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魅 正文 第362章 難以跨越的第三梯次

作者:魚的天空 類別︰歷史軍事
    楚暮讓魔樹戰十轉變了位置.面向了南面.這個時候南面的沙漠狂稜蠍的數量其實也已經不算很多.山靖雖然抵擋得有些吃力,但也殺死了很多沙漠狂稜蠍。

    群戰.魔樹戰士絕對優越于任何系魂寵.這隊伍的四人明顯都是沒有木系魂寵,否則也會在第一時間召喚出來。

    山靖從驚訝之中恢復之後也急忙將自己的魂寵調到了西面,解決掉剩余的那些沙漠狂稜蠍︰

    晴晴的輔助則全部加持在了李赫的位置.李赫的四翼蛇妖得到了治愈,戰斗力很快恢復到飽滿的狀態.張揚的扭動著身軀,穿梭在這些狂稜蠍之間.不斷的咬碎這些堅硬甲殼的生物。

    九段沙漠狂稜蠍一直都是由隊長郭戰對付.隊長郭戰的實力很明顯要比其他人強上許多.不僅牢固的守住自己的方向,同時將沙漠狂稜蠍群中的所有九段生物都給殺死!”好像又有一大波沙漠狂稜蠍朝這里涌來了。”晴晴小臉蒼白的看著周圍沙丘的頂部“小聲的說道。”恩,準備召喚第三寵吧。”隊長郭戰冷靜的說道。

    下一波沙漠狂稜蠍的數量肯走更多.實力也更強.每人必須通過三控才有可能固守下。”吱牛吱吱吱吱∼∼∼協協“””吱吱吱吱吱吱吱吱∼∼∼燦∼∼脅∼

    嘈雜如利牙摩擦的聲音在周圍響起,金黃色的沙丘上灰色的陰影慢慢的籠罩覆蓋著.完完全全就像灰色的潮水正在朝這里翻涌。

    蟲氣燻天滾滾涵涵宛如千軍萬馬正在沙漠上狂奔,讓五位魂寵師都不禁洌吸了一口氣。”這到底有多少只啊?晴晴驚訝的捂著嘴.眼中露出了幾分惶恐之色。”怎麼會有這麼多,這可僅僅還是沙骨盤地的前端啊!”李赫也是瞪大了眼楮︰

    這麼多的沙漠狂稜蠍.究竟要戰斗到什麼時候.如果說在這一大波沙漠狂稜蠍之後還有更多的這些生物.那麼他們這一行根本連沙骨盆地的中端地帶都無法踏入!”召喚第三寵!”隊長郭戰皺著眉頭,對所有魂寵師說道。

    其他三人也意識到這將會是一場惡戰,也急忙念起了咒語準備迎接這狂蠍的席卷。”楚晨,你怎麼不召喚工”晴晴有些焦慮的說道工

    晴晴很快發現楚暮並沒有念咒語.雖說楚晨是一位青年輩的變態級高手,但是他的實力應該不會強于李赫、山靖太多李赫、山靖都還沒有召喚出主寵來戰斗這個時候就該拿出全部的實力!”沒那個必要了。”楚暮搖了搖頭,然後指了指遠方漸漸沉下去的通紅夕陽。

    夕陽的余耀漸漸的變成了一束.就像一扇緩緩關閉的大門,將黑暗留在這個世界上

    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就在落日沉下之後.整個沙漠忽然間變得安靜了!”噗噗噗噗噗噗∼脅協懷“∼

    那些狂奔的沙漠狂稜蠍在夜幕降臨的這一庶全部僵硬在了原地.隨後這些有著極度標準作息時間的沙漠狂稜蠍頭朝地用鋒利的蠍鉗拋開沙土!

    殺浪淘起.眾人周圍的沙地看上去像是沸騰.而那些數不盡的沙漠狂稜蠍身體慢慢的沒入到了沙子之下

    沙漠狂稜蠍的動作幾乎一致.這數百只沙漠狂稜蠍的舉動讓眾人看得詫異不已,直到所有的沙漠狂稜蠍消失在眾人視野之後片庶.他們才慢慢的醒悟過來。”殺著殺著都忘了它們不喜歡夜戰。,、李赫咧開了笑容道。

    沙漠狂稜蠍極度討厭夜戰.同時夜幕一降臨就會回歸沙子之中.這可以說是沙漠狂稜蠍的一個怪癖。

    之前隊長就表示固守,守到太陽下山,但是隨著廝殺.他們都有些忘記時間了。

    隊長郭戰則是看了一眼楚暮。沙漠狂稜蠍涌來的時候郭戰的心境也發生了一些變化.以至于忘記日落。

    讓郭戰感到詫異的是這個比自己小上不少的青年卻能夠在那一大群沙漠狂稜蠍的強大氣勢之下把握好時間.這需要超于常人的淡走!”總算可以休息了。”晴晴見周圍已經沒有了威脅.拍著胸脯.直接坐在了沙地上。”大家原地休息片庶.然後我們繼續趕路吧。”隊長郭戰說道。

