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魅 正文 第257章 眾勢力匯聚

作者:魚的天空 類別︰歷史軍事
    “開什麼玩笑,放了點水就得了50萬的獎勵,這離城的官員們都傻了不成?”屋內,葉紈生得知了葉傾姿領著50萬巨款歸采的時候,下巴都差點掉到了地上。

    對于葉紈生來說他的那些魂寵價值雖然遠超了旦四萬這個數,可是這樣莫名其妙多了50萬的獎賞,若是全部砸在一只魂寵身上,肯定是可以讓魂寵的實力提升一大截。

    “有一半是楚暮的。”葉傾姿開口說道︰

    “那也是25萬,快說說怎麼回事來著︰”葉紈生急忙問道。

    葉紈生經過了好幾天的藥物調養,身體已經大致恢復了正常,只是皮膚還略顯發青。

    葉紈生中毒到康復這也有三個多月的時間了,三個月的時間對于青年輩的魂寵師乘說可是非常重要的,最明顯的就在于葉紈生的魂寵已經完全不是葉傾姿的對手了,再加上葉紈生最強的戰庭烏獸的死亡,葉紈生的實力也自然大打折扣。

    所幸的是,葉紈生也沒有因此而消沉下去,整個人看起采還和往常那樣有些瘋癲的樣子。

    “前段時間我煉制了一批靈物到交易所,再加上這萬D萬金幣,我攢了大檄有紅口萬金幣,過幾天我們到交易所去看看,購買一只實力強的魂寵,彌補一下你的魂寵的空缺吧。”葉傾姿對葉紈生說道。

    “你都成富婆了。”葉紈生說道。

    三個多月的停滯以及魂寵的死亡的確給予葉紈生造成不小的創傷,如果不彌補回采,葉紈生自己的修為也可能因為這個斷層而難以再提升起乘。

    “要是你能進入魂主級別就好了了我們也可以直接購買君主級的魂寵。”葉傾姿說道。

    “君主級……還是算了,錢你自己留著給你強化魂寵吧,我另有打算。”葉紈生搖了搖頭。

    “另有打算?”葉傾姿不解的看著葉紈生。

    “唉,以後再說,你不是說楚晨那小子在魂殿嗎,那個听什麼段辛河的家伙不是什麼善類,我們在外面不太安全,先去找他吧。”葉紈生也很有警覺性的說道。

    葉傾姿自己也是這樣想的畢竟遠次雖然是得到了高額的獎勵,可是也得罪了一個他們現在難以抗衡的敵人,也只有尋求他人的保護才能夠安身。

    葉紈生駕馭著自己的星野魔駒葉傾姿則騎乘著紫衫夢獸育前往了魂殿。

    在半途中的時候,楚暮也正是要去尋葉傾姿,看見他們兄妹兩前乘後,也是咧開了笑容道︰“挺有默契的。”

    楚暮領著兄妹兩回到了魂殿之中而不過多久,冬青便是特意前采,說是要招楚暮前往城主府中。

    楚暮本就打算與葉家兄妹會和之後便是直接靠往城主府中,因為贏殿也提到說城主將會把那些前來離城的各大勢力大人物們都召集起采,捅破關于青蟄龍之事,免得這些大勢力一個個心懷鬼胎,在離城之中陰謀詭計︰

    這次會議邀請的分別是魂殿、魂盟、元素門、商盟、魘魔宮、魂寵宮、離城世家等眾多虎視眈眈的勢力,其中魂殿的宇殿主等幾位天下城的大人物本是乘處理關于宇郎之死的審判的,卻正好趕上了青蟄龍之事,以大局為重的宇殿主也只能先把審判之事放在一邊攬下離城魂……殿大權開始找尋青蟄龍。

    魂盟的勢力遍布的並不是很廣,魂盟最突出的在于能夠進入魂盟的人幾乎全部是整叮,魂寵界非常有名的魂寵師這些魂寵師可以說是站在了整個魂寵領域的最頂尖的層次,而他們所掌控的也幾乎是這個世界上最為強大的魂寵!

    魂盟根本沒有幾叮,駐地和城市,也沒有遍布天下的成員可是這個勢力卻像高高在上的統治者一般,俯瞰著整個魂寵界一旦有大事發生,魂盟的人必定會出現!

