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魅 正文 第489章 瑰寶,九級魂甲

作者:魚的天空 類別︰歷史軍事
    吼聲來來回回的傳d ng,就像有一巨鐘在耳邊震響,殺手們紛紛l 出了駭然之s ,他們的h n寵更是雙眼充滿恐懼的環顧著四周,想知道究竟是什麼生物能夠釋放出如此強大的氣息!!

    黑暗的力量和獸系的力量如一場災難x ng風暴前的抑郁氣場,籠罩在這整片山脊的位置,隱隱約約可以看見在楚幕的身旁,一個巨大的若有若無的獸h n詭異的出現!!

    這獸h n是一只墨也古老力量的釋放,它的雙眼漆黑,充斥著最可怕的黑暗能量,它的身體t ng拔健壯,在未知、神秘的角獸魔痕的襯托下充滿力量,似乎只要稍稍一抬tu ,便是山崩地裂!!

    “戰也,殺光它們!”楚幕命令下達!

    戰也冷靜的站在楚幕身後,當楚幕下達了殺令之後,災難的殺氣風暴頓時席卷!!

    “嗖!!!!!”

    戰也瞬間消失在了原地,黑暗氣息與獸系氣息混合婁的死亡y n影所籠罩的地方便是戰也的所在!!

    仿佛只是剎那,所有人都只看到死亡烏光在那些殺手們的h n寵身上閃過,緊接著那只h n寵便是鮮血噴灑!!

    殺手們的h n,寵弱小的就像草芥,輕易的被戰也的爪刃給撕成粉碎,這些綠衣殺手們一個接一個臉s 變得蒼白……

    潘鄭和凌河同樣無法看清戰也的動作,它們只感覺一股黑s 的風暴刮過,然後便是一具具尸體倒在血泊之中,徹底失去了生命跡象!

    然而,戰也可是連這些殺手也沒打算放過,它的爪子紛亂的落下,一道道觸目驚心的爪痕出現在嶙峋的山脊上,短短的時間里幾乎要將這整座山脊都要被戰也給削平了。

    整個殺戮過程極其安靜,任何一只h n寵和殺手都沒有來得及發出慘叫聲,緊緊是一個接一個的死亡。

    淋灕的鮮血順著一道道裂縫在流淌,匯聚成了溪流,鮮紅的從潘鄭和凌河的腳邊流過。

    這兩人此時完全呆滯了,他們即便等到所有所有殺手被虐殺了之後好幾秒種都沒有敢真正相信眼楮所看到的這一切!!!

    更讓他們頭皮發麻的是,那可怕到幾乎瞬間秒殺了一大片殺手的生物此時正緩緩的向它們兩個走來,黑s 瞳孔的眼神,便是死亡的注視,渾身上下竟然不禁開始發抖!!

    潘鄭的兩只h n寵都只是九段中等君主,單單是巔峰君主與中等君主便相差了整整四個檔次,再加上十段與九段的差距,這種懸殊導致九段中等君主也只有被秒殺的命運!!

    潘鄭根本沒有來得及恐懼,只看到兩道獸h n毀光從他的身體兩旁掠過,緊接著他的兩只h n寵便被這兩道獸h n毀光擊飛了出去!

    獸h n毀光如同烏s 的光線將潘鄭的兩只h n寵給平行的擊飛到了山脊之外………

    忽然,毀光的能量炸開!!

    山脊之外的宴間被這兩道毀光轟開了一個碩大的空間缺口,而潘鄭的兩只h n寵連抵擋的能力都沒有,隨著毀光的爆裂而被炸得血肉橫飛,身體化成了無數塊灑落在了山腳下……

    潘鄭的靈h n已經受創,這一次雙h n的失去再一次讓他的靈h n近乎粉碎,他整個人痛苦的跪倒在地上,臉蒼白到發青,汗珠淋灕的從臉上滴落,身體痛苦的抽搐!

    異變來得太過突然,站在潘鄭旁邊的凌河已經呆傻了,他根本無法相信楚幕的墨也竟然會有如此可怕的實力,可怕到完全超越了他們現在所處的這個層次,與之前那殺死它十段烈陽角獸的萬足蜈蚣一樣恐怖!!

    凌河渾身發寒,一大片尸體和觸目的鮮血告訴他,這一切都是【真】實的,盡管他根本無法明白楚幕的墨也力量究竟從何而來,可是本能告訴他必須逃離這里,否則他的下場會和那些殺手一樣!

    凌河迅速的召喚了兩只h n寵,在潘鄭的h n寵被殺死那一瞬間,凌河便命令這兩只主寵先發制人的朝著戰也發動攻擊。

    幾乎同一時間,凌河念起了咒語,召喚之前收起來的翼系h n寵。

    凌河的這一系列動作非常的嫻熟,即便是正承受著驚愕、恐懼,他仍然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采取保護自己的措施。

    楚幕對凌河能夠很好的把握時機逃走也是l 出了幾分詫異之s 。

    這凌河也不愧是第二梯次最強的人,心理素質和生存意識明顯要比潘鄭強得多,如果是平常,楚幕還真的很難留下把自己的兩只主寵拋下的凌河。

    戰也跟著楚幕殺戮了那麼多年,當然知道如何去對付意圖逃跑的敵人。

    “嗖∼∼∼∼∼”

    戰也的速度詭異加快,凌河的兩只主寵技能剛剛醞釀,戰也墨s 的身影便從它們的身旁驚過!

