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魅 正文 第三章 分裂的蟄龍卵

作者:魚的天空 類別︰歷史軍事
    遙遠的海域,兩只身軀敖討十米的大刑翼系魂寵華麗的從海洋的上空掠過,速度相當之快。

    “終于出現了,整整四年的時間……。”

    “通知其他人,這一次不能再讓它在外游蕩了!”翼系魂寵之上的身穿深黃色長衣的男子說道。

    這兩人是魂盟派遣到這里尋找逃走的天蒼青蟄龍的魂皇。

    魂皇是比魂主更高的魂寵師級別,擁有五魂,能夠同時駕馭五只瑰寵!

    這個恆海是執掌于魘魔宮,盡管魂盟從來不需要畏懼任何一個勢力,但是魘魔宮一直都是一群脾氣暴躁的家伙,魂盟的人若是擅自在他們的領地間出什麼動靜,魘魔宮會毫不猶豫的把人和魂寵屠個干淨。

    “天听,天蒼青蟄龍每化蛹一次,就會分裂出一今後代,這是真的嗎?”那位更顯年輕一些的魂皇開口詢問道。

    “恩,分裂出的後代實力雖然次于天蒼青蟄龍,但也是能夠讓很多人爭得頭破血流。”叫做天听的魂皇說道。

    “次于天蒼青蟄…如果是這樣的話,應該不至于讓盟主的情緒……”。

    “這些以後再告訴你吧,總之現在盡快把天蒼青蟄龍給帶回去。”魂皇天听說道。

    那位年輕的魂皇也不再多問,緊緊跟隨在天听之後,駕馭著自己的魂寵朝著海洋的深處飛去。

    囚島之中

    “小家伙,你還好吧?”

    楚暮能夠感覺到天蒼青蟄龍的疲憊,從氣勢上那可以遮天蔽日的神秘強大生物顯然是要比天蒼青蟄龍強上一些,並且它還是剛剛破繭而出,想必力量並沒有完全恢復。

    在這種情況下與一只實力那樣恐怖的生物戰斗,就算將其擊退了,但是天蒼青蟄龍自己也付出了慘痛無比的代價。

    “沙沙沙心∼心心∼”

    天蒼青蟄龍發出了楚暮熟悉的聲音,只不過,無論楚暮是否使用妖獸之語,都無法听明白它要表達的意思。

    而就在這時,天蒼青蟄龍的身軀竟然開始慢慢的縮小,從楚暮需要仰視的程度,迅速的變化,最後變成了一只只有楚暮高度的青色蟲甲覆蓋的小蟄龍。

    “沙沙沙∼心心∼心∼∼郵”

    小家伙就站在楚暮面前,身體有些搖晃著,似乎急切的想要告訴楚暮什麼。

    “稱是說,你要離開,有人在追你?”楚暮嘗試的問道。

    “沙沙沙心∼∼”天蒼青蟄龍立刻點了點頭,然後朝楚暮邁近了一步,緩緩的伸出了那鋒利無比的爪子,然後搭在楚暮的肩膀上。

    “肩上?肩上的東西?”

    “沙沙沙心”

    “你是指莫邪?”

    “沙沙沙~~∼”天蒼青蟄龍立刻點了點頭。

    楚暮非常的疑惑,不明白天蒼青蟄龍為什麼對莫邪非常的在意,楚暮自己在青魘麾島的時候是先遇見小家伙的,隨後才踫見了小莫邪,而且小家伙還幫助楚暮把小莫邪給捉住。

    “沙沙”

    忽然,天蒼青蟄龍的身體出現了一陣搖晃,仿佛要跌倒一般,那厚厚的青色盔甲之中竟然猛然間溢出了青色的血液。

    楚暮能夠感覺到天蒼青蟄龍的虛弱,天蒼青蟄龍的種族等級或許不金遜色于那神秘強大的囚島主宰,但是成長蛻變狗程度不如那神秘生物,這樣一番戰斗,它定然會被重創。

    “保護好它是嗎?好,我明白,我會保護好它。”楚暮感覺到了天蒼青蟄龍的情緒,立刻回應道,盡管對天蒼青蟄龍與莫邪之間的關系很疑惑,但看得出天蒼青蟄龍對莫邪非常的在意。

    讓楚暮理解了它要表達的意思之後,天蒼青蟄龍的眼神也出現了變化,卻是緩緩的張開了口,仿佛從口中嘔出什麼一般。

    青色的液體從天蒼青蟄龍的口中溢出,它的喉嚨忽然開始膨脹,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從它的喉嚨之中涌起一般。

    慢慢的,那物體從天蒼青蟄龍的喉嚨滑到了它的嘴里,天蒼青蟄龍緩緩的低下了頭,將口中含著的東西非常小心的放在地上。

    楚暮愣了愣,目光注視著天蒼青蟄龍吐出了被粘稠青色體液包裹的龍卵!

    “這“”楚暮有些驚訝的看著天蒼青蟄龍這奇怪的舉動,一時間又茫然了。

    “沙沙沙……。”

    天蒼青蟄龍開始用肢體語言來告訴楚暮要怎麼做。

    “和它簽訂魂約?”

