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魅 正文 第十三章 殺人,習慣了

作者:魚的天空 類別︰歷史軍事
    “寒毒入侵,在魂寵死時對魂寵師造成精神反饋時,將寒毒強行加入到這靈魂反饋中,如果沒有及時以魂念進行抵擋,靈魂就會被凍結,身體化為凍肉。”陸衫離目光淡然的注視著戰場上那化為冰渣的尸體,緩緩的開口說道。

    走入戰場的是兩人,但卻只有楚暮帶著冰空精靈緩緩的走回來.

    與之前不同,所有人看待楚暮的眼神都徹底變了,不再是質疑和輕蔑,而是帶著幾分恐懼!

    楓香皺著眉頭,雖然對楚暮的這個恐怖的殺人手法感到詫異,但是這樣殺死同為魘魔宮的青年,簡直就相當于給夏廣寒多樹立敵人。

    “恆海魘少!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殺我弟子!!!”青魘魔宮主人滿臉憤怒,一身殺氣赫然釋放,那種憤怒仿佛化為了火焰燃燒周圍!

    “青主上,青年輩的恩怨由青年輩的人自己解決,你還是控制控制自己的情緒。”陸衫離看了一眼已經有意圖要殺楚暮的請魘魔宮主人,卻是淡淡的說道。

    魘少是魘魔宮青年輩最高榮譽,魘魔宮中除卻一些更高職位的大人物外,沒有什麼人可以直接對其進行處置,哪怕犯下再重的罪過,所以不管是青魘魔宮主人還是藍魘魔宮主人,除非楚暮對他們出手,否則他們絕不能對楚暮下手的。

    “可是這個家伙違反挑戰規定!損我青魘魔宮人才,難道不要處置!”青魘魔宮主人又怎麼可能善罷甘休!

    “敢提出挑戰,就要做好付出生命的準備。”陸衫離淡淡的說道。

    陸衫離為魘少裁決者,他才有資格裁決魘少,他不打算處罰楚暮,青魘魔宮主人也拿楚暮沒一點辦法。

    見陸衫離幫楚暮把這事壓下,楓香也是稍稍松了一口氣,立刻嚴肅的對楚暮說道︰“楚暮,青年輩挑戰不能殺死魂寵師,你不要太過任意妄為。”

    楚暮抬起了眼皮,看了一眼一副教訓自己模樣的楓香,卻是淡淡的回答道︰“我只是習慣了。”

    楓香沒有想到楚暮這個家伙竟然這樣無視自己的警告,臉上立刻凝結上了寒霜。

    楚暮目光掃過另外四個挑戰者,語氣漠然的說道︰“如果你們擔心輸了會被我殺死,就放棄挑戰吧,我的戰斗方式不是小孩子之間點到為止的切磋。”

    四個挑戰者到現在還沒有從郭閑的死亡中恢復過來,如果不是陸衫離的解釋,他們根本不知道郭閑是怎麼死的,現在這個詭異的劊子手對自己說出這樣的話來,頓時感覺到一陣毛骨悚然。

    “魘魔宮的規矩也不是說改就改,我……我不喜歡改了規矩的戰斗。”驪山魘少神情變得非常僵硬,一改剛才那副可以輕而易舉擊敗楚暮的態度,樣子要多虛偽有多虛偽。

    “驪山魘少,剛才不是還說第一個戰斗的話別人就白來一趟了,怎麼現在又說出這樣的話來。”陸衫離毫不留情面的點破了驪山魘少的那副虛偽的模樣。

    驪山魘少臉立刻漲紅了,想要辯解,卻根本不知道該怎麼給自己找台階下。

    眾人的目光立刻鄙夷的看著非常窩囊的驪山魘少,開始小聲的議論了起來,顯然經過這件事後,這驪山魘少很難在魘魔宮抬起頭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驪山魘少自己並不覺得覺得自己態度的瞬間改變有什麼。

    六段的冰空精靈,卻將五級技能冰劍施展出七級技能的效果,還是已經達到可怕的微控制,秒殺了五段的青魘魔不說,更是擁有最令人膽戰心驚的含毒入侵。

    不考慮近戰能力的話,簡直相當于一個恐怖的六段統領級冰系魂寵,驪山魘少自己最強的魂寵也才一只五段四階的統領級。

    驪山魘少並不認為自己比郭閑強多少,他可不想因為自己最初的魯莽把自己的性命給搭進去,為了留的青山在,該丟面子他就果斷丟面子。

    “你們三個呢?”楚暮目光掃過另外三人,開口詢問道。

    楚暮並不知道挑戰的規矩,所以也不知道不能殺人。

    不過就算有這個規矩,楚暮覺得自己還是會習慣性的把人給殺了。畢竟郭閑剛才露的破綻實在太明顯了,面對冰系的魂寵,自己魂寵即將死亡竟然不使用魂念守護自己靈魂,這種開放,簡直就是誘惑楚暮再追加一個寒毒入侵。

    “呃……阮山魘少說的是,我們也覺得這樣隨便改規矩不好。”另兩個挑戰者表情更是尷尬,非常果斷的選擇了放棄。

    “你不是不喜歡切磋形式的戰斗嗎,正好,我也是喜歡以殺戮為樂,你的戰斗讓我提起了興趣。”就在這時,站在藍魘魔宮主人身後的天季緩緩的走到楚暮面前,開口說道。

    灰色衣裳的天季這句話立刻就掀起了一陣嘩然之聲。

    “天季要出手了!!”