    凌河的身上擁有h n甲保護,戰也並沒有對凌河有任何的輕視,古老獸h n的力量再一次凝聚在了宅的爪刃上!!

    “唰!!!!!!!!”一道即便是在白天依然觸目的黑s 滿月從山脊上劃過,凌厲的掃向子已經飛到空中的凌河!

    凌河的翼系h n寵忽然靜止在半空中,像是被某種力量束縛了一般。

    “噗嗤∼∼∼∼∼∼”

    嫣紅的鮮血從翼系h n寵和凌河的身上婆灑出來,在空中形成了一大塊血霧。

    很快,被秒殺的翼系h n寵和凌河便從空中落下,跌在了已經灌滿了鮮血的岩石裂縫之中!!

    半跪在地上的潘鄭瞳孔幾乎要爆出了,第二梯次最強的凌河竟然也沒能夠逃脫得了被秒殺的命運,如此悲慘的死在了一個本應該毫不起眼的小子的手上!

    楚幕掃了一眼凌河的尸體,本來楚幕打算讓戰也殺死凌河的所有h n,

    寵,然後逼迫凌河說出一些有關女主上的秘密,誰知戰也的殺傷力如此凌厲,連人帶寵一起秒殺了。不過楚幕也算再一次見識到了一只十段巔峰君主的力量究竟有多麼霸道!

    殺死了凌河,那麼他剩下的兩只h n寵更不可能對楚幕造成威脅,戰也僅僅只用了兩個技能便徹底的殺死了凌河的這兩只主寵。

    凌河的這兩只主寵都已經非常接近了十段中等君主,這種實力在第二梯次的確是無人可敵,只可惜凌河這樣一個隱藏得極深的最強者遇見了h n寵都極其變態的楚幕!

    “是我慢慢的用靈h n魔焰來折磨你,然後你說出所有你知道關于女主上的事,還是你自己主動把知道的都告訴我,然後我或許可以放你一條生路,死h n受創,你已經對我造不成威脅了。”楚幕走到了潘鄭的面前,冷冷的說道。

    潘鄭靈h n的創傷使得他連動彈的力氣都沒有,前不久他還一臉狂笑,一副終于可以為自己h n寵報仇的模樣,此時變成了一個可憐的東西趴在地上,求得楚幕繞過他的x ng命。

    “我我只知道女主上是為了第十境,其他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那個女人把一切守得死死的,所有人都只知道從她那里得到好處,然後為她賣命,就算是凌河知道的也不多,楚晨楚晨,我們其實根本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你沒有必要趕盡殺絕,放我一條生路,我可以允諾你很多好處……”潘鄭巔抖的說道。

    楚幕皺起了眉頭,他本以為潘鄭這里可以提供一些信息。但沒有想到潘鄭完完全全是一個打手,根本沒有從他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

    “听!!!!!”

    爪子忽然從潘鄭的脖子後面出現,深深的刺進了潘鄭的血管之中。

    潘鄭本以為楚幕會為自己給的好處所動搖,可是他根本沒有來得及說出好處,他的生命便飛速的流逝。

    戰也冷冰冰的把爪子抽了回來,然後回到了楚幕的身旁。

    楚幕撫m 著戰也的腦袋,臉上浮起一個笑容道︰“戰也,你已經做得夠好了,去休息吧,你需要一個非常徹底的沉睡”“吼∼∼∼”戰也力量其實已經在衰退了,它現在確實確實非常的疲憊。

    戰也不太喜歡去表達什麼,楚幕念起咒語之後,它也是卸下了沉重的一切,疲憊無比的回到了自己的h n寵空間之中,安靜的躺下,閉上了眼楮。

    正如楚幕所說的,戰也已經做得夠好了,現在的它需要的是休息,安穩的沉睡……

    “嗚嗚嗚嗚∼∼∼∼”

    收起了戰也之後,莫邪卻從不遠處奔跑回來,它的嘴上還叼著一些東西,跑到楚幕面前的時候,它將這些東西放在了楚幕的面前。

    “這是”楚幕愣了愣,拾起戰也扔下的東西後,楚幕頓時欣喜若狂!

    “九級h n甲!!”楚幕緊緊的拽著這件寶物,雙手不禁有些顫抖!!

    九級h n甲,這可是價值近40億的瑰寶啊!!

    這九級h n甲很顯然是從凌河的身上拔下來的,楚幕沒有想到這個家伙身上竟然會有這樣的寶物!!!。
歡迎您閱讀魚的天空所寫的小說寵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