,要是在書房被他吃了,她就再也沒臉見人了。

    “被一杯咖啡毀了,要怪就去怪那杯咖啡。”

    尹瑟回到辦公室,彭特助一臉詫異的走到她面前︰“尹總,你在說什麼,合作怎麼會破裂的呢?龍總不是簽過字了嗎?”

    “……尹總,這個合作是總公司分配下來的,如果達不成,怎麼交代?”

    “你睡旁邊,我再考慮要不要告訴你。”

    牧晟宸淡淡笑著,不再逗她,走回房間。

    “……”牧晟宸以為她是自己開車來回的,“你早上怎麼去的?”

    “接受就接受,能不能有點表情,這樣子怪嚇人的……”尹瑟是怕了他的。

    彭特助欲言又止,不知道尹瑟在做什麼打算。

    “全是和媽媽一樣的**屬性人種。”

    牧司瑞咬著牙︰“我要睡中間。”

    “恩。”

    “什麼?”

    牧晟宸若無其事的翻著雜志。

    “地鐵啊,這不是廢話?”她無奈的走到飯桌前,看著阿姨做好了的一桌子飯菜,頓時食欲大增。

    “小姐……”阿姨有些為哪呢看著尹瑟。

    “GW就在創世大樓旁邊。”

    “……”尹瑟的耳邊是他鼻尖的溫度,“牧晟宸,我怎麼覺得你變了……”

    “那是假的。”他毫不猶豫的拆穿他。

    “……”頓時,她的臉就像火在燒一樣,果斷的掙開他的手,把他硬拖了出去,關上書門,她靠在門上喘著氣,手不停的扇著風,舌頭都吐了出來,只覺害羞,而後嘴角便勾起,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那是由心而生的溫馨。

    “讓爸爸抱抱吧。”

    尹瑟手撐著下巴,看著電腦屏幕上唰唰閃著的數據,有些眼花頭暈,半路殺出個尹萱兒,真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悲傷。

    “爸爸?”牧司瑞踫了踫他的臉。

    牧晟宸輕輕哂笑一聲,他的氣息噴灑在她脖頸上。

    “……”牧晟宸吻了吻她小巧的耳垂,“尹小姐都這麼說了,不把名號坐實了,怎麼對得起人?”

    “尹瑟,看著我。”

    “和龍氏的?”

    她站在餐廳門口,長嘆一口氣,竟然沒有發現尹萱兒是龍氏集團的總秘書,她這也算是爬的高了。

    他揉著兒子柔軟的頭發,“司瑞,相信爸爸,一家三口,絕對不會再有分開的時候。”

    尹瑟不解。

    尹瑟伸伸懶腰,隨口道︰“你又不去接我,我自己乘地鐵回來當然慢了。”

    尹瑟說完便不留余地的掛掉電話。執作哪裁。

    “……”牧司瑞突然鼻頭沒來由的一酸,頭盯著他的胸口,抱住他,大叫一聲︰“爸爸——!”

    “尹瑟,我怎麼覺得你也變了……”

    尹瑟將他抱起,親了親他的額頭︰“幼兒園怎麼樣?”

    “老師同學把我當大猩猩看著……”

    “你干嘛?你坐這,我坐哪?”尹瑟無語。

    簡單的一幕,尹瑟竟有種想哭的沖動。

    尹萱兒淡淡瞥了一眼︰“你說呢?”

    尹萱兒勾起嘴角︰“尹瑟,這只是第一槍。”

    “那是因為你長的漂亮受歡迎。”

    牧晟宸再自然不過的指了指自己的大腿,“老地方。”

    “你忘了龍總是什麼樣的人了?”

    這幾天,牧司瑞才知道,哦,原來以前同學們嘲笑他沒有的父親是這樣的……

    “司瑞,知道你為什麼叫司瑞嗎?”

    “原來如此……”尹瑟臉上是掛上譏笑,果然母女倆都是一樣的貨色,她拍了拍牧晟宸的手,“誰說我要認輸了!我只是今天不和她一般計較而已!”

    尹瑟驚訝的張大嘴︰“她……”

    “還有,今天遇到什麼事了?”

    飯桌上,尹瑟偶爾會幫牧司瑞夾了一些菜,除此外,她並不是很專注,牧晟宸看得出,她走神的厲害。

    “會不會怪爸爸?這麼晚了才來見你……”

    “這連一槍也算不上,等我給你看看什麼叫真正的一槍。”尹瑟淡淡答道,而後便走出餐廳。

    尹瑟臉微微發紅,嗔了聲︰“好了,你個流氓又要心思不軌了!趕緊出去!”

    “媽媽,我雖然同意爸爸的話,但我是站在你這邊的。”牧司瑞面無表情的表著雙方都不得罪的態度。

    “……”尹瑟低著頭,掰著他環在自己腰間的修長手指,不說話。

    “之前都是如風哥哥接送我,但是你住進來了,我也不好意思再叫如風哥哥接送,自然只能乘地鐵。”

    “今天小少爺是和一個男人一起回來的,而且那個男人到現在都沒走……”

    “搞砸了一樁合作案。”

    “裝?”尹瑟重復了聲,而後不再繼續這個無聊的話題,看著面前被咖啡浸濕了的合同,“你們老總簽了字的合同被你的咖啡沾濕了,怎麼辦?”

