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陰邪君 012章步雲突然出現

作者:聶小刀 類別︰穿越小說
    “殺!”冰冷的聲音從步天棟的口中傳出,在他這聲音傳出的瞬間,他的身體也跟著他手中的刀猶如流星一般的向著步小川斬了過去,這一斬之下空氣被完全劈開,他身體所過之處地面紛紛裂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文字首發】

    “殺!”步小川見著步天棟竟率先攻擊,他略微苦澀的嘆了嘆,接著眼中凶光一閃,也緊跟著催動著掌法向著步天棟攻擊了過去。

    “轟隆!”

    “撕拉!”

    人影交錯而過,耀眼的刀光和灼熱的紅光瞬間交替,接著步小川的身子重重的跌倒在了地上,大量血液從他的身體中不停的涌出,一只斷手正落在他身體的旁邊。

    “轟!”整個演武場都因為步天棟這一霎的攻擊而沸騰了,他們紛紛兩眼炙熱的看著步天棟,彼此熱血澎湃,發出激動的吶喊。

    “天棟少爺萬歲!”

    “天棟少爺我愛你!”

    這些人在吶喊的時候,誰都沒有仔細的打量過地上的步小川,恍惚步小川是死是活對他們而言都已經不重要了一般。

    步雲面色復雜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對著世界的叢林法則再次有了幾分認識。步小川雖然敗了,但是他怎麼也是步家子弟啊,可是這一刻,這些人基本上都去對勝利者歡呼了,根本就沒有幾個人多注意失敗的步小川,除了陸小川的父母將其給悲痛的扶下了擂台以外,其他的人對此都很漠視。

    現實是如此的殘酷,這就是大家族磨練子弟的手段。

    優勝劣汰,不能拔尖而出,就只能被淹沒在暴風雨中。只有活著的人、勝利的人,才是家族最重要的人才。想要得到權利地位,想要被家族認可,就不得不去努力修行。

    步雲承認,這樣的事情非常扯淡,但是毋庸置疑,經過這種手段培養出的子嗣,實力確實都很不錯。這種子嗣雖然也算是溫室中的花朵,但是卻遠比之那種未有享受過血腥之氣的溫室花朵要強上很多倍。每一個人都不得不為了不被他人超越,而努力。

    步小川在未有失敗前,他同樣有著一批人在支持他,但是當他輸掉後,支持的人卻基本上都轉移了陣地,將對步小川的支持給放在了步天棟的身上。

    幾乎是在步天棟和步小川分出勝負了的時候,其他幾個擂台也相繼的分出了勝負。這幾個擂台的勝利者分別是步劍鋒、步驚雷、步小鳳、步夏、步良、步國、步明、步星、步千山。

    “好!步家三年一度的十強排名,總算是出來了,大家都為他們歡呼吧,他們就是我們步家如今後輩子弟中最天才的存在,他們以後在我們步家都擁有著非比尋常的地位,都擁有著無上榮耀……”

    在步家子弟以及圍觀眾們的歡呼下,一個實力達到了天級的步家長老突然從觀戰台上向著擂台中最中央的那個擂台飄飛了上去,然後用手一揮止住了步家子弟的歡呼,威嚴的說道。

    隨著長老的話語,寂靜的步家子弟頓時發出歡呼,各自掌聲如雷,眸中的目光都很振奮。

    而作為勝利的十強武者,他們都高傲的抬起頭接受下方族人的吶喊,他們各自的眼中都有著激動和自傲,在這一刻他們都無比閃亮,恍如那天上的明星。

    如果按照事情順利的進展下去,接下來十強武者就要再次面臨排名賽了,這個時候的他們要開始爭奪排名的獎勵。可是就在那長老準備按照慣例進行的時候,一聲清冷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長老,你好像忘記了,我還未有進行試練吧!”

    “唰!唰!唰!唰……”

    這聲音傳出的瞬間,周邊的目光頓時紛紛向著聲音所在的地方看了過去,這一看所有人的都傻眼了。

    “步雲!”驚呼聲驟然傳出,驚呼的那個人滿臉都是震撼。

    “步雲不是在天絕峰麼?他怎麼出現在了這里?”

    “這步雲是怎麼一回事,他竟然在這個時候說出了這樣的話語?”