    商盟是所有各大交易所的聯盟,這世界上幾乎每一筆交易都需要通過商盟之手,商盟也是最富有的勢力之一,若是不考慮魂寵宮的存在,商盟的地位肯定也不遜色于魂殿、魘魔宮、魂寵宮、魂盟這四大勢力。

    商盟在離城中也佔據了一席之位,這次青蟄龍之事,商盟自然也要分一杯羹。

    作為在魂寵領域最令人畏懼的魘魔宮,魘魔宮也是從來不會放過任何一件有利可圖的大事。

    魘魔宮在離城的駐地同樣在中心廣場,似乎特意針對與他們上千人不解之怨的魂殿,魘魔宮的宮殿就正對著魂殿,分別在廣場的兩面,只要從其中一個勢力的大門走出,目光掠過廣闊恢弘的廣場,便能夠看到對方

    魘魔宮的宮殿的格調也是與魂殿相反,魂殿講究神聖莊嚴,而魘魔宮卻是總是帶著幾分霸道孤傲、盛氣凌人。

    魂殿與魘魔宮之間有著不小的宿怨,一般而言,出現了魘魔宮宮殿的城市便不會有魂殿的宮闕,而有魂殿坐落的城市,也是鮮見魘魔宮的駐地。

    當然,這也是相對于一些有歸屬的城牢而言,類似于界城這和十一級權威城市,兩大勢力就算有宿怨都必須佔據一席之位,同時也會在資源的佔有上暗中相互較勁。

    元素門在離城的地位不遜色于其他幾大勢力,因為這座離城的哥城主大人便是離城元素門的門主。

    而關于宇眺之死與于賀有所牽扯之事,若不是這位離城元素門門主的勢力,恐怕于賀這叮,家伙衡現在還被軟禁在魂殿之中,又怎麼可能像沒有事一般到處在離城溜達︰

    類似于這和魂寵界頂級人物之間的會議本采楚暮肯定是不會參與的,畢竟他現在根本還沒有到達他們這個層次。

    只是這件事牽扯到了天蒼青蟄龍,如此多的高手聚集在這離城之中,楚暮真的很為它擔憂,所以在畫殿提到將參與到這次所有勢力召集會議的時候,楚暮也果斷的參與其中。

    “楚晨,葉傾姿,會議上我父親會提到關于惡徒段辛河的事,可以說這是你們一次成名的機會,要知道這次會議上聚集的可都是大人物,只要讓他們知道你們,你們的名望在這魂寵界肯定很快就傳開了。”冬青一邊個楚暮三人帶路,一邊說道。

    冬青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葉家兄妹和楚暮卻都是皺起了眉頭。

    楚暮先開口道︰“提到段辛河倒可以,至于我們的名字就算了,我們有不方便透露身份的地方。”

    “不方便透露身份?你們是擔心段辛河報復嗎?不用擔心的,這次我父親是真的打算消滅這個家伙了,這個段辛河要麼躲個數年,要麼一出現就是送死,你們根本不用擔心的。”冬青說道了

    楚暮搖了搖頭道︰“還是麻煩你和城主說說吧,我們都不是那和喜歡張揚的人,也習慣到處流浪︰”

    “這樣……那好吧,我還是尊重你們的意見。”冬青點了點頭︰

    冬青也明白,有一些青年輩高手,尤其是喜歡在外歷練的青年輩高手,他們只有在與他人決戰、約戰的時候才會表露出真實的姓名,往常游歷到各大城市就算做了比較驚人的事也習慣性的低調。

    “楚暮,你怎麼也不問問我們,你一個魂殿少主,身份地位已經夠高的了,我和傾姿可都是小市井之徒,這麼好的出名機會,你怎麼一口氣回絕了,我可還想出名,被無數少女迷戀呢。”葉紈生用魂念以一和調侃的口吻說道。

    楚暮自然認為葉紈生再開玩笑的,因為楚暮的觀察采看,葉傾姿和葉紈生行事也都是非常低調,很少會直接表露自己身份和名字,所以楚暮想也不用想,便是回絕了冬弄的提議。

    當然,楚暮也搞不清楚這對兄妹明明實力很強,卻有和讓楚暮感覺他們在躲躲藏藏的味道。

    離城主府還有一小段距離,楚暮也干脆用魂念詢問起了葉傾姿,想知道他們兄妹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這個……以後再告訴你吧。反例是我覺得你很奇怪,明明是一殿大少主,比我們還更躲躲藏藏的,包括這次會議,你明明也可以以少主身份參加卻還要讓冬青帶路……話說認識這麼久了,我都還不知道你究竟是哪位少主,我听說魂殿是有九位少主,其中有七位都是實力非常強,有幾位更是已經屬于那種已經脫離了青年輩範疇的高手……”葉傾姿反問了起采工

    楚暮苦笑,自己沒問出葉傾姿底細,反而被葉傾姿給盤問了起來。

    這一次葉傾姿例是沒有保持她那淡定的性格,反倒是多次詢問楚暮,讓楚暮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給葉傾姿解釋自己身份這個問題。

    “而且,前幾天你也特意交代我不要直呼你的真名,楚暮這名字在西界名聲很響,到了湛離界應該認得的人不多,好像也沒有必要擔心吧︰”葉傾姿繼續追問道。

    事實上,魂殿少主這個身份也不是真正讓楚暮頭疼的地方,真正讓他難以開口的是楚暮這個身份,畢竟龍卵的事,讓楚暮的囚島之王身份幾乎被封殺了。
歡迎您閱讀魚的天空所寫的小說寵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