    “沙沙沙………

    “讓它變強,然後守護在我和莫邪身邊?”楚暮問道。

    “沙沙沙~~~~”

    天蒼青蟄龍沒有再說話了,卻是目光注視著蟄龍卵,眼神變得無比柔和,似乎帶著幾分不舍。

    不過很快,它又抬起了頭,滿是青色血跡的翅膀完全的張開。

    看了一眼楚暮,天蒼青蟄龍猛然的揮動翅膀,竟然直接振翅而飛,身軀迅速的竄入了黑色的夜空之中。

    楚暮捧著有些粘稠的蟄龍卵,注視著受傷遠去的天蒼青蟄龍,心中竟然升起一絲莫名的傷”

    青色的身影漸漸的消失在夜空中,吊然不知道天蒼青蟄龍窮竟要尖哪里只但是楚暮感覺小家伙身上一定藏有很多辛酸的故事,否則它的眼神不會那麼疲憊滄桑……。

    魂力已經有了一些恢復,安全起見,楚暮也將莫邪給召喚到自己身邊。

    小莫邪一出現之後便爬到了楚暮的肩膀上,趴在那里,發出嗚嗚嗚的聲音。

    楚暮能夠理解天蒼青蟄龍大部分是莫邪的”翻譯。”不然楚暮也很難從天蒼青蟄龍的話語以及肢體語言之中明白它的意思。

    “之前你和小家伙都說了什麼,你們好像認識?”楚暮詢問道。

    之前莫邪和天蒼青蟄龍就在楚暮的精神世界之中進行交流,那些話楚暮根本不明白什麼意思。而且楚暮不明白為什麼天蒼青蟄龍那麼在意莫邪,按理說天蒼青蟄龍應該和莫邪是不相識的。

    “鳴嗚嗚∼心郵”莫邪發出了細膩的聲音。

    “你覺得變成蛻變後的小青蟲很熟悉?”

    “嗚嗚腳∼∼”

    “它更新。要帶你離開?你們以前就認識嗎?它為什麼要帶你離開?”

    “嗚嗚∼∼∼~”

    “你也不知道”只是它變成天蒼青蟄龍之後,你覺得它的氣息很熟悉…”楚暮苦笑,越來越不明白莫邪和天蒼青蟄龍之間的關系了。

    “那麼,你不跟它離開是因為……”楚幕撫摸著它柔順的毛發,忽然將這個要問的話給止住了。

    楚暮在問這句話的時候,小莫邪就已經伸出滑滑的小舌頭輕輕舔著楚暮臉頰,而這個舉動,就已經回答了楚暮,楚暮也沒有必要再問了……。

    海平面就像一塊偶爾泛起漣漪的鏡子,印射下相同色彩的夜空的星辰,點綴出了一副獨特的海上星空畫卷。

    面在這相互輝映的唯美景色之中,一具蒼然卻充滿皇者氣息的身影緩緩的出現,慢慢的從海平面上飛過。

    似乎故意在等待什麼一般,這巨大的身影揮動著翅膀,在另幾只飛行速度極快的魂寵追來的時候才猛然的加快速度,朝著海洋的另一個方向飛去。

    很快,這巨大的身影之後便跟隨了許多強大的翼系魂寵,這些魂寵之上,都有著一名強者在駕馭著!

    “它受傷了,這一次休想逃走了!!“天听很快就看出了天蒼青蟄龍的異常,開口對其他人說道。

    說完之後,天听又看了看身後的幾人,繼續說道︰“你們幾個,往天蒼青蟄龍來的方向一路搜尋,看看它是否在哪個島上留下了從它身體中分裂出的蟄龍卵!”

    “是!!”三位駕馭著要羽獅的魂寵師立刻掉轉了方向,迅速的朝著天蒼青蟄龍之前飛來的方向搜尋著。

    “這里是魘魔宮的領地,魘魔宮的人應該也得到了消息正在往這里趕,你們切忌不要與魘魔宮的高手沖突,萬不得已的時候再出手!”天听顯然是這些人的領袖,非常嚴肅的對所有的手下說道。

    “明白!!”其他人立刻回應。

    天听的目光很快就鎖定了前方那漸漸拉近的巨大身影。如果沒有判斷出天蒼青蟄龍已經受重傷,天听也不敢輕易的接近這只狂暴的超級生物。

    “很快我們四年的任務就能夠結束了。”之前那個與天听說話的瑰皇如釋重負一般說道。

    天听卻只是漠然的點了點頭,神情卻依然凝重的注視著揮動翅膀的天蒼青蟄龍。

    事實上,天听到現在為止都沒有真正松一口氣。

    因為這里只有他一個人知道,帶回天蒼青蟄龍只是他呆在這里四年時間的目的之一,其實,尋找天蒼青蟄龍也只能說是一個被不少人知道的表象。

    天听心中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使命,這個使命是由魂盟的最高領袖直接下達,唯有他一個人知道的重任!!

    “天蒼青蟄龍在逃離魂盟之時,將另外一只極其重要的魂寵卵給帶了出去,天蒼青蟄龍心智已經非常成熟,難以駕馭。能夠帶回來盡量帶回來,若是不能,只要收回它分裂的蟄龍卯。但是,那被天蒼青蟄龍守護的魂寵卯,無論如何都要找回,記住,是不惜一切代價!!!”

    這句話在天听的腦海中回蕩著,可以說,天听在魂盟數十年,第一次見到魂盟盟主露出那種不加以任何掩飾和控制的神情!!

    (一票之差,多一票,首頁顯示,懸掛高端,少一票,無處找尋,沉默書海。什麼時候才能夠輪到《寵魅》後一名的朋友撕心裂肺的大喊,為什麼總是差《寵魅》一票,讓那位作者心力交瘁)

    (其實,只要有幾位勇士一般的朋友,果斷的把寶貴的月票贈予《寵魅》,寵魅便是榮登聖堂,轉變這再個有著巨大差別的角色,沒有這幾票,小魚便始終都是那個心力交瘁,無比抓狂的作者!)
歡迎您閱讀魚的天空所寫的小說寵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