    頓時,議論紛紛,八卦不斷,剛剛還歡呼連連的演武場,一時間,竟變成了嗡嗡作響的菜市。

    “步雲,你怎麼會在這里?我不是讓你在天絕峰面壁一年麼?”演武場那步家高層所在的看台上,步家家主步天絕一臉陰沉的看著步雲。

    “面壁一年?呵呵,大伯你也好意思說是面壁一年啊,天絕峰的山頂四面陡峭未有絲毫食物,你把我扔在那里,不給我絲毫食物,你到底是要讓我面壁呢,還是要將我給餓死在那里!”步雲從人群中走出冷笑的看著步天絕。

    “轟!”步雲這話一出,就好似原子彈爆炸了一般,周邊所有听見了步雲這話人都目瞪口呆。

    雖然步家的人大多數都看不起步雲,但是不論怎麼說,在這步家還是未有人真的剛當著無數步家子弟的面,坑害步雲。步雲畢竟有一個王級高手存在的父親;是逍遙王讓步家如此昌盛繁榮。如果,步雲此刻所說的事情,被驗證是真實的事情,必然會寒了很多人的心。

    “不……不給任何事物!我告非,不會吧,那個勞什子的光禿禿山頂上,除了石頭還是石頭,這沒有食物,還不被餓死啊!”一個曾經同樣被罰面壁思過的人,瞠目咋舌的驚呼。

    “步雲你休得胡說,我什麼時候有說不給你食物了,我將你給發配去天絕峰時,明明就專門安排了人手給你送食物!”步天絕皺眉呵斥。

    “那我可就奇怪了,我在天絕峰的山頂接連餓了好幾天,差一點就餓死在了那里,為啥我壓根就米有看見食物呢?”步雲環顧了一下四周,聳了聳肩道。

    “步雲,你少胡扯,這食物可都是我親手送上去的,你怎麼可能沒有食物,你若是沒有食物,你怎麼可能還活著!”步天絕還未有再回答步雲,步天絕旁邊的一個身穿青袍的中年人已然憤怒的站起了身子,用手顫抖的指著步雲。此人名叫步如風,當初正是他將步雲給送上了天絕峰。

    “是啊,步雲要是沒有食物,他怎麼可能現在還活著,這擺明了是步雲再胡扯吧!”

    “麻痹滴,我們以前還真是小看了這個廢柴啊,他雖然比較廢,但是這搬弄是非的本事還真不錯,黑的都能被他給說成白的……”

    有些從小就看不慣步雲的人听了步如風的話,嗤笑出聲。他們都不相信家主真的沒有給步雲送食物,這般想要將他給整死的痕跡實在是太明顯了。

    看不慣步雲歸看不慣,步家的人誰都不能確定,哪一天步雲的父親會不會突然從地獄峽谷出來。畢竟,王級強者的壽命很長,十幾年的時間,對王級高手根本算不得什麼。所以,步家的人,根本就不會有誰,真的膽敢明目張膽的將步雲這個廢柴給弄死,最多也就是平時欺負他一下。步家家主,肯定不會做出這般不明智的事情。

    “笑話,你親自給我送過食物?那我到要听听,你都什麼時候給我送過食物了,另外你又怎麼解釋我如今出現在了這里,不要告訴我說,是你將我給從天絕峰的頂上帶下來的吧!”步雲冷冷的看著步如風,眼中殺意閃爍。對于想要弄死自己的人,步雲可不會有什麼好臉色。

    “我……”步如風面色不自然的變了變,接著狠狠一咬牙,看著步雲道︰“好!步雲這都是你逼我說的,今天我拼著被家主懲罰也將一切都是說出來,我記得我第一次帶你去天絕峰山頂的時候,我給你留下了七天左右的食物。當時,我告訴你我每隔五天都會來給你送一次食物,卻不想當我第二次去天絕峰的時候,你已經消失不見了。當時我怕家主會怪罪,所以就未有將這件事情告訴給家主!”

    “步雲,可有此事!”步天絕威嚴的說道。

    “一切都他內內的在扯淡!第一次給我留下了七天食物!!也真虧你說的出來,馬拉戈壁德,看來想要弄死少爺我的人,就是你了。來!來!來!你不是要弄死少爺我麼,現在少爺我給你一個機會,有本事就過來和少爺我大戰三百個回個,看少爺我不把你打的滿地找牙。”步雲對著地上吐了吐口水,然後惡狠狠瞪著步如風。

    “額……”剛剛還(7)威武嚴謹的家族試練,在這霎時間就被步雲給弄得氣氛全失,那十個原本戰意凜然的步家子弟,如今都傻不拉唧的站在擂台上,不知道自己到底因該干嘛,一下子出了這樣的事情,如果不弄個清楚,這比賽肯定是不能再進行下去了。

    一些來觀戰的貴賓,此刻也都面面相覷,對這步家突然發生的變化,很是感慨啊。

    步雲是逍遙王的兒子,這是眾所皆知的事情,要是步家真的敢如此肆無忌憚的弄死步雲,這事情一旦傳出去,步家的聲譽絕對會再次降低不少。

    雖然大家族都明白,其中的潛規則,但是潛規則歸潛規則當著事情暴.露出來的時候,可也不是人人都能接受的。

    逍遙王當初在這天武大陸,畢竟還是認識了那麼多的朋友,一旦讓那些人知道了步雲遭受了這樣的事情,哪怕他們並不想理會這樣的事情,為了各自的面子,怕也會來步家惺惺作態一番。

    【文字首發】
歡迎您閱讀聶小刀所寫的小說九陰邪君