    沙漠狂稜蠍不喜歡夜戰,他們也可以來這個機會穿過這沙骨盆地。

    楚暮倒沒有休息,而是讓魔樹戰士和戰也幫助自己將之前那些沙漠狂稜蠍的毒液給收集起來。

    楚暮要的只有毒液,其他魂核、魂晶之類的便沒有拾取,那些都是屬于公共財產.肯走是由隊長來分配,越俎代庖會遭到排斥。”楚晨.你收集這些毒液做什麼,難不成你是靈師?”晴晴看著楚暮開口

    的問道。

    晴晴其實也對楚暮感到幾分好奇,而且她也感覺這個青年輩高手很神秘的樣子。”不是.我的懸賞需要這些毒液。”楚暮回答道︰”沙漠狂稜蠍的毒液懸賞,怎麼覺得有些印象?”山靖摸著自己的下巴.忽然.山靖想到了什麼.一臉驚愕道“.我的一位八級稱謂的朋友告訴我.玄甄殿似乎發布了一個八級的懸賞.要收集足夠的毒液,難不成你接了那個八級殿內懸賞?””恩,要,四。份毒液,這些還遠遠不夠。”楚暮也沒有隱瞞,點了點頭道。

    楚暮收拾戰場的速度很快,所有的毒液采集.加上那些九段沙漠狂稜蠍的毒液.大概有四份.加上自己之前收集的便一共是如份毒液.離舊四這個數量確實還有不小的距離。

    楚暮也看得出這支隊伍未必是想與頭漠狂稜蠍戰斗.所以接下來要想通過他們來幫助自己收集毒液有些不太可能了。”心口份,那豈不是要殺,曬只沙漠狂稜蠍.你一個人接下這懸賞.要不沒有遇見我們.你豈不是要一個人殺這麼多的沙漠狂稜蠍!”晴晴瞪著眼楮看著楚暮。”變態.變態級的青年高手果然不能用正常的方式來理解,你這個年齡的時候.我還在為六級懸賞奔波,就算是到了現在.也還要別人帶領才敢踏入第八等迷界工”李赫感嘆的說道。”楚晨.你肯定會參加天下之決.那你一走可以在第三梯次脫穎而出吧!”晴晴有些興奮的說道。”第三梯次我的目標是第二梯次。”楚暮將所有的毒液都收好,很自然的說道。”第二梯次!你是說第二梯次!!”

    這叮.時候所有人都瞪大了眼楮,不可思議的看著楚暮,包括鎮安無比的隊長郭戰也有些動容了。”楚晨.第二梯次.我覺得你還是不要踏進去的好.你沒有參加過天下之決,根本不知道第二梯次里面的高手有多強。”山靖語氣變得沉重了幾分。

    山靖看得出眼前這個青年在這個年紀有這種實力.將來肯定是絕頂高手.只是想要踏入第二梯次的爭奪.用痴心妄想來形容都不為過!”十幾年前.我也是以天下之決為目標,想要在這場無數青年高手聚集的賽事上得到一個屬于自己的權威榮譽。我走過很多地界.和各種各樣的高手切磋,跟隨更強的魂寵師踏入迷界當我自己實力足夠的時候,我回到了天下城。”山靖緩緩的開口說道︰

    山靖看起來比同齡人蒼老很多,說起這件事的時候.那雙眼楮更顯得幾分蒼然,根本沒有了什麼光芒︰

    楚暮靜靜的看著山靖.從這個男子的臉上楚暮看到了一個復雜的表情,不甘、無奈和自嘲。”當時我二十五歲,實力其實和現在不會差太大。因為後來我在第八迷界魂寵死亡了.所以這六年來實力都沒有什麼進展。當時年輕氣盛,以為自己實力足夠,絕對可以在天下之決名聲轟動。但是.踏入到天下之境的那一庶”山靖深呼吸了一口氣.整個人被陰霾籠罩著,竟然有些說不下去了。

    李赫站在山靖旁邊,一臉憤然的說道︰”哼,有什麼不好意思說的.大不了就是完敗!!”

    山靖張了張嘴.最後還是嘆了一口氣.補充道︰“事實上,那嚇.時候的我連第三梯次都沒擠進去。”

    這一次換作所有人都驚訝了.如果說山靖在六年前就達到現在這個實力,那麼在第三梯次怎麼也應該算是高手了.怎麼會連第三梯次都沒擠進去!”山靖大哥.你沒開玩笑吧.我沒敢參加天下之決,可總覺得這天下之決沒你說得這麼恐怖吧,那可是第三梯次.以你現在的實力應該能夠拿到榮耀的才對。”晴晴說道。”我可沒有危言筐听.你們自己問問隊長就知道了。”山靖目光落在了一只默不作聲的隊長郭戰那里。

    郭戰只是坐在那里听,並沒有說什麼話,當所有人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時候.他才用奇怪的語氣說道︰”把這個任務做好吧.那些東西不屬于我們.說多了沒有意義。”

    晴晴洲洲听了山靖的描述已經有了幾分興趣,立刻坐到了隊長身邊.一哥懇求的模樣道︰“隊長,我們沒敢去爭.但听听總還可以吧,你肯定是參加過天下之決,不如就說說你的故事吧”沒什麼好說的.就那樣。”隊長郭戰不像是那和隨便向人吐露故事的人.對于晴晴的那和嫵媚的要求態度也是視而不見。”好好休息.繼續趕路。”郭戰淡淡的說道。
歡迎您閱讀魚的天空所寫的小說寵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