    牧晟宸抬頭,合上書本,朝她招了招手。

    “恩……廢話多了,賤笑多了,手上的不軌動作也多了……”

    “爸爸,要麼你讓我睡你和媽媽中間,要麼你出去睡。”

    “……”她停下手里的筆,轉頭對上他。

    他低沉如大提琴的嗓音如此醉人。

    晚上回到家,阿姨正在準備晚飯。

    晚上,她幫牧司瑞洗完澡便哄他睡了,自己鑽進書房,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她嘟了嘟嘴,紅著小臉走到床邊,掀開被子,睡在他的另一邊。

    “她靠床上的本事爬了上去,這樣子的人,你要認輸嗎?”牧晟宸淡淡問道。

    尹瑟瞥過頭看向一旁說出那種不要臉話的男人︰“你真敢說,很明顯是遺傳了我的!”

    尹瑟無奈的接起。

    尹瑟眉頭一挑,笑開了顏︰“許言?也對哦,我竟然在他手下工作,萬一哪一天他再受你挑唆把我開除了怎麼辦?誒呀!當初怎麼沒想到這一層!”

    “尹萱兒,你應該不會卑鄙到這種地步,讓舊事重演吧?”

    還沒等尹瑟說完,牧晟宸就一把拉過她坐到自己腿上,他環著她的腰,下巴習慣性的擱在她的肩膀上。

    牧司瑞怔愣了許久,許久,這才慢慢靠近他懷里,軟綿綿的小手環住他的腰。

    “……”尹瑟不得不驚訝,“你知道?”

    牧晟宸愣在原地,神情並不自然。

    “快被逼瘋了。”

    “對方沒有合作的意思,我也不好強求。”

    “……”

    他坐在沙發上,好整以暇的看著自己的兒子,和自己太過于相似的面孔,還好是個健康的孩子,當初知道尹瑟生下孩子後,他最擔心的便是心髒病遺傳。

    “牧晟宸,你說什麼呢!”

    “恩……”

    他回過神︰“吃飯吧。”

    “舊事重演?原來你是知情的。”

    “她不讓合作順利進行,而你偏要若無其事的將合作進行到底,這不就是贏嗎?別的地方都能冷靜對待,怎麼出了個尹萱兒,連理智都沒了?”

    “……”尹瑟雙手蒙住了臉,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了。

    牧司瑞一時間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媽媽的腰很細很軟,爸爸的很結實,媽媽的胸很暖很柔,爸爸的很硬很寬……

    “恩?”

    “以後下班直接到停車場,我在車里等你,這樣可以了吧?”

    然後,沒過一會兒,牧司瑞就耐不住了︰“我睡旁邊。”

    “許董,合作成功還是合作破裂實在是太常見的事情,您能不能不要這麼大驚小怪?損失我會彌補,沒什麼事情,我就掛了。”

    “不會。”

    “爸爸說,是因為我遺傳了他的基因才會受歡迎的。”

    牧司瑞瞥了眼旁邊的男人,不知為何嘴角就勾起得意的笑,听話的湊上去摟住她的肩膀。

    “秘密方面的工作不是由我來做嗎?你接送我上班,那豈不是在昭告天下,我尹瑟傍上了堅實後台?”她低著頭說道,手里還在唰唰的勾畫著些什麼。

    她頭也不抬︰“你先睡吧,看鋼鐵俠的樣子,你們倆純粹自來熟,父子倆真是一點隔閡都沒有。你把我的位子佔了他也不會有意見的。”

    牧司瑞躺在床上看著童話,見他進來一臉認真道︰

    “就因為龍氏集團總秘書是尹萱兒?”

    尹瑟往客廳里張望了一下,牧司瑞和牧晟宸靠在沙發上看書,她心下發笑,對阿姨說道︰“是鋼鐵俠爸爸,阿姨不用慌張。”

    尹瑟走到牧司瑞面前,“讓媽媽抱抱吧。”

    “這邊,還有這邊都長了……”牧晟宸的手擦過她的胸說道。

    “為什麼?”是許言的詢問。

    不過還好,她爬的算高,爬的不高,怎麼讓她摔得疼呢!

    “你才剛調到國內,多少雙眼楮虎視眈眈的盯著你,就盼著你出一點錯——”

    但下一秒,她的笑容就僵住,門外傳來他低沉的聲音︰“寶貝,告訴我,你現在有沒有笑的像只偷腥的貓?”

    睡著之際,她听到了牧晟宸微乎其微的聲音,心頭又暖又澀,是遲到了整整五年的話……

    他說︰寶貝,你真棒,謝謝你為我生下孩子。

    十二點前會傳上第二章的~~求月票啊~~
歡迎您閱讀尋君所寫的小說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