    “就算把這四個挑戰者都鎮住了,可是這個恆海魘少也還沒有資格和天季相提並論吧,天季怎麼會主動提出戰斗!”

    天季的出現是藍魘魔宮主人的安排,不過,這一次天季卻是在藍魘魔宮主人沒有暗示的情況下自己走出來的,也就是說這位青年輩中令人又敬又畏的強者確實是對楚暮的強橫產生了幾分興趣。

    誰也看得出來,剛才的戰斗懸殊太過明顯了,一方面有些浮躁的人急攻心切,另一方面他們很明顯低估了囚島之王的實力。

    而現在,知道了囚島之王真正的實力之後,這場囚島之王與天季的戰斗說不定會非常精彩,很快就有人露出了興奮的目光,希望這兩個強者大戰一場。

    “你可以休息兩天,讓你魂寵恢復到最佳狀態。”灰色衣裳的天季開口說道,說完轉身離開,卻是沒有理會藍魘魔宮主人那幾分不滿的情緒。

    “沒那個必要,明天我就要離開,要戰就現在。”楚暮說道。

    天季停下了步伐,轉過身,那雙無神的眼楮注視著楚暮,片刻之後才開口道︰“也好,反正休息與不休息,你都得死。”

    迅速崛起的囚島之王與名聲遠播的天季燃起戰斗火焰!!

    在座的人眼楮都亮了,尤其是藍魘魔宮主人,能夠現在解決掉夏廣寒的手下再好不過了,完全可以乘這個機會挫一挫夏廣寒的銳氣!!!

    而幾乎被人們忽略掉的蘇宇更是露出了笑容,看來不需要羅域魘少-楊洛森出手,楚暮就已經大難臨頭了!

    ……

    火熱的戰斗氣焰立刻在坐席位置掀起之時,眾人都沒有留意到,一位在四名白衣女子簇擁之下的面紗女子緩緩的走進了這里。而在這位尊貴的女子身邊,正是素有“冷面劊子手”之稱的夏廣寒。

    “瑾柔公主!”

    “屬下不知公主前來,未及時行禮,罪過,罪過。”周路稜第一個反應過來,高呼一聲之後,立刻跪拜在地上。

    周路稜一一聲驚詫立刻在人群中炸開,所有人紛紛將目光投向了那位尊貴優雅的女子身上,緊接著驚慌的跪拜在地上。

    “楚少爺,快,跟著其他魘少一樣行禮。”汀雨非常小聲的提醒了楚暮一句,說完之後立刻蹲下身子,將頭完全低下,根本不敢證實那位高高在上的魘魔宮小公主。

    看見這幾分熟悉的美麗身影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楚暮愣了愣,片刻之後才反應過來,看了一眼那個虛偽無比的阮山魘少,緩緩的單膝半跪在地上,將右手放在自己胸口。

    魘少的為青年最高榮譽,在面對公主時沒有必要勸跪拜,只要單膝半跪,低著頭便可以了。

    而青魘魔宮主人和蘭魘魔宮主人也都是需要行跪拜之禮,畢竟他們不屬于內魘魔宮,盡管手中握有兩大魔宮的權力,身份卻是低微了一些。

    “免了吧。”瑾柔小公主淡淡的說了一句,邁著步伐緩緩的走向了主座上。

    免禮之後,其他人這才站起身來,略帶幾分拘謹的坐在自己剛才的位置上。

    青年們一個個眼楮都是亮了幾分,因為身份高貴的瑾柔公主出現在這里,素來對這位下公主有仰慕之意的這些青年們自然會感到無比榮幸。

    而像青魘魔宮主人和藍魘魔宮主人這樣的人物表情雖然恭敬,但是心中卻在暗暗猜想公主前來這里的原因。

    “瑾柔妹妹怎麼有閑情來此觀看?”魘少裁決者陸衫離是唯一一個沒有行禮的人,而且公主到來的時候,他始終坐在自己位置上,直到公主到來之時他才掛起了一個溫和的笑容對小公主說道

    瑾柔小公主優雅的坐在了陸衫離旁邊的主座上,保持著一個很平穩好听的語調說道︰“正好有件事與陸大哥商量。”

    “我記得這個囚島之王應該是你的新扈從,瑾柔妹妹有興趣的話,不如先看看你的新扈從的實力吧,打斷別人的戰斗,總是不禮貌。”陸衫離不急不慢的說道。

    “也好,之前有听說,囚島之王是戰五人對吧?”瑾柔公主目光緩緩的落在了楚暮的身上,那雙明眸之中依然是透著那令人難以捉摸的憂傷。

    楚暮目光與之對視,不過旁邊的楓香立刻瞪了楚暮一眼,冷冷的提醒楚暮,魘少在沒有得到特權之前,是不能正視公主的。

    “呵呵,說來好笑,第一個挑戰者被殺死後,其他人都不敢與這個殺戮之王戰斗了,現在是藍魘魔宮-天季與他的戰斗。”陸衫離笑著說道。

    陸衫離這麼一說,那四個挑戰者更是無地自容,居然在仰慕無比的公主面前丟盡顏面了。

    (第二章送到!!!晚上還有兩章,一定會在十二點之前送上!!)
歡迎您閱讀魚的天空所寫的